返回顶部

第674章 诡异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他还能是谁?”江小狐yi屁股坐在金蝉身边,很像传说中的‘女’孩子,把胳膊搭在文静腼腆的金蝉妞身上,对碎碎说:“我在跟叶寒商量,晚上让他‘摸’进你房间,帮你把处破了。”

    碎碎兴奋的跳到沙发上,站直了身子,好像是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她说:“来吧!就算死在英雄身子底下,我也死而无憾。”

    叶寒yi阵无语,竟然被几个十四五岁的小‘女’生‘弄’的有diǎn尴尬。他慌忙转移话题问道:“你们今天‘弄’的这么神秘,准备做什么?”

    碎碎‘奸’诈的笑着:“嘿嘿嘿,准备玩yi个游戏。”

    叶寒:“玩什么游戏?”

    碎碎说:“笔仙!”

    叶寒在大学那会儿正是笔仙风靡的时候。道具简单,听说成功率还‘挺’高,不过非常恐怖邪‘门’。未必人人都玩过,但是肯定都听说过。

    叶寒第yi次听说笔仙是大二,同班的yi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忽然跳了楼,七层摔下去,脑浆蹦了yi地,就是玩笔仙玩的。

    叶寒不信邪,非要拉着宿舍的兄弟试试,却没yi个人敢陪他疯。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能不能带上我?”

    叶寒犹豫了yi下问。他知道,yi个大老爷们跟三个小‘女’孩玩这种弱智幼稚的游戏很荒谬。可是再荒谬也比不上大半夜的跑到荒郊野外,跟三个十三四五岁的小萝莉共处yi室。还有yi个眼巴巴的喊着:来吧,蹂躏我吧,就算死在英雄身子底下,也心甘情愿。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遂了大二时候的心愿。

    金蝉看了看时间,整十二diǎn,她带着叶寒几人来到二楼靠里的yi个房间。

    这房间设计很怪!正正方方,没有窗户,仿佛是个密封的棺材,四面大镜子镶嵌在周围四面墙壁上。人站在里面,影像来回折‘射’,仿佛有好多人。

    房间正中间有yi张小桌子,没开灯,桌子上diǎn着yi盏自制的油灯,‘精’致的琉璃烧瓷小碟子,暗黄却清澈的油,红‘色’布条卷紧了当做灯芯。

    火苗yi跳,镜子里反‘射’出的影像就yi起跳。这房间很压抑,让人有diǎn透不过气来。

    叶寒微微皱起眉头,不是因为设计装修的古怪,而是因为屋子了充斥着yi股怪味,虽然香,但是香的很奇怪。闻到有diǎn腻味,有diǎn恶心。

    碎碎皱着眉头,小手在鼻子旁扇着风,问道:“金蝉,这什么味啊?”

    金蝉坐在凳子上,甜甜的笑了笑,淡然道:“尸油味,这灯里的油是尸体炼出来的,灯芯是穿着红衣服暴死的‘女’人领口做的。这样请笔仙容易成功。

    碎碎吓的yi‘激’灵,怯怯问道:“金蝉,你从哪‘弄’的这些东西啊?”

    金蝉yi脸平静,仿佛说yi件无关痛痒的小事:“不远处的火葬场偷的。”

    江小狐皱着眉头说:“不用玩这么大吧!”

    金蝉轻轻挑拨yi下灯芯,让火苗更大,光线照在她平静的脸上,她望着小碟子问:“你们怕了?”

    叶寒皱着眉头,细细大量着这位安静腼腆不满十四岁的‘女’孩子。轻轻拨‘弄’着尸油中红衣‘女’子暴死衣领做成的灯芯,平静的仿佛是古代深闺中研磨添香的佳人。这样yi个年龄不是应该惦记着漂亮衣服,钟情着某位明星歌星,吃好吃的,暗恋yi个同班的正太,回到家中对父母撒娇么?

    她心里藏着yi个什么样的故事?

    江小狐深呼吸yi下壮了壮胆子,说:“且!老子才不怕呢。”

    碎碎视死如归坐到凳子上,说:“来吧!”

    yi张桌子,四张凳子。四个人刚好yi人yi张。金蝉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道具。yi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yi支普普通通的铅笔。

    四个人的手握在同yi只铅笔上。叶寒感受着金蝉冰凉的小手,没有闭眼,静静的望着对面很认真的念叨着笔仙笔仙请现身的‘女’孩。

    足足过了五分钟,笔仙还是没现身,江小狐已经气馁了。碎碎也喊的有气无力。只有金蝉yi个人蹙着眉头很认真,很执着。

    忽然,那支铅笔动了,好像受到某种力量,在纸上漫无目的来回的画着。

    江小狐yi愣,脸‘色’欣喜中有diǎn紧张。金蝉则是惊喜‘交’加。

    “来了,来了。快问问题。”碎碎慌忙提醒,不等别人问,她就先问了yi个问题:“笔仙笔仙,请问我未来的男人叫什么?”

    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游弋,最后停在yi个字上。叶寒yi愣,那字竟然是yi个“叶”。

    江小狐对着叶寒挤眉‘弄’眼,凑热闹八卦问道:“笔仙,请问碎碎的男人姓什么?”

    那支铅笔停了半响,开始朝白纸角落里移去。

    叶寒yi眼就看到了角落里显眼的“李”字。他心里暗道:“我擦,没这么邪‘门’吧。”

    他不信邪,原本玩笔仙手握着笔但是不能发力的。这会儿他暗中使了劲顿住,那支笔的力度加大,他的力度也就加大。

    过了片刻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穿着吊带的碎碎咬牙切齿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柔柔弱弱的小萝莉又怎么可能强过叶寒。

    叶寒问:“碎碎,你捣鬼啊。”

    江小狐yi脸我明白的表情,坏笑道:“yi个有情,yi个有意,你俩,今晚上就在客厅为我和金蝉来段现场表演吧。”

    碎碎发现‘露’馅,尴尬的笑了笑。

    金蝉疑‘惑’的望着碎碎问:“是你骗我们?”

    碎碎说:“我觉得这游戏根本就是骗人的,咱们等了五分钟,也没见有笔仙来。我就想和你们开个玩笑。”

    金蝉忽然怒了,这个腼腆文静从来不发脾气的‘女’孩猛地站起来,红着眼睛喊道:“你怎么能这样?”

    碎碎yi愣,没想到金蝉反应这么大。江小狐问:“妹妹,怎么了?”

    金蝉咬了咬嘴‘唇’,深深呼吸半响,说:“没事,咱们再来yi次,这次肯定能成功。”

    四个人又握着笔开始,这次很快有了反应,不到yi分钟,叶寒忽然间觉得三个‘女’孩的手yi僵,众人都睁开眼睛,yi个个对视着,眼神中的意思都是这次没捣鬼。

    金蝉另yi只手‘揉’了‘揉’通红的眼睛,问:“笔仙,笔仙,求求你告诉我。我爹爹是不是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