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61章 抢婚!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仁耀很为难。要他管那妖‘女’,简直是******逗他玩呢。十几年的积威下,真的结婚后,恐怕吃饭的时候曹蒹葭不让他坐下他就不敢坐下,这yidiǎn毋庸置疑,程度肯定会更深。否则多少次曹蒹葭仅仅云淡风轻的yi句:小耀子哪远滚哪去。他不会不顾脸面真的就乖乖的滚了。

    他又叹了口气,绕开让他心痛的话题,问道:“兄弟,我结婚你来不?你不坐在下面壮胆,我真心怕在曹蒹葭面前出丑啊。”

    叶寒说:“我可去不了。秋老头对我虎视眈眈,说不定就躲在背后等着我出纰漏呢。你‘洞’房‘花’烛,我可还在这为生死奔‘波’呢。如果我去yi趟,秋美美被人救了,估计参加完你的婚礼,回来的路上就会被人挂掉。”

    孙仁耀皱着眉头,沉思半响道:“要不我想办法把你送出去?”

    叶寒说:“想什么办法?你能在国安部的眼皮子底下把我和赵破虏商雀李铁柱几十个人送出林海城?不是怀疑你,就算你真有‘门’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能沾上你。毕竟你才刚上位不久,势力还没有稳固,这个时候得罪国安部,对你没什么好处。以后你可是我在林海城的大靠山,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垮了下来。”

    孙仁耀diǎn了diǎn头,他清楚其中的利害。又聊了yi会儿,被孙老爷子的电话召了回去。马上要做新郎官了,忙的脚不着地。

    日子yi天天过着,别人有别人的幸福安乐,自己有自己的苦辣酸甜。这事羡慕不得。转眼就到了二月十四情人节。

    孙仁耀和曹蒹葭的婚礼如期举行,在后海旁边圣彼德大教堂,神父级别不够,特意从英国请过来yi个红衣大教主主婚。整个后海附近七家五星级酒店全部被包了下来,宴席用最奢侈的菜式,酒用两种,yi种是法国知名酒庄空运过来的干红,yi种是特供五粮液。

    在国家号召艰苦朴素的时候,孙diǎn将和曹野狐能如此高调‘浪’费,是铁了心要把婚礼办的轰轰烈烈人尽皆知。

    yi大早圣彼德大教堂‘门’前已经停满了车,有富二代大纨绔们的超跑豪车,也有挂着特殊车牌通行证的大能。

    林海城差不多算是yi把手的孔寿辰,到了他这个层次,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把车停在马路边。

    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公安部的来了,财政部的来了,司法部,监察部,国防部,外‘交’部,发改委

    没人敢不给曹野狐和孙diǎn将面子,就连yi言yi行都能决定整个华夏生死命运的那几个大佬,也派了家里的晚辈到场。

    上午十yidiǎn,宾客挤满了圣彼德大教堂四百多个位子,那位红衣大教主开始登台主持婚礼。几乎林海城所有有头有脸的权势,全都等着见证孙家和曹家的强强联合。

    而在此时,叶寒沉着脸坐在腾龙酒店的沙发上,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秋老爷子。

    赵破虏推‘门’进来,对他说:“叶子,江家的大小姐江小狐来了。”

    叶寒眉头微皱,问道:“他来做什么?”

    赵破虏:“不知道,不过她说你今天如果不见她,就会后悔yi辈子。”

    叶寒眉头皱的更紧,说:“让她进来。”

    赵破虏diǎn了diǎn头走出去,不yi会儿江小狐气鼓鼓的冲进房间,把‘门’狠狠的摔上。她yi直走到叶寒跟前,站在他面前狠狠的瞪着他。

    叶寒笑了笑说:“江大小姐,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江小狐没说话,啪的yi声‘抽’了他yi巴掌。她说:“这yi下是替蒹葭姐为你割腕打的。”

    叶寒yi愣,脑海中浮现出yi个月前那夜寒风中,曹蒹葭穿着病号服站在他面前嘤嘤啜泣瑟瑟发抖。

    江小狐没停手,又‘抽’了yi巴掌,说:“这yi下是因为蒹葭姐救你却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打的。”

    啪!

    又是yi巴掌,江小狐说:“这yi巴掌是为了蒹葭姐肚子里的孩子打的。”

    叶寒愣了,yi瞬间,yi幕幕回荡在脑海之中,所有的yi切,似乎都想明白——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见几回!

    请允许我把这句诗改的非牛非马不伦不类。不过当孙仁耀看到曹蒹葭yi身低‘胸’拖地白婚纱的时候,心里就是这么个念头。纵使他打心底里怕死了这位妖‘女’,也不由得不感慨东方的仙子啊,西方的天使啊,也最多就这个模样。

    曹蒹葭本就很高,穿着高跟鞋就更加显得鹤立‘鸡’群。孙仁耀仰望着她,第yi次敢仔细打量这位即将嫁给她的‘女’人。他咧着嘴,没心没肺傻呵呵的念叨着,如果跟这样yi个‘女’人过yi辈子,就算每天吃饭不让上饭桌,犯了错跪遥控器跪搓衣板也心甘情愿吧。

    曹蒹葭yi如既往的不看他yi眼,仿佛从最开始就没把这位未婚夫以后的老公当作要相依yi辈子的另yi半。

    她神‘色’有diǎn暗淡,化的很‘精’致的眉‘毛’微微蹙着,任由孙仁耀牵着手。不过纵使隔着丝质手套,孙仁耀也能觉察出那双纤手的冰凉,这股冰凉是从骨子里往外蔓延的。他知道,这辈子他的手就算握的再紧,眼前这‘女’人也注定不可能属于他。

    气氛也很庄重。红衣大教主站在教堂礼台最中间,手里捧着圣经,用外国人特有的中国腔说: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

    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曹蒹葭流下了泪。

    她对叶寒有忍耐吗?如果没有忍耐,哪个‘女’人被强暴了会心甘情愿守着这个秘密?

    她对叶寒有恩慈吗?如果没有恩慈,哪个‘女’人愿意背负着整个世界的流言蜚语,为yi个厌恶她的男人生儿育‘女’?

    她对叶寒包容忍耐吗?她对叶寒信任吗?她心底对叶寒有着盼望吗?

    她蓦然间回首望向教堂大‘门’口,紧绷着嘴,强忍着泪水,心里笑话自己:那个用皮带‘抽’她,那个打她耳光,那个骂她贱人的男人,肯定正捧着手机跟他那些‘女’人谈情说爱,他哪里可能会惦记这她。纵使她这辈子对他的感情永不窒息,也注定换不来他片刻的深情凝眸。

    红衣大教主说:“孙仁耀,你愿意在上帝面前立下意愿,yi生忠于你面前的‘女’子,无论健康疾病,无论贫穷富足,都爱对方,保护对方,至死不渝吗?”

    孙仁耀声音有diǎn颤抖,不过却坚定无比,他大声说:“我愿意!”

    红衣大教主又说:“曹蒹葭,你愿意在上帝面前立下意愿,yi生忠于你面前的男人,无论健康疾病,无论贫穷富足,都爱对方,忠于对方,至死不渝吗?”

    曹蒹葭微微低着头,沉默不语。

    教堂里众人开始窃窃‘私’语。红衣大教主又问了yi遍:“曹蒹葭,你愿意吗?”

    啪嗒!

    曹蒹葭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滴了下来,落在‘胸’前洁白的婚纱上。她吸溜了两下鼻涕,认了命,说:“我”

    这声我愿意终究没说出口,不是她不够决绝,而是被yi个恨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

    yi个满头大汗,衣衫凌‘乱’的男人站在教堂‘门’口,他应该跑了很长yi段路,纵使大冬天的也汗流浃背,他喘着粗气,大喊道:“我不愿意!”

    曹野狐愣了,朱傲天愣了,红衣大教主愣了,孙仁耀也愣了。所有的人盯着这位不速之客,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胆敢闯曹家和孙家的婚礼,这简直是找死啊!

    曹蒹葭也震惊了,不过她捂着嘴,脸颊上还挂着泪,yi双瞪大的美目中分明藏着yi抹难以置信的惊喜。

    教堂里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小子不是最近闹的很疯的叶寒吗?他怎么来了?”

    “对啊,曹家那丫头好像yi直跟他是对头,怎么会整这种幺蛾子?”

    “孙家yi直很照顾他,这小子竟然敢做这种事,分明是打孙diǎn将和曹野狐的脸。呵呵,这下有的看热闹了。”

    “听说他和国安部的秋老爷子闹得不死不休,如果再和孙家和曹家对上,他必死无疑啊。”

    议论声越来越大,教堂里越来越嘈杂,不过这纷‘乱’的世界叶寒听不到,他眼中只有礼台上那为穿着白婚纱美的出尘脱俗的‘女’孩。原来怎么就没发现呢?这妞委屈起来,哭起来,当真把那份婉约气质渲染的淋漓尽致。这种‘女’孩,还是当初yi次次要置他于死地,‘阴’谋狡诈的妖‘女’吗?

    叶寒骂骂咧咧,diǎn了yi支烟,吊儿郎当道:“老子这次认栽了。老子大老远从南四环赶过来。******,林海城大中午就堵车,老子跑了整整十公里,你要是嫁给孙仁耀,老子这次就亏大了。”

    曹蒹葭捂着嘴,眼睛通红,哭出声音。

    叶寒边说边朝她走,从大‘门’口到礼台上,不足二十米。可是刚走了几步朱元霸站起来吼道:“我草!你孙子想闹哪样?”

    叶寒没说话,依旧向曹蒹葭靠近。

    朱元霸冲出来,挡着他的路,骂道:“站住!现在滚,老子给你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