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96章 失望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没再拦她,而是想她问的问题。c頂點小說,..yi如果撇开前面几句铺垫,只问后面的谁脸皮厚,谁最无耻,谁说yi套做yi套。能同时附和这三条的,除了奥巴马,新闻联播绝对是最佳人选。当然,如果新闻联播算是个人的话。

    大殿里众位善男信‘女’纷纷斥责露西。有弟子想要上前劝阻,被悟心大师挥了挥手制止。

    露西yi直走到悟心大师面前,就在众人以为她要大逆不道的时候,她却出人意料的噗通yi声跪下。

    跪在悟心大师咫尺之地,脸上挂满泪水,不停的‘抽’泣着,缓缓磕yi个头,说:“你把我带到世上,这份恩情我还你了。从今以后我和你再也没有yi丝关系。”

    悟心大师举起袈裟,不经意间擦了擦眼角。

    众人都以为下面即将上演父‘女’相认的感人情节,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人大跌眼镜。

    露西坚强的擦干净眼泪,啪的yi声yi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悟心大师脸上。她说:“这yi巴掌替我妈打的。你辜负她yi辈子,我替她讨yidiǎn利息。”

    悟心趔趄了yi下,笑了笑重新坐直身子,没有说话。

    露西又是yi巴掌‘抽’过去,接着道:“这yi巴掌是替你的佛祖打的。自己说yi套做yi套,还有脸给别人传经讲禅。”

    叶寒知道这次闹的有diǎn大了。赶忙跑去了抱住露西,对着悟心大师尴尬的笑了笑。

    悟心大师却在喃喃自语:“身在净土,难忘倾城,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叶寒咋yi听这句话,顿时觉得悟心大师当年不愧叫秋傲沧,随便说yi句话都这么的有禅意有诗意。

    其实他不明白悟心大师这句话里包涵的后悔和心酸,只是知道这老和尚这些年念佛怕是也念的不安生。

    叶寒心里暗自引以为鉴,告诉自己yi定不能向他学习,要么守着老婆,要么守着菩萨,太‘花’心可不好。

    这时,身边忽然有人道:“叶寒?你怎么在这里?!”

    叶寒侧身yi看,这才注意到,身边蒲团上,正是沈姿墨和陆小蛮她老妈。他愣了yi下,着急问道:“小墨?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让你们回国了吗?

    沈姿墨秀眉紧蹙,看了看叶寒怀里‘精’灵yi般的‘混’血儿,语气有diǎn不善:“怎么?耽误你在这泡妞了?”

    悟心老和尚盘膝而坐,撵着念珠喃喃自语。见他挨了两巴掌,旁边有几个小和尚围了过来。周围善男信‘女’纷纷指责。露西泼辣的还想再给老和尚几巴掌。大殿里yi团‘乱’糟糟。

    叶寒实在没时间跟沈姿墨解释,紧紧的抱着露西,紧张问道:“小蛮呢?怎么没见到小蛮?她是不是出事了?”

    沈姿墨见他这么紧张陆小蛮,脸‘色’稍微有diǎn缓和,回答道:“她听你的话,回国了。”

    叶寒有diǎn着急:“你们为什么没回去?小墨,你不是由着‘性’子‘乱’来的人,你平时的理智哪去了?为什么不能听我的话?”

    沈姿墨红着眼睛委屈道:“你惹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连和我说yi声都没有。你知道不知道我和小蛮心里有多担心你。你倒好,怀里抱着别的‘女’人,yi见面就骂我。”

    卓晓云叹了口气‘插’话道:“叶寒,你既然喊我yi声阿姨,我也就厚着脸皮做你yi次长辈。你捅了什么篓子我不管,杀人也好,放火也吧。我看得出你和陆河图yi样是个不安分的人,是个敢打敢拼的人。但是你什么都能像他,唯独不能像他yi样‘花’心。小蛮喜欢你,我不用多说,她是我女儿,我也就这么yi个女儿,我曾经说过,他可以不管政委大院里面的大公子,可以瞧不起将军的孙子,但是只要她看得上,就算是个路边yi无所有的乞丐,她敢嫁我就敢同意,可是小墨跟小蛮着小妮子关系虽然不是亲姐妹,但是这么多年来,关系比亲姐妹都要好上yi些,小墨是我‘干’女儿,她对你的心意,她虽然不承认,但是我也都看在心里。小蛮从小跟在陆河图身边,大了后由小蛮护着,心里虽然不开心但是终究没有吃过什么苦。可是小墨家里的情况,虽然她不说,多少我知道yidiǎn,最苦最难的就是她这孩子,我不希望她受委屈。如果你喜欢小蛮,就不要招惹小墨。如果你喜欢小墨,就诚心诚意对她。但是你刚到洛杉矶两天就搂着别的姑娘,先不说你什么原因,我替小蛮和小墨感到不值。你走吧,我们娘仨的事情和你无关,是死是活也都是天注定。”

    叶寒急忙解释道:“阿姨,你们误会了。我和露西不像你们想的那样。”

    有时候两个人吵架啊,你不能劝。越劝闹的越凶,本来还只是吵吵嘴,yi有人搀和劝架,两个人就能打起来。

    露西就是这样。本来很有气势很洒脱的磕yi个头‘抽’两耳光,就此恩断义绝互不相欠呢。这叶寒yi拉,悟心大师的弟子yi凑热闹,她顿时有收不住架势。

    挣扎来挣扎去这会儿总算注意到沈姿墨。也不知道这妞是怎么想的,原本脸上就挂着泪珠,这会儿更是撇着嘴装出yi副我见犹怜的委屈模样。

    露西说:“我和亲爱的叶真的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不过这两天很感谢他,睡在他身边,感觉很安稳。”

    “呵呵!”沈姿墨说:“都睡在yi起了。”

    叶寒yi听,这还得了,这尼玛还睡呢,还亲爱的,卧槽。

    叶寒苦着脸说:“露西,求你别添‘乱’了。”

    露西瞪着淡蓝的大眼睛,yi副很坦然的模样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这两天我没和你睡yi起吗?我怎么添‘乱’了?我又没说你前天晚上非要脱我的衣服。”

    沈姿墨捂着嘴,泪水强忍在眼眶里打转。

    叶寒松开露西,没好气道:“去去!你跟老和尚接着掐架去吧。这没你事了。”

    他回头尴尬道:“小墨,你yi定要相信我,前天晚上是她自己的脱的衣服。和我没yidiǎn关系。”

    叶寒说完就后悔了。什么叫越描越黑,大概就是这样。

    沈姿墨红着眼睛对卓晓云说:“干妈,咱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