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67章 妖女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舞池中有百十个男男‘女’‘女’疯狂如妖孽,音乐声动感十足,更是把众‘女’的野‘性’‘‘欲’’望勾搭的淋漓尽致,把世俗所谓的腼腆害羞拘谨礼仪什么的全都抛到九霄云外。△↗頂頂點小說,..yi

    两人找了yi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定,孙仁耀diǎn了两瓶七千多的红酒,在那里yi边喝yi边‘色’‘迷’‘迷’的瞄着舞池中的‘性’感美‘女’。

    叶寒看了他yi眼,说:“孙哥,平时看你是二世祖,‘挺’羡慕的。你知道现在我对你什么感觉吗?”

    孙仁耀对着yi个长‘腿’美‘女’吹了个口哨,漫不经心的问道:“什么感觉?”

    叶寒说:“可怜!说实话我现在‘挺’可怜你的。”

    孙仁耀回过头,诧异的问道:“可怜?哥白天吃想吃的美食,晚上干想干的‘女’人,古代皇帝也最多三千嫔妃,哥如果想,能找六千个玩。这日子爽翻了天,你有啥可怜我的?”

    叶寒喝了口酒叹道:“现在再爽也没用啊,早晚有yi天要和丑八怪过yi辈子。”

    孙仁耀有diǎn‘迷’茫,问道:“什么个意思?”

    叶寒问:“你那个未婚妻啊,难道很漂亮?我看你推三阻四的,八成看到没‘‘欲’’望吧。”

    “切!”孙仁耀得意道:“这次你可想错了。那神经病野蛮人臭八婆虽然欠揍,但是长相可不含糊,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刘诗诗跟你搞在yi起了吧,那妞比着刘诗诗半分不差。特别是yi副嗓子,娃娃音说话超级嗲,真要是推到了,估计‘床’上的叫声能让太监都坚‘挺’起来!”

    叶寒将信将疑,问道:“那么好你还不愿意跟她结婚?”

    孙仁耀咧着嘴使劲摇了摇头,道:“那妞就是yi‘混’世妖‘精’啊!别说结婚,就算跟她在yi起半天,老子都有种‘抽’刀子砍死她的冲动。”

    叶寒笑道:“这么深仇大恨?”

    “你说对了!”孙仁耀苦诉道:“哥哪天要是杀了人,绝对是杀的那妖孽。我估计如果我真敢灭了她,我那帮兄弟肯定为我立了长生牌坊天天ding礼膜拜我。这血海深仇要从很远很远的小时候说起啊。”

    叶寒来了兴趣,能把孙仁耀这种人‘逼’到这种地步的人可不多。他说道:“哦?说出来听听,这两天我正烦着呢,说出来让我开开心。”

    孙仁耀苦着脸瞪了他yi下,拉开衬衣,‘露’出小腹上yi条蜈蚣似的伤疤,说道:“看到没?别以为伤疤都是男人的勋章,这条疤对哥来说就是耻辱。那年哥八岁,那妖‘女’五岁,五岁啊!五岁的yi个小不diǎn拎着yi把菜刀,毫不犹豫,干脆利落,手起刀落yi下砍过来。因为啥知道不?就因为我和富贵玩弹珠赢了她yi次。”

    他抹平脸上的心酸,接着道:“我十yi岁那年,富贵十二岁。当时军区大院里有几个小子和我们很不对付。有次我们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妖‘女’,那妖‘女’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不动声‘色’的收服了另外yi拨人,堵着富贵yi顿暴揍。啧啧,你以为这就完了?不可能!那帮人有五六个,摁着‘肥’猫脱了他的‘裤’子使劲的弹‘鸡’‘鸡’,******现在我再听到谁说拉出去弹‘鸡’‘鸡’十分钟我就忍不住响起富贵。当时弹了可不止是十分钟,我听着他哀嚎足足yi个小时。你问我为啥没出手帮忙?我擦哟!我哪敢啊?我躲在房间里遥遥望着大院里蹦蹦跳跳没事人yi样吃棉‘花’糖的妖‘女’,义气啊c同甘共苦啊什么的当场崩溃。那年她才八岁啊!直到多少年后,我才跟上她当年的档次,那yi天她先是用爷爷的名头威‘逼’那帮人屈服,然后又用利‘诱’让人对她忠心耿耿,再来yi招借刀杀人对付‘肥’猫。事实上早就算计好的杀‘鸡’儆猴警告我们。你说这么yi个变态,我怎么跟她斗?”

    有个大哲学家说:你不可能真正的孤独,因为你心里住着另yi个自己。你勇敢,另yi个就懦弱,你坚强,另yi个就脆弱,你聪明,另yi个就愚钝,你邪恶,另yi个就善良。

    叶寒从未想过沉稳机智,在同龄人中绝对算得上翘楚,在长辈眼中出类拔萃的孙仁耀会像今天这个德行。

    在他苦着脸委屈的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诉说完二十来年妖‘女’对他的百般折磨,万般蹂躏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两个小时过去了。

    孙仁耀问:“哥这半辈子苦‘逼’吧?我跟你说,以后你碰到那妖女,yi定要二话不说,转身撒‘腿’就跑,晚yidiǎn落在她手心,你这半辈子英明算是全毁了。”

    叶寒不屑道:“切!你别瞎吹牛,如果那女人真像你说的,那她的智商岂不是要超过两百?”

    孙仁耀瞪着眼睛道:“两百?我敢打赌,那婆娘的智商绝对能破三位数,怎么着也能到yi千。”

    叶寒忍不住笑骂道:“草!太夸张了吧。你这么yi说我还真有diǎn想会会这妖‘女’。”

    孙仁耀眼珠转了几转,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嘻嘻哈哈道:“我看这事行,叶子你对付‘女’人就是如来佛祖啊!见yi个就能收yi个,再厉害的妖孽到你这也只能跪地上唱征服。哪天我喊她去个僻静地,兄弟你十八般武艺尽情施展,只要能替哥报仇雪恨,先‘奸’后杀哥都帮你埋尸体。”

    叶寒满头黑线,“先‘奸’后杀?那可是你未来媳‘妇’。”

    孙仁耀当场翻脸,yi拍桌子站起来,嚎叫道:“扯蛋吧!你再说这些我怒了啊!老子就算娶凤姐也不会娶那疯婆娘。”

    附近十几个人把目光瞧向这边,叶寒连忙端起酒杯道:“来蔡哥,咱们坐下喝酒。今日有酒今朝醉,不提什么妖‘女’恶魔的。”

    孙仁耀接过叶寒倒满酒的杯子,很郁闷的坐下。两人碰了yi下,慢慢的喝着。

    就在这时,yi个矮矮胖胖,满脸油光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兀自坐在两人旁边,盯着叶寒‘阴’冷笑道:“胆子真大啊,光天化日竟然还敢到西四环,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叶寒微微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人,嘴角翘起,满脸玩味道:“罗大富罗总?”

    罗大富问:“你认识我?”

    叶寒笑着道:“罗总可是大人物,你这大人物能认识我,我自然没道理不认识罗总。况且我还亲手把罗图豪从五十六层推下去,嗖砰!摔的粉碎,收尸都要用铲刀垃圾斗啥的。你说我杀了你的宝贝蛋独生子,你对我恨之入骨,我不防着你不行啊。说实话,你那宝贝儿子摔死的当天晚上,你的照片资料啥的就到了我手里。你包养了几个二‘奶’,上了几个小明星,我都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