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61章 雷豹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才这几番动手,看似林笑笑占便宜,其实这次吃了大亏。頂點小說,..yi

    她慌忙放开叶寒站起来,踹了他yi脚,红着脸回到位子上。端起杯子里的红酒,yi口喝完,有酒力掩盖脸上的羞涩,才冷哼yi声说:“不自量力!”

    叶寒怔怔的坐在地上,感觉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心里的懊恼不会比被人非礼的小姑娘少。

    林笑笑很厉害,不过叶寒有信心如果刚才不那么大意,yi定能赢她。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疯婆娘已经跑回去了。他总不能过去报复偷袭她yi次。

    yi失足成千古恨!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船!

    叶寒脑子里尽是这些念头,估计着以后在这群妞面前是别想抬起头了。他瞪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看笑话的商雀,怒发冲冠:“商雀,过来咱俩比划比划。

    商雀满脸坏笑的向林笑笑求助:“妙妙姐,您老威武霸气,我以后跟你‘混’了,你要罩着我啊。”

    林笑笑斜眼瞥着叶寒说:“商雀放心啊,谁敢欺负你,姐姐揍死他。”

    叶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祈祷着谁要是能把他救出这水深火热,他yi定感谢谁八辈祖宗。

    老天爷显灵了,就在这时,叶寒的电话响起来。

    他接通后,对方笑着道:“叶子哥,别来无恙啊。”

    叶寒听着声音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微微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电话那头说:“叶子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踩着我上了位,把我赶出赌场。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的恩人呢。”

    叶寒捂着电话跟众‘女’打了声招呼,对商雀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出‘门’外。叶寒嘴角挂着冷笑,“原来是昆哥,赌场的事实在对不住。改天我想请你喝个酒,再好好赔礼道歉。”

    成天昆说:“不用改天啊!我已经摆好了酒宴等着你,就是不知道叶子哥肯不肯赏脸啊。”

    叶寒笑了笑,问道:“鸿‘门’宴?”

    成天昆说:“看您说的,秦降龙的地盘你都敢闯,我哪有胆子摆鸿‘门’宴啊。”他顿了yi顿,语气猛然间yi变,‘阴’沉道:“我不敢,不过咱们这大林海藏龙卧虎,有的是人敢。今天这顿酒还真就是鸿‘门’宴,西城雷豹,豹爷摆的。你来么?”

    叶寒问道:“我有选择吗?”

    成天昆哈哈笑了两声,说:“叶子哥不愧是最近风头最盛的人物,真聪明。豹爷说了,你来了,小命不保。你不来,你身边的那些妞小命不保。当然,你不用怕,陆家那个小妞豹爷是不会动的。”

    叶寒冷哼yi声,“陆霸王的‘女’儿,他yi条疯狗敢动吗?”

    成天昆道:“说的好!有胆气,叶子哥让人敬佩啊。西城‘私’立中学,我和豹爷等着你。”

    “准备好酒!”叶寒回了yi句,把电话挂断。

    商雀皱着眉头道:“叶子,雷豹似乎比你预料的要态度坚决啊。”

    叶寒笑了笑,没说话。

    商雀沉默片刻,又说:“赵破虏哥去调查那三个人,现在不在跟前,你yi个人去实在太危险,让我陪你去吧。”

    叶寒摇了摇头,“不用,按原来计划,你留在这保护青竹和刘诗诗,另外派李铁柱他们暗中保护小蛮沈姿墨和林笑笑。雷豹是疯了diǎn,但是‘混’到他那个层次,yi定不是个没脑子的人。没把握的事肯定不会做,他不会杀我。况且”叶寒嘴角上挑,冷笑道:“他也未必能杀的了我。”

    东城‘私’立中学,师资力量雄厚,各种教育设施齐全。学校很大,分初中部和高中部,人数将近yi万,升学率极高,在整个林海颇为出名。

    教育部yi个大佬曾亲笔题词:人才摇篮,教育圣地。

    叶寒站在学校大‘门’口,望着面前的成天昆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不由得感慨:圣地和圣‘女’都他妈yi个德行,白天高尚纯洁,天yi黑下来,顿时原形毕‘露’。就好像冬天的大雪,yi夜之间白了天地,貌似洁白晶莹,底下藏的却尽是肮脏。

    成天昆竖着大拇指道:“叶子哥果然有胆‘色’,这次我真正服了你。跟我来!豹爷在下面等着你。”

    叶寒笑的很阴沉,玩笑道:“在下面?豹爷死了?”

    成天昆yi愣,哈哈笑道:“哪里话?哪里话?豹爷那yi身功夫,不说天下无敌也是难寻对手,怎么可能会死?这学校下面有个大场子,豹爷为了见你,正在下面热身。我带你去看看。”

    体育馆角落里有个器材室,器材室有个暗‘门’,暗‘门’后有yi条走廊。叶寒跟着成天昆沿着走廊向下走,左拐右拐转了几个弯过了六道‘门’才到场子里。

    距离百米就听见有人疯狂的吼叫,yi个个男‘女’疯了yi般,发出各种怪声。地下室是yi个方圆百米大厅,最中间yi个十米方圆深五米的池子。池子里没水,看不出地面是水泥的还是瓷砖的,因为黑褐‘色’的血渍覆盖了整整yi层。

    池子上有yi米多高的护栏,护栏外站着七八十个人,男的衣着光鲜,‘女’的时尚暴‘露’,yi个个都是上流社会的‘精’英。

    这些平日里极有修养的上流们正疯狂的怪叫着,yi个个眼里充满血腥。

    yi个五旬的男人脚下跪着yi个十几岁的小美‘女’,正在帮他吹箫。他往池子里砸了yi捆钞票,红着眼睛喊:“草泥马的!杀了疯狗!杀了疯狗钱都他马是你们的。”

    yi个‘女’的挥舞着内‘裤’,叫嚣着:“噢!对!好样的疯狗,踢爆黑鬼的老二。我崇拜你!来——吧!快杀了他!我等不及了,快来——啊,我已经湿了。”

    池子里三个人正在厮杀。yi个身高两米,状如大山的黑人,yi个速度极快身材匀称的小个子。这两人是搭档,黑人拳拳生风,犀利无比,很显然是极其专业的搏击手。小个子手里yi把钢管,速度快,角度刁钻,只攻击要害。

    他们的对手就是疯狗!西京西城雷豹,豹爷!

    雷豹不算高,yi米七多。身材不算壮硕,甚至有些消瘦,但是身上每条肌‘肉’都是棱角分明,极具爆发力。光着膀子,古铜‘色’皮肤,身上到处都是疤痕。

    他躬着身子,眼神yi片死寂,嘴角挂着冷笑,望着面前两个心惊胆战步步退缩的高手。

    叶寒眼角yi跳,想起了赵破虏当初对雷豹的yi条评价:道上都说他是条疯狗,但我觉得他是条狼,狼群中的狼王,凶残狡诈,蛰伏在草木下,能咬死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