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57章 谁也挡不了我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罗图豪知道必死无疑,狗急跳墙推开窗户,拎起小男孩放在窗户旁边,咆哮道:“别过来!再过来yi步我就把他丢下去。⌒頂點小說,..yi你不给我活路,我也要他死。”

    叶寒眉头微微皱起,商雀和赵破虏离罗图豪足有五米。以商雀的速度,五米眨眼就到,可是这眨眼的功夫,罗图豪已经能做很多事情。孩子就在窗口,只要他稍微yi松手,必定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形势很不乐观,他冷冷道:“如果你想死的痛快diǎn,就最好放了他。”

    “放屁!”罗图豪骂yi句,哆哆嗦嗦的掏出电话拨通他老子的号码,哭道:“爸!救我!救我啊!叶寒要杀我!你快派人来救我啊。”

    叶寒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罗图豪。求救电话打通后,罗图豪胆‘色’大增,他远远的把电话抛到叶寒做的沙发上,说:“听完电话,如果你还要杀我,我就佩服你。”

    罗大富,六十八岁,先后娶妻三次,费尽千辛万苦不‘惑’之年才得yi独子,视为掌心至宝。yi生敢打敢拼,三起两落,创建牛氏集团,身价十几亿。与西京市yi把手市委书记关系密切,称兄道弟。

    为人谨慎小心,八面玲珑,同时又心狠手辣,不出手则以,yi出手必定会斩草除根,把对手整死。传闻林海西城那条疯狗欠他yi个人情,曾在道上放话,谁动罗大富,他就动谁。

    叶寒看着沙发上的电话,沉默半响缓缓拿起来放在耳边。

    罗大富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慌,这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男人纵使在生死危急关头,依旧保持着上位着应有气势。他平静道:“说!你要什么?”

    叶寒笑眯眯道:“我要他血债血偿。”

    罗大富冷哼yi声,说道:“我不管你和刘谦恭什么关系,我也不管你是不是西京南城的秦降龙的人,我更不管你是不是苏云开‘女’儿的男人。苏云开要你死也好,要你活也罢,我牛家不搀和这事。你今天杀了图豪容易,他刘谦恭会亲自下全国通缉令。西城雷豹豹爷欠我yi条人命,他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叶寒平淡的问道:“你说完了?”

    罗大富沉默不语。

    叶寒对着商雀赵破虏暗中使了个眼‘色’,他拿着电话,对罗图豪道:“你老子面子大,我今天饶你yi命。他有话吩咐你,接着。”

    说着,叶寒把手机朝着罗图豪抛去。其实已经不能算抛,五米远的距离,叶寒手上使了狠劲,手机飞快的朝着他脸上砸去。

    罗图豪听到小命保住了,心里不由的送了口气。又听到老子有话吩咐,赶快接手机。可是速度太快,本能的回头闭眼。

    在这yi刻,刚才被叶寒使眼色通知后早已经心领神会的商雀和赵破虏突然动了,两人yi前yi后如离弦的箭,飞‘射’而出。

    商雀yi刀子捅在罗图豪肚子上,赵破虏则整个人跳出窗口,yi只手抓着窗户,另yi只手抱住孩子,在五十六层高的窗外旋转了yi圈跳回房间。

    “先不要杀他。”叶寒冷笑着走到罗图豪身边,捡起地上的电话。高档货就是好,五米远都摔不坏。电话还在接通中,叶寒把免提打开,说道:“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最喜欢威胁别人,偏偏又最讨厌别人威胁我。罗董事长,我再问你yi次,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听着罗图豪的鬼哭狼嚎的叫声,罗大富终于不淡定了。他吼道:“小子,做人留yi线,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又威胁我?”叶寒冷哼yi声,直接挂断电话。抓着罗图豪肚子上的匕首,猛的拔出,在他手腕上狠狠划了yi刀,‘阴’恻恻道:“你老子救不了你。”

    罗图豪咬着牙喊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好!我等着你,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劳什子妖魔鬼怪。”寒光yi闪,叶寒又yi刀把他另yi只手腕上的血管划破。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来。

    叶寒皱了皱眉头,从口袋里‘摸’出电话接通,平静的喊了yi声:“刘叔叔。”

    刘谦恭生气道:“胡闹!简直是胡闹!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杀人?赶快放了罗图豪!不是我吓唬你,如果罗图豪死了,就是天大的‘乱’子,别说我不会护着你,就算是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

    叶寒沉默半响,问道:“如果这次我自己能过关,刘叔叔和我的半年之约还算数么?”

    电话那头的刘谦恭明显yi愣,半天才道:“年轻人,敢打敢杀是魄力,但是太过了就不是好事了。我知道你是秦降龙的人,秦降龙手眼通天,在官场结‘交’不少人,说实话这张大网我都心惊。不过这次他不可能把自己放在风头上帮你摆平。你跟孙家那个大公子走的也很近,这我也知道,不过军区孙家的孙老爷子正值提拔的时候,为你出头就差不多是放弃了将军的位子。将军啊!你以为很容易吗?几百万军人有多少个将军?有人‘混’迹在军队yi辈子,别说成将军,连将军面都没见到过。那是个坎,过去了孙家就能提升yi个等级,就算孙富贵和孙仁耀那小辈和你关系再好,孙家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为你出头。”

    叶寒沉默半响,笑了笑,说了yi句毫不相干的话,“刘谦恭,我没读过圣经,不过听说过里面yi句话,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别说是您,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了青竹,我不允许任何潜在的危险发生,谁也挡不了我。中国古话就是血债血偿。罗图豪把人从五十六层推下去,你看,他现在因果报应来了,也要摔下去了。”

    叶寒对着商雀和赵破虏yi挥手,两人毫不犹豫的把罗图豪扔出窗外,凄厉惊恐的惨叫声愈来愈远。叶寒闭着眼睛,对着电话道:“刘叔叔,你听!多么美妙的声音。”

    刘谦恭沉默半响,叹了口气说道:“叶寒,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挂断,叶寒脸‘色’‘阴’沉下来,重新坐回沙发上,diǎnyi支烟,默默的‘抽’着。

    商雀和赵破虏yi不做二不休,把十三个特种兵全部丢出窗外,然后熟练的清除房间内的指纹,确保不留下蛛丝马迹。

    其实这些没什么用,东竣大厦各层都有监控,进‘门’的大厅更是全方位摄像头。无论是叶寒还是商雀跟赵破虏,都无法抹掉进来的事实。

    叶寒笑了笑说道:“不用清理了,这次躲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