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54章 幕后主使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二话不说,噗噗噗yi声接yi声的闷响,拳头接连砸在那人脸上。yi直砸了十几拳,那‘混’‘混’求饶道:“别打了!我叫成才,老大的老大是西城的雷豹豹爷,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打了我,就是得罪了豹爷,以后林海西城就用来了。”

    林海南城有秦降龙,西城有雷豹,豹爷。雷豹,道上人都知道他为人‘阴’狠歹毒,有虎狼豺豹之心,睚眦必报,得罪不得。提起雷豹的名头,背地里人人咬牙切齿称是yi条疯狗。

    不过叶寒不信胡豺会为面前这金‘毛’出头,‘混’到他那个层次,不可能指使手下做抢人这种下三滥的事,更加不可能得罪孙富贵这种颇有能量的大少。

    毫无疑问,金‘毛’今天来,肯定另有他人指使。

    叶寒笑了笑,这笑容却让金‘毛’感觉到心里发寒。笑容正盛的时候,他手里的匕首猛然间扎进金‘毛’的大‘腿’上。

    伴随着惨叫声,叶寒淡淡道:“我讨厌别人骗我。”

    他抓着刀柄,缓缓的转了半圈,金‘毛’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说!我说!罗图豪给了我十万,让我帮他带走那‘女’孩,他说他跟孙富贵少爷认识,不好意思当面下手。”金‘毛’老老实实回答。

    叶寒脸‘色’更冷。罗图豪就是当初在酒吧里想要潜规则刘诗诗的罗少。这位大少心里记恨叶寒,借刀杀人喊来孙富贵,没想到不但没达到目的,反而让他们成了朋友。

    罗少看似‘精’明模样,却尽是干些傻‘逼’事情。得罪了叶寒还没关系,毕竟叶寒虽然搭上刘谦恭和秦降龙这两棵大树,但根基不稳,还真短时间拿罗少没办法。

    可是因为yi个‘女’人竟然得罪孙富贵,那就是找死了!

    孙富贵瞪着眼睛怒道:“******!亏老子把他当朋友,他个贱人竟然敢背地里撬老子墙角,看老子不揍死他。”

    叶寒添油加醋道:“小人就是小人!他明知道你喜欢刘诗诗,那天要不是我出手,恐怕刘诗诗就要毁在他手里。”

    “我草他八辈祖宗!”孙富贵骂了yi句,‘阴’沉着脸跑了出去。

    叶寒没有杀人灭口的心思,况且这diǎn小事也没杀人灭口的必要。金‘毛’不是傻子,被孙富贵知道了身份,恐怕出了这个‘门’医院都不会去,直接买票跑路。还留在林海的话,豹爷不可能得罪孙富贵保他小命。

    叶寒把弹簧刀丢在地上,左拥右抱拉着刘诗诗和叶子出了小礼堂。

    破旧的长安面包车里,叶寒坐在驾驶位上,刘诗诗陪着叶子坐在后面。没着急开车,叶寒diǎnyi支烟,yi小口yi小口的‘抽’着,用沉默不语压抑着心底的兴奋和开心。

    后排青竹和刘诗诗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刘诗诗笑着问:“你是叶子青梅竹马的小‘女’友?”

    青竹脸‘色’yi红,害羞的低着头,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

    叶寒回头瞪了刘诗诗yi眼,道:“别瞎说,青竹是我妹妹,比亲妹妹还亲的妹妹。”

    刘诗诗望着叶子神‘色’微微yi变,原本娇羞的微笑换成了淡淡的失落。她白了叶寒yi眼,拉着青竹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气氛有diǎn沉默,青竹时不时的看叶寒yi眼。叶寒依旧‘抽’着烟。

    刘诗诗揽着青竹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两人像是yi对亲姐妹。过了半响,她说:“这学校里有两个关系‘挺’好的姐妹,我去跟她们聊聊。你们好多年不见,好好聚聚。不用等我了,晚yi会儿我让好姐妹送我回去。”

    叶寒感‘激’的对着她diǎn了diǎn头,又diǎn了yi支烟,望着刘诗诗离开的背影怔怔出神,想着别的事情。

    青竹瞪着眼睛,微笑着用手语问道:“她是大明星刘诗诗吗?”

    叶寒笑着diǎn了diǎn头。

    青竹又问:“她是你‘女’朋友?”

    “不是!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叶寒笑着瞪了她yi眼,拍着副驾驶的位子,说:“过来,坐我身边。”

    青竹甜甜的笑了笑,笑容里有着yi种叶寒看不出的轻松。她乖乖的坐到副驾驶的位子,双‘腿’并拢,yi双洁白无瑕恍若艺术品的双手有diǎn慌张无措。话语里带着yidiǎn羞涩,带着yidiǎn期望,问道:“那你是刘诗诗的司机么?”

    叶寒‘揉’了‘揉’她的脑袋,没回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青竹的穿着,心里发酸,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摸’了‘摸’鼻子,解释道:“对不起!我十五岁那年回去过,福利院已经没了。附近的村民说遭了场大火,所有人都死了。我以为以为你和明珠都不在了。”

    青竹恬静的笑着,这个跟生活抗争了半辈子的‘女’孩,没有得到财富,没有得到安康,没有得到yi个‘花’季少‘女’应该得到的任何东西,却学会了坚强。越是说道伤心事的时候,笑的就越恬淡,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她想了想,比划道:“婆婆救了我和明珠,带我们来到林海,不过后来,婆婆就去世了,明珠也失踪了。”

    叶寒手yi抖,苦笑着喃喃道:“去世了么?这辈子我欠那老太太的恩情是没法还了。”

    他缓缓的吸了yi大口气,把烟屁股丢掉,又道:“你别担心,只要明珠还活着,我们yi定会找到她。”

    青竹diǎn了diǎn头。

    叶寒盯着旁边这个十年不见的‘女’孩。时光荏苒,当初爱哭鼻子的小哑巴出落的出尘脱俗,美‘艳’绝伦。

    他低着头,望着着那双缝补过的帆布鞋和已经不合身,洗的发白有diǎn短的牛仔‘裤’,如当年在风里雨里的拱桥上,轻轻捏着叶子吹弹可破的脸蛋,轻声道:“这些年苦了你,以后我让你做林海城最奢华的姑娘,穿最漂亮的衣服,开最贵的车。”

    青竹温柔的像个小媳‘妇’儿yi样,温柔的整了整叶寒五十块从某宝包邮回来的恤。甜甜的笑着,没有因为他的寒碜和破长安车对这句话产生半diǎn怀疑。

    其实在她心里,做林海城最奢华的姑娘根本就没有半diǎn吸引力。能遇到叶寒,并且在自己最美的时光里遇到等待多年的那个人,她在心里已经很感‘激’菩萨了。

    她转了转眼珠,很可爱的样子。用手语比划道:“那以后你要顿顿请我吃好吃的,并且我要吃的很饱很饱,吃胖了你不能嫌弃。”

    叶寒使劲的diǎn着头,说:“现在就去,你想吃什么。”

    青竹笑得很开心,飞快比划道:“肯德基!听说可好吃了。”

    “好嘞!坐稳了小叶子,咱们这就出发。”

    叶寒嘴上打着趣,心里却有diǎn发酸。开着破旧的长安,不经意间瞄了青竹yi眼,见她笑面如靥,眼角挂着泪‘花’。

    林海传媒大学附近就有肯德基,没过几分钟两人就到了。

    diǎn餐的时候青竹很紧张,叶寒要了yi个全家桶,两人在角落里坐下。青竹吃的不多,大部分都被叶寒解决掉了。剩下yidiǎn青竹打包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不舍的‘浪’费。

    叶寒问:“好吃吗?”

    青竹开心的diǎn了diǎn头,说:“好吃!不过就是太贵了。吃yi次就好了,你做司机赚不了多少钱。”

    “傻丫头。”叶寒‘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哥可不是司机,哥是刘诗诗的老板。”

    青竹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yi脸不信的表情。

    叶寒发动破长安,笑着道:“带你去逛街,买几身漂亮的衣服。”

    天府路,销金窟。

    两千米长的yi条街,千万富翁这头不可yi世的进去,那头就可能灰溜溜的出来。yi条丝巾yi个钱包最低卖十万块,这条街已经不单单是步行街,而是躺在林海城中央的最昂贵的头牌姑娘。有足够多的钱才能上,而它量出了无数富豪的长短,富豪们却量不出它的深浅。

    两人直奔爱马仕。青竹站在‘门’口橱窗前踟躇不前。叶寒没给她退缩的机会,拉着的她的手走了进去。

    接待他们的店员很巧合还是上次那个。

    认出了叶寒。这个长相不帅气,穿着很寒酸,没有上位者应有的大气的普通男人,第yi次来带着倾国倾城的美‘女’,姐妹们都感慨yi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次倒好,带来的这个更加出彩。

    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青竹,问道:“叶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

    叶寒指着yi条洁白的丝巾,丝巾上有淡蓝‘色’莲台刺绣,不俗气,很古典,有yi股出尘的佛陀气。他当初陪苏夭来的时候看过这条丝巾,知道价格是最贵的yi条。毫不犹豫道:“把那条拿来。”

    把丝巾递过来,叶寒直接给青竹系上,然后退后yi步,认真的看了看,diǎn着头道:“丝巾倒是yi般般,不过青竹yi戴上,立马把丝巾衬托的上了好几个档次。”

    没有撇嘴,事实上青竹系上丝巾的时候,她身为‘女’孩,纵使见过无数漂亮惹人的‘花’瓶或者小三,都忍不住眼睛yi亮。青竹雪白的肌肤,配上丝巾的洁白,美的让yi直很骄傲的她忍不住升起自卑的心。

    比她漂亮yidiǎn她或许会嫉妒,但是漂亮到让她抬起头都仰望不到的高度,她就只能羡慕佩服了。她由衷的说:“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