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36章 明争暗斗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是。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还放在心里做什么?我们都要往前看。以后说不得还有什么事情要麻烦蔡大少帮忙。”叶寒笑着说道。他知道刘谦恭带司徒云霆过来,其实是想把自己和司徒云霆之间的那diǎn儿矛盾给抹掉。

    刘谦恭这次即没出来力挺叶寒得罪司徒家,又间接把司徒云霆从那个屎坑子里拉了出来,司徒家对他是心存感激的。这次司徒云霆跟着他过来就是明证。

    叶寒也不觉得他和司徒云霆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就算有,那也应该是司徒云霆仇恨自己才对,他找自己麻烦,结果却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他老爹司徒雷同样也是这样,想要借着成天昆的赌场陷害自己,结果却被自己yiyi化解,他自己反而是丢了生命,这都怪不得自己。

    后来,他明明是被人ding在前面当枪靶,又被自己按倒在病床上用平底锅爆打了yi顿。现在想起来,他简直比那《喜洋洋和灰太狼》里面的灰太狼先生还要悲剧yi些啊。

    “叶先生太客气了。”司徒云霆真是被叶寒打怕了。看到他并没有继续追究前面事情的意思,心思也活络开了,脸上的笑容显得真实了不少。

    仍然是之前叶寒和刘谦恭吃饭的那间包厢,只不过这次的菜是叶寒diǎn的。主要是照顾了刘谦恭的口味。现在刘谦恭又把司徒云霆带过来,自然应该由司徒云霆重新diǎn菜。

    以前不可yi世的司徒云霆今天低调谦虚的不行,摆手说他不忌口,连菜都不diǎn。叶寒又接过菜单加了两道菜,这才把晚餐的菜谱给定下来。

    天气还是有些寒冷,先上来的是yi个兔子肉小汤锅。

    汤锅yi上来,刘谦恭就让服务员上了酒。

    只要不涉及到打架,涉及到心机争斗,司徒云霆的公子哥风范又出来了。

    他主动接过茅台,取了三个杯子开始斟酒。

    第yi杯叶寒和司徒云霆敬给了刘谦恭,第二杯司徒云霆就单独向叶寒敬酒。

    并且在酒桌上再次向叶寒道歉。

    叶寒也不是个不会来事儿的人,yi番寒暄和吹捧,让司徒云霆对叶寒心服口服,对叶寒的yi丝芥蒂yi扫而光,恨不得当场就要和他结交成异性兄弟。

    这样的局面自然是刘谦恭愿意看到的。

    酒过中场,刘谦恭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叶寒又敬了他yi杯后,笑着说道:“还有些事情要麻烦刘叔叔。”

    “嗯?”刘谦恭停下手里的筷子,认真的看向叶寒。

    “邓肯贩毒,其实和他父亲是没有关系的————邓国荣知道我和你关系近,托关系找到我这边,想让我帮他说句情。”叶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谦恭diǎn了diǎn头。

    这是他故意给叶寒留的尾巴。他之所以yi直没有帮邓国荣洗清嫌疑,让他处于不黑不白的阶段,任由他遭遇各方势力的觊觎和逼迫,都是为了叶寒着想。

    如果叶寒没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那就相当的让人觉得可惜了————也有diǎn儿失望。

    既然叶寒现在主动向他提起这件事情。那就证明他和邓国荣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至少这种协议是对他有利的。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帮着邓国荣说话。

    要知道,现在有不少人盯着邓国荣的庞大家业。如果叶寒站出来力保他,那么,叶寒就成了那些人眼里的钉子。

    没有好处的事情,谁会做?

    刘谦恭故意沉吟yi会儿,显得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是应该还他yi个公道了。”刘谦恭说道。“我们已经经过多方调查取证,邓肯贩毒案和他的父亲邓国荣没有关系。邓国荣之所以被外界误解,是因为邓肯运毒使用的是邓国荣名下的贸易公司。当然,监管不严格本身就是yi种罪过————既然你现在提出来,我就知会有关方面,让他们对贸易公司进行适当的处罚吧。”

    “谢谢刘叔叔。”叶寒大喜。

    邓国荣之所以业务量全面萎缩甚至停顿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人担心邓国荣参与了贩毒的事情。而且,警方的态度暧昧,不说他是黑的,也没说他是白的。

    现在刘谦恭催促有关方面对贸易公司进行惩罚,那就是说公司有问题,但是问题不大。现在处罚了,他们也可以开门正常做生意了。

    “和我客气什么?你以为这顿饭是要白吃你的啊?”刘谦恭哈哈大笑。

    “我再敬刘叔叔yi杯。刘叔叔真是海量。我和司徒大少联起手来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也跟着喝yi杯。”司徒云霆也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好。咱们三人再干yi杯。这是最后yi杯了。”刘谦恭说道。“趁着清醒,还有几句话要和叶寒说说。”

    “行。今天的最后yi杯。”叶寒爽快的答应了。

    yi杯酒下肚,刘谦恭示意结束饭局。

    服务员端着温水盆进来,三人净了手后,坐到yi边的窗口喝茶。

    “你想要林海那块地?”刘谦恭看着叶寒问道。

    “刘叔叔也知道这件事情?”叶寒笑着问道。

    “林海开发的早,现在哪里还能拿出那么大yi块地进行开发?好不容易把死人挪开出来那么yi块儿,有多少人盯着看着?”

    “我就是试试。”叶寒说道。“没抱太大的希望。”

    “既然决定要做,那就全力以赴。”刘谦恭捧着茶杯喝茶,说了这么yi句打气的话。

    叶寒的眼睛yi亮,看着刘谦恭说道:“还请刘叔叔指diǎn迷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块地已经有主了。”刘谦恭说道。“这块地不是谁出钱多谁得的问题,还有项目的构思能否和林海南岸新区的形象相契合,能否提升林海在国内的地位————李有财和池家那位,在这两方面都很有优势。他的关系也做的很到位。”

    “明白了。”叶寒了解的diǎn头。

    出师不利啊。难道自己接手腾龙酒店后的第yi次商业计划就这么失败了?

    三人饭饱酒足各自散之后,叶寒并没有着急离去,叶寒在座位上抽了根烟,等了yi会儿,沈姿墨就开车过来了。

    还是那个包厢,只是现在客人已经换过了。

    叶寒把刚才听到的消息告诉沈姿墨,沈姿墨脸色平静。显然,她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或者说她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