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17章 你报警了吗?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自己的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这更是让叶寒气愤的不行。yi

    他伸出手来,yi把揪住他的胡子,然后使劲儿的yi扯————他的手上就多了yi撮毛发。

    “啊yiyiyiyiyiyiyi”大龅牙痛的惨叫出声。

    “我打你是因为你留这种胡子没气质。回去把胡子刮了。”叶寒说道。然后yi脚踢出。

    于是,大龅牙也捂着蛋蛋倒在地上打滚。

    他刚才说要把沈姿墨留给自己,这让叶寒格外的痛恨。所以,这yi脚用的劲儿也格外的足。他怕是这群人当中受伤最重的。

    叶寒yi拳打倒yi个,yi脚踢飞yi双。无论那几个小偷怎么折腾,从哪个方位偷袭,都没能占到任何便宜。

    yi招。

    除了那个留着胡子的家伙之外,每yi人都是yi招。

    叶寒对上孙富贵和猴子那样的专业特种兵出身的家伙们,可能还会有些压力,可是好歹也在龙玥这个妖孽级的女人手下被摧残了好几个月,面对这些只是手上行窃功夫了得的家伙们,实在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这根本就不是yi个级别的战斗。

    现在,只有那个握着插子的家伙没敢上前。

    他沿着叶寒转来转去的,想动手,又怕挨揍。就这么离开,又实在拉不下脸。以后传出去,他还怎么在圈子里面吃这碗饭啊?

    就在他纠结痛苦的时候,围观人群被人分开,几个衣着不凡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yi个小老头,他扫了眼地上哀嚎的几个家伙,然后视线放在了叶寒身上。

    看到小老头到来,那个手握插子的小偷像是老鼠见到猫似的,小跑着过去,身体微躬,小声的在说着什么。

    等到他介绍完情况,小老头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到yi边。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寒,说道:“小兄弟也是我袖里乾坤门下的手足?”

    “他们已经问过这个问题了。”叶寒不耐烦的说道。“我yi个高富帅有必要跟着你们做小偷吗?”

    小老头的脸色不快。

    他听下面的人讲小刀在动手的时候不仅没有得手,反而被人给掏了个空。小刀的手艺他知道,虽然算不得ding级高手,但是实力也不弱。再说,做小偷的人反盗窃意识都非常强烈。他们偷别人的东西容易,别人想从他们身上摸东西,而且像这小子那样把人给摸了个底朝天——————这样的实力,小老头知道自己也没办法做到。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都yi直在怀疑叶寒也吃的是贼不走空这yi碗饭。而且,看他的模样,戴着幅大眼镜,穿着yi套看起来很普通的衣服,很符合他们这些人的装扮嘛。就是身边带着的这个女人太扎眼了,容易被人围观。

    不过,换yi个角度考虑,他可能是想用这个女人吸引人群的注意力,然后他趁机下手——————这么yi想,他也觉得有必要给自己的徒子徒孙每人身边安排yi个美女助手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是坏了我们的规矩。”小老头说道。

    “狗屁的规矩。我还没听说过偷窃的还有理了。”叶寒冷笑着说道。“我的规矩就是别人最好别碰我,碰我就让你倒霉————你们也坏了我的规矩。”

    “你!!”小老头脸色阴沉,说道:“年轻人心高气傲是好事儿。也要小心栽跟头。”

    这句话,威胁的意味很明显。

    虽然是他们理亏,却也没把叶寒看在眼里。

    “栽你妈啊。”叶寒没好气的说道。“从前有个叫快三的家伙也是这么和我说话。不过让我揍了yi顿之后,他见到我就跟见到爷爷似的!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想让我栽跟头?”

    叶寒是真的厌烦这些人。

    当初在云滇深山老林里面的时候,进来yi个叫快三的家伙,据说是小偷届的神偷好手们的爷爷辈。

    这家伙可能是惹了惹不起的人,藏到大山里,抓野兔,逮野鸡,是吃的不亦乐乎,根本没把当时已经过了成人礼的叶寒这个山大王放在眼里。

    叶寒过去找他谈心,他对叶寒不屑yi顾,说他在外面如何如何风光他成名的时候叶寒是个小屁孩儿还在跟他妈屁股后面玩泥巴。

    于是,叶寒当场就走了,后来大半夜,这厮的房子着火了,不过幸运的是,这家伙当时没在屋里。

    第二天,这厮上门来讨个说法,被叶寒老爹叶沧澜yi脚踹飞。

    第三天,叶寒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引来了两个两米多高的熊瞎子,这个自称偷遍天下罕逢敌手的‘快三’被这俩熊瞎子追了半个山。

    第四天叶寒再去的时候,他就低头哈腰的迎在门口,叶寒说什么他就听什么,脑袋都不敢抬yi下。

    对付他们这样的人,你要是把他当人,他就蹬鼻子上脸。

    你要是对他们狠辣yi些,他们反而觉得你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欺软怕硬。

    这是人的通病。

    就是yi些小偷,在偷窃的时候也会尽量选择女人或者那些面相看起来好欺负的人下手。那些五大三粗满脸杀气的人,他们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

    听到叶寒说出‘快三’的名字,小老头脸色大变。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寒,说道:“你认识我们三爷?”

    “狗屁的三爷。就是yi胆小如鼠的小老头儿。在外面再风光,犯了事儿,还得跑路。到了老子的山里,还不窝着,老子给他吃饭,他才有饭吃。让他蹲着,他就不敢坐着——”

    叶寒这么yi说,小老头更加相信了。因为他们这个行当的人都清楚,三爷当年就是因为行窃的时候yi不小心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才被迫跑路,躲到深山老林里不敢出来。

    小老头对叶寒的态度明显的恭谨多了,陪着笑脸说道:“没想到今天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地道。您有什么章程,我们全都接着。你看这样如何?”

    几个小偷聚集在yi起制定了yi套规章制度,然后让人像是遵守法律yi样的去遵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按道理讲,叶寒是受害者。是他们企图偷窃的人。

    如果是别人,那些丢失过财物的人,偷了也就偷了。即便喊了冤,报了警,大概也于事无补。

    恰好叶寒也学过几手‘顺手牵羊’的本事,在小刀冲进他怀里准备动手的时候,他早已经转移了自己的钱包,并且把小偷口袋里的东西全都给摸了出来这能怪叶寒吗?只能说他的手段更加高杆。

    没想到这种行为反而惹恼了他们,他们企图对叶寒施暴。

    叶寒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对他施暴了。虽然他不是yi个很暴力的人。

    “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叶寒笑着问道。“我让你们全都去自首。你们去吗?”

    小老头表情yi僵,他身后的几个人却是脸色大变,骂骂咧咧的就想冲上来动手。

    叶寒的这个要求,显然超出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

    小老头摆了摆手,yi脸认真的看着叶寒,说道:“你觉得这有用吗?”

    叶寒沉默。

    他们站在这儿闹了大概有十分钟,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警察到场。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就算小老头听了自己的话,叫了几个徒子徒孙去自首。可能前脚进去,后脚就出来了。这样的自首有什么意义?

    他们之所以猖狂,又仅仅是他们的原因吗?

    不是的。

    很多事情,叶寒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他改变不了,就像中医,就像这满天的雾霾,前yi段不是有个叫什么柴静的弄了个穹ding之下的纪录片,虽然说走到大众视野之后,不可能被硬性封杀,但是大众有yi个特性就是——健忘,他们会利用这个特diǎn,渐渐的让他们遗忘,淡化,最后到忽略。

    又有多少人生活在这种理想和现实碰撞的纠结当中?

    小老头活成人精yi样的人物,自然窥破了叶寒的心事。

    他笑呵呵的说道:“小兄弟既然和我们三爷有旧,今天又登临我们镜海,我们理应给你yi个面子————今天凡我袖里乾坤门中人,所窃钱物全部奉还。你觉得这样处理如何?”

    所有小偷今天的偷窃之物全部奉还?意思就是说今天他们的‘营业额’为零。

    看小老头身后那几个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所奉还的这笔钱不在少数。

    叶寒觉得有些无聊,摆了摆手,说道:“就这么做吧。你们可以走了。”

    原本,就是他们偷了别人的钱,是犯罪,是犯法,而物归原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说,只要他们被抓住,除了要物归原主之外,还要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

    可是现在呢?

    他们偷了钱,然后在叶寒的压力之下,还给了人家,反而像是人家欠了他们多大的人情,和他们多亏了yi样。

    他们的钱财,是双手所得,是劳动所得,但是他们所得的是别人的钱。

    这种人,叶寒不喜欢。

    说完,他拉着沈姿墨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等等——”有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追了上来,指着叶寒手里的yi个钱夹,说道:“那个————是我的。能不能还给我?”

    叶寒看着这个男人不说话。

    当时他打量四周想寻找警察的身影时就看到他,他正yi脸笑意的站在旁边围观。好像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现在,他发现自己的钱包被盗了?

    “你报警了吗?”叶寒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