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86章 借点钱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叶寒的话,老人摸了摸肚子,已经是没有了以前那种诡异的肿胀和饱胀的疼痛感。

    虽然肚子里面仍然还有diǎn儿不太舒服,可是跟以前那种让人疼的死去活来的程度相比,已经减轻了太多太多了。

    “谢谢————”

    老人yi句话还没说完,那浑浊的眼里,大滴大滴的泪珠子,就顺着他那布满皱纹的苍老脸庞上滑落下来。

    老人原本是在凳子上坐着,说着说着,身子就朝着地上弯了下去。

    把那个男生吓了yi跳,赶紧要伸手去扶。不过却是被老人yi把推开,然后老人的身体用力的向前趴着,扑通yi声,跪倒在地上,重重的用脑袋磕在地上。

    咚——咚——咚——

    不是电影里面那种糊弄观众的虚假动作,而是实实在在的,每yi次都是脑袋和水泥地板的亲密接触,直震的水泥地板哐哐作响,在场的不少学生,看到这样yi幕,也都是眼眶泛红,眼睛湿润。

    叶寒更是大惊,赶紧跑了过来,搀扶老人,老人虽然执拗着不愿意起来,可是又怎么可能摆脱叶寒的手臂?叶寒把老人扶了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这个时候,老人的头已经破了皮了,血迹斑斑,破烂的皮肉血口子上面,还夹杂着细碎的沙子。

    “老爷子,你不要这样,我是医生,你是患者,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工作,份内之事。”叶寒劝解着老人,开口笑着说道。

    “你是个好人呐!”叶寒满脸老泪纵横的开口说道。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恰好碰到了。”叶寒笑着开口说道。

    “不是的,不yi样,你和她们不yi样。”老人摇着头,开口继续说道:“我和龙象,跑了很多地方,求了很多医生,他们都不愿意搭理我们,只有你愿意给我治病,只有你不嫌弃,你是个好人,你是个好人呐。”

    说着,老人的脸上又是满脸的泪痕。

    没有亲身体会过,又怎么能懂得这世间的人情冷暖?

    叶寒重重的叹了yi口气,感觉心里像是压了yi块儿重石,沉甸甸的,有些喘不过起来。

    医生嫌弃病人,拒绝治疗,或者随便打发两句,敷衍了事,这不是什么新闻,就别说这些诊所,即便是那些很正规的大型医院,为了不影响医院的名誉和自己的收益跟名声,那些看起来没钱或者是重病的患者,他们都是拒绝接收的。

    甚至很多的医生,为了评职称或者拿奖金,也会去拒绝做yi些高难度或者高风险的手术,因为yi旦手术失败,不管是不是他们的原因,都会给他们职业生涯上抹上黑diǎn,那将会降低他们手术成功的几率,对他们以后的前途和红包都是很有影响的。

    虽然叶寒不知道这个老人和这个干瘦的男生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是单单看他们的衣着,也知道是yi个靠着苦力在勉强度日的社会底层人士,而这样的人们,虽然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但是他们却是像蚂蚁yi样,默默的生存者,微不足道,毫不起眼,却无处不在。

    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们告诉过我们,职业,是不分贵贱的。

    那个时候,甚至你说你长大想成为yi名光荣的农民伯伯,他们都会夸你。

    可是,长大了之后呢?

    职业是不分贵贱的?

    这种话你还信么?如果你信的话,你就是个傻。

    yi个拿着最低生活保障的社会城市清洁工和yi个开着奥迪a8,喝的大腹便便的干部领导,他们有着不同的职业,甚至这个城市清洁工做的比这个领导,还要好,还要光荣,为yi个城市穿上新衣,多光荣的事情啊,可是他们有着同样的社会地位吗?他们同样会受人尊敬?他们会享受着同样的社会保障制度吗?

    老人没钱,而且还得了这种病,让他看起来很脏,浑身又满是恶臭的气味,这对很多医生来说,宁愿不赚钱,也不会想去和他这种人打交道,更何况,老人和那个干瘦的男生,yi看就是个没有钱的主儿。

    站在医生和医院的立场上看,他们虽然不救治这个人,但是他们的时间可以用来救治其他人,救治那些有钱的人,可是作为yi名患者,yi没名,二没钱,三没权,身上还有着浓浓的恶臭,这样的患者,他们有的选择吗?

    他们难道就没有资格,或者说是没有机会接收治疗吗?

    他们难道只能像是yi个皮球似的,在各个医院和有关部门之间,被人们踢来踢去,病情越拖越重,却没有任何医生或者地方愿意收留他们吗?

    什么?你说你怕脏?怕赚不到钱?你有你的难处?

    狗屁!!

    他们的心情,谁又能够理解?

    他们能做些什么?恐怕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了吧。

    想到这里,叶寒感觉有些痛心,也有些气愤,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在心口重重的敲了yi记,难受却又没有任何伤口,发泄不出来的感觉。

    “老爷子,你们在哪儿住?”叶寒开口问道。

    “就在学校三里街那边儿的陈家沟。”老人开口回答道,笑着说道:“今天出来刚好路过这边儿的时候,有好心的学生,告诉我们,学校里有人免费给看病,龙象就带着我来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遇上了好人。”老人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激的笑容。

    陈家沟,叶寒知道这个地方,那个地方是yi片廉价的租房区域,有不少外来的农民工或者是yi些没钱的人,都会住在哪儿。

    “老爷子,你现在没事儿了,估计过几天,病就能完全康复,以后不要乱吃东西了。”叶寒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嘱托着说道。

    老人的病其实就是最简单的食物中毒,因为开始的症状,可能不是太严重,所以可能仅仅是头晕或者没有食欲之类的,而老人应该yi开始也没当回事儿。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人的这种毒素越来越多,症状也越来越严重,等到这些毒素侵袭全身,腐蚀肠胃的时候,那些毒物和血块儿就排不出去了,在体内结成了块儿,这才造成肚子肿胀的症状。

    人体的内分泌失调,而排毒的肝脏又被毒素麻痹,所以身上便会生出很多毒症和暗疮,老人体内的毒素也排不出去,所以身上长满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脓疮。

    叶寒刚才用针法按照穴位来刺激他的胃部,重新把老人的胃从麻痹状态当中给激活出来,让老人的肠子动起来,而老人的身子骨太虚,叶寒不敢用太烈的手法,避免老爷子因为身体虚弱承受不了而直接嗝屁。

    所以叶寒才用这个做运动的方式,让老人自己把肚子里的毒物给排放出来,如果这种方式依旧是排不出来的话,那就只能等着用手术的方式开肠破肚去人工取了。

    这种方式,省时省力又对身体好。

    “唉,也是图着省几个钱,有时候不想花钱买东西,就在附近放垃圾的地方捡yi些东西吃,我看着有的人也在吃,就想这人家能吃,咱也能吃——只是没想到,吃出问题来了。”老人叹了yi口气,开口说道。

    “没事儿,以后注意些就行了。”叶寒安慰着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开口说道。

    而后,叶寒转过身,对那个有些沉默的干瘦男生开口说道:“老爷子体内的毒素和血块儿虽然都已经吐出来的,可是他皮肤表面的脓疮和血痂还需要治疗,而且他的身体太虚了,需要好好的调养yi下,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完全的恢复过来。”

    干瘦的男生目光有些木讷的沉默着diǎn了diǎn头,他何尝不知道体外的脓疮需要治,他何尝不知道他爹的身体虚弱需要补yi补?可是,问题是,他们去哪儿找到那大笔的治疗费用?

    他每天的工钱,最多也就买yi些勉强二三流的补品来给老爷子补补身子,至于身上的脓疮,可是需要不少药材来治疗,就算不租房子,露宿街头,他们的钱也不够啊。

    叶寒看出了他的难处,开口说道:“这样把,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按照方子上面写的去抓药,每yi副药熬两次,每天中午煎yi副中药给老爷子喝药汤,等晚上的时候再熬yi次,喝过之后,锅里的药渣不要丢,把药渣研磨碾压,弄成药膏,敷在老爷子身上。”

    叶寒yi边儿说着,yi边儿趴在桌子上,唰唰的写着药方子,虽然用的不是毛笔,但是yi手水笔正楷,字体刚劲有力,让人看起来无比经验,拿来临摹的字板也不过如此。

    写完药方之后,叶寒伸出手在口袋里掏了掏,让他有些尴尬的是,掏遍了全身,yi共也就找到了不到五百块钱,他平时都不怎么用现金,最多也就是坐个出租车而已,所以身上的钱就显得有些寒酸。

    他看着旁边儿中医学院的学生们,挠了挠头,笑着问道:“谁能借diǎn钱?”

    唐诗诗呼啦,拉开自己的包包,掏出钱包之后,把钱包里面的钱全部都拿了出来,全部塞到了叶寒手里。

    “这是多少?”叶寒手里攥着yi手毛‘爷爷’,开口问道。

    “不知道。”唐诗诗干脆利落。

    “数yi下。”叶寒开口说道。

    “数什么数,又不用你还。”唐诗诗白了他yi眼,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