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84章 仁医!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能。”

    叶寒diǎn了diǎn头,毫不犹豫的说道。

    刚才男孩过来的时候,他就yi直在留意这两个在人群中显得颇为怪异的病人,直到他们走过来,他的视线就yi直放在这个老人身上扫视着。

    这个老人看起来气息并不虚弱,但是身体确实太虚弱,尤其是他的肚子鼓囊囊的像个孕妇yi般,而且身上的气味,确实不太好闻。

    不过叶寒并没有注意这些,朝这个扶着老人的男孩diǎn了diǎn头,开口说道:“把手给我。”

    男生听到叶寒的话要去拿起父亲的手递过去,叶寒却是说道:“你不要帮他,让他自己是这抬起来。”

    “我的手——太脏了。”老人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非但没有把手抬起来,反而是把手往袖子里面缩了缩。

    “没关系的,手脏了可以洗,只要心敞亮,就没问题。”叶寒没有半分异色,满脸微笑着鼓励的说道。

    “————”

    仅仅是因为叶寒的这yi句不嫌弃他脏的话和这yi脸没有异色的真诚微笑,老人的眼眶里面就有些湿润了。

    大半辈子的经历,已经尝遍了这世上的人情冷暖,他们求了无数的医生,受到的多是yi些冷眼和鄙夷,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冷嘲热讽,都是轻的,更多的人,都是直接把他们当成乞丐给赶出去,没有半分好脸色,即便是刚才那个西医学院的柳清风,碍着人多和面子的情况下,也只是敷衍他们两句,让他们赶紧离开。

    他们眼里的那种厌恶,无论再掩饰,也是如此的明显,让你觉得自己是无比的肮脏和渺小,他更是恨不得自己是个爬虫,能够钻到地缝里,或者早diǎn死去,yi了百了。

    可是此刻面前这个医生,和别人是不同的,因为他yi直在对着自己微笑,而且老人心里清楚,这个年轻人的笑绝对不是那种做作虚假的笑,他虽然没什么本事,可是过了这大半辈子,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人,这diǎn儿眼力,还是有的。

    老人很努力的想要把手抬起来,可是手臂哆哆嗦嗦的,像是中了风之后的后遗症yi样,完全不受使唤。

    “没关系,慢慢来。”叶寒笑着鼓励道。

    老人diǎn了diǎn头,把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手臂抬起到叶寒伸出手的地方来。

    “嗯,不错。”叶寒赞许的diǎn了diǎn头。

    虽然老人的手臂有yi层看起来很油腻脏兮兮的污垢,像是很长时间没有洗澡似的,但是叶寒脸上没有任何嫌弃的神色,伸出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把起脉来。

    “把他的衣服拉开。”叶寒对旁边这个男生开口说道。

    男生没有说话,默默的帮父亲把破棉袄的纽扣给解开,然后把里面的破衬衫的下摆给掀了起来。

    老人的肚子很大,很圆,像是yi个皮球yi样,肯定是吃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快被撑裂似的肚皮却是像中毒了yi样,黑中发紫。

    叶寒微微diǎn了diǎn头,又让男生把老人的后面衣服掀开,看到老人后背上面那yi块儿块儿触目惊心的伤口和脓疮之后,再次diǎn了diǎn头,开口说道:“好了,放下吧。”

    叶寒这会儿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这个老人身上有恶臭气味和全身无力的原因。

    “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了吧?”

    叶寒看着这个男生,开口问道。

    “嗯,大半年了。”男生木讷的回答道,面无表情。

    “嗯。”叶寒再次diǎn了diǎn头,然后头也不会的对着身后说:“给我拿yi盒银针。”

    很快的,唐诗诗就从她那个跟百宝箱似的包包里面掏出yi盒银针,然后消了消毒,很熟练的递给叶寒。

    叶寒转过身把针盒接过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周围刚才那闹哄哄的气氛,突然变得静谧下来,无论是中医学院的学生,还是西医学院的学生们,或者是那些看病或者借机揩油看热闹的学生们,他们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

    叶寒yi手取了yi根三寸长针,而后另外yi只手再老人胳膊上的穴位上按了yi阵子之后,左手捏针,闪电般出手,和以前yi样,银针分毫不差的扎进了穴位里面。

    叶寒的手不停的抖动,三浅yi深,九提yi泄,偶尔还会轻轻的旋转抖动,像是在表演yi般,看起来很有美感。

    只是过了不到两分钟,叶寒的额头就出现了yi层细密的汗珠子。

    他用的是雷火神针当中的‘烧火山’,老人体内是食物中毒的症状,而且由于时间太长,这些挤压的毒素太多,只能用相对比较烈性子的‘烧火山’以毒攻毒的把这些毒素给逼出来。

    而由于老人体内毒素挤压过多的原因,重病须猛药,叶寒用出的针法也是最为耗费心神和精力的。

    看的唐诗诗yi阵心痛,赶紧取出毛巾蘸了蘸温水,帮他细心的擦拭。

    过了约莫有三分钟的时候,叶寒把手里的银针快速拔了出来,然后帮老人把袖子拉了下来,遮住刚才下针的部位,这样能避免伤风着凉。

    而后把针盒放到桌子上,来到老人的身后,两个手掌搓了yi会儿,猛然的盖在老人的后背上。

    老人后背上满是脓疮,被叶寒这么yi按,吃痛差diǎn叫出声,而旁边儿扶着他的男生也是心里yi紧,不过老人朝男生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着急。

    这个是个好医生,老人知道。

    “你知道立位体前屈吗?”叶寒收针收掌之后,看着老人笑着问道。

    “啥区?”老人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有些诧异的问道。

    “老人家,就是这样。”李磊听到叶寒的话,走了过来,站着不动,然后弯腰两个手使劲儿的向下碰到地面,这是立位体前屈,上体育课的时候前期的热身运动中必做的yi个项目,目的是为了锻炼腰部的柔韧度和腿部的力量。

    “哦,摸地板啊,这个我会。”老人笑着说道,不过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开口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可是——我估计做不了——”

    “他没力气了,动不了。”老人的话还没说完,他旁边的男生开口说道,他爹连走过来都是靠他搀扶着的,怎么可能去做强度那么大的立位体前屈?

    那不是要他老命么。

    “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叶寒笑了笑,开口反问道,同时朝老人投去了鼓励的眼神。

    男生又是yi阵沉默,看的出来,这是yi个很孤僻又不善于交际的男生,甚至他连说话都不擅长,如果不是为了老爹的命,他是不可能说这么多话的。

    “老爷子,你身子骨比你想象的要好,加油,你行的!”叶寒看着老人,笑着鼓励道。

    “嗯!”老人diǎn了diǎn头,看着叶寒,眼眶有些发红的说道:“你是个好医生,我听你的。”

    “龙象,你放开我,我要试yi试。”老人对旁边儿yi直搀扶着他的男生开口说道。

    男生有些不放心的看了老爷子yi眼,而后又看了看叶寒,这才慢慢的把搀扶着老人的手给松开。

    男生松开手之后,老人站在那yi动不动,像是先适应了yi段儿独自站立的感觉,而后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能站稳了之后,才慢慢的伸出手臂,使劲儿的弯着腰,想要去摸地板。

    可是仅仅是刚刚伸出手,腰部都还没弯下去,连九十度还不到,他的身体就有些摇摇欲坠,仿佛像是被风yi吹就会摔倒yi样。

    仅仅是这么yi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让他虚弱成这样,可以想象,老人家的身体到底是糟糕到了神恶名程度。

    周围的人群中看到此景,都是忍不住捂着嘴,发出惊呼声。

    而那个被他叫做‘龙象’的男生,想要跑过去搀扶,却被叶寒伸出手yi把抓住,叶寒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相信他,没事儿的,他可以的。”

    男生再次看了叶寒yi眼,重新的安静的站在yi边儿,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老人的身上,随时做着冲出去扶住老人的准备。

    过了四五分钟,老人终于把手伸直,而后弯腰再次牵动背上的伤口,疼的忍不住倒吸yi口冷气,可还是坚持着朝下面弯了下去。

    只弯了三分之二,手掌还没到膝盖旁,就已经下不去了,更别说摸到地板,连碰到膝盖都不可能。

    不过老人终于算是做了yi个了,虽然不标准,也没碰到地板,可总算是做出来yi个了,而后老人开始缓缓的直起腰,单单是这么yi个简单的立位体前屈,他就耗费去足足十分钟时间。

    而后没有听到叶寒让听的话,就继续做,第二次比第yi次要顺利也稳当的多。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做了有将近十次,老人的身体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自我调节平衡的感觉,比刚才好了很多。

    “再来yi次!”叶寒朝着老人大声鼓励着喊道。

    虽然老人做的很辛苦,很艰难,身上也出了不少汗,可是这还没达到叶寒所要的那种效果。

    他肚子里的东西,已经积累的够多了,而在那些毒素的麻痹作用下,他的胃部功能,似乎也不正常了,否则这些长期无法消化的东西,肯定是会随着粪便排出亦或是胃部痉挛,然后吐出来,可是现在胃部功能不正常了,自然就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困在了肚子里面,而叶寒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重新‘激活’老人胃部的动力。

    听到叶寒的话,老人回过头给叶寒笑了笑,再次弯下了腰。

    可是这次,没有之前几次那么顺利了,老人刚刚弯下腰,手还没碰到地板,就yi头朝地上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