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56章 初次交锋

小说: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寒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所以当李冰洁离开以后,他就老老实实的站在大厅门口,没有到处乱逛,最多也就是欣赏欣赏大厅里面穿着各式各样礼服的美女们。\顶\点\ .()().cyi\

    他是没招谁也没惹谁的站在大厅门口,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会主动跑过来找他的麻烦。

    而且这张美丽的小脸蛋,似乎还有些熟悉。

    定下神儿来想了想,叶寒才记起来,这个俏脸寒霜的小女人,他认识。

    上次见面的时候,在跑马场野,战,比赛,她是在自己队里面的拖油瓶,可是在叶寒计划实施成功全歼对方小队的时候,这个女孩在背后通通通的给自己来了几枪。

    “是你?”叶寒皱着眉头开口说道,这个女人虽然漂亮,但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听呢?话里的意思是自己不能来这种地方?就算自己不能来这种地方,保安和场控都还没说什么呢,你yi个小女孩,跳出来火个什么劲儿?

    看赵忆琼脸上那鄙夷和生气的表情,就如同叶寒来这种规格的聚会是对她身份的yi种侮辱似的。

    妈的,自己虽然不是村长,也没有yi个叫刚刚的老爹,但是自己好歹也是yi个很有身份的人好不好?

    自己有yi群爱自己的学生,而且自己也出席过不少高规格的医学研讨会,前几个月有yi期华夏中医的整个版面儿都是对自己的专访介绍。

    好歹也算是半个名人,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呢?

    这个女人,简直是太没文化了,肯定没看过书,也没看过《华夏中医》医学杂志周刊。

    “当然是我了,哼,我在问你话呢,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赵忆琼虽然年龄不大,但发育的倒是还不错,踩上八厘米的高跟鞋基本上和叶寒齐头,盛气凌人的盯着叶寒问道,像是在审问yi个犯了罪的犯人yi般。

    叶寒很讨厌这个女人说话的语气和气势,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yi般,可问题是,即便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不应该把所有人都当作是能看她心情任她拆迁的小太监。

    叶寒扭过头,不想再看她那张美丽此刻却很招人厌的脸,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当然是走进来的,况且,我来这里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么?有必要跟你解释么?”说完,叶寒还微微撇过头瞥了yi眼赵忆琼那微微隆起的小胸脯,眼中不屑之色yi闪而过,小声嘀咕了yi句:“都说女人是胸,大无脑,这也不大啊,都这么无脑了,要是长大了智商还不得变成负的?”

    叶寒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赵忆琼,苏珊和她们身旁的几个人全部听到。

    “你————”赵忆琼气的指着叶寒的鼻子,而后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白马王子凌宇哥哥还在身后呢,就强忍住心里的火气,冷笑yi声,开口说道:“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看来门口的保安和门检还真是不负责任呢,要是有人在聚会的时候丢了钱包和手机之类的东西怎么办?”

    赵忆琼这个女人年龄虽然不大,但是说话却是恶毒的很,刚进来就说叶寒‘送完了怎么还不出去’,明显就是说叶寒是这里的服务员,狗就该有狗的样子,送完东西就得出去,而现在,又说叶寒是偷偷混进来的小偷,这冷嘲热讽,指桑骂槐的功夫当真是含沙射影,怨毒无比。

    “够了!”这次,叶寒是真的怒了,这是他第yi次对女人发这么大的火儿,阴沉着脸,低声吼道。

    “你————”赵忆琼还想继续反击,可是当她接触到叶寒的眼神儿之后,心中竟然是突然生出yi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感觉就如同是在yi片森林当中突然翻开yi片草丛看到yi头蛰伏在里面的野兽yi般。

    就因为这么yi瞬间的耽搁,所以才导致她yi句完整的话都没能说出来,接下来和叶寒对峙的气势大大减弱了不少,让赵忆琼心里后悔不已。

    在她看来,叶寒就是yi个土包子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

    跟女孩儿yi同走进大厅的凌宇正在低着头和旁边儿的人熟络的寒暄,这个男人总是会在第yi时间让某yi个小团体以他为中心,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赵忆琼和人发生冲突的事情,抬起头,看到站在赵忆琼对面儿的那张熟悉的脸庞之后,表情也是没来由的yi僵。

    还真是冤家路窄。

    没想到偌大的林海市,他林海之旅的短短没多久,就见了第二次面。

    赵北斗察觉到赵忆琼又在和别人吵架,冷酷的脸上不由的露出yi丝苦涩的笑意,自己的这个妹妹,由于老太爷的缘故,家里的人对她太宠溺了yi些,然而在赵北斗发现赵忆琼对面儿和她发生争执的男人的面容之后,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个小子,怎么像个阴魂不散的鬼yi般,经常碰到?

    跑马场,医学研讨会,林海市峰会——

    “小红,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

    “琼琼,他欺负你了?喂,先生,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有没有点儿绅士风度啊,欺负yi个女孩儿算什么本事?”

    看到赵忆琼脸色难看的跟人对峙,她身旁的苏珊和赵忆琼身后的两个死党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叶寒这个大男人在欺负她们的好朋友,都是凑了过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指着叶寒冷声质问。

    赵北斗走了过来,看着叶寒笑着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希望下次不会这么巧。”叶寒扫了赵北斗yi眼,目光放到赵北斗身旁的凌宇身上。

    yi个男人的直觉告诉叶寒,赵北斗身旁站着的这个男人,不简单,能够让眼高于顶,蛮横跋扈的赵家公子甘心情愿拉开半个身位站在身旁的男人,又哪里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凌宇。”凌宇同样也是察觉到了叶寒的目光,脸上挂着yi抹从容和煦的笑容,伸出了手,开口笑着说道。

    “叶寒。”叶寒冷着yi张脸,并没有伸出手。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他从这个站在赵北斗身旁的男人身上感觉到yi股子很危险也很让人厌恶的气息,比起赵北斗这个对他恨之入骨的人,他更不喜欢他身旁的凌宇。

    “好像是发生了什么误会?”凌宇并不介意叶寒的举动,很自然的收回刚才伸出的手,脸上没有yi点儿尴尬的表情,这是yi个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对自己的情绪和举动控制到极致的男人,凌宇非但没有生气,恰恰相反,他很满意叶寒的态度,叶寒表现的越是激动,越是能证明自己这个对手的心智不够冷静成熟,这样的对手,往往不足为虑,正如同家里老爷子常说的那句话“在yi个人披荆斩棘成为成功者的道路上,是需要yi些垫脚石的。”

    “我可不觉得这是个误会,只是希望,以后这位小姐尽量离我远yi些,我也会尽量理她远yi些,既然你不待见我,我也刚好很烦你,这样大家都保持适当的距离,比较好,即使是见了面最好也把对方当成空气,保持‘视而不见’比较好。”叶寒冷冷的扫了yi眼赵忆琼,开口说道。

    并不是他喜欢跟yi个小女人计较太多,而是这个女人在这么小的年龄,就能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和这么怨毒的嘴,那她长大之后,还了得?

    要是这个女人,身份普通,也就罢了,可她偏偏是那个被赵家老太爷视为掌上明珠,即便是上yi次在跑马场做了那件儿人神共愤极为大逆不道事情之后,也只是挨了yi巴掌了事儿的女孩儿,叶寒认为,这么yi个小女人,肯定会对自己未来的中医复兴的道路造成不少阻力。

    “哼,那样才好呢,最好yi辈子不要见面。”赵忆琼冷哼着说道,回头感激的看了凌宇yi眼,心里感觉暖暖的,自己喜欢的男人,自己的白马王子,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能够及时站在自己身旁,还是让她感觉很幸福的,这说明在她的凌宇哥哥心中,还是很在乎她的,至少,她是这么认为。

    凌宇表情温和的笑了起来,宠溺的拍了拍赵忆琼的肩膀,示意她尽量少说话,把事情交给自己处理,赵忆琼瞬间就明白了凌宇的意思,俏脸上闪过yi丝红晕,人跟是像个乖巧的小媳妇儿似的半靠在凌宇怀里,满脸幸福的点了点头。

    叶寒不认识凌宇,可是凌宇对叶寒已经算是‘知根知底’,早在华夏中医研讨会刚结束的时候,就从赵北斗那里拿到了关于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中医世家叶家的当代传人,有当代医圣之称的叶玄天老前辈的孙子,当年名极yi时的万人迷,在燕京惹得不少富家名媛非他不嫁的叶沧澜是他老子,虽然叶家没落了,但这小子yi身医术,似乎尽得叶家真传,而且那yi手出神入化的雷火神针更是让他现在在中医界里面,名噪yi时,林海医科大中医学院最受欢迎最年轻的老师,李冰洁的绯闻男友,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他是雷火神针的当代传人。

    想要得到叶寒在林海市的资料和身份,并不难,但是知道他以前的身份,知道中医世家叶家的渊源,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但是这对于认识赵北斗这个跟叶寒算是同yi辈儿长大,小时候也在yi个大院儿里面玩儿过泥巴打过雪仗的凌宇来说,弄到叶寒的资料,并不难。

    “女孩子,有点小脾气,会撒娇,会胡闹,才更加惹人喜欢,不是么?yi点儿小误会,还请不要太放在心上,你是北斗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希望我们以后有合作的机会。”凌宇在说话的时候,脸上挂满了笑容,再次主动的朝叶寒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