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54章 御厨世家!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智来到燕京,每次都是唐双双来接。这次她的那张狗皮膏药宁辉没有出现,唐双双开来的车是一辆大众宝来,车的价格不怎么样,但车牌号很吓人,是个军牌。唐双双开车将乔智送到酒店,拿起一瓶矿泉水,扬起雪白修长的脖颈,咕噜噜地痛饮了半瓶。乔智道:“这么冷的天气,喝冰水,也不怕肚子疼。”唐双双耸肩道:“没办法,实在太渴了。外面虽然很冷,但北方有个好处,屋子里有暖气,等下你就等着脱衣服吧。”乔智没过多久,果然脱掉了羽绒服,依然还是觉得很热,而且口干舌燥,拿起了另外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喉咙才舒服一些。“被我言中了吧?三年前我在南方过冬天,回来之后,竟然膝盖上有了冻疮,唉,从那以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去南方过冬了。”唐双双轻声道,“对了,今年要不你就在我家过年吧,反正你的家人都在国外。”乔智想起了小姨子,摇头笑道:“尽管家人都在国外,但春节我还是得回去,守着家,亮一盏灯。”唐双双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乔智,“你啊,还真是架子大。很多人都想到我家过年,你倒好,一点都不领情。”唐家过年会非常热闹,家族中平时分散在各地工作的亲人都会聚到一起,此外还有很多拜年的人,因此接触到的人都非富即贵。唐双双愿意邀请乔智在唐家过年,乔智心里还是挺感动的。不过,他觉得过年还是要在自己的家过比较好,而且,乔帮主食堂历来过年都会很忙,要准备年夜饭。如果厨师忙不过来,自己也会搭一把手。仔细想想,去年好像就没和家人团聚,今年依然如此,乔智也觉得少了点东西。唐双双又脱掉了一件羊绒线衣,只剩下一件贴身的打底衫。如果是在夏天,穿得这么单薄,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大街上的女性,都穿得清凉。但如今是冬天,宛如干涸的沙漠,突然降了甘霖,造成的视觉冲击,自然不一般。乔智本能扫了两眼,忍不住感慨唐双双还挺有料的。腰很细,肤色很白,丰腴之处,曼妙凹凸,惹人遐想。唐双双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到了栾盼的电话,“你到酒店楼下了吗?咦,就在门外了?这里上楼都要刷门卡的,你是不是用了美人计,收买了前台?”唐双双抱着手机走过去拉开了门,身材高挑,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栾盼走了进来,与乔智点头道:“原本打算去接你,正好有点事情耽搁了。”乔智摇头苦笑,“我又不是第一次来燕京,而且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我拦一辆出租车就到了,省得你们来回奔波。”唐双双在旁边笑着说道:“栾盼现在将你引为知己,认为你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跟她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乔智冲着栾盼点头:“上次的事情,我得感谢你。你的那篇采访起到了很大的价值,给八大名瓷餐具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影响力。”栾盼微笑道:“你的成功来自于你自己,如果不是你尊重女性,精准定位,也不会受到那么多女性的追捧。对了,乙系列什么时候推出,现在每天我都会在后台收到很多咨询乙系列发布时间的留言。”乔智想了想,道:“估计要等到明年开春了吧。那些工匠计划在瓷器中融入季节特点,所以乙系列将比甲系列融入更多的新意和市场元素。”栾盼笑道:“我一直在关注你们的网站,争取能够预约到。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甲系列价格已经突破二十万,而且有价无市,现在市面上出现了不少山寨货,你得注意打假了。”乔智自然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摇头苦笑,“在华夏,打假是很难的,尤其是瓷器这一个行业,民间高手有很多,防不胜防。不过,我已经让人搜集素材和证据,争取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栾盼微微颔首,“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千万不能因为那些宵小之辈,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在房间里聊了回天,唐双双开车带着他们来到品雅堂,这是一家很有燕京特点的酒楼,中间有一个大舞台,周围排满了古色古香的座椅,他们抵达时,几乎已经坐满,唐骑坐在东南角,朝三人挥了挥手。饭菜上着没多久,穿着大褂的相声演员走上台,尽管不是德云社的名角,但这两个相声演员的基本功很不错,台下的观众一边吃一边听,气氛热闹,时不时地传来欢笑声。唐双双道:“我觉得台上的两个演员,都挺不错,讲的段子很接地气,有时代元素,比起德云社的角儿一点也不差。”乔智道:“德云社表面看是一个相声团体,事实上融入了很多市场元素。他们的成功不仅来自于对古老技艺的传承,还有对现代流行元素的挖掘。这两个人的基本功很扎实,缺少的是包装手段。”唐骑重重点头,相当认可,“你要不来一个网红曲艺计划,拯救一下他们?”乔智连忙摇头,笑道:“我对曲艺一窍不通,哪有那个本领。”饭菜一般,但气氛良好,因此体验感相当不错。离开酒楼,站在路边等车,唐骑压低声音道:“此次年拜会的国宴,传出了不少不利你的消息,你要小心谨慎才行。”乔智叹了口气,“人红是非多啊!”唐骑笑着说道:“距离每年一度的国厨评审,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尽管你刚进入协会没多久,但凭借你获得了青年厨师试菜大会的第一名,已经拥有报名资格。如果你能承受住国宴大会的压力,有很大的概率能在明年成为国厨。”乔智脸上带笑,“好的,我会努力的。”唐骑知道乔智内心真实的世界,他并不是很在乎这些虚名,因此必须拿着小鞭子在后面抽他。尽管有实力的人,不需要那些虚名来承托自己。但虚名有时候也是多多益善,不拿白不拿。搭乘网约车,与唐骑分别,抵达酒店之后,乔智脱掉了外套,洗了个热水澡,拨通了陶茹雪的视频。陶茹雪抱着乔兮对着手机,“喊爸爸!”乔兮用嗲嗲萌萌的声音道,“粑粑!臭臭!”女孩的语言发育比男孩要快,因此乔兮已经可以说很多词汇,而陶君成仅仅会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陶茹雪见乔智在揉眼睛,惊讶道:“我没看错吧,你是哭了吗?”乔智嘴硬道:“我怎么可能哭呢,眼睛里好像进了个虫子,我把它给揉碎了。”陶茹雪心里温暖,嘴上故意讥讽,“铁汉也有柔情啊。没想到你一个钢铁直男,也会哭鼻子。”乔智瞪了陶茹雪一眼,“快过年了,我就不能感伤一下吗?”心中暗怪,都是唐双双的话,触碰到自己的软肋。陶茹雪笑道:“过完春节,我们就打算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得嫌弃我们了。”“会嫌弃你,但绝对不会嫌弃其他人。”乔智道。“现在两个小朋友不仅能说会道,而且已经蹒跚学步了。一不留神,就会出问题,小儿难养,等你亲自接触了,就知道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了。”陶茹雪哼了一声道。乔智能感受到陶茹雪的不容易,“等你回来之后,我会加倍补偿你,我也会让两个宝贝知道,我有多么爱他们。”陶茹雪感动,嘴上啧啧感叹,“你今天还真是不正常!摇身一变,化身成催泪符了。”乔智笑道:“女人是水做的,多掉点眼泪,不碍事!”……燕京,孙家。作为国宾馆两代御厨,孙晋在这条胡同里名气很大。即使条件最艰苦的时候,孙家的厨房里也能飘出香气。等到改革开放之后,孙晋曾辞掉了体制内工作,开了三家餐馆,当时在京冀一带非常有名,因此孙家积攒了丰厚的家业,这也成了孙世超能够在国外开中餐厅的坚实后盾。尽管孙晋曾一度辞掉了国宾馆的工作,但在十年前,又以社招的形式,再度进入其中工作,并凭借自己的技艺,深受各级领导的赞许。按照孙晋的计划,儿子孙世超要接下自己的衣钵,自己的孙子也要成为国厨,如此便可以缔造一个“御厨世家”。三年前,孙世超以青年厨师试菜大会第一名的身份,拿到了国宴主厨的资格。第二年孙世超获得了国厨的称号,因此距离孙晋的梦想,一切似乎并不太遥远。只是今年出现了一些状况,孙世超在试菜大会上,竟然第一轮都没有通过,这让孙晋十分气愤。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传闻,孙世超其实并没有国厨的实力,他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个称号,完全是因为孙晋走了后门,力捧自己的儿子。孙晋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谣言蜚语传到耳中,血压升高,以至于他最近一直在吃降压药。孙世超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孙晋,尽管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但在父亲的面前,不敢大声出气。从小对他各种严苛的教育,以至于孙世超内心深处对父亲十分恐惧。选择出国发展,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想脱离父亲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