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17章 善意的谎言!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邓林灵看到胡展骄出现,如释重负。黄丽丽比她更曝光,逼不得已选择跳楼。”胡展骄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耐心解释,“你太容易相信八卦了,是有人打算威逼沐晓恶意栽赃嫁祸乔智,沐晓没有听从那帮人的摆布,逃跑的时候,从窗户跳下,受了重伤。”邓林灵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还有这种事情?”胡展骄无奈耸肩,“没办法,树大招风啊。你别看乔智在同学会期间低调谦虚,没有一点架子,他的敌人远超想象,所以才会对自己的安保防护做得很周密。外松内紧,表面上看,他独来独往,其实暗中有很多人保护他的安全。”黄丽丽听到胡展骄这么说,“好夸张啊,感觉跟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了。”胡展骄叹了口气,“有钱人的世界,你们还是不太懂,他现在随便操作一个项目,涉及到的资金都很惊人,面对的竞争对手也很可怕,如果不保护好自己,等于将身家性命交给对手。”邓林灵沉默不语,黄丽丽没怎么见过世面,但她知道胡展骄不是胡扯。有钱人的世界和普通人的世界的确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胡展骄将邓林灵和黄丽丽送到酒店楼下,等两人消失在视野之中,胡展骄敛去脸上的笑容,从包里取出香水,朝着后排喷了两下,自言自语道:“麻的,好骚!”邓林灵返回酒店之后,赶紧换掉了衣服,然后冲了个澡,门铃响起,邓林灵打开之前,警惕地看了一下猫眼,见是黄丽丽松了口气,将她迎了进来。黄丽丽穿着卡通睡衣,低着头,不安道:“林灵,今晚我跟你睡吧,刚洗了个澡,我总觉得背后有人,凉飕飕的。会不会是刚才在墓园,我们把脏东西带回来了。”邓林灵下意识打了个寒噤,“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黄丽丽叹气道:“我前几天刚听了个鬼故事,发生在酒店的。有一家酒店专门有一个房间,从来不对外营业,床头摆放着一个红枕头,床下摆放着一双红鞋子,有一天晚上一对情侣喝醉了,按理说他们的卡只能刷开自己的房间,没想到阴差阳错却刷开了那个从不对外开放的房间……”邓林灵感觉背脊发寒,整个打了个寒噤,“好了,你真想要睡在我的房间里,从现在就开始给我闭嘴。”黄丽丽不说还好,说了之后,邓林灵心里发毛。今天还真是倒霉透顶了,大老远地从燕京赶回琼金参加聚会,原本打算艳压全场,没想到风头全被沈冰给抢走了。出门之前应该看看黄历,运气实在糟糕透了。一身行头十几万,把好几张卡给刷爆了,未来几个月注定是要吃土了。另外,还因为跟踪乔智和沈冰,被人发现后扔到了墓园……墓园惊魂,时间不算太久,但当时的确被吓傻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时不时地要被噩梦缠身。乔智和胡展骄一直在联系,他知道邓林灵和黄丽丽两人试图跟踪自己和沈冰,按照他的意思是,让两人别跟着,返回酒店就行了。但胡展骄却是决定要给两人一点教训。路虎抵达小区,乔智与沈冰一起下车,乔智一直将她送到门口。“进来坐会儿吗?”“不了,司机在等我,我早点回去,他好早点休息。”“今天谢谢你了,邓林灵敬酒的时候,你给我挡了酒。”沈冰感,那样实在太累了,我想简单一点生活。”她顿了顿,眸光带着水润之色,“对了,今天邓林灵可是多次主动想接近你,大家都看在眼里了。”乔智干咳一声,暗忖洗手间的事情,估计是被人看到了,幸好自己当时一把推开了她,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叹了口气,“邓林灵的功利心太强了。如果我还是当年那个隐身人,她会那么主动吗?”沈冰摇头,“可是你不是当年的你了。对了,我得感谢你。那套房子,并不是公司的福利房,而是你给姚总做工作,补上了那部分差额,对我谎称是公司员工福利。”乔智诧异,苦笑道:“姚艳的嘴巴还真不牢靠。”沈冰连忙解释道:“跟姚总无关。是我和其他员工交流的时候得知的。其他员工都没有听说过单位还有低价福利房一说,后来我问了负责这方面业务的同事,偷偷地查了一下账款,才知道有人帮我垫了差价。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只有可能是你了。”“原来你刚才是在诈我,哎呀,一不小心中计了。”乔智笑道:“小事而已,我准备打算等你有钱,再跟你摊牌,将这笔钱给要回来的。我知道你的自尊心很强,如果告诉你此事,你肯定会拒绝。你是冲着我、高杨还有胡展骄来琼金的,当你打算出国发展,我心里挺不是滋味,就瞒着你做了这些安排,是善意的谎言,你不要介意。”沈冰脸上挂着微笑,眼中含着泪花,在昏暗楼道灯光的照射下,看上去晶莹闪烁。“我当然不会介意啊,我应该感觉高兴才对,人生得一知己,是最幸福的事情。我只是担心你这么做,如果被你家里的那一位知道了,她会有什么反应。她会不会找上门,将我给打一顿?”“呃,这个……绝对没有那个可能。给你垫款的那笔钱,她查不到跟我有关……”乔智叹了口气,“当初做这个决定时,其实我也很纠结。”沈冰很认真道:“我会尽快还钱,请相信我。”乔智笑道:“我是有名的吝啬鬼,如果你想欠钱不还,下场可想而知。对了,你爸妈来琼金一趟,我没能好好接待他们,等他们下次过来,务必告诉我,我一定隆重为他们接风洗尘,再带他们好好转转琼金城。”“不用,你那么忙,哪有时间陪他们。”沈冰笑着说道,“我没告诉你,就是怕让你费心。你这个人,很多事情都喜欢放在心里不说,突然就做出来,把人给吓一跳。”“我得走了!”“嗯,路上注意安全。”等乔智离开,沈冰才关上门,嘴角浮出了一丝很淡很美的笑容。藏在心底的事情终于说清楚,让她豁然开朗、如释重负。乔智下楼来到停车位,让陶亮不急着开车,等待胡展骄联系自己。胡展骄终于打来了电话,“邓林灵那女人就是该欠收拾,勾引你未遂就罢了,还鬼鬼祟祟地当起了狗仔队。”乔智没好气道:“好歹同学一场,你没必要把人家整到墓地里吧,两个女人遇到这种事,没准被吓出毛病,那就不大好了。”胡展骄哼了一声,“虽然高杨没跟我说过,但我从其他人那边打听过,那个邓林灵当年为了故意排挤高杨,联合宿舍其他几个人,诋毁高杨生活习惯很差,喜欢吃零食,睡觉还打呼噜。很难想像,在大学里还有校园欺凌的事情发生。”乔智乐了,“原来如此,你这是在为高杨打抱不平呢。这么一想,好像便宜了邓林灵,你应该把她们送得远一点。”胡展骄叹了口气,“我还是妇人之仁了,用你的话讲,好歹是同学一场,不想把事情闹得太过夸张,希望邓林灵接受此次教训,以后做事要有所为有所不为。”乔智想说“狗改不了吃屎”,话到嘴边,改成了“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