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03章 织网!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齐任没想到自己被绑架了,还是在大白天,街道边,堂而皇之地被人套了黑袋子。齐任没来得及喊救命,被一记手刀敲在了后脑勺,等醒来的时候,还是两眼一抹黑,眼睛被绑了黑布条,嘴里塞了布团。“把布团拿掉,我想问他几句话。”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齐任愤怒地挣扎,他坐在椅子上,双手被绳索绑在椅背后面,脚也被死死地捆缚,根本无力动弹。“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燕京那么多富人,你们想要钱的话,随便抓一个,都比抓我划算。”齐任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们绑架你不是为了钱,而是想跟你做个交易。”男人淡淡道。“什么交易?我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齐任紧张,又有些奇怪。男人轻声道:“你是卡特在华夏的代理人,肯定知道卡特很多秘密,我对华夏的瓷器传承很感兴趣,特别是磁州窑的秘密,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他的计划?”齐任瞬间反应过来,难怪这帮人如此嚣张,原来是卡特的竞争对手。“我是有职业道德的!”那男人哈哈大笑,“你比想象中要有骨气,我很欣赏你。你跟着卡特干也是干,为何不跟着我干呢?卡特给你多少酬劳,我给你双倍。何况我知道卡特此人,对待下属特别的苛刻、小气。”齐任沉声道:“你如果想挖我的话,何必要用这种偷鸡摸狗的手段?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找个咖啡馆好好聊聊。”男人淡淡道:“想要让你做出决定,必须要给你一点压力。卡特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如果安排人找你,你再转告他,岂不是会让他有所戒备?”齐任觉得男人说的有几分道理,“我回答你的问题,你是不是会放了我?”“不仅放了你,你还将获得一份不菲的收入。”男人笑着说道。齐任沉默许久,咬牙道:“卡特此人刚愎自用,自私小气,脾气恶劣,我早就不想跟他一起干了。卡特计划在国外建设一个磁州窑高仿瓷生产中心,因此正在试图从这个领域的专家徐复挖到自己的麾下。”男人沉默片刻,“徐复不是涉嫌虚假鉴定,被拘留了吗?”齐任皱眉道:“那不过是卡特的诡计而已,只要徐复一旦答应合作,卡特就会让中间人通知那几个嫌疑犯更改证词,撤销对徐复的指控。”男人深呼吸,“你们这样陷害一个专家,不觉得良心有愧吗?”齐任怔了怔,不屑道:“谁让徐复这么迂腐,卡特给他五千万欧元想要购买唐三彩的古釉配方,他都不肯。如果你也对磁州窑感兴趣,徐复是绕不开的关键人物,卡特办不到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很难办到。”男人沉声道:“如果徐复始终不肯合作,你们难道真的将他送入监狱?”齐任道:“那是他咎由自取。不过,卡特还有第二个计划,那就是针对他女儿下手,卡特应该安排人,蹲守在她女儿的幼儿园,然后将她女儿绑架。徐复和妻子三十几岁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因此这女孩是他们的掌中宝,也是徐复的软肋。”男人皱眉道:“卡特将华夏的法律完全不放在眼里。”齐任耸肩道:“他今天下午会离开华夏,等计划执行时,他已经在飞机上,可以跟此事撇清关系。有钱人便是如此,只要出得起价格,很多人愿意为他们卖命。”男人又道:“你帮着卡特对付同胞,难道就不会愧疚吗?”齐任错愕,“愧疚感能当饭吃吗?我如果按照所谓的主旋律,能从农村小子变成城市精英吗?徐复在我看来就是一个蠢货,他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不值得同情。如果他早点答应卡特,我也省了很多事。好了,我已经说出了他的计划,现在是否可以给我松绑了!”男人嗯了一声,“这就给你松绑啊!”齐任感觉到有人走到他的身后,正准备庆幸自己得救了,突然脑袋传来一阵剧痛,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又被打晕了!刚才审问齐任的人正是乔智,他对齐任这种人的性格很了解,如果你跟他说,自己是徐复的朋友,他肯定不会对你说真话。但是,如果你说是他boss的敌人,对他很感兴趣,愿意出高价收买他,齐任反而会一五一十地交代自己所知的情况。唐骑在旁边硬忍着脾气,见齐任晕倒在地,开口道:“没想到还有这种败类,为了一己私利,帮着洋鬼子朝自己的同胞头上泼脏水。”乔智走过去在齐任的身上踢了两脚,“在利益的面前,总有一些软骨头。这种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也没什么好下场。”于铁城是军人出身,骨子里有强烈的爱国情绪,冷声道:“我现在安排人去堵卡特,他想要出境,未免太想当然了。”乔智补充道:“另外,还得安排保护徐复妻女的人员,小心提防,不要让卡特的人伤害她们。”于铁城看了一眼如同死狗的齐任,“他呢?”乔智道:“给他喂几粒安眠药,等卡特的阴谋失算,再把他放出去吧。”于铁城眼里满是鄙夷,“汉奸比老外还要让人憎恨。”……卡特突然联系不上齐任,这让他觉得有点奇怪,他并没有想到齐任已经被人“绑架”,囚禁在一个废弃垃圾回收站内。下午四点左右的航班,卡特吃完午餐之后,前往机场,提前三个多小时,时间还是非常充沛的。卡特上车之后,给齐任再次拨打电话,依然是响了很多声之后,无人接听,他有些愤怒,越发想要此辞退这个狗腿子。陪同人员早已预约了一辆黑色商务车,卡特坐在中间位置,前面和后面都有手下,他拿出手机,开始翻看今天的行业新闻,了解瓷器在欧洲市场的情况。尽管华夏是瓷器的产地,但欧洲比华夏拥有更为系统专业的交易市场,卡特每次从华夏离开,都能拥有至少近百万的利润,他此次回国,不仅是为了避开华夏针对徐复施展的一系列阴谋,撇清自己的关系,还为了将自己在华夏收购的一批货尽快转手。卡特收到买家的消息,他询问自己何时能抵达不莱梅。卡特算了一下时间,抵达法兰克福大约要十个小时,大约要三个小时,预计在每天下午能抵达目的地。买家强调,因为这批货的客户对时间要求很严格,如果错过了时间,不仅不会买单,要求退回定金,还将追求违约金。卡特挑了挑眉,欧洲的顾客虽然出手阔绰,但经常会提出苛刻的要求。卡特刚回复了一句“没有问题”,司机踩了一脚刹车,皱眉道:“好像堵车了。”卡特翻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觉得好像不太对劲,“会不会赶不上航班?”司机道:“燕京的交通情况谁也说不准,能不能准时抵达机场,一切得看天意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车子像蜗牛一样行驶了数十米。卡特烦躁地等待,陷入焦虑不安的情绪之中,“应该早点出发!”手下瘪了瘪嘴,行程是卡特自己定的。当时间过了一个半小时,车子只行驶了**百米,卡特终于意识到自己错误了航班。“调头吧!”卡特无奈地说道。“调头?”手下错愕道。“现在前往机场,也来不及登机了。”卡特心在滴血,算了一下违约金,自己要损失三十多万欧元,亏大发了。当卡特所在的那辆车,在路口折返,没过多久,通往机场的车流神奇地畅通了。等商务车再次返回酒店,卡特从车内走出,酒店大堂坐在沙发上,佯作闲聊的两个男子对视了一眼。等卡特迈着沉闷地步伐上了电梯,其中男子拨通电话,“老大,卡特因为堵车没有赶上航班,现在已经返回酒店了。”于铁军松了口气,“干得漂亮!让那些涉及交通事故的兄弟可以撤离现场了,他们今天辛苦了。”为了让卡特没法赶上航班,于铁军让自己兄弟在对方必经的那条路上连续造成三起交通摩擦,以至于原本就很脆弱的燕京交通出现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瘫痪。于铁军这么做,堪称大手笔。卡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始终在别人的关注当中,他已经步入别人精心编制的大网。……下午四点十分。金太阳幼儿园开始放学,窦莉站在门口等待片刻,女儿站在一群儿童中间朝门口走来。窦莉走过去,牵起了女儿的小手。女儿轻声问道:“妈妈,今天爸爸会回来吗?”窦莉没告诉女儿,爸爸被关押在拘留所里,努力挤出笑容,“你爸还得出差几天,放心吧,等他回来之后,会给你买很多玩具。”女儿开心地笑了笑,“晚上我要回去跟爸爸视频。”窦莉无奈,继续撒谎道:“爸爸在执行特殊的任务,暂时没法跟我们联系。”女儿铁青着脸,哭着说道:“我就要跟爸爸视频,就要……”“小孩子要乖,不能不懂事,瞎胡闹!”窦莉只能狠心地训斥了女儿几句,拉着她朝自己的车子走去。这时从右侧冲出来一辆银色的面包车,侧面被拉开,里面走出三四个戴着面罩的大汉。窦莉还没有反应过来,大汉直接抱起了女儿,然后钻进了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