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10章 腹黑丈母娘的霸道一击!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色插板的位于电视机正下方,拆开后里边有多条电线,显然是经过改装过的插板。插板里边有张16内存卡,针孔摄像头安装的位置极为隐蔽,在电视下方开机键的位置,摄像头安装在电视机里面,跟电源接在起。陶茹霜的车停在酒店门口停车场,车内有电脑和读卡器,将内存卡插入卡槽,发现里面藏有千多个视频,包括五天之内入住客人的**录像,其中不乏些让人眼红耳热的开房小视频。陶茹霜没想到竟然会和姐夫起观看这些视频,觉得自己做了特别愚蠢的决定。“你非要个个的检查吗?好奇的话,拷贝下来,回去自己慢慢欣赏。”乔智也觉得气氛诡异,提醒道,“直接按照文件属性,调取今天的视频。”“你变态啊!”陶茹霜尴尬地咳嗽声,根据视频录制的时间,找到四十分钟之前的录像。画面显示,乔智扶着紫衣女子进入房间,随后开始烧热水,还给女子倒了杯热茶放在床头柜。随后乔智便离开了房间,女子体内的酒精作祟,觉得心烦意燥,开始自己脱衣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乔智挺直腰板,扬眉问道。“我觉得要报警,酒店竟然装有隐藏针孔摄像头”陶茹霜理亏,眼神闪烁,左顾而言他。“报警是必须的,但你得向我道歉吧?”乔智质问道,“你刚才侮辱了我的人格。”陶茹霜冷笑,“那也是你举动让我造成误会,主要是你这个人不可信,不靠谱。但凡你平时表现出点让人信任的地方,我也不会像刚才那么偏激。只能怪你给我的第印象太糟糕了。”陶家的女人,个比个更会胡搅蛮缠。“好男不跟女斗。”乔智对陶茹霜也是没辙,误会场,能洗脱罪名总算好的。陶茹霜先给那女子穿上衣服,随后再报警。女子经过这番折腾,清醒不少,找到朋友的联系方式,打了个电话,半个小时之后,来了两个女子,将她给接走。从她们的言行分析,应该是在校女大学生。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两点,两人起归来,再没有产生波澜。乔智和陶茹雪分房睡,两人的关系很糟糕,陶茹雪此刻早已睡着。乔智觉得自己身上有股怪味。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忍不住暗叹了口气,在陶家的日子似乎很难熬啊。丈母娘表面对自己很好,其实另有所图;陶茹雪跟自己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陶茹霜更对自己有偏见他终于知道仅在婚礼上见过面的老丈人,为何情愿搬出去住,从不露面。三个女人台戏,在这种环境下想要生存下来,实在太难了。以前觉得老丈人很怂,现在觉得他太机智了。晚上,足以改变很多状况。杜刚在梦中被惊醒,穿着制服的警察亮了下手上的逮捕令,将他直接按在床上。杜刚梗着脖子,额头冒着青筋,挣扎道:“你们凭什么逮捕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爹又是谁吗?”杜刚在淮南也算号人物,有两家火锅店,还在几家武术c舞蹈培训学校有股份。女警沉声解释道:“我们知道你是谁,但不知道你爹是谁,你最好别说,免得拖累你爹!我们接到徐女士的通知,您涉嫌强奸未遂和故意伤害,现在将您带到局里仔细调查。”“你搞错了吧?我与徐慧是男女朋友,我昨天喝多了,跟她发生了矛盾,于是便有了些小摩擦。”杜刚努力为自己辩解。“她可不认为你是她男朋友。请到局里做笔录吧,您可以聘请律师为你辩护。”女警给同事使了个眼色,杜刚便被直接拽起身。杜刚到了警局,并没有见到徐慧,但他从警察口中得知,徐慧在医院做了身体检查,将伤害罪的证据进行固定。杜刚特别后悔,后悔对个三十好几,从来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的老姑娘,没有足够的耐心,追求的方式太过粗暴。若是换做些开放点的女人,半推半就说不定就从了。得知杜刚被捕,徐鹤翔和徐慧都松了口气,感慨淮香集团的能量,事情处理得干净利落。淮香集团是淮南省的明星企业,每年的纳税大户,如果它出现问题,影响无数人就业,那就是社会问题。当地政府发现有人故意栽赃,自然会严肃对待,不放过任何个别有用心之人。宋恒德安排集团宣传部门连夜加班,选择第二天十点举办新闻发布会。对于淮香集团而言,越早改变舆论的劣势,越能尽快止损。股价跌个百分点,那就是难以估计的损失。徐鹤翔在淮香集团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带病参加对外新闻发布会,面向观众说明自己突发疾病的原因。“我得向淮香集团道歉!明知自己得忌口的情况下,依然控制不住食用了过量的羊肉。主要是因为淮香酒楼的码头羊肉汤味道实在太棒了,我品尝过很多羊肉做法,但码头羊肉汤实在我难以控制。昨天我醒来的时候,得知现在舆论抨击淮香酒楼经营有问题,我感到非常的懊恼和遗憾。再次我必须给淮香酒楼站台,这是家地道正宗的淮扬菜馆,值得任何人去品尝。当然,品尝任何美食都要适可而止,以我为戒。”徐鹤翔的回答,让下面的记者感到难以置信。这解释也太匪夷所思了。并不是淮香酒楼有问题,而是淮香酒楼的菜太好吃了?这哪里是负面,分明是给淮香酒楼打广告啊!记者们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淮香酒楼故意炒作,而他们都被蒙在鼓里,成为炒作的工具。“您对很多美食都得忌口,那岂不是很多美食无法品尝?这意味着您以后是否要退出美食界?”琼金晨报的女记者挑刺问道。徐鹤翔微笑道:“我绝对不会放弃对美食的探索和追求,只是以后要注意,切勿过量,就昨天的码头羊肉汤而言,其实只要我吃半碗或者碗,绝对不会出问题。唉,那羊汤的味道,现在还齿颊留香,绝对是人间珍馐!再给我次选择的机会,我可能还会举白旗。”“您对淮香酒楼的评价这么高,但据说您当天去用餐,点了道文思豆腐,淮香酒楼因为实力不济,所以拒绝供应,请问是否属实?”淮南电视台生活频道的男记者犀利地追问。“我跟淮香酒楼了解过,当天他们最擅长文思豆腐的厨师休息,而当天的掌勺主厨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做出完美的文思豆腐,所以才会拒绝上这道菜。我很佩服淮香酒楼的厨师对美食的敬畏之心,他们努力将最完美的菜肴献给顾客,这是很多餐饮店都无法做到的。”徐鹤翔面带微笑,耐心地解释。作为经常参加美食节目的特邀嘉宾,他应答自如,不少记者准备了很多攻击淮香酒楼的问题,都被他用“打太极”的方式化解。记者们很快觉得乏味,能不能别舔得这么**吗?徐鹤翔为淮香酒楼洗地洗得太明显了!作为记者,当然是要努力找到劲爆的新闻点。因为站在读者的立场,都希望看淮香酒楼更多的问题浮出水面。坐在旁边的宋恒德松了口气,徐鹤翔的状态不错,新闻发布会不出意外,会彻底扭转现在舆论不利的局势。前几天跌下去的股份,会逆市上扬,重新回归正常位置,甚至还会往上涨点。下午三点,淮香集团的股价已经涨回昨天的水平。淮香集团的会议室内,气氛异常沉闷。董事会二号人物陶新晨坐在次席根接着根的抽烟,对面的宋恒德的表情很轻松,不时跟左手边的股东们交头接耳,相谈甚欢。距离会议开始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大家都按住性子,没有任何人敢露出抱怨情绪。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飘入众人耳中,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停止说话。陶南芳在女秘书的后面走入会议室,所有人都默契的起身。陶新晨面带微笑,率先开始鼓掌,其他人也随之跟上。陶南芳扫了眼堂兄,他穿着整齐清爽,笑容和善讨好,冷笑闪而过。陶南芳上身穿着白色的女性职场服装,很难想象到了她这个年龄,还能保持如此苗条的身材,脚下是高跟鞋,原本米七三的身高因此显得鹤立鸡群,比起陶新晨还高了半截,脸上尽管涂抹了粉底,但依稀可见虚弱与憔悴。陶南芳坐下之后,右手掌朝下按了按,大家才落座,。首先我得向大家道歉,因为我身体欠佳的缘故,最近这段时间没有参与董事会议,甚至经营也出现问题,导致淮香集团差点陷入危机。”陶新晨插嘴道:“董事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完全可以继续休息段时间。”“我也想好好休息啊,但你们不让人省心啊。”陶南芳的眼神在陶新晨身上如同刀割,“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有人背着我,要将淮香集团拱手让人,我怎么还能袖手旁观?”陶新晨赔笑道:“你多虑了,谁有那个本事啊?”陶南芳冷笑,“除了我的好大哥之外,还能有谁呢?老宋,你将准备好的资料,发给诸位董事看看,究竟谁是老鼠屎差点坏了锅粥。”宋恒德从公文包里取出文档,在座股东每人都有份,文档记载陶新晨勾结蜀觉集团的证据。——陶新晨私下跟蜀觉集团达成价值十亿的股份置换约定,前提是:罢免陶南芳董事长职务。陶新晨也拿到资料,他鼻尖冒汗,手腕颤抖,竭力保持镇定。“这是构陷!宋恒德你个王八蛋,竟然陷害我。”宋恒德冷笑,没有辩驳,是真是假,大家自有判断。“大哥,念在你这么多年对淮香集团的发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自动引咎辞职吧。关于你的股份,我会让人代为管理,只要淮香集团还活着,就少不了你家吃的。”陶南芳说完此话,霍然起身,霸道无比,眨眼间便消失。陶新晨屈辱地抱着头,心如死灰,其余股东都知道这场博弈的结果:陶新晨败了!无人敢上前安慰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