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815章 你惹不起……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安邦在医院里给小舅屠海打了个电话。

    屠海在琼金一家高端商务会所当总监,认识不少琼金有势力有地位的大人物。

    听说外甥被人打得进了医院,屠海连忙带着几个朋友赶到医院。

    陈安邦的脸被打花了,牙齿因为骑车摔跤,断了一颗,右手有轻微的扭伤,见没大问题,屠海松了口气。

    “怎么搞的?上学也能被打成这熊样?”屠海生气地说道。

    外甥的成绩还算不错,考了个本科院校,姐姐将他送到琼金时,千叮咛万嘱咐,要让自己好好照顾他,没想到外甥被人打成这样,心里既是恼怒,又是谨慎,在琼金熬炼这么多年,从小保安熬成了经理,他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小舅,我是被一群人打成这样的!”陈安邦气愤道,“如果单打独斗,我不怕谁。谁想到他们一个班都冲过来了。”

    陈安邦将职大烹饪精英班被群殴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跟小舅说了一番。

    屠海面色变沉,“你也是脑袋不灵光,在人家地盘上泡妞,当然要注意分寸,即使那女孩对你有兴趣,你也得低调一点。”

    “照你这么说,还是我做错了,我这顿打白挨了?”陈安邦委屈道,“我这就给妈打电话,你如果不管这件事,我让她来帮我解决。”

    屠海拦住了陈安邦,生气道:“你折腾你妈做什么?我不是不管你,而是要从长计议。”

    陈安邦对小舅很钦佩,一直觉得他在琼金是自己的大腿。

    开学第二周,小舅舅带着自己和室友们感受了一下高端会所的服务,“公主排排坐,王子喊大哥”。

    当时陈安邦觉得太有面子了,之后室友们都把陈安邦视作宿舍里头号人物。

    见小舅现在畏首畏尾的样子,陈安邦心里极为不适。

    “舅,你如果怕麻烦,就别管了,我自己处理吧。”陈安邦不悦道。

    屠海瞧出外甥的心思,这小子是没吃过大亏,没遇到过挫折,不知道社会的凶险。

    “麻的,谁说我不管了,我总要探听下虚实吧。”屠海骂道,“我看你小子就是要吃点苦头,否则不知道社会的残酷。”

    屠海一步一步地从底层爬上来,除了骨子里的狠劲,还有变通的处事手段。

    陈安邦被小舅狠狠地骂了一句,知道他真生气了,终于闭上了臭嘴。

    病房门被推开,屠海下意识望了过去,进来好几个陌生男人,为首的男人,身材不高,看上去很年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后跟着打手,个子虽然不高,但体型瘦削,肤色黝黑,一看就是练家子的意思,不好惹。

    “你们是谁?”屠海警惕地凝视着最前面的男子。

    男子正是胡展骄,他掏出手机,从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与屠海比对了一下,“你是陈安邦的小舅,屠海吧?”

    屠海面色微变,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底细,被看透的感觉,让他背脊瞬间,冒出了大量细密的汗珠,“没错,我是陈安邦的小舅,你们是对方的家人吧?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你们,现在是法治社会,出现任何事情,都要讲道理。”

    陈安邦听小舅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尼玛,原本以为小舅能帮自己扬眉吐气,带着一帮兄弟杀上职业大学,将陈安邦和那些向自己动手的狗玩意全部狠狠地收拾一通。

    结果小舅遇到对方的后台,尼玛,气势弱了半截。

    胡展骄掏出一包蚊香,捡出一根,递给屠海,“兄弟,抽一根华子?”

    屠海没有接,尽量克制情绪,凝视着胡展骄。

    胡展骄叹了口气,将“华子”收入口袋,“今天这件事,我觉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较好。刚才我调查清楚了,陈安邦的身体没什么大事,牙齿断了半截,其余都是轻伤,至于陆桐也被陈安邦给挠伤了,所以两边都有伤,谁也没有吃亏。至于医药费,我愿意支付,你们将发票留着,到时候该多少钱,我绝对不会少算一分。”

    “光医药费就够了吗?”陈安邦微怒道,“我还得要精神损失费,至少五万!”

    胡展骄微微一怔,被气笑了,“你小子胃口不小,敢跟我开口要精神损失费。”

    屠海皱眉,沉声道:“这位老兄,还请报下家门。”

    胡展骄淡淡地扫了一眼屠海,“你还没有够格知道我的名字。”

    屠海微怒,“做人不要太嚣张!”

    胡展骄冷笑,“先礼后兵,如果你一开始接了蚊香,咱们就算是朋友,接下来事情可以往好处谈,但你明显不想小事化了,那么咱们就只能硬碰硬了。我知道你是九号公馆的经理,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不妨试试看。”

    屠海见胡展骄将自己的底细调查得清清楚楚,不止流汗,腿还发软了。

    在陈安邦这种没有出社会的学生眼中,会所经理已经是很牛逼的职业了,但陈安邦心知肚明,在社会层级上来讲,自己其实就是个打工的,认识的兄弟是有一些,但若是遇到生死关头,这些兄弟能有几个靠谱的?

    屠海被胡展骄的气势彻底压制住了,“今日之事,我愿意息事宁人,但你们也没必要太过分,好歹也得让肇事者给我外甥说个对不起,至于医药费,那就免了。”

    胡展骄微微一愣,暗忖屠海倒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他微微沉吟,在屠海的肩膀上拍了拍,“兄弟,就冲着你刚才不卑不亢的样子,我高看你一眼。道歉就算了,小孩子直接打架,没有下死手,你也没必要太执着。医药费还是由我来承担,再出三千块钱营养费,到此为止,你今天给我一个面子,以后你如果有需要,我欠你一个人情。”

    屠海沉默片刻,颔首道:“行,你这个哥们我认了,今天之事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

    陈安邦躺在病床上,气得脸色发白,没想到小舅如此轻而易举地就把事情给了结了。

    胡展骄朝病床上的陈安邦扫了一眼,淡淡道:“你这外甥还在象牙塔里,不知道外界的凶险,你好好地劝劝他,以后就呆在自己的学校里,别到处乱晃,下次再遇到事情,就不一定这么轻松解决了。”

    屠海铁青着脸,尽管胡展骄高高在上的语气让自己很不高兴,但胡展骄说的每句话都在理。

    见屠海认可事情的解决方案,胡展骄才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屠海一张。

    屠海看了一眼胡展骄的头衔,才知道对方为何将自己调查得如此清楚。虽然不知道胡展骄具体是何方神圣,但他这么年轻就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肯定很有背景和实力,跟自己这个打工者相比,身份和实力差了不止一筹。

    等胡展骄带人离去,手机响了起来,会所的合伙人之一,也是屠海的老大周文松打了过来。

    “海子,听说你外甥被人打了,严重不严重?如果要我帮忙的话,尽管知会一声。”周文松很讲义气,身边的兄弟因此服他。

    屠海道:“已经解决了,让对方赔一点医药费和营养费,事情就结束了,本来就是年轻人之间小摩擦,没必要闹得特别大。”

    周文松颔首道:“你处理问题的方式很沉稳,不过你弟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心里能平衡吗?”

    屠海淡淡笑道:“权当是个教训吧,告诉他以后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不要到处惹事。对了,周总,刚才对方来了一个处理此事的人,名叫胡展骄,开了一家调查公司,你对他了解吗?”

    “胡展骄?”周文松摸了摸下巴,“是不是智骄咨询调查公司的胡总?”

    牛烨和王静的婚礼刚举办没多久,当时周文松有幸也参加了婚宴,当时桌上都在谈牛烨和乔智的关系不浅,否则,乔智肯定不会接受在自己餐厅承办婚礼。

    “没错!”屠海瞪大眼睛道。

    “他是乔帮主的好兄弟,而乔帮主和牛老大的关系特别好。你外甥惹事的地方是职大?这事儿很险啊!”周文松倒抽了口凉气。

    “乔帮主——乔智?”

    屠海脑子急转,将事情前因后果想明白了。

    外甥闹事的地方是琼金职业大学,职大能出名,全靠了那家网红食堂。乔智是网红食堂的老板,因而职大是乔智的地盘。

    陈安邦表面看是惹了职大的学生,但事实上是惹到了乔智。

    外界都传乔智的身价已经有二十亿,如今在琼金算得上一号人物。

    在他的眼里,自己和外甥都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人物,处理这种江湖之事,乔智不好出手,所以便委托好兄弟胡展骄来妥善解决。

    牛烨虽然现在退出江湖,但余威还在,尤其是会所产业链,牛烨那是鼻祖级的人物,如果刚才自己真要跟胡展骄撕破脸皮,后果不堪设想,自己的这份工作要泡汤,以后自己的前程都可能断绝了。

    挂断周文松的电话,屠海眼神冰冷地凝视着外甥,“以后再也别去职大,否则下次别人不揍你,我会亲自动手。”

    陈安邦张大嘴巴,目瞪口呆,“舅,是遇到惹不起的人了吗?”

    屠海没好气地瞪了陈安邦一眼,“何止是惹不起,以后你得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