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786章 黑市!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智一行人已经走远,不知道那姓范的摊主得知真相,接受不了结果,急怒冲心,晕死过去。

    古玩这行便是如此,自以为是螳螂,却不知背后还有黄雀虎视眈眈。

    运气很重要,但很多时候跟自己的知识储备库有关。

    乔智对器皿很敏感,研究御厨经,对古代各种瓷器研究得很深透,如果你让他鉴定个玉器,他肯定是外行,但若是要让他研究器皿,他的水平比不上古董专家,但切入的角度却不一样,因此反而容易得手。

    自己买的那个黄陶罐子,放在古代倒也不是腌菜所用,而是用来蓄水装水所用,可能跟随墓主人下葬,被盗墓贼掘出之后,觉得没什么价值,随手遗弃,辗转流落到了乡村民间。

    乔智研究隋唐时期的器皿时,看见过对这一个陶器的描述,所以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暗自留心,经过一系列的检验之后,才下了决心将它买下。

    主要没花多少钱,一百块钱就算扔到水里,也不是特别心疼。

    至于这黄陶罐子价值多少,那赵晨虽然没说,但肯定不菲,乔智表面不动声色,但心里美滋滋的。

    唐骑原本带着乔智来见世面,没想到不仅梅菱买了个物超所值的东西,乔智也捡了个便宜,心里颇有些不甘心,琢磨着借助两人的运气,自己也能碰到个好东西。

    乔智的情商很高,猜出唐骑的心情,陪着他潘家园的“鬼市”挨个地细看,但想要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找到宝贝,哪有那么容易!

    逛了两三个小时,都没有收获,唐双双不耐烦地说道“四叔,你还打算继续逛吗?我感觉累极了,要不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乔智跟唐双双一来二去也熟络了,开玩笑道“记住现在这种感觉,以后拉男朋友逛街的时候,要学会换位思考。你逛街的时候,男朋友的心态是崩溃的。”

    “别胡说八道,我哪有什么男朋友。”唐双双瞪了乔智一眼,总觉得他因为刚才简陋成功在得瑟。

    唐骑翻了一下手腕,“时间是不早了,咱们再转半个小时,就出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乔智从唐骑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失落,笑道“说不定等下就有宝贝自动跳到你的手中来了。”

    唐骑哈哈大笑,自己的心态此刻不对,这可是犯了古玩收藏的大忌。

    两人沿着摊子店铺一路扫,突然跳出个身穿大褂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个镯子,在两人面前晃了一眼。

    唐骑没看清楚,皱眉正准备问话。

    那男子压低声音,“想要好东西,就跟我来,这边人多眼杂,不方便说话。”

    乔智暗忖这男子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东西,唐骑一直想要今天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东西,咬了咬牙,竟然跟着那男子朝西南方向走去,直接出了潘家园的大门,又继续朝里走,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快捷宾馆。

    梅菱对着乔智连使眼色,“怎么不对劲啊!”

    乔智皱眉道“我也感觉是!”

    唐双双紧张又觉得兴奋,“我感觉跟拍电影似的,特别刺激。”

    潘家园除了鬼市之外,还有黑市。鬼市上的东西,虽然东西参差不齐,但至少不会涉及到违法乱纪的东西,但这黑市上的东西就不一定了。

    有些是盗墓而来,有些甚至是盗窃、抢劫而来。

    这帮人想要出货,会在潘家园蹲着,寻找一些有实力的对象,将来路不干净的东西置换成的钱,因为来路大多不可描述,所以价格肯定要比市场价要低很多。

    但跟他们这些人交易,存在巨大的风险,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盗墓贼还好一些,就怕遇到了亡命之徒,生意谈不拢,反而会遇到生命危险。

    唐骑跟着那人来到宾馆,也是懊悔不已,换做往常,    他可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进入一个面积只有十来平米的房间,几个看上去面相不大好的男子警惕地打量着他们。

    “有没有被跟踪?”

    “不会是便衣吧?”

    身材最高大的男子,眼角有一个刀疤,询问那个带人过来的手下,等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与唐骑道“兄弟,有缘来到这里,今天我必须得给你一个好价格!”

    言毕,他大手一挥,吩咐手下人取出长匣,匣子里躺着一个卷轴,两人合作将卷轴打开,平铺在床上。

    等唐骑靠近,那刀疤沉声道“看可以,但不要用手触摸!”

    “吴道子的画?”唐骑一眼就看出来历。

    吴道子的画作,即使是后仿的,那也价值不菲。

    乔智站在唐骑的身侧,字画价格很贵,但赝品概率也最高。

    这是一幅《颜子像》,纸质泛黄,但松弛有度,应该是上好的宣纸所绘,上面的颜子气质超脱,眼神有张力,衣衫无风自动,极有宗师气度。

    唐骑平息心情,取出放大镜,将身体压低,从卷轴的轴杆开始,一点点的观察起来,虽然说这装裱可以是后世的,但是也能从中看出一些端倪来,鉴赏古玩不单是看物件本身,其它的细节也是很重要的,包括那些画卷上的铃印,也都不能放过。

    乔智的注意力更多放在这几个人的身上,琢磨着这帮人的身份。

    “怎么样?”那刀疤男耐住性子等了近二十分钟。

    “时间太短,看不准,不过从纸质和画工风格来看,应该是清朝画工仿的,画工流畅,笔法不错。”唐骑的推断和乔智心中所想一样。

    吴道子这样的大师,现存的作品,根本不可能流落民间,但是清代有些绘画大师模仿之作,因为距今年代不久,因此在民间留存的概率很大。

    别说像吴道子的真迹,就是张大千的真迹,起码也是一两亿的价格,这类东西已经变成了一种文化传承,不是用金钱可以估量的。

    而这幅作品属于后世模仿前世大家的作品,如果作者也是极有名气的画家,同样价值不菲。如果作者名气不显,画工精湛,并不输于那些名家之作,也有被收藏的价值。

    没有名气之作,统一叫做佚名,以宋画居多,清朝也有一些佚名画作流传下来,但是其价值和宋代佚名画作相差的就远了。

    还有一种是纯粹的赝品,现代画师效仿古人制作,完全是模拟,没有任何深意,与打印的画作没有任何区别。

    “这位老哥,我们也找很多人看过了,这幅画如果还合眼缘,就开个价,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就卖给你。如果不合适的话,出门右转,把今天的事情忘干净。”那刀疤沉声说道。

    他那小弟在潘家园的鬼市留意了很久,才选中唐骑作为目标。主要是看目标客户是否有购买意图,另外是否对古画有兴趣。

    唐骑扫了一眼刀疤,道“老兄,你既然问了很对人,心里想必是有底价,不妨直言,如果合适的话,我绝对不还价,不合适的话,我这就离开。”

    刀疤是个干脆的性格,“行吧,那就快人快语,这幅画价格为一万五。”

    唐双双皱眉道“这画是个仿制的,怎么可能值这么多呢?”

    刀疤眉头挑了挑,不屑地扫了一眼唐双双,“也就看你是个女人,如果换做是个男人说这种话,我直接就将你轰出去了。”

    唐双双见刀疤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点也不惧怕,“你吓唬谁呢啊?出门打听一下姐姐是谁,都什么年代了,还学江湖人物,不知道现在到处在打黑吗?”

    刀疤瞪圆眼睛,杀气腾腾。

    唐骑迟疑,一时没了主见。

    一万五的价格不算高,但如果是清代无名之辈的仿制作品,市面上的价格也就六七千元。

    他是存着捡漏而来,总不能溢价购买。

    乔智凑到唐骑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如果不买的话,我可要入手了啊。”

    唐骑微微侧目,复杂地看了一眼乔智,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觉得这幅画有来头不成?

    唐骑笑了笑,“罢了,我这个人最受不了激将,一万五就一万五,我掏了。”

    刀疤脸上露出笑容,他的心情一松,原本以为这幅画最多也就卖个七八千,没想到唐骑还真没有还价,这收益超出自己预期了。

    唐骑跟刀疤要了个转账二维码,将钱转给了刀疤,乔智见刀疤的手下要收拾那幅画,动作很快,道“我来!”

    唐骑暗忖乔智机警,一来是怕刀疤的手下将这幅画弄坏,二来是怕他们动手脚。

    人心险恶,看的东西和收的东西不一样,这是骗子的惯用伎俩。

    乔智小心翼翼地将画卷好,放入长匣,与刀疤道“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如果以后有好东西,可以直接交流。”

    刀疤微微一怔,洒然笑道“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吧,我有好货到时候来找你。”

    乔智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塞到了刀疤的口袋里。

    刀疤一阵打量,笑起来,“难怪有点眼熟,我看过你的视频。按理说,我们这种人应该藏在暗处,不适合交朋友,但冲着你今天的胆气,交易也愉快,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成交易,一行人来到楼下,等穿出小巷,乔智压低声音,与唐骑道贺“哥,你捡大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