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48章 豆豉蒸鱼……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智返回家中,做了六个菜,两道凉菜,一道素炒,一道荤炒,一道清蒸,还有一道汤。

    给奶妈准备的那一份,则是单独的,少放盐,没有辣椒。

    按照颜蓓的工作时间,已经可以下班,但今天第一天搬家,事情比较多,所以等乔智做好了饭,她才忙得差不多,柯清很喜欢颜蓓恬静又单纯的性格,拉着她在家中吃晚饭。

    颜蓓推脱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如愿。

    乔智将豆豉蒸鱼放上桌,一股特别的鲜香弥散开来,隋姐抱着粉嘟嘟的兮兮,感叹道:“好香啊!”

    乔智笑着招呼大家:“开饭了。”

    兮兮的奶妈隋姐坐在宽长的桌上,望着满桌的家常菜,感觉比在陶宅要充满生活气息,仔细想想,很快发现了不同之处。在

    在陶宅,菜都是用小碟装,菜的品种很多,但在这里都是大盆装,没那么精致,但更有食欲。

    豆豉蒸鱼搁在一个超大的盘子里,盘底有黑亮的酱汁,刀鱼作为食材,最上面铺满了葱丝和姜丝,黑褐色的豆豉裹在葱姜丝中间。

    葱丝和姜丝细如发丝,根根分明,大约有十几条鱼,鱼身完整,浸油的缘故,外表散发着淡淡的金黄色。

    “刀鱼很好吃,就是怕鱼刺。唔?没有鱼刺?”隋姐惊讶的发现鱼肉入口后,都是鱼肉的浓香,没有鱼刺的异物感。

    原来乔智早已挑掉了鱼刺,刀鱼的鱼刺布满全身,想要用刀来处理,不仅需要精湛的刀工,而且还要对刀鱼的身体结构足够熟悉。

    乔智最擅长的是淮南菜,而刀鱼是淮南菜当中最顶级的食材,所以他对刀鱼研究得很深入。

    烹饪刀鱼,可以说自己的拿手菜。

    今天的意义非凡,每一道菜看似简单,但乔智都融入了自己的心意。

    与麦斯比赛时,顿悟的感觉越来越明晰。

    可以将这种若隐若现的元素,称之为“温馨”。

    家的温馨,人的温暖,食物的治愈,这是乔智的厨道。

    颜蓓知道老板的手艺厉害,也尝试了一口,“吧唧”一口塞进嘴里,舌尖炸开的是鲜嫩的甜,刀鱼的肉质鲜嫩,经过处理以后,鲜甜滋味伴随着一点点辣,一点点酸,味道鲜明,还有一起的q弹鱼皮增加了一点点韧性的口感,更加增添了几分鲜活的色彩。

    这道菜最神奇之处在于豆豉和鱼肉的味道泾渭分明,没有谁抢占了谁的味道,融合后又能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颜蓓瞬间就忘掉了之前的拘束,忍不住吃了第二口,第三口,一条鱼瞬间被消灭殆尽,等反应过来,再看看桌上其他的人,都没有在意自己的反应,好像一切都习以为常。

    乔智所做的菜,原来真的有神奇魔力,让人忘掉忐忑不安和局促紧张,沉浸于食物带来的极致滋味。

    品尝乔智所做的菜,明明有很多感慨,却是有一种词穷的感觉。

    乔智提醒:“可以用刀鱼的汤底拌饭。”

    柯清怕颜蓓拘束,主动用勺子取了汤汁淋在颜蓓的米饭上。

    一勺饭送进嘴里,里面不光

    是米粒还夹杂着零碎的鱼肉,搅和在一起,将鲜和香发挥到了极致,仿佛舌头都能吞进去似的,实在是太好吃了。

    乔智见桌上所有人都露出满意沉浸之色,心情也变得愉快。

    自己的快乐其实很简单。

    当看到众人认可自己的食物,那种满足难以言喻。

    “嗝!”

    颜蓓打了个饱嗝,意识到不雅,连忙低下头,看着干干净净的小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吃了三小碗的米饭。

    “还要不要再来一点?”柯清问道。

    “不用了,柯阿姨,我真的吃不下了。”颜蓓涨红了脸,连忙摆手。

    乔源彬在旁边轻声道:“你别给小颜盛饭了,这个孩子比较老实,你给她装多少,她又不好意思剩下,别吃撑着了。”

    柯清瞪了乔源彬一眼,“就属你话最多。”

    颜蓓解释道:“刚才柯阿姨给我盛饭,我没有拒绝,是因为还能吃点,但现在真的吃不下,感觉到嗓子眼了。”

    颜蓓吃完饭之后,柯清将她送到楼下。

    陶茹雪道:“你妈对颜蓓还真好。”

    乔智道:“你吃醋啦?”

    “我吃什么醋?”陶茹雪白了乔智一眼。

    “我妈其实心地挺善良,她肯定是和颜蓓聊天,知道她的家境,所以内心产生了同情。颜蓓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除了在食堂工作之外,每天还兼职打零工,每个月只留一点生活费。”乔智耐心解释。

    “怎么感觉你有点教育我的意思?”陶茹雪敏感道。

    “你啊,有多想了。不过,是可以换位思考,你有你的痛苦,颜蓓有她的难处。”乔智笑道。

    陶茹雪沉默,许久才道:“我生母的事情,调查得如何了?”

    乔智道:“早在二十多年前,当时你妈……陶董事长还在国外,所以调查起来比较复杂。骄哥委托了一个当地的同行,根据她当时的住处进行调查。如果能找到老邻居,那就能找到线索了。问题不太大,毕竟当初是她住在唐人街,那边的流动性相对要稳定,找到熟人的话,就能知晓了。当然,也有更便捷的方法……”

    陶南芳肯定知道生母一家现在的大致情况,但陶茹雪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至于乔智跟春姨也隐约试探过,春姨并没有给自己任何答案,间接地说明了陶南芳态度。

    “我不想问她!”陶茹雪眼神暗淡,“我打算亲自去国一趟。”

    乔智道:“等联系上之后,再前往吧。你现在过去,岂不是两眼一抹黑?”

    陶茹雪沉默,不再说话。

    乔智知道她的性格,有自己的独立想法,只能让胡展骄那边催促境外的调查人员,尽快找到目标。

    ……

    晚上九点,秦右丞从网约车走下,支付费用后,脚步轻快,走入一个高档会所。

    这家会所不对外运营,只为某集团旗下的精英会员进行服务,秦右丞出示身份证件,穿着职业的漂亮接待,将他带到了一个幽静的房间。

    房间的灯光有些暗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

    郁的“蚊香”味道。身材高大的男子散漫地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的蚊香被吸出了半截火星。

    “曹先生,您好!”秦右丞毕恭毕敬地说道。

    眼前的男人,实力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少财富,有多少资产,他是黑暗世界的王者,只要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自己摧毁。

    曹先生将蚊香搁在烟灰缸内,淡淡一笑,“右丞,别那么拘束,随便坐!要不要试试我刚收到的巴西蚊香?劲特别大,抽起来很过瘾!”

    “我还是别试了。我不会抽,省得浪费。”秦右丞尴尬拒绝。

    曹先生挑眉,“虽然这玩意挺珍贵,但给你试试,算不上浪费。”

    秦右丞从曹先生手中接过一根粗短的巴西蚊香,点燃吸了一口,激烈地咳嗽起来,泪水从眼窝里大量分泌而出。

    曹先生见秦右丞如此窘迫,哈哈大笑,“你还真是实诚!”

    秦右丞尴尬地捏着蚊香,扔掉也不是,吸又不是,只能赔笑。

    曹先生走到秦右丞的身边,在他的肩膀上按了一下,笑道:“如同我所调查的,你是一个挺靠谱的年轻人。所以我将你安排在茹雪的身边,没有问题。”

    秦右丞沉声道:“茹雪不知为何辞去了淮香集团董事长的职务,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她了。”

    曹先生道:“想见她很容易,但见到了又如何呢?你和她永远以发小的关系相处吗?”

    秦右丞眼中闪过迷茫之色,“她已经结婚了……”

    “那不是理由,难道你在乎她结婚,有孩子?”曹先生追问道。

    “我不在乎,只要茹雪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可以不在乎任何东西。”秦右丞沉声道。

    曹先生挥手,摇头道:“别轻易地作出漫无目的的承诺,我也是男人,了解男人的性格,永远是得不到的最好。当然,我相信你和茹雪有感情基础,也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动摇她、征服她,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秦右丞深呼吸,“你究竟是什么人?”

    曹先生淡然一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对茹雪没有任何敌意,甚至我比任何人想要保护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秦右丞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好的,我信你,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

    曹先生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秦右丞,“找到茹雪,先跟她多多接触人,让她知道,你在关心她。同时告诉她,你知道关于她的身世!信封里面便是她生母的一些资料和信息。”

    秦右丞惊愕地望着曹先生,“陶茹雪不是陶南芳的亲生女儿,外面的传言竟然是真的?难怪她会拒绝淮香集团的继承权,而你的身份是……”

    曹先生见中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暗示秦右丞不要追问,更不要乱想。

    秦右丞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其实也不用管那么多!

    陶茹雪的身世究竟如何,一点也不重要。

    秦右丞喜欢她,如果真能得偿所愿,即使被利用,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