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643章 身世……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世?

    触碰到了敏感点。

    陶茹雪一直对自己的身世耿耿于怀。

    她对陶南芳和方镇南的那段过往,存有怀疑。陶南芳为了欺骗方镇南,用自己的身世撒谎,这不符合逻辑,更不是母亲的个性。

    陶南芳是一个很自信的女强人,她或许会玩弄阴谋,但在感情上,不屑做这些小动作。

    所以当陌生电话打到自己的手机上,陶茹雪的神经瞬间绷紧。

    该来的,总归是来了。

    她此刻要不知该如何面对,经过之前的大起大落,心理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她决定独自正面应对。

    陶茹雪给常岭打了个电话,片刻之后常岭将车钥匙送到办公室。

    陶茹雪接过车钥匙,“今晚就不用你送我回家了,我自己开车回家。”

    常岭点头,眸光闪烁,“知道了。”

    常岭曾是陶南芳的司机,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如果让他送自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她暂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此事。

    陶茹雪开着车抵达约定好的咖啡厅,等待十几分钟,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正是陶子谦。

    陶子谦朝服务员招手,准备点单,陶茹雪制止,“我没有闲情逸致跟你喝茶,咱们还是长话短说吧。”

    陶茹雪看上去很自然,但越是如此,陶子谦越是知道她内心慌乱。

    陶子谦微微一笑,与服务员要了一杯蓝山咖啡,“你很冷傲!从小开始就格格不入,在人群当中一直像是公主似的。你自以为傲的资本,前提是,你是陶南芳的女儿,如果你不是的话,你没有冷傲的资格。”

    陶茹雪深呼吸,竭力平复情绪,“我不想跟你做辩论赛,只想知道答案,我和父母已经做过亲子鉴定,所以除非你能拿出更权威的东西,否则,无法动摇我。”

    “茹雪,你其实早就动摇了,自欺欺人而已。”陶子谦哈哈大笑,“以陶南芳的手腕,想要弄一份假的亲子鉴定,难度莫非很大吗?”

    陶茹雪道“证据呢?我只要证据。”

    陶子谦颔首道“证据很简单,那就是重新做一次亲子鉴定。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你和陶南芳的头发,重新做了一次,报告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陶新晨对徐美玲的态度前后不一,产生了怀疑,所以动用手段,对陶茹雪和陶南芳的母女关系,重新进行了亲子鉴定。

    现在陶子谦交给陶茹雪是一份他们动用关系调查出来的结果。

    “鉴定母女关系,好像技术手段更加复杂一些。不过,报告的结论,让人觉得真是刺激。”

    陶茹雪接过报告,眼中露出困扰之色,“究竟什么意思?”

    陶子谦感慨道“你看最后一句话就知道了,陶茹雪和陶南芳并不是母女关系……”

    “怎么证明你的报告是真的?”陶茹雪反问道。

    “你和陶南芳是否母女之事,早已是冷饭,如果不是真的,我还有理由继续纠缠此事吗?”陶子谦淡淡笑道,“当然,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去做一下鉴定。没

    错,你应该自己去做鉴定,另外,记住别去你们上去鉴定过的地方,那里已经被买通了。”

    陶茹雪竭力控制情绪,不动声色,内心如同一团乱麻。

    难道自己真的不是陶南芳的亲生女儿,这不符合逻辑。

    这么多年的过去了,陶南芳在对待两个女儿时,对自己更好,而对陶茹霜总保持不冷不淡的态度。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都难以接受,包括陶茹雪。

    “好啦,东西交给你,我也没有其他事情要说了。”陶子谦歹毒一笑,“等会开车慢一点,别注意力不集中,出什么问题,我可负不了责任。”

    陶子谦一口喝完咖啡,离开咖啡厅,坐在自己的车内给陶新晨拨通电话,“叔,事情已经办妥,陶茹雪受到的打击很大。接下来怎么办?”

    陶新晨冷笑“稍安勿躁,遇到这种事,淮香集团的内部势必要混乱,我们只要坐等事情慢慢发酵,然后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陶子谦明白陶新晨的意思,他做出这个被动的选择,也是逼于无奈,如今淮香集团,陶家的势力基本已经被清理干净,让陶氏宗亲重新掌控淮香集团几乎不可能。

    陶新晨抛出这个底牌,更多是心有不甘。

    是对陶南芳将自己踢出,而采取的报复手段。

    当陶子谦汽车驶出街道,不远处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内,陶亮掏出手机,与胡展骄道“骄哥,陶子谦刚刚与嫂子见过面。”

    胡展骄“嗯”了一声,“知道了,我会通知乔智,你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在暗处保护她。”

    挂断陶亮的电话,胡展骄取出一根蚊香抽了两口压压惊。

    没想到竟然爆出这么大的瓜,乔智想必要头疼了一遭了。

    乔智家中还真是状况不断,念及此处,胡展骄将之前想要与高杨结婚的想法打碎。

    还是玩几年再说吧。

    ……

    乔智今日返回家中比较早,亲自下厨做了六道菜,将春姨留下来,一起吃了晚餐,春姨对乔智的厨艺自然是赞不绝口。

    吃完饭之后,乔智拉着春姨来到后花园的凉亭喝茶。

    春姨也是一个聪明人,好奇道“小乔,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乔智笑了笑,“春姨,你是茹雪进入陶家,开始照顾她的?”

    春姨算了一下时间,“那时候茹雪才三岁吧,怎么了?”

    乔智轻轻叹息,“那你了解茹雪的身世吗?”

    春姨的表情很诧异,“什么意思?茹雪的身世?”

    乔智道“最近这段时间陶新晨一直让人暗地里调查茹雪和岳母的关系,他们找了多家亲子鉴定机构,做了详细的鉴定……”

    春姨眼中露出短暂失神,沉声道“我之前听说过此事,后来不是证明纯属无稽之谈吗?”

    乔智无奈苦笑,“春姨,有些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其实结论已经有了,我只是想从你口中得知,茹雪和她的真正关系。她们即使不是母女,但肯定也有血缘关系,否则,岳母不会对茹雪那么用心,甚至还将淮香集团交给她打

    理。”

    春姨陷入沉默,心中腾起一团烟雾。

    乔智继续道“事情已经瞒不住了,下午陶子谦跟茹雪见过面,不出意外,已经透露了他们的调查结果。”

    春姨咬紧牙关,“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任何疑问,应该去问你岳母。对不起,我家里还有点事,告辞了。”

    目送春姨神色紧张地离去,乔智心中更是打起鼓点。

    不出意外,自己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乔智暗叹了口气,给陶亮拨通电话,“亮子,你在哪儿?”

    陶亮也不知道具体方位,“我等下发定位给你。”

    乔智道“好,我马上就到。”

    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陶茹雪的身边,是因为觉得她需要时间冷静。

    当足够冷静感觉到孤单时,再出现在她的身边,那样才更合适。

    乔智根据定位,来到靠近碧玉湖的公园。

    陶茹雪坐在凉亭下,眼神眺望湖面,初夏的季节,公园内散步的人很多,成双入对,三三两两,因此不会觉得清冷孤单。

    啪的一声轻响,陶茹雪目光落在自己的肩上,惊讶地望着身侧之人,没想到乔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你怎么来了?”陶茹雪惊讶地问道。

    “心有灵犀。”乔智道。

    “胡扯!”陶茹雪皱眉道,“你跟踪我?”

    乔智也不打算隐瞒,如实道“准确来说,不是跟踪你,而是跟踪陶新晨。智骄那边发现了一些问题,所以一直紧盯着陶新晨和陶子谦,所以陶子谦下午约你见面,正好被他们碰上了。”

    陶茹雪惊讶地望着乔智,“所以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了。”

    乔智微微颔首,“有怀疑。”

    陶茹雪呼了口气,嘴角浮现笑容,“还好,至少在这一刻,有一个人愿意跟我一同承担。”

    “既然有疑问,那就解开谜题吧。”乔智建议。

    “怎么解开?再去做亲子鉴定吗?那样显得我太可笑。”陶茹雪清秀的面容,露出疲惫之色。

    “直接去问妈吧,相信她会给你一个合理的答案。”乔智心道,自己已经跟春姨交过底,这一次丈母娘已经没办法打马虎眼了。

    “没错,是应该问她。”陶茹雪起身,迈开步伐,朝前方走去,乔智连忙跟上她的脚步。

    如同乔智所猜测,春姨离开陶宅之后,给陶南芳打了个电话,“刚才姑爷突然问我,关于茹雪的身世。”

    陶南芳皱眉,“你怎么说的?”

    春姨叹气,“我当然不会说实话,但感觉纸包不住火了。”

    陶南芳颔首,“我知道了。既然瞒不住,那就解开真相吧,或许对她有所伤害,当总比憋在心里要强。”

    “当年的事情,并不怪你。”春姨强调。

    陶南芳自嘲道“怪不怪我,都得说出来。如果她要我这条命,那就让她拿去好了。”

    春姨唉声叹气,“我现在就来医院陪你。”

    她不能让陶南芳独自面对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