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75章 三观难合……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教师楼,坐在保姆车内,两人尝试交流。

    但,冷淡、疏远、隔阂。

    与陶茹雪之间有一道裂缝。

    这道裂缝一直存在。

    只是被不断潮涌而来的喜讯,以及热恋的盲目,短暂地掩盖、忽略。

    乔智和陶茹雪的价值观,因阅历、环境不同,显著不同。

    陶茹雪从小生活在一个精英群聚的环境,她身边有很多朋友,都是秦右丞、安梓夏这类人。

    在陶茹雪的世界观,男人或者女人在夜场中放松心情,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事情。

    何况陶茹雪又没有触及夫妻的底线。

    她只是为了工作而应酬。

    乔智将夜场视作猛虎。

    男人和女人,在封闭的环境、朦胧的光线、酒精的麻痹之下,谁能保持理性?

    当然,此事只是导火索。

    陶茹雪因为对事业的偏重,对家庭的关注在逐渐变少。

    她现在和孩子相处的时间,远不及奶妈和月嫂,甚至自己也比她投入更多的时间。

    工作忙碌,注意力转移,让陶茹雪变成了另外一副摸样。

    陌生、麻木、冷漠、无情。

    担心她变成丈母娘的翻版。

    争吵、冷战,不是不爱,而是怕失去。

    陶茹雪觉得乔智的反应很奇怪。

    他对秦右丞的出现太敏感了。

    从侧面来看,也是对自己的关心。

    陶茹雪意识到以后要少提秦右丞,另外减少让乔智和秦右丞见面的机会。

    目前上市计划,陶茹雪需要秦右丞的专业相助。

    晚风,街灯。

    给风景镀了金色,也渡了柔情。

    也乔智结婚已经过一年,孩子都生了俩。

    与他早已是一家人,在别人眼中,他们是一个整体。

    为何会出现格格不入的感觉?

    看不清他的内心世界,让她窘迫、失落、迷惘。

    曾经释然。

    既然看不清他,就不要看清,让他能看清自己就好了。

    但他又真得能看清自己吗?

    他并不理解自己。

    自己每天忙于工作,面对那么多繁琐事务,回家之后,还要面对鸡毛蒜皮的事情。

    有时候觉得特别累,有时候知道自己忽略了家庭和孩子。

    但她有选择吗?

    不能理解自己,索性就不奢求。

    陶茹雪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很偏激的想法。

    离婚?

    自己怎么能有这个想法呢?

    仅仅是为了乔智不允许自己进出夜场招待客人?那未免太荒谬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离婚的想法,从陶茹雪的脑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年之前,她可总将这个词放在嘴边。

    涌出这个念头,不是什么好现象。

    说明对婚姻感觉到了厌倦。

    七年之痒啊,这才是一年哦!

    不过,当初没能顺利离婚,现在更艰难了。

    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乔智的事业发展不错。

    仔细想想,离婚的成本。

    如果离婚的话,自己还能找到更优秀的吗?

    突然想起妹妹曾经对自己的评价。

    看似冰封的内心,其实藏着不

    断“作”的灵魂。

    真要跟乔智离婚吗?

    她突然觉得还没离,仅有这个想法,心就好疼。

    想着乔智和别的女人躺在一起,那种滋味宛如刀绞。

    “呃,你怎么流泪了。”乔智不知道陶茹雪脑海中在想什么,见她泪如泉涌,被吓了一跳。

    “没什么!眼睛有点疼,可能进东西了。”陶茹雪连忙抽出至今,擦拭眼泪。

    知道这是鬼话。

    车一直封闭着。

    难道自己对她不理不睬,保持冷战状态,刺激到她了?

    “你别伤心了,我原谅你了,咱们还是好好的。”乔智道。

    “别自作多情,谁需要你原谅。”陶茹雪顿了顿,咬牙道,“我只是想到如果咱们离婚了,这两个孩子得多可怜。”

    “离婚?你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想法。”

    乔智暗忖女人的联想能力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冷战而已,很快就钻牛角尖了。

    “这个社会离婚不是很正常的吗?如果咱们不适合在一起生活,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婚。我可不愿,像我爸妈那样,藕断丝连,害人害己。”陶茹雪嘴角露出无所谓的自嘲。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个词,你就死了这个心吧。”乔智不屑道。

    “离不离婚,又不是你能决定的。只要一方愿意,便可以了。”陶茹雪坚持道。

    奶妈和月嫂在后面听着主人在前面交流,面面相觑。

    讨论的话题很奇葩,语气特别冷静,不像正常小俩口吵架的架势。

    其实从今早开始,就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

    夫妻之间有矛盾,再正常不过,就是老夫老妻也会有争执,何况年轻的夫妻,彼此还在磨合期。

    乔智意识到让奶妈和月嫂看笑话,决定闭嘴。

    以前觉得生了孩子,陶茹雪的性格能好点,事实上是自己多想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自以为是,听不进别人的话。

    罢了,三观不合。

    想要打动一个人的心不算难,但想要改造一个人的三观难度登天。

    在陶茹雪的眼中,自己怕是一个顽固封闭的大男子主义者。

    在乔智的眼中,女人就应该相夫教子,不应该出去独当一面。

    至于那些能够取得成绩的女人,都是靠着姿色。

    乔智很尊重女性。

    否则,乔帮主就不会有一大批的忠实女性粉丝了。

    尊重女性,源于理解。

    社会对女性不公平。

    女性在社会中想要争取和男性同等的权力,需要花费更多的代价。

    无论陶茹雪的资产多么丰厚,在合伙伙伴的眼里,她首先是一个姿色出众的女人,其次才是一个企业的拥有者。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降到了冰点。

    陶茹雪闭上眼睛,干脆不再搭理乔智。

    不想再迁就。

    陶茹雪返回家中,将房门锁起,给安梓夏拨通电话。

    安梓夏正在开会。

    安氏首饰最近动作不断,有望成为国内珠宝首饰第一品牌。

    让高管继续开会,安梓夏返回办公室,接通电话。

    “想起来给我主动打电话,肯定有大事。”安梓夏笑道。

    “嗯,实在忍不住了。”陶茹

    雪将乔智跟自己闹别扭的事情,简单阐述了一遍。

    “我倒是能理解。”安梓夏很意外站在乔智那一边。

    “你怎么帮助他说话啊?”陶茹雪生气道。

    “我是帮理不帮亲。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那个青梅竹马突然跳出来,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安梓夏点着朱唇,分析道,“我觉得他对你有兴趣,不仅是哥哥对妹妹那么简单。”

    陶茹雪蹙眉,“不会吧,我们都很多年没见面了。如果他真对我有意思,不应该早就出现了吗?”

    安梓夏微笑道“看来你对他也有感情啊,所以乔智那么敏感,也是有道理的。”

    “我真心没有!”陶茹雪强调道,“没错,我对他是有好感,但绝对不是男女之情。我甚至还打算将茹霜介绍给他。”

    安梓夏叹气,“在乔智的眼中,你将一个男人位置摆得那么高,他肯定难以接受啊。还有,给你妹介绍对象,她能同意吗?”

    陶茹雪暗叹了口气,闺蜜和乔智的观点还真是出奇相似呢。

    “我只是有个想法而已,不是还没有做吗?”

    安梓夏提醒道“建议你还是别多此一举。”

    陶茹雪叹气“我是不是很失败?”

    安梓夏没好气道“你一出生,起点就比别人高,这点挫折就受不了,还真是玻璃心呢。我觉得你还是得多接受这样的考验,才能变得强大,能够抵御一些风险。你现在可是一个拥有几万员工的豪门呢。”

    陶茹雪哼了一声,“想从你这儿找点安慰,被你指责了一通,更不开心了。”

    安梓夏沉默,轻声道“茹雪,家庭和事业想处理好,难度很大,我有点担心你。”

    陶茹雪微微一怔。

    安梓夏是自己的闺蜜,因为她了解自己,也会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

    “你觉得我在家庭和事业的处理上出现问题了吗?”陶茹雪沉声问道。

    “你跟我聊天,三句不离工作,至于对两个孩子,好像忽视不少。乔智对你有意见,其实对你现在的变化不满。”安梓夏分析道。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应该放弃工作,一心一意当个家庭主妇吗?”陶茹雪郁闷道。

    “你的压力确实很大。”安梓夏道,“但家庭和事业需要有偏重,我希望你能偏重前者。”

    陶茹雪微微点头,“等工作稳定下来,我再好好补偿吧,目前公司的事情一团糟,我无法分心。”

    等陶茹雪挂断电话,安梓夏摇头叹气。

    陶茹雪和乔智还是出现了问题。

    夫妻之间怎么可能始终保持甜得发腻的状态?

    以前见她秀恩爱,总觉得不舒服。

    真遇到了问题,安梓夏还是发自肺腑地希望两人能够顺利走下去。

    如今的离婚率很高,尤其是像乔智和陶茹雪这种,身边从不缺少优秀的追求者,更容易受到诱惑。

    乔智和陶茹雪如果离婚,并不稀奇。

    若能一直甜蜜,白头偕老,反而是奇迹。

    不想看乔智和陶茹雪的笑话,若是两人真离婚了,自己的干儿子好像有点可怜。

    站在公正角度,乔智的做法没错。

    安梓夏对夜场很了解。

    陶茹雪远离夜场是对的。

    否则极容易被污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