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564章 哪里是开车,明明是开房……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句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难道陶茹雪的身世有什么问题?

    乔智脑补一个狗血剧情。

    其实陶茹雪是陶南芳和方镇南的私生女……

    陶南芳当初为了找备胎,才嫁给史家城,老丈人喜当爹……

    若剧情真是如此,那么陶南芳的人设崩得一塌糊涂。

    但乔智对陶南芳了解,她绝不是那种人!

    “请你离开!”陶南芳命令道。

    方镇南暗叹了口气,“好好保重,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来看你,你可以重新考虑下,跟我去国,我帮你找最好的肿瘤专家,一定能治好你。”

    “赶紧走吧!”陶南芳尽显精疲力尽之è。

    方镇南深深地看了一眼陶南芳。

    情感难隐藏,十多年未见,依然放不下。

    方镇南和方翠离开房间。

    方翠轻声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何对她念念不忘了,她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我妈去世之后,她是你唯一想娶的女人。”

    方镇南扫了一眼方翠,“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放心吧,我和她的缘分早在几十年前就断了。这次对淮香集团的收购,势在必行。”

    方翠不屑,嘴上说断干净了。

    心里怎么想,自己哪能猜不到。

    坐在车上,方镇南轻声问道“跟宋恒德的联系得如何了?”

    方翠蹙眉,“要的价码很高。他需要对淮香集团绝对控制权。”

    方镇南冷笑,“答应他。”

    方翠犹豫,“他是陶南芳的忠实走狗,会不会是戏弄我们?”

    方镇南摇头,“如果陶南芳依然是董事长,他绝对不会有反叛之心。但陶南芳现在已经退居二线,而且陶茹雪那么冲动,将他的得意门生告上法庭,兔死狐悲,宋恒德绝对会有想法。”

    方翠道“行吧,反正即使这次收购失败,也没有太大的风险。”

    方镇南摇头,很认真道“必须胜利。”

    方翠叹气。

    她明白方镇南的想法。

    淮香酒楼是他永远的痛。

    当年陶南芳的父亲,觉得他二婚,拒绝招他入赘。

    现在他通过多年的奋斗,拥有了收购淮香集团的实力。

    淮香集团,是他的动力源泉,也是梦想。

    “对了,陶茹雪的身世难道有什么问题?不会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吧?”方翠终于没忍住,好奇道。

    “哈哈,你想太多了。陶南芳如果是个生活混乱的人,值得我这么多年念念不忘吗?陶茹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如果一旦曝光的话,恐怕会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方镇南眼中露出笃定之è。

    ……

    房间内,气氛尴尬,静得瘆人。

    陶南芳冰冷道“你们怎么还不走?”

    “你难道不该跟我解释一下吗?你的老情人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陶茹霜沉声问道。

    “没有任何意思,我需要休息。乔智,你带她走。”陶南芳对二女儿下了逐客令。

    乔智拍了一下小姨子的肩膀,轻声道“走吧。”

    陶茹霜冷眼扫了一下陶南芳,“早晚会真相大白。”

    等两人离去,陶南芳失神地坐在沙发上。

    没想到方镇南会回国。

    他曾经答应过自己

    ,永远不会吐露。

    但方镇南似乎还是决定揭开谜团了。

    如果消息曝出,必定会引起巨大的风波。

    关键方镇南知道的并不是真相。

    但想要解释清楚,涉及隐秘,依然会对陶茹雪会带来伤害。

    给史家城拨通电话。

    史家城见陶南芳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喜悦道“我刚落地,现在正坐车回家,先洗个澡,便来看你。”

    “老史,当年的秘密,似乎瞒不住了。”

    “秘密?哪个?”史家城的头脑有些短路。

    “当年我为何嫁给你,为什么会有茹雪,难道你忘了原因吗?”陶南芳没好气道。

    “啊?这个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啊。”史家城惊愕道。

    “茹雪的身世,当年我对一个人撒了个谎……”

    “方镇南那老乌龟?”

    “他回国了,刚见了我,当着乔智和茹霜的面,差点将谎言脱口而出。”

    “这个被千刀万剐的狗杂种,竟然还有胆子回来。”

    “是我不对,当初不该对他动心。”

    唉,你当时可是被他灌了汤。

    史家城心这么想,但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是被他的花言巧语被迷惑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决定将当年事告诉茹雪。”

    “这个……藏了这么多年,现在公布……”

    “如果方镇南对外散播谎言,会对陶茹雪造成伤害,我情愿她是从我口中得知真相,而不是被别人误导。”

    史家城暗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一直对茹雪用心良苦,相信她能够接受,只是宣布了这个消息,咱俩的关系,还有你爹……”

    “不管那么多了!我已经将继承权交给她,相信她能够处理好。”陶南芳坚定地说道。

    挂断陶南芳的电话,史家城心里有些乱。

    回想这么多年的点滴,大大咧咧的生活,总不愿面对这些破事。

    但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方镇南那狗杂碎竟然敢回来。

    嗬,有与他同归于尽的冲动。

    ……

    陶茹雪的作息时间慢慢接近当初的陶南芳。

    很多事情都必须要解决,以至于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足四五个小时。

    晚上十点左右,陶茹雪才抵达家中,将包挂在衣架上,去婴儿房看了一眼君成和兮兮。

    乔智下楼给她下了一碗米粉。

    吃得酣畅淋漓,鼻尖冒汗,身心的劳累得到了释放。

    “今晚米粉里加了脆脆的酸豆角特别爽口。”陶茹雪赞不绝口。

    “是吗?你满意就好。”

    乔智安静地观察妻子嗦着米粉,嘴里发出嗖嗖的声音。

    有些人吃饭发出声音,会觉得特别没教养。

    但陶茹雪哧溜哧溜地吸着,反而觉得是一种风景。

    陶茹雪起初不适应乔智陪着自己吃饭。

    但久而久之,乔智若不在身边,总觉得怅然所失。

    任何一个家庭,饭桌是不可或缺的,甚至比床还重要。

    “用这个眼神看着我做什么?感觉你做了亏心事似的。”陶茹雪奇怪道。

    “有吗?只是心疼你。发现你最近瘦了很多。”乔智掩饰道。

    “每天只睡那么

    点时间,当然会瘦了。”陶茹雪喝完最后一口汤,用纸巾擦拭嘴唇,“今天和茹霜探视妈妈,情况如何?”

    “没有爆发冲突,两人大眼瞪小眼,尴尬地坐了会儿,然后就离开了。”乔智解释道。

    “唉,茹霜还真是嘴硬。都赶回来了,为何不趁机跟妈缓解矛盾呢?”陶茹雪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媳妇,我想跟你说一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坚定不移地支持你。”乔智紧紧地握住陶茹雪的手掌。

    陶茹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动容,“放心吧,我顶得住!现在才接手公司的业务,很多都在摸索极端,等熟悉之后,就不会这么忙碌了。到时候我们找个地方旅游吧。北欧如何?那边风景不错,空气清新,适合住上一两个月。”

    乔智笑道“好的,同意!”

    乔智望向自己的眼神,好像多了点同情和怜悯。

    奇怪,但不讨厌。

    “我想出去开车兜风。”陶茹雪突然道。

    “好啊!”乔智准备去拿钥匙。

    陶茹雪拦住乔智,笑道“我带你。你开车的速度比乌龟还慢,哪有追风的感觉啊!”

    乔智狡辩,“我那是稳重。”

    “稳重就别开路虎。引以为傲的狂野风格都被你给侮辱了。”陶茹雪继续打趣道。

    “别激我,反正我不开快车。要不是你妈送我的车,我这辈子都不会碰方向盘。”乔智如实道。

    陶茹雪笑道“你还真是与众不同,男人不都喜欢开车吗?”

    乔智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开车,我比较喜欢坐车,别人开,我来做。”

    陶茹雪觉得乔智这话说得怪怪的,等乔智坐入副驾驶,突然朝乔智压了过去。

    乔智被弄得措手不及,只觉得被柔润的红唇遮掩的严实。

    呼吸不过来。

    “口红!”

    “哼,给你吃口红,你还嫌弃。”

    “不是,你的口红花了。”

    陶茹雪面è一红,拉下挡阳板下的镜子,用湿纸巾干脆将口红全部擦净。

    然后,又朝乔智扑了过去。

    乔智下意识往后缩,后脑勺重重地撞在车顶。

    被女人亲的晕头转向,心惊肉也跳。

    “你怎么突然变了个性子似的。”

    “你啊,天生欠虐吗?对你稍微好点,就疑神疑鬼。”

    “太出人意料了!”

    “哼,不识抬举的东西。”

    眸光流转,媚骨天成。

    小乔同志哪里见识过这等阵势,感觉换了个媳妇似的。

    只能说陶茹雪有冷傲的一面,也有热情的一面。

    难道知道这段时间因为事业冷路自己,想要好好补偿吗?

    陶茹雪将车发动,踩了两脚油门。

    车就如同箭矢飞出小区。

    天窗打开,凉风呼呼地朝车内猛灌。

    “今晚我带你去见见市面。”

    陶茹雪将车开到了一所大厦地下停车场,挽着乔智来到一楼大厅。

    “这就是市面?明明是酒店。”

    “五星级大酒店,你跟倾国倾城的美女住过吗?”

    哪里是开车兜风,明明是要开房……

    乔智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我没带身份证!”

    “没事,我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