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62章 视美女如祸水……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做了好事,特么的打算不留名。

    胡展骄无奈苦笑。

    乔智有很多装逼模式。

    其中最不能忍的便是,视美女如祸水……

    让胡展骄没法讨厌的又正是这一点。

    如果乔智真的游历花丛,左拥右抱,作为一个公的,不对,作为一个男的,肯定会羡慕嫉妒恨。

    要换做你有一个朋友,见一个勾搭一个,而且还都是顶级美女,你能永远保持初心,跟他心平气和的玩耍吗?

    乔智在男女感情上处理得干净利落。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他内心的力量。

    不过,将美女当成洪水猛兽,这种价值观不对。

    女人是水做的。

    绝对不是洪水或者祸水。

    安梓夏在这一局顺利击败徐琳,与乔智的关系很大。

    他事先做了提醒,密切关注徐琳和郑永昌的踪迹。

    从郑永昌收购垃圾场起,乔智想起了一个电视剧桥段。

    一个变态杀人凶手,将很多年轻的女性关在废车修理厂的地下密室,还给这些女性标了号码,一二三四五号新娘。

    乔智怀疑郑永昌打算将那里改造成犯罪秘密基地。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监视郑永昌,一直在暗中进行。

    待郑永昌只欠凌门一脚时,胡展骄等人及时赶到,来个人赃并获。

    按照常人的想法,可以通过此事,直接将郑永昌送到牢里好好教育几年,但安梓夏否定了这个计划。

    郑永昌被徐琳养成了巨婴。

    为何不让他继续过着巨婴的生活,为何要给他改变的机会?

    安梓夏要让郑永昌成为徐琳的累赘,让她精疲力竭、自讨苦吃。

    安梓夏和徐琳之间的仇恨。

    乔智和胡展骄管不了,也不太关心。

    经过第二次合作,安梓夏将徐琳逼出了郑大金店。

    安梓夏对智骄调查公司的能力有了全面了解,便可以长期合作。

    安梓夏中断了与之前一家法律顾问公司的合作。

    智骄调查公司又多了一份订单,不仅帮安氏搜索情报,还提供法律咨询。

    安梓夏在琼金的圈子里认识不少人,也能给胡展骄陆续介绍一些朋友。

    总之,胡展骄在乔智的帮助下,与安梓夏牵上线,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

    绝对不仅限于那五百万元的酬金。

    智骄咨询调查公司已经逐步走上正轨,胡展骄有理由意气风发。

    距离智骄调查公司开业,不过数月而已。

    前面都在赵长健的控制下发展。

    胡展骄正式全面接管,也就两个月而已。

    咨询类的公司靠日积月累积攒口碑。

    能在前两年活下来,到第三年第四年将变成可怕的吸金怪兽。

    胡展骄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妈妈打来的电话。

    深呼吸,接通了。

    “阿骄,你最近怎么样?”黄霞轻声问道。

    “妈,我挺好的。”

    “胃好点了吗?”

    “嗯,最近不疼了。你呢,要保重身体。”

    “我也挺好的。倒是你爸,最近好像慢性气管炎犯了。”

    “唔……”

    黄霞轻声道“跟你爸和好吧,他对你是太严厉了,周末回家好吗?带着你的女朋友高杨!”

    “不了,我这个月工作特别忙,周末得加班。我让高杨给你买的衣服、鞋子和化妆品,你收到了吗

    ?”胡展骄不愿轻易低头,转移话题道。

    “嗯,刚收到了,所以才想着给你打个电话。”黄霞知道儿子和丈夫的心结,一时半会没法解开。

    儿子的选择不能算错误。

    丈夫希望儿子能够成材。

    当儿子证明自己不孬,再回来面对丈夫,两人的关系才能对等。

    否则,天平始终倾斜,两人的关系永远没法彻底修补。

    挂断胡展骄的电话,黄霞轻轻地叹了口气。

    儿子从小没少被丈夫毒打。

    但性格并没有因为打骂收敛,犟脾气让人恨得牙痒。

    其实儿子一直挺争气。

    原本打算高二将他送出国,结果他非要参加高考,成绩从班级中游一下子冲到了前三,最终顺利考上琼金大学。

    丈夫那段时间挂在嘴边,如果不是自己严格要求,展骄能有这么出息吗?

    进了大学,胡展骄没少给家里惹是生非。

    打架斗殴,蹲局子,学校甚至差点要他退学。

    丈夫对他恨铁不成钢。

    毕业之后,原本打算让他慢慢接下家里的事业,但胡展骄却是宁愿脱离父子关系,也要出去创业。

    父子的血缘关系,岂能说断便断。

    丈夫每次听到自己提起胡展骄,总会骂几句,但每次自己打完电话,都会留意自己打听到的情况。

    丈夫怕他不成器,怕他冲动惹事。

    但儿子真若是走投无路,还是会帮他擦屁股。

    他俩是父与子。

    儿子长大了,也有了女朋友。

    与高杨没见过面,通过几次电话。

    高杨大方磊落的性格,不像是江南女孩,更像是个北方女子。

    她的这个性格,或许才能压住桀骜不驯的儿子。

    和老妈通完电话,胡展骄眉宇多了凝重。

    从小到大,父亲从来没有鼓励过自己。

    只要做错事情,不由分说,便会挨一顿毒打。

    他处理问题的方式,未尝没有父亲的影子。

    坚韧、强势,甚至骨子里的冷酷。

    胡展骄和乔智两人的家庭教育不同,决定了两人在对待一件事情的处理方式。

    乔智讲人心、人性、人情,因为父亲是个老师。

    而胡展骄果断干练,因为父亲是个性格偏执的商人。

    ……

    赵长健掐准时间,来到乔帮主的食堂。

    乔智原本不打算见他,但对他性格很了解。

    如果不见他,肯定还会找机会来纠缠。

    赵长健走入乔智的办公室,深呼吸,演出谦卑的笑容,“乔老板,咱们好久没见了。”

    乔智笑了笑,指着座位,“赵老板,请坐!”

    乔智身上的气场很足。

    坐下之后,赵长健恭敬地喝了一杯茶。

    “今天我来拜访你,请你能劝胡展骄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赵长健很认真地说道。

    赵长健最近在和胡展骄开战。

    胡展骄找到了赵长健一个败人品的案例。

    他收到了一群矿工的恳求,希望曝光一个拖欠工资的矿老板。

    赵长健采访了这群矿工的诉求之后,拿着这份报道找到了矿老板。

    私下沟通之后,矿老板用七位数买下了这篇报道。

    而那几个带头闹事的矿工,不仅被矿老板给辞退,还雇凶打了他们一顿。

    没有讨到工资,还遭了一顿毒打,被有关部门发现。

    矿老板得到风声,直接买了两张机票,和小蜜飞到了国外。

    私狂废了,矿工们失业。

    至于赵长健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胡展骄找到了赵长健的把柄。

    如果他没有被收买,没有敲诈矿老板一笔,那笔钱完全可以支付矿工的工资。

    赵长健吸了矿工和矿老板的血。

    “我知道此事始末。那些矿工打算告你,邀请胡展骄担任法律援助。在我来看,你不妨将之前收的钱吐出来补偿矿工,并发一个声明,此事或许可以了结。”乔智劝道。

    赵长健眼珠转了转,“我可以将这笔钱吐出来,不能发声明,更不能直接将钱补偿给矿工。”

    如果这么做的话,后患无穷。

    赵长健做过类似的事情又不止这一件。

    其他的顾客,岂不是会找到自己,追求责任?

    乔智见赵长健很强硬,“言尽于此,如果你办不到,我也帮不了你。”

    赵长健红着眼睛,隐忍,压低声音,“智骄咨询调查公司,可是我帮你们建起来的,现在打算过河拆桥,难道就不怕我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乔智摊手,“老赵,我只能说一句,做人要善良。”

    赵长健怔怔地瞪着乔智。

    麻的,自己不善良吗?

    当初被你忽悠,跟着胡展骄好好干,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结果花了十几万测风水的座位,屁股还没有坐热呢,就被胡展骄赶出了公司。

    道不同不相为谋,散伙便是了。

    胡展骄跟疯狗一样盯着自己追咬。

    明明是胡展骄不善良,还劝自己善良!

    见胡展骄满面狰狞,几乎要气得心脏病发作了。

    乔智叹气道“老赵,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犯罪不仅局限于烧打抢砸,像你这种利用别人的痛苦发财,是一种更恶的恶行。”

    赵长健瞪着眼睛,怒道“真打算一拍两散?”

    乔智笑了笑,“回去好好刷个牙。这几天想吃什么,去好好的吃一顿,有什么没玩过的娱乐项目,也赶紧去体验一下吧。”

    交代后事的意思。

    赵长健愤怒地凝视着乔智。

    目送赵长健怒气冲冲地离去,乔智心情不错。

    对待恶人,这种处理方式,无疑是正确的。

    先压榨他身上的能量,再像处理垃圾一样销毁。

    乔智懂得感恩,念别人的好。

    滴水之恩,能做到涌泉相报。

    但另一面,也是很记仇的人。

    赵长健当初帮着董虢莫名其妙咬自己的事情,依然记得很清楚。

    坏事做尽,如今落魄收场。

    这叫天道报应。

    走出办公室,朝狗吠声走去,又看到小米在撵兔子。

    自从有了小白可虐,小米威风见长!

    笑眯眯地朝它招了招手。

    小米眼力劲不错,朝乔智欢快地跑了过来。

    乔智将小米兜在胳膊弯。

    朝空中抛了两下,吓得小米嗷嗷直叫。

    “狗子真好玩,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养狗子呢!”

    小米被吓得双腿发软。

    哆哆嗦地望着老板哼着轻快的歌离去。

    眼中透着委屈!

    (推荐《大国名厨》白嫖群,烟斗经常会发红包,如果你每次都能抢到红包,恭喜,看书基本可以不用花钱了!)

    daguogch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