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59章 连做梦都在诅咒乔帮主!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办公室内,安梓夏接听电话。

    与意大利一所高校招生负责人交流,协调丁婵入学的事情。

    这所高校的设计专业很著名,出过好几个珠宝首饰大师。

    意大利的高校招收学生有一套标准。

    但处理问题比国内也更加简单、直接。

    只要你愿意支付足够的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让安梓夏意外的是,乔智承担了所有费用,而且还要求自己向丁婵和陶茹雪保密。

    对陶茹雪保密,她能够理解,怕陶茹雪会多想。

    但对丁婵保密,难以理解,做这么多事情,目的是什么?

    不是为了感动她吗?

    仔细分析乔智,他真的有点奇怪。

    外面冷冰冰的,但骨子里很热心。

    帮助别人,很淡然,不会张扬。

    多次帮助自己,从来没有索要过回报。

    甚至有一种直觉。

    他在帮助过自己之后,会有意保持距离,疏远自己。

    丁婵留学的事情,已经在暗中处理得差不多。

    一个月之内,校方将会给丁婵邮寄通知。

    九月中旬丁婵便可以前往意大利学习深造。

    对丁婵而言,算是经历了丑小鸭变白天鹅的通话。

    安梓夏有些羡慕丁婵。

    当初最艰难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帮助自己。

    很多人只看到她如今光鲜亮丽,却不知道她吃了多少苦。

    手机屏幕闪烁,郑新河打来电话,“晚上有空吗?”

    “没有,我要加班!”安梓夏撒谎道。

    “别骗我了。我问过你的秘书,最近这段时间你的工作不太忙。跟我见一面吧。”郑新河叹气道。

    “行吧。”

    尽管不愿与生父见面,但自己现在需要稳住郑新河。

    徐琳被辞退了职务,但她依然是郑大金店的大股东,随时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稳住了郑新河,才能继续往下实施计划,打击徐琳。

    “我晚点将餐厅的地址发给你,让小钟一起过来吧。”郑新河邀请道。

    小钟?

    那是个骗子!

    安梓夏没有回答,挂断电话,很快收到地址。

    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前往。

    抵达餐厅,报了包厢号,由服务员领着来到一个面积挺大的房间。

    郑新河早已等待多时,身边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安梓夏有点意外,以为会是两个人吃饭,没想到郑新河还带着一人。

    “梓夏跟你介绍一下,这是你魏伯伯,郑大金店最大工厂的厂长,今天将他介绍给你,你以后有要求可以跟他提。”郑新河面带微笑道。

    安梓夏与魏洪泽主动握手,面带微笑,“魏伯伯,久仰大名,你可是华夏首饰行业的顶级大师。一直想登门拜访你。”

    魏洪泽知道她是郑新河和前妻之女。

    如今外面都在传郑大金店出现了内部分裂。

    她便是那根直接导火索。

    “你过奖了。安氏首饰有一批顶级的设计师,你们的每款新品我都会研究,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灵感。”

    安氏首饰的发

    展速度很快,主要以设计作为最大的亮点,深受年轻人的喜欢。

    郑大金店虽然有一批经验丰富的金匠,但和国际的流行文化脱钩比较严重。

    现在主要还依赖婚庆市场。

    顾客买回去作为压箱底,对金器的外观设计要求不高,也束缚了金匠的技术水平。

    安氏首饰聘请了多个意大利设计师。

    讲究最新的设计元素,研究年轻人的审美变化。

    尤其是在钻戒和水晶饰品两大市场,在国内做到了前三位。

    郑新河将安梓夏介绍给自己,是为了让安梓夏能拿到最好的出厂价。

    安氏首饰擅长设计,但缺少稳定的工厂。

    即使再好的设计理念,也要一个成熟稳健的工厂,才能够实现批量生产。

    魏洪泽内心波澜起伏。

    郑新河将自己介绍给安梓夏,等于将郑大金店最大的优势交给了安梓夏?

    莫非安氏和郑大金店要完成融合?

    看到这个变化,魏洪泽内心还是欣喜的。

    郑大金店有日薄西山的趋势。

    实体店的生意很难做,尤其是金店产业,经常一天下来,成交不了一单。

    反观安氏首饰有不错的成长性。

    全国门店数量只有二十多家,销售业绩通过网络销售完成,利用微商和社群体系销售产品。

    至于线下的门店赚不到钱,并不重要。

    实体店等于给安氏首饰打广告,增加品牌的含金量和可信度。

    魏洪泽的酒量不错,郑新河与原本不相伯仲。

    有安梓夏加入,魏洪泽顿时就陷入下风。

    虽然醉了,依然还有意识。

    郑新河让人送魏洪泽去酒店休息。

    安梓夏准备离开,郑新河拉着安梓夏,轻声道“陪我在酒店的花园坐一会儿吧。”

    安梓夏微微颔首。

    将魏洪泽介绍给自己,至少能帮自己节省百分之十的成本。

    天幕中亮着星辰,晚风有点凉。

    在酒精的作用下,郑新河变得多愁伤感。

    “安安,以前我和你妈也这样,喜欢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数星星。”

    安梓夏面sè变得y沉,“你不配提她。”

    郑新河自嘲地笑道“是我没保护好她。所以我现在要豁出去拼命保护你。我知道你对我有芥蒂,但血浓于水,你早晚有一天会理解我。”

    “理解?不好意思。我不可能理解一个抛妻弃女的人渣。”安梓夏怒道。

    “骂出来,舒服多了吧?我们活在一个很现实的世界,想要有收获,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你妈对我很珍贵,但郑大金店是我的责任,我只能选择其中之一。”郑新河苦涩道。

    “说完了吗?”安梓夏冰冷地笑道,“永远将责任推卸在别人身上,似乎自己站在道德的最高点。难道你就不能诚心诚意地道个歉吗?”

    郑新河愕然,苦笑道“我愿意向你道歉。”

    “不用了。你应该给我妈道歉,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安梓夏冷笑,“没有其他事,那我走了。”

    “慢着。我想跟你聊聊钟石的事情。”郑新河突然喊住了安梓夏,“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的

    城府很深,你跟他在一起,我不太放心。何况我多次想要见他,他都不愿过来,说明他不诚心跟你在一起。”

    “钟石?你以为他真叫钟石啊?”安梓夏嘲讽笑道,“他根本不是我的男朋友,所以你多虑了。放心吧,有我妈作为前车之鉴,我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男人对我而言,只是工具而已,就像你对待女人的态度一样。”

    郑新河目瞪口呆。

    望着女儿消失。

    他不叫钟石,那叫什么?

    郑新河用手扶额,心态崩了,好像被骗了啊!

    司机在门口等待,安梓夏给他打电话,“你先走吧,我打算出去转转。”

    等司机开车离去,安梓夏给陶茹雪发了条消息,“雪儿,我现在好难受啊!”

    陶茹雪看了吓了一跳,“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安梓夏将酒店定位发给了陶茹雪。

    半个小时之后,陶茹雪从广电大厦赶到酒店,看到了躺在大厅沙发上的安梓夏。

    “你来了啊!”安梓夏揉着醉眼,露出笑容,“雪儿,你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

    陶茹雪已经不是第一次救安梓夏。

    无奈道“好好好,我永远不离开你。”

    安梓夏突然哭了起来,“你骗人。你背叛了我们的友情。你因为乔智,跟我越来越远了。”

    见酒店的服务员奇怪地望着自己,陶茹雪脸上火辣辣的,“说什么疯话呢。”

    安梓夏失落地叹了口气,“是啊,我就是个疯子。”

    将安梓夏弄上车,陶茹雪将她送回家中,将她扶到床上,给她脱掉衣服,用热毛巾擦了脸和手,然后才离去。

    安梓夏在梦中说了几句梦话,让陶茹雪心情复杂。

    “雪儿,别离开我。”“乔智,你就是个超级无敌大混蛋!”

    原来乔智在安梓夏的心中这么糟糕吗?

    连做梦都在诅咒他。

    看来以后还是尽量避免让安梓夏接触乔智,那样可以减少矛盾。

    乔智打来电话,“我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你怎么还没下来?”

    “我提前下班了,安安喝醉了,所以我来送她回家。”陶茹雪如实道,“你现在直接回家吧,我自己开车回家。”

    乔智蹙眉道“安梓夏喝醉了,你扶她回家?你也太不小心了吧!难道不怕她撒酒疯,弄伤你吗?”

    陶茹雪笑道“刚才担心她,都忘记这回事了。”

    乔智无语道“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你打给我,我来解决。”

    陶茹雪没好气道“算了吧,她刚才醉了,说了二十遍“雪儿,别离开我”。说了三十遍“乔智是个大混蛋”。你俩啊,就是仇家,以后我还是尽量避免让你们少见面吧。”

    乔智摸了摸鼻子。

    没想到安梓夏会这么痛恨自己。

    亏自己帮他那么多次。

    还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

    “下次她再遇到状况,你给我打电话,我不出场,可以让别人处理问题。”

    “我和她的事情,你就别管了。”陶茹雪笑着催促道,“你赶紧回去吧,我今晚想吃油泼面!多放点辣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