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433章 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国名厨 ”查找最新章节!

    巩晖不是一个小鸡肚肠的人。

    但,他并不愚蠢。

    找到老领导,一通抱怨。

    “李东岳现在回来是什么意思有本事他拿着那些挂广告费用自己搞个新项目出来。为什么还是要进入我的栏目组。我现在负责的团队,手中除了之前一个节目之外,其他几个节目,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这是在**裸地打劫。”

    老领导知道巩晖的性格。

    任由他抱怨结束。

    “小巩,李东岳的意图,你看得明白,难道上面的人会看不明白吗要从大局考虑,李东岳此人有点本事,在某些时刻有作用。但他也不会走得太高,你懂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

    巩晖能看出李东岳伪君子的性格,其他人岂能看不出。

    看破不说破,这是沉稳的表现。

    “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巩晖连忙道歉。

    老领导笑道:“好好利用他,是一个不错的奇兵。记住他是副职,团队的人以你马首是瞻。”

    巩晖面色变得凝重,心情依然沉重。

    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小贾惊慌失措地走入。

    不太喜欢小贾的性格,动不动就会找自己聊天。

    其实就是变相打小报告。

    从领导的角度,办公室里又需要有这么一个角色。

    八卦让人厌倦。

    但听习惯了八卦,偶尔听不到,会觉得无趣。

    小贾平时打小报告的对象,频率最少的是陶茹雪。

    陶茹雪很少跟其他人交流,仿佛将自己孤立一般。

    正因如此,巩晖对陶茹雪的印象反而不错。

    长得那么好看,却能如同一朵兰花,独自盛开,静雅芬芳。

    这才是有内涵、值得尊敬的女人。

    之前关于陶茹雪和李东岳的传闻版本种种。

    巩晖基本已经确定,李东岳单方面追求陶茹雪,陶茹雪对李东岳保持疏远和拒绝的态度。

    在工作上巩晖对陶茹雪越来越倚重。

    既是认可她的实力,也是欣赏她的人格。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巩晖蹙眉不满道。

    被李东岳扣了一盆屎在头上,正想找个人出气呢。

    “东岳老师被人打了!”小贾结结巴巴地说道。

    “哦是被谁打的!”

    “被一个蒙面人。”

    演电视剧呢啊,还蒙面人!

    巩晖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广电大楼安保做得不错,外人进不来,怎么会被打呢”

    小贾苦笑道:“所以大家都猜会不会是内部人!”

    巩晖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会给东岳老师打个电话,问清楚情况,你们没必要以讹传讹了。”

    等小贾离开之后,巩晖在办公室走了好几个来回。

    竟然哼起了歌。

    对李东岳的厌恶,已经无法掩饰。

    故而听到他被痛揍的消息,所以心情说不出的痛快。

    至于那个劳什子慰问电话。

    巩晖肯定是不会打的!

    ……

    李东岳低估了乔智对他的警惕。

    在他的名单当中,李东岳排在危险人物第三位。

    第一位曾是刘达,现在已经被自己送到监狱里去了。

    第二位是韩斌,这家伙最近怂得狠,没有露出太多的破绽。

    第三位便是伪君子李东岳。

    所以现在李东岳已经成为乔智的二号敌人。

    李东岳比起韩斌城府更深,但破坏力也稍微欠缺了一点。

    他骨子里有文化人的傲慢。

    与诸多广告商接触时的画面,都被胡展骄安排人记录下来。

    他的重要行动,也会随时向胡展骄汇报。

    比如今日李东岳前往广电大厦,就在胡展骄的监控当中。

    包括李东岳在停车场拦下陶茹雪的车,试图骚扰她。

    这一切都在胡展骄安排眼线的注视之中。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胡展骄依然替乔智感到不平。

    敢给自己最好的兄弟戴绿帽子

    胡展骄气不打一处来。

    以给大厦物业运送物资的名义,潜入广电大厦。

    将自己伪装好。

    在停车场守了足有一个多小时。

    终于等到李东岳出现,将他拖到楼梯道里,狠揍了一顿。

    胡展骄和乔智复仇的方式不同。

    乔智更喜欢用头脑。

    胡展骄喜欢拳头,不会用其他花里胡哨的方法。

    胡展骄给乔智打了个电话。

    将前因后果告诉了乔智。

    乔智很生气,没想到李东岳像是狗皮膏药一样。

    “骄哥,谢谢你啊!”乔智由衷感谢道。

    “老乔,你跟我说这个话,那可就见外了。”胡展骄笑道,“咱俩是兄弟。你被戴绿帽子,我心里能舒服吗”

    乔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别胡说,李东岳并没得手。”

    胡展骄耸肩道:“只要锄头挥得好,不怕墙头挖不倒!”

    乔智没好气地骂道:“骄哥,能不能盼我点好。”

    胡展骄哈哈大笑,“你啊,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什么”

    “你最怕被绿!”

    “……”

    竟无言以对。

    好像挺有道理的。

    无论男女。

    谁特么不怕啊!

    胡展骄继续分析道:“主要你媳妇太好看了,其实换成任何人,处于你现在的位置,恐怕都没有什么安全感。我以前觉得高杨长得太丑,现在心理平衡了。至少我不怕随时可能被挖墙脚。”

    乔智笑骂道:“要不要我把你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高杨,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别啊!你想我被小皮鞭抽死吗”胡展骄连忙求饶。

    胡展骄和高杨两个人特别会玩,什么滴蜡、抽鞭、摇铃铛……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两人也只有感情到了那一步,才会如此豪迈。

    乔智早已见怪不怪。

    他皱眉,提醒道:“你下次可千万别动手,如果李东岳是个二愣子,无视那些照片,直接选择报警,你该怎么办”

    揍李东岳固然让人愉快。

    但若是让胡展骄牵扯上麻烦,那可就不好了。

    胡展骄搓了搓鼻子。

    不屑道:“要相信哥敲闷棍是专业的。停车场内的监控在哪儿,我心中有数。即使他报了警,想要抓到我的难度很大。就算被发现了,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蹲几天监狱呗,那儿我又不是没进去过。

    何况那小子做贼心虚,知道我们手里有他的把柄,绝对不敢声张,要我说,不如将那些资料全部发出去,让他和那帮人身败名裂。”

    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乔智摇头道:“那些照片抛出去,对李东岳等人的打击只是隔靴搔痒。毕竟我们没有更多的真凭实据。而且里面牵涉的事情和人太多了。”

    其实胡展骄也心知肚明。

    照片发出去,很有可能会处理掉无关紧要的一批人。

    李东岳上次遭遇的事情那么大,沉寂了一段时间,还不是又重新出山了。

    所以治标不治本。

    “嗯,我会继续让人盯着李东岳这只老狐狸的。”胡展骄沉声道。

    挂断胡展骄的电话,乔智陷入沉思。

    李东岳这么快就度过低谷,让他感觉到意外。

    原本以为李东岳至少有一年时间,不会再出现,而陶茹雪也正好度过在电视台最后的时光。

    现在李东岳重新回到电视台,而且位置很特殊,对陶茹雪而言,无疑增加不少麻烦。

    相信她能够熬过去,又不愿让她独立承担一切。

    李东岳是一个很恶心的伪君子。

    他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但擅长将自己摘出去。

    很难一棒子将他给打死。

    最好的手段,或许正是胡展骄的方式,狠狠地打他一顿。

    此次虽然有点打草惊蛇。

    但,相信李东岳是个长记性的人。

    肯定能猜到自己暗中监视他,会收敛很多。

    ……

    陶茹霜主唱,乔智客串、原创的第二首单曲《密雨》,持续飚升,一度冲到了榜单前三。

    给陶茹霜带来的好处,主动邀约她的通告多了两倍。

    经纪公司低估了陶茹霜的价值,主动与他签署b级艺人约。

    对于一个刚进入公司不到半年的艺人而言,显然宛如坐火箭一般。

    陶茹霜知道这是乔智给自己带来的机会。

    嘴上虽然不说,但内心很是感激。

    乔智也觉得有点奇怪,原本以为陶茹霜进入娱乐圈,会遇到各种潜规则,心灰意冷之下,永远退出娱乐圈。

    陶茹霜展现出来了韧性,无论是演技还是音乐都展现出了超人的天赋。

    乔智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了眼。

    很多人拥有一双慧眼,能看清楚别人的价值和潜力。

    但乔智在这方面的能力几乎为零。

    受到管哲的邀请,乔智决定抽出时间跟焦雨见一面。

    来到工作室,管哲故意跟乔智东拉西扯,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原创音乐市场。

    乔智瞧出这家伙好像是怂了。

    “你不会是想放鸽子吧!”

    “我有点怕见她。”管哲痛苦说道,“她其实对我挺好的,以前我心情不好时,她就会安慰我。”

    “怎么安慰你的”乔智好奇套路。

    “比如我说遇到挫折了。她就会鼓励我,不要泄气。”管哲回忆道。

    “那她喜欢过你吗”乔智继续问道。

    “她说过喜欢我!只可惜遇到我太迟了,如果早点遇到我,肯定会和我在一起。”管哲轻声道。

    “她后来分过手吗”

    “分过!”

    “那和你在一起了吗”

    “没有!因为有过很多段感情,她觉得配不上我。想和我成为永远的朋友,如果当男女朋友,发现不合适,连朋友都做不了。”

    “……”

    乔智许久才道:“总能找到理由,让你心甘情愿当备胎。她好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