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卷:厨王争霸 第374章 字字诛心!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不起,我拒绝。”

    丁婵霍然起身,眼神清亮的说道。

    “你可以不用这么快给我答案。”安梓夏意外,没想到丁婵比想象中要难搞,“或者你可以给我开个价码,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

    丁婵问道:“我想知道,陶茹雪委托你找我,给出这些条件的吗?”

    安梓夏蹙眉。

    丁婵正在试图将话语权掌握到自己手中。

    “她是一个特别骄傲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她是我最好的闺蜜,我想要保护她。你敢说对乔智没有特殊的感情?”

    安梓夏的声音不算高。

    气势上却在步步紧逼。

    “料想她也不会做出这么低级的事情。”丁婵淡淡一笑,“否则她可配不上我的老板。”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安梓夏挡在丁婵的身前。

    这“小三”好凶啊。

    还是一个学生,出了社会历练几年,那还了得。

    丁婵平视安梓夏,淡淡道:“其实我没有义务要回答你一个特别**的问题。不过,既然你不耻下问,那么我就很认真地回答你。

    乔智帮过我很多,比如我母亲的医药费,便是他购买下食堂的承包权支付的。

    如果不是她的话,我现在无法自食其力。可能要走上另外一条道路。

    面对一个屡次帮过我的人,我当然会心生好感。

    但是我对他的感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龌龊。我知道他有家庭,而且他对家庭有强烈的责任感。

    我会用实际行动回报他对我的帮助,也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安梓夏吃惊地望着丁婵。

    这个女生言语当中充满了——“正能量”。

    有种错觉,站在自己面前的好像不是丁婵,而是乔智。

    丁婵受到乔智的影响太大了。

    “如果有一天乔智和陶茹雪出现感情危机,你敢扪心自问,不会趁虚而入吗?”安梓夏问道。

    “如果他们还是夫妻,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暧昧的行为。”丁婵道。

    “如果离婚了呢?”安梓夏追问。

    “如果有人不珍惜他,恐怕会有很多人会珍惜他。”

    丁婵巧妙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安梓夏冷笑,“果然狐狸尾巴,还是露出来了。”

    丁婵不屑道:“随便你怎么想吧,人生道路如何走,我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去走,而不是操控在别人手中。我承认,你给我足够的诱惑,知道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优秀的艺术品设计师。但,你低估了我的实力,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触及梦想。”

    面对丁婵,安梓夏竟然无言以对。

    拿起经济却符合美感的手工缝制小挎包,丁婵离开了位置。

    怔怔地望着丁婵的背影。

    安梓夏自言自语道:“陶茹雪,你完蛋了。没想到看似很弱的情敌,竟然有这么强的爆发力。”

    原本以为丁婵跟沐晓相比是个软柿子。

    谁能知道她是个硬茬。

    外表、气质、个性,决定了她未来会是一个很优秀的女性。

    丁婵走出茶楼,泪如泉涌。

    她迅速擦掉,眼中透露出坚毅之色。

    安梓夏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想要用钱和利益逼迫自己就犯吗?

    若是真按照她的部署,岂不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即使有一天获得了成功,但会被乔智鄙夷。

    那又有什么

    意义?

    自己必须要打起精神,不能再这么虚度光阴。

    如同杜兰提醒自己。

    乔智现在已经越跑越远。

    连他的影子都追不上,甚至快看不见了……

    必须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否则,连守在他身边的资格都可能被剥夺。

    不怪安梓夏,甚至还感谢她。

    因为安梓夏让自己清醒地找到现在的定位。

    之前被太多的东西迷惑了。

    以为在乔智的庇护之下,就这么样生活下去,其实挺好的。

    这是巨大的错觉。

    丁婵给陈雪华打了个电话,请求调休一天。

    陈雪华倒也没有多疑,便让人事部那边做了个备案。

    乔智发现前台是周冲在顶岗,问清楚丁婵今天调休,便给丁婵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丁婵的手机打不通。

    返回办公室,喊来了杜兰。

    杜兰支支吾吾,不愿意明说。

    乔智故意装作发火,“究竟出了什么事?”

    “早上有个开法拉利的女人,将丁婵喊走了。”杜兰轻声说道。

    “法拉利?”乔智第一反应是安梓夏,掏出手机,挑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杜兰,“是她吗?”

    杜兰很诚实地说道:“有点像,当时戴着眼镜,我也不敢确认。”

    “嗯,你去忙吧。”乔智不动声色。

    杜兰意识到自己被乔智给诈出来了。

    她也不知道,告诉乔智真相,是对还是错。

    丁婵特地打电话,跟杜兰强调,别让乔智知道早晨那一幕。

    乔智想了想,给安梓夏拨通电话。

    对安梓夏并没有恶意。

    她曾经帮过自己。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乔智便是这么一个人。

    但安梓夏如果欺负丁婵,乔智肯定不同意。

    “能不能跟你见一面?”

    “好啊?我在美容院做脸呢,你来找我,前台报我的名字,会给你安排。”

    乔智收到定位,赶往“极乐港”。

    在前台报了名字,被人带到二楼的女宾部。

    等了十来分钟,安梓夏穿着美容会所统一的服饰走了过来。

    上满是圆领短须,下面是齐膝的短裤,青灰色调,不透光。

    乍一看,能瞧出里面空荡荡的。

    乔智后悔在这个地方跟安梓夏见面。

    旁边偶尔路过一个女人,会像盯着肉包子的小母狼似的盯着自己。

    有误入贼窝的感觉。

    “怎么?替你的小情人打抱不平来了?”

    安梓夏递给乔智一瓶牛奶。

    乔智接过,没有打开,搁在一边。

    “你跟我有仇吗?怎么见面就朝我泼脏水。你说丁婵是我的小情人,请问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空口捏造,就没有罪恶感吗?”

    安梓夏愕然,“火气这么大,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乔智冷声道:“我跟你很熟吗?我允许你给我开玩笑了吗?我警告你,以后别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有些人不搭理你,不是怕你,是善良。并不是所有人都软弱、愚蠢,任由你戏耍和揉捏。”

    安梓夏被乔智的话狠狠刺伤。

    不带一个脏字,字字诛心。

    “我戏耍谁,揉捏谁了?我承认,今天跟丁婵吃早餐有点突兀,但我是带着诚意过去的。只要她答应我的请求,我送她去意大利深造。这对她难道没有好处,真的罪大恶

    极吗?”

    安梓夏愤怒辩解。

    论“怼人”,乔智绝对是王者水平。

    “你很有钱,也有权势,用手中掌握的权势,作为羞辱人尊严的筹码,难道不是作恶?”

    “你暗中勾引钟石,别以为我不知道,难道那不是戏耍吗?”

    安梓夏被气得面红耳赤,“你无耻……分明是钟石故意接近我!”

    乔智冷笑,“接近你,你不知道拒绝吗?你明明与他没有结果,还放出各种诱饵。”

    安梓夏突然反应过来。

    “钟石把我们的聊天信息给你看了。不对,你用他的账号,跟我聊天!难怪我觉得他人格分裂呢。”

    乔智愕然。

    安梓夏果然反应敏锐。

    乔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奉劝你一句,好好做人,离我身边的人都远一点。”

    安梓夏冷笑:“包括陶茹雪吗?我是她的闺蜜,这辈子都会是。”

    乔智被噎了一句,“你和陶茹雪的关系如何,我不插手。但希望你不要挑拨我们的感情,成为我们幸福的阻碍。”

    安梓夏坚持己见,挑眉冷笑:“我会帮茹雪看好你的。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心里有什么花花肠子,别以为能躲过我的双眼。丁婵、沐晓,还有那个沈冰?我都盯着呢!”

    气急之下,乔智扬起手。

    安梓夏突然朝前靠拢,“来啊,你打啊!不敢打,你就是孙子!”

    乔智控制距离,伸手揪住了安梓夏的领口,将她半提起。

    “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我来,但不要伤害无辜之人。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安梓夏脚尖踮起,有些喘不过来。

    咬牙重心超前移,朝乔治身上倒过去。

    手背传来异样。

    她在打什么算盘?诬陷自己非礼?

    这是她的主场。

    真给自己倒了污水,百口莫辩。

    乔智连忙松开衣领,将安梓夏推了个趔趄。

    警惕地望着安梓夏。

    见乔智根本没打算占自己便宜。

    安梓夏不怒,却冲着乔智得意地笑,“咱们走着瞧。谁对谁不客气,还不一定呢。”

    “别再有下次,不然我有办法,让你后悔莫及!”

    给足口头警告,乔智怕安梓夏再试图搞什么歪门邪道,决定离开。

    安梓夏掏出手机,找到钟石的账号,直接将这家伙给删除掉。

    “撩妹也找人代撩,真是个软蛋缺德玩意。”

    想给陶茹雪打个电话,终究还是作罢。

    陶茹雪并不知道打小三计划的始末,自己是替她做出决定。

    没想到乔智如此维护丁婵。

    是否要提醒陶茹雪注意?

    走到包厢,觉得领口火辣辣的疼。

    对着镜子看了一眼,竟有锁骨中间的雪白肌肤上,留下三道火红的杠印。

    乔智这是没把自己当成女人看待吗?

    这狗爪子下手还真够狠的。

    乔智下楼坐在路虎上,望着自己的右手。

    刚才碰到了吗?

    应该是碰抓到!

    唉,不过可以确定。

    真是挂了空档……

    突然想起了墩儿。

    他好像躺枪了。

    估计要被安梓夏拉黑……

    短时间内,怕是要走不出失恋的阴影……

    早晚有一天,他会感谢自己。

    从一个万劫不复的爱情陷阱中,拯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