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卷:厨王争霸 第369章 “扶弟魔”进阶!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贤回家之后,见万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儿子坐在地上玩积木。

    家里宛如被四十大盗洗劫过似的,凌乱不堪。

    万蕾扫了一眼沈贤,将剥好的瓜子全部倒入嘴里。

    含糊不清地说道:“以为你会带菜回来,所以我没买菜。”

    沈贤转身下楼,在小区的菜摊购买了蔬菜、肉类。

    见有新鲜的鲫鱼买了两条,上楼之后,万蕾还在看电视剧。

    他深吸一口气,进入房间开始准备晚餐。

    四十分钟之后,三菜一汤端上桌。

    万蕾拍了拍手,扔掉了瓜子。

    坐在桌上先吃了菜,又吃了两碗米饭。

    沈贤则在旁边照顾儿子先吃饭。

    等忙完了儿子,菜已经凉了。

    他随便对付两口,开始打扫家里的卫生。

    先将儿子的玩具收拾整齐,再将地面先扫后拖。

    至于万蕾一直在旁边看电视、吃零食。

    终于忙完了一切,沈贤泡了一杯绿茶,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对着万蕾笑着说道:“我爸的身体已经康复,过两天我就去把他们接回来。”

    万蕾甩掉了手里面的薯片桶,不悦地扫视着沈贤。

    “老沈,你什么意思啊,招呼不打一声,就让那两个老的接回来了?”

    沈贤蹙眉道:“那是我爸妈,是你的公婆,什么叫老的?”

    万蕾冷笑。

    “让他们别回来,我可没工夫照顾他们。照顾一个小的,就要了我半条命,还让我照顾他俩,你是要累死我吗?”

    见妈妈嗓门变大,儿子顿时哇哇哭了起来。

    沈贤哄着儿子,送入房间,带上门。

    再次来到客厅,万蕾叉着腰,冷笑:“老沈,别以为你自己现在赚了几个臭钱就了不得了。你以前在穷得叮当响的时候,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德性了?别以为上次闹过了,我就会怕你。如果你让那两个老不死的回来,我就跟你离婚。”

    沈贤被气得脸色变黑。

    “我什么都可以忍耐。父母和孩子是我的底线。你不要逼我。”

    “谁逼你了,明明是你在逼我。唉,这个家没法活了,呜呜呜……”

    万蕾仿佛被抽去了浑身力气,坐在地上痛苦地嚎啕大哭。

    望着妻子开始耍无赖的样子,沈贤无可奈何。

    转身走入卧室,将儿子的东西,诸如尿不湿、奶粉,收拾到一个袋子,将孩子轻轻放在推车里。

    见沈贤推着儿子准备离家出走。

    万蕾瞬间从地上爬了起来,拦住沈贤的去路,“你想去哪儿?”

    沈贤一把将万蕾推开,冷笑道:“这个家你继续呆着吧。”

    万蕾慌了,扑过来揪住沈贤的衣服,“你不能走,你是不是要找那个狐狸精!我不允许你去。”

    “神经病。”沈贤将万蕾给推开,头也不回地朝电梯走去。

    “滚吧,走了以后就休想再进这个家。”

    万蕾在身后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将儿子推到小区路口,沈贤到小卖部拿了一包蚊香。

    他不会抽蚊香,刚吸了一口。

    就被呛得咳嗽不已,泪水都被咳出来了。

    不远处儿子坐在推车内,似乎哭了起来。

    他连忙掐掉蚊香,朝推车走了过去。

    将儿子从推车抱出,低声笑着劝道:“宝贝乖乖,咱们等下就见到姨奶奶家去。”

    万蕾在楼上等待许久,见沈贤没有回来。

    终于还是决定下楼。

    正好看见沈贤将推车折叠放到后备箱,抱着儿子坐入出租车的后排。

    寒风阵阵,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

    自从上次闹了一场之后,沈贤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碰自己了。

    当夫妻之间没有了感情,只剩下孩子作为联系纽带,早已是名存实亡。

    在万蕾的眼中,沈贤就是一个王八蛋。

    有了几个臭钱,嫌弃糟糠之妻。

    她显然没有换位思考。

    沈贤可以忍受委屈,但不能让孩子和父母接受同样待遇。

    万蕾返回客厅,拨通弟弟万华的电话号码。

    “你想要搬过来住的计划泡汤了。”万蕾不悦道。

    万华皱眉道:“你难道没按照我的意思来做吗?每天将家务活全部交给他来做。如果他忍耐不了,你就趁机提出将爸妈接过去住,而我呢,就顺其自然地搬过去了。”

    万蕾叹气道:“你姐夫的性格,难道还不知道吗?你以为他跟你一样吗,坐吃山空想发财,懒得跟被抽了筋似的。”

    万华尴尬地笑了笑,“那你就继续软磨硬泡呗。”

    “我公婆要回来了。还怎么软磨硬泡?”万蕾无奈道。

    万华啊了一声,“错过了绝佳时机啊。”

    万蕾冷笑道:“就算你们没法搬过来住,我也不可能让那两个老不死的回来。”

    万华皱眉道:“姐,这个事情只能智取不能硬来啊。”

    “我就硬来了。他带着宝贝离家出走,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扛多久。”万蕾冷声道。

    “姐,唉,你看着办吧。”

    将手机扔到一边,万华用胳膊当枕头,躺在床上。

    还在为那辆新车被迫送回去,耿耿于怀。

    如果能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以两大家要出行为理由,岂不是就可以说服沈贤买车?

    而且两家并成一家,平时家里的日常开销,肯定是由姐姐来承担。

    再将父母的房子出租,一个月的收入起码能增加三四千。

    不仅可以减少开支,还能增加收入。

    一箭双雕的好计。

    只可惜老姐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了。

    万华的心情很纠结。

    希望姐姐和姐夫能好好过日子,那么姐夫能多多照顾自己。

    但姐夫现在有钱了,腰板也直,没那么好控制了。

    万蕾挂断弟弟的电话,没洗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

    最近一段时间每天带小孩,她觉得特别疲惫,今天儿子被带走,也有机会好好休息一番。

    至于沈贤回不回来,万蕾并没有太过在意。

    等过两天,万蕾找沈贤说几句好话,矛盾就解开了。

    公婆肯定不能就这么接回来。

    两代人的生活习惯差异很大。

    自己平时买点东西,婆婆会跟自己说,不要太浪费。

    又不是花老两口的钱,还真够操心的。

    至于带小孩更是不讲究,无论什么东西,都朝孩子嘴里塞,

    而且还不讲卫生。

    沈贤来到小区楼下,姨妈早已等候多时。

    身边站着老表和表嫂。

    姨妈从沈贤的怀中接过儿子,沈贤从后备箱取出东西。

    “让宝宝陪你住两天,等我把事情安顿下来,再来接他。”

    表嫂在旁边用手指逗着沈贤的儿子。

    “你太客气了,小宝这么可爱,早就想接他来住几天了。”

    表哥在沈贤的肩膀上拍了拍,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贤很感动,强忍住落泪。

    和表哥一家的关系很不错。

    表哥被自己大一岁,从小在一起长大。

    现在表哥在一家合资企业当销售主管,收入挺不错。

    但琼金的房价实在太贵。

    姨妈一家四口人挤在六十多平的商品楼,两室一厅。

    将儿子的东西摆放好,姨妈将沈贤拉到房间。

    “怎么又跟万蕾又吵架了?她脾气不好,你就让着她点呗。”

    长辈都是劝和不劝分。

    其实姨妈知道沈贤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欺负万蕾。

    沈贤摇头,叹气道:“我要接爸妈回来,她不同意,要离婚。”

    姨妈没想到万蕾如此忤逆,怒道:“为什么不同意?你爸妈的脾气那么好,回来之后,可以做家务,照顾小宝。她有什么理由嫌弃他们。”

    沈贤道:“万蕾一直想将她父母接过来给我们住,她隐晦地跟我提起过几次。”

    姨妈神色大变,“那可不行啊!如果你同意了,岂不是还得将他弟弟也接过来。那又变成你要养活他们一大家子了。”

    沈贤脸上流露出麻木之色,“想给父母养老,我也是能够理解的。我心寒的是。她心里始终隔了一层,觉得我是外人,我的父母也是外人,只有她父母才和她是一家人。”

    姨妈轻轻叹气,“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明天我会去接爸妈回琼金,你看这个小区有没有房子可以租。租金五千以内都可以接受。”沈贤道,“另外也请你帮我打听下,看有没有合适的保姆。”

    父亲的手术成功,母亲还是要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照顾父亲身上。、

    因此聘请一个保姆,会更加妥当。

    姨妈试探道:“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上次那个小颜其实挺不错,年轻漂亮,做事还特别踏实,要不你再联系联系?”

    沈贤连忙摇头道:“估计她找到下家了,还是不用打扰了。我现在就走了。”

    姨妈抓住沈贤,“你去哪儿?”

    沈贤笑着说道:“家里住不下,我去住酒店。你能帮我照顾小宝一天,我就特别感激了。不能影响再影响大家了。”

    姨妈皱眉不依:“为什么要住酒店,要不你住客厅的沙发,将就一宿。”

    沈贤故意摆谱,“沙发住着不舒服,影响我明天工作状态。”

    离开姨妈家,在小区门口扫了一辆共享单车。

    然后再换地铁,出了地铁口,又骑共享单车抵达食堂。

    在学校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牙刷、牙膏、洗发水、肥皂等日用品.

    沈贤没有住酒店,而是选择住进食堂的办公室。

    他是一个吃得了苦的人。

    但,不舍得让珍爱的人受一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