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319章 果然是这俩小子干的好事!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康年跟韩斌聊了很久,终于说服了韩斌。

    让他清醒地认识到遇见了一个被想象中要强大且狡猾的对手。

    “小斌啊,你才工作四五年,而且还是在校园工作,没见过的人和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以至于一错再错。”徐康年苦口婆心,希望能让韩鹏引导至正途。

    韩鹏沉默不言,姑父肯定是受到了威胁。

    或者,姑父是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氛。

    韩鹏不得不承认,低估了乔智和胡展骄的能量。

    原本以为他俩就是刚毕业,准备创业,甚至在学校里还是不听话的学生。

    “姑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不起,给你惹了那么多麻烦。”

    韩鹏最终还是决定听从姑父的命令,到人事部门递交辞职申请。

    姑父有他的难处,担任重要职务这么多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能没有几件苟且之事?

    像韩鹏进入学校,也存在利益互换。

    如果因为自己跟乔智的矛盾,导致姑父陷入难堪,对整个家族都是巨大的损失。

    徐康年这么多年来帮不少亲戚处理过各种事情,自己再怎么混账,也不能拖累他。

    韩斌是个混蛋,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嗯,休息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会给你重新安排工作。说实话,你脑子比较活儿,性格比较开朗,我一直觉得高校的生活太枯燥,不太适合你。”

    徐康年见韩鹏听劝,内心还是很欣慰的,这家伙还有得救。

    “那我回去等你通知。”韩鹏停下脚步,想了想,还是坚持重申,“关于我让很多女孩堕胎的事情,真的是无中生有,我被人给陷害了……”

    三人成虎。

    乔智和刘欣在咖啡店门口的表演,被人传得越来越像真的了。

    现在整个学校教师,无路男女老少,私下都骂韩鹏是个渣男。

    同情曾被他骗的白婉玲。

    徐康年重重点头,违心道:“我相信你。”

    感动地望了徐康年一眼,韩鹏从姑父办公室离去。

    等韩鹏离开之后,徐康年眉头紧锁。

    这辈子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没想到也会看走了眼。

    当初第一眼看到乔智和胡展骄,并没有太重视。

    甚至还因为韩鹏的添油加醋,对两人的印象极其糟糕。

    但他前几日,认真地调查过了一下乔智和胡展骄两人。

    没想到乔智竟然是淮香集团的女婿,而胡展骄的父亲也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

    两个年轻人,谈吐都不错,比起韩鹏明显要高一个档次。

    韩鹏与他们为敌完,全是自不量力。

    他走到办公桌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丢到粉碎机里面。

    这封信,是今天一早上班在门角发现的。

    收集了很多捕风捉影的事情。

    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如果被人引起注意,自己别提更进一步,恐怕会晚节不保。

    徐康年迅速联想,肯定是与自己的外甥韩鹏有关。

    联系乔智拿下师大食堂的承包权,昨天刚刚公布在网上。

    他意识到,这封信是个警告。

    否则,不会那么巧合。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韩鹏如果真的破坏别人的中标公示,对方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反击。

    信是投石问路。

    也是强硬的宣战书。

    对方不想玉石俱焚,但不怕撕破脸皮。

    徐康年暗叹了口气,当初拒绝那两个年轻人,可能是错误的决定。

    惹下两个不该惹的敌人。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韩鹏朝学院走去,进入办公室后,已经有好几人都在。

    见自己一出现,立即闭口不言。

    韩鹏下意识低下头,第六感告诉他,这几人都在说自己的坏话。

    韩鹏打开电脑,在网上下载辞职申请的模板。

    修改一番,打印出来,然后来到负责人事管理的办公室。

    “何姐,这是我的辞职报告。”韩鹏将辞职报告递给了何蓝。

    何蓝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小韩,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韩鹏苦笑道:“外面有很多关于我的谣言,我也没有办法自证清白。为了避免学院形象受损,所以我主动辞职,然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何蓝微微惊讶地望了韩鹏一眼,“你的觉悟还是挺高的。我也不隐瞒你了。最近这段时间关于你的疯言疯语挺多的。学院领导也有所考虑,想找你好好沟通。你现在主动辞职,是明智之举。”

    张大嘴巴,韩鹏吃惊地望着何蓝。

    敢情自己如果不辞职,学院领导已经决定辞退自己了!

    这样走,还算留有情面。

    手机传来消息,彭霭发来的,“韩老师,我在学院后面的芬芳亭等你,不见不散哦!”

    韩鹏深呼吸,先从综合室找了个纸箱子,将自己的物品全部整理其中。

    老师们对韩鹏早已见怪别怪,怕是早就得到自己要被辞退的消息。

    这么看来,自己是唯一一个被蒙在鼓中的人了。

    人走茶凉。

    即使跟自己关系挺好的几个同事,也没有安慰自己。

    望向自己的眼神,充满冷漠。

    抱着纸箱子,来到在芬芳亭,彭霭不是一个人,身边还站着个男人。

    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韩鹏进退不得,僵立现场。

    胡展骄冲着韩鹏,微笑:“韩老师,好久不见啊。”

    韩鹏眼中喷出怒火,果然是这两个小子在背后干的好事。

    “我承认,这一轮是你们赢了。不过,我韩鹏不会这么倒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韩鹏竭力克制情绪,保持镇定地说道。

    胡展骄摇头,同情道:“狠话还是少说为妙。你不替自己想想,也得为你身边人想想,比如你的姑父徐康年。”

    “你,真够卑鄙的!”

    韩鹏捏紧拳头。

    若不是知道并非胡展骄的对手,早就冲过去了。

    胡展骄见韩鹏怂的狗一样,眼中满是不屑之色。

    彭霭眼神复杂地望着韩鹏,起初她对韩老师还是有尊敬的。

    只是没想到韩鹏的人设一步步崩塌。

    胡展骄围绕韩鹏接触的女性,做了

    给重点调查,逐个接触、询问。

    最终锁定彭霭,认定她和韩鹏的关系非同寻常。

    彭霭一开始接触胡展骄,很是吃惊和警惕。

    但经过胡展骄一次次真诚地与她沟通,将韩鹏以前做过同类的事情摆在她的面前。

    彭霭终于意识到韩鹏真的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尤其是昨晚发给自己的短信。

    如果没有胡展骄提前提醒自己,她十有**会中招。

    “彭霭,你这个贱人,给我小心一点。”

    韩鹏狠狠地瞪着彭霭,将气撒在她的身上。

    “我可不怕你。”彭霭冷笑,“以前我是看走眼了。你现在被辞职,还真是大快人心。胡哥,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帮我揍他一顿!”

    胡展骄微微一怔,苦笑道:“这不大好吧!我刚才都挑衅过他,他没敢跟我动手,我动手的话,岂不是不在理。”

    “理由还不好找?就说他准备骚扰我,你正好路过,见义勇为。”彭霭随口编了个理由。

    韩鹏听清楚这两人的对话,吓得大惊失色,又不是被胡展骄第一次揍了。

    他抱着箱子,转身就跑。

    “他都跑了!你怎么不追啊!”

    “他都认输了,继续追,就算痛打他一顿,那也是以强欺弱,不够帅气。”

    胡展骄笑了笑道。

    彭霭微微一怔。

    他身上有股侠气。

    “事情已经解决,要谢谢你这次能够帮我。我的联系方式,你记下来吧,以后遇到问题,无论是韩鹏再骚扰你,还是其他问题,都可以联系我。”

    胡展骄朝彭霭轻轻地挥了挥手,笑着与之告别。

    彭霭目送胡展骄离去,竟然有些崇拜。

    暗叹了口气,是犯花痴了吗?

    胡展骄上了大众朗逸,给乔智打了个电话,“韩鹏已经辞职了。”

    乔智道:“这下得偿所愿了吧!”

    相对而言,胡展骄对韩鹏更是痛恨。

    胡展骄嘿嘿笑了两声,“这小子完全就不配为人师表。尽快清理出教师队伍,是为社会除掉一个人渣。”

    “别特么说的这么道貌岸然,还不是为了帮白老师出气?”乔智没好气道。

    “对了,这小子被我们整得这么惨。他会不会继续偷偷地干扰中标公示啊?”

    乔智笑着说道:“中标公示是有投诉通道,所有的投诉需要建立在理由合适,证据确凿的基础上。咱们投标,一直走的是正规流程,不怕被投诉。另外,你给徐康年塞的那封信,虽然也没有证据,但徐康年现在面临晋升,肯定不敢额外生事。”

    胡展骄忍不住叹气道,“再次见识你的手腕了。”

    乔智很认真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最讨厌你这个样子,明明是‘银币’,非要弄个事出有名的正义理由。”胡展骄感慨道。

    “你是想说我虚伪?”乔智反问。

    “是啊。不过,虚伪,但不会让人不舒服。”胡展骄补充道,“与伪君子那种虚伪,还是有很明显的不同。”

    伪君子的虚伪,是不分善恶,利己主义。

    乔智的虚伪,分亲疏,论正义、公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