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84章 粉颊红唇明眸皓齿柳眉琼鼻!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粉颊、红唇、明眸、皓齿、柳眉、琼鼻……

    香味,近在咫尺。

    乔智抬手抚了一下她的面庞,将额头零碎的头发,拨至耳后。

    陶茹雪直直地望着乔智,不肯移开视线。

    她想认真看清楚乔智。

    虽然名为夫妻,但没有认真瞧他长成什么模样。

    以至于偶尔想起他,都是模糊朦胧的样子。

    乔智的皮肤并没有远距离看那么好。

    两道眉毛很浓,眼睛不算小,瞳孔黑亮。

    从他嘴里可以嗅到一股很好闻的气息。

    不是香水味,仿佛来自身体内部的气息。

    “今天晚上你可以留下,但是你要答应我,什么都不能做。”

    “那我还是离开吧。什么都不能做,还不如让我去死。”

    “你……还是不是人……”

    “我当然是人……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那明早见吧。”

    果断将乔智赶出了门,陶茹雪嘴角浮现出微笑。

    不能让男人轻易得手,否则不会珍惜自己。

    乔智在陶家,看似过得实在太难了。

    但,仔细想想,他现在取得的成绩,何尝不是自己逼出来的。

    让他不断地追求进步,甚至变成赚钱的机器。

    自己也算是间接地旺夫了。

    乔智还真是个耿直,让他住在屋子里。

    让他什么都别做,难道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而已。

    总不能说,你留下吧,可以让你为所欲为?

    表面来看,陶茹雪冷傲如梅。

    其实,乔智比陶茹雪更加骄傲。

    他不屑去做那些降低自我水准的事情。

    跟父亲有点相似,又很多不同。

    史家城处处讲究,但到了关键时刻,便会掉链子。

    乔智处处都很随意,但在关键问题上,特别地较真。

    与乔智生活,会特别有安全感。

    往往也会被他的“耿直”,弄得手足无措。

    陶茹雪的性格明明很强硬。

    在与乔智一次又一次地激烈碰撞过程中,开始学会妥协。

    自己的变化很大,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

    对乔智已经有了强烈的依赖感。

    走路时,开车时,甚至工作时,偶尔会想起他。

    但,陶茹雪还是没有做好跟乔智“生孩子”的准备。

    不是丁克一族。

    想起孩子,就有一种恐惧感。

    如果怀孕了,至少要休息两年,工作该怎么办?

    连自己似乎都照顾不好,何况养孩子?

    她能做好一个母亲吗?

    她内心又会幻想。

    如果和乔智生出一个孩子,应该会长成什么模样?

    都取两人的优点,肯定是一个很漂亮的宝贝。

    只怕取两人的缺点,会不会特别丑?

    躺在松软的床上,陶茹雪脑海浮想联翩。

    已经是两三点,没有丝毫的睡意。

    手机发来消息提示,陶茹雪点开一看,是安梓夏发来的祝福红包。

    陶茹雪也发了一个红包回复过去。

    “竟然没睡?”安梓夏发来惊讶的表情。

    “嗯,正准备睡,被你吵醒了。”陶茹雪说道。

    “今晚年夜饭吃得如何?”安梓夏关心道。

    “比想象中要和睦。”

    “看来你已经适应人妻的生活了。早点休息吧,不影响你俩夫妻生活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们是名义夫妻,实际上,你又不是不知道!”

    “唉,我早已看透,你俩已经假戏真做。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夜值千金。”

    “真是个女流氓!”

    将手机扔到一边,不再搭理安梓夏。

    仔细一想,在很多人眼里,她和乔智其实已经是夫妻。

    为何自己还要守着那道莫须有的红线呢?

    难道是自己还不够爱他?

    那又需要多爱才行?

    越想越复杂,索性将枕头盖在脑袋上,还是忍不住去想!

    乔智还真是个害人精,搅得自己没半点睡意。

    从包里取出一本书,将台灯的灯光调到合适。

    细读每一个文字,始终难以专注。

    陶茹雪将书发泄般扔到地板上。

    挥拳打在枕头上,口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宣泄声音。

    像个受了气的少女。

    乔智还真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

    被陶茹雪赶出房间,郁闷是自然的,很快便消失不见。

    两人的关系变得融洽,从一对“假”情侣,变成真正的情侣。

    情侣到夫妻转变,又得一段时间。

    口口声声说想要孩子,真等有了孩子。

    生活方式会因为小生命的到来,变得混乱。

    两人的关系注定要变味了。

    挺享受现在爱情的朦胧期……

    酸酸甜甜的……

    给几个关系不错的,主动发了拜年信息。

    胡展骄发来语音。

    “祝你今年能大发横财!带着我飞。”

    “还是你带我飞,比较现实。”

    乔智回复一段语音过去。

    胡展骄再没有回音。

    对一个习惯群发撩妹信息的混蛋,今晚是一个接近目标、达到目的的好机会。

    翻着通讯里,乔智逐个发送拜年信息。

    比起群发消息,“私人定制”的拜年消息,更显诚意。

    不知从何开始,群发拜年信息,不仅无法赢得别人的好感,反而遭人嫌弃。

    人与人,若是关系不近,不打扰,反而更难能可贵。

    一个卡通小熊的头像多了个红点。

    是沈冰发来的拜年消息:“祝乔帮主在新的一年里,每天都很开心——沈冰。”

    乔智想了想,回复道:“祝沈美女新的一年一切顺利。”

    沈冰很快发来消息,“没想到你回复速度这么快!”

    乔智回复道:“刚过了整点,集中回复短信。”

    沈冰嘴角浮出苦涩,“原来是批量回复的短信啊!”

    乔智微笑道:“单独多给你回复一条!祝你今年能收获爱情。”

    沈冰五味杂陈,简单地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跟乔智分别有一个多月。

    偶尔还是会忍不住想起他。

    明明知道与他会成为陌路之人。

    手机里有很多拜年信息,甚至还有人主动给自己发来了拜年的转账红包。

    少则“13.14”,多则“5200”。

    沈冰选择忽略。

    她知道这些跟自己主动联系的人,心怀什么目的。

    从很久前开始,沈冰已经开始下意识避开这些人。

    孤独会让自己变得冷静。

    喜欢自己的灵魂千千万,自己喜欢的灵魂却少之又少。

    乔智没有再回复沈冰。

    潜意识里还是觉得要和沈祸水保持距离。

    警惕,何尝不是因为觉得她有诱惑力?

    乔智并不是圣人。

    遇到漂亮的异性,也会动心。

    沈祸水无疑是有这种魅力,乔智才会对她刻意“备注”。

    沈祸水对自己的情感,虽然隐藏得很深,但他又不是傻子,还是能从蛛丝马迹嗅得出味道。

    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冷静。

    给黄成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黄成发来愁眉苦脸的表情,以及一段语音。

    “这个年过得太糟心了。原本跟黄珏说好,离婚的事情瞒着孩子,没想到她直接说了出来。大吵了一顿,不欢而散。”

    “同情。不过,你的孩子以后早晚会知道,不如快刀斩乱麻。”乔智安慰道。

    “关键是黄珏好像是后悔了。孩子也打算劝我。而我心意已决。”

    黄成的语气中有些纠结和痛苦。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乔智知道黄成绝对不可能回头。

    以黄成的年龄还有性格,一旦做出重要的决定,必然会一往无前。

    孩子是维系婚姻的桥梁,何尝不是制造痛苦的枷锁?

    ……

    过年这段时间,陶家的别墅经常有人过来拜访。

    不仅有淮香集团的高层,还有一些各界的名人。

    他们都是借助春节契机,来拜访陶南芳。

    陶南芳偶尔也会让乔智一起见客人,大方地介绍他是自己的女婿。

    还是觉得跟丈母娘隔了一层,她愿意将自己推出来,说明对自己的认可。

    乔智在餐饮行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再经过陶南芳这么一引荐,自然而然积攒了不少人脉资源。

    所谓的人脉,不是你想要争取就能取得的。

    而是到了一个位置,别人自然而然主动与你靠近。

    人脉不是你认识多少人。

    而是,你在关键时刻能与多少人,形成利益互动。

    大年初四,乔智和陶茹雪开车带着一大堆礼品,拜访郑泽。

    郑泽只是一个人住。

    房子很大,看上去有些冷清。

    跟前妻离婚之后,郑泽便一直孤身一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以他现在的收入水平,完全可以找一个年轻漂亮的新对象。

    也有红娘主动跟郑泽牵红线。

    但郑泽忘不掉过去,选择拒绝。

    “郑老师,我今天过来,一则是拜年,二则是想拜师。”

    乔智放下礼品之后,开门见山。

    郑泽眼中露出喜色,谦虚道:“你的厨艺和人品都是一流。在淮南菜上的造诣,我也得甘拜下风。你这个徒弟,我有心收,但却又有些不敢收。”

    瞧出郑泽是以退为进。

    乔智继续恳求道:“学习厨艺,不仅是要学习刀功、火功、勺功这些基础,还得学习厨道。您对厨道的追求,让我一直很钦佩。还请您不要拒绝。”

    两人都心知肚明。

    经过陶南芳的协调,拜师是“郎有心妾有意”。

    彼此看中眼,水到渠成,只是欠个拜师的流程。

    郑泽从口袋里取出两个红包。

    “既然你瞧得起我,那你个徒弟,我便收了。

    明年你要参加世界烹饪交流大会,如果多掌握一些知识,也算是有备无患。

    我对孔府宴有些研究,可以将心得传授给你。不让你喊的一声‘师父’,徒有虚名!”

    乔智见桌上有茶,端起一杯茶。

    跪在正在郑泽的面前。

    “师父,请喝拜师茶。”

    郑泽接过茶,爽快笑道。

    “不追求那些繁文缛节,来一场简单的拜师仪式。”

    “帮我们拍个照吧!”

    乔智对着陶茹雪连忙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