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26章 母女间的战争!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返回陶家,门口多了双鞋,款式很新,但适合四十岁以上的女性,老婆和小姨子不喜欢这种风格。乔智正纳闷,里面传来陶南芳训斥陶茹霜的声音,“小詹有什么不好的,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高大,学历也不错,你打哪儿找这么好的对象?”乔智换了鞋,没进客厅,这时候他出现会让三个人都很尴尬。“我就算嫁给头猪,也不会嫁给他。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安排人跟踪c威胁我。姐夫也因此受了重伤。”陶茹霜激动地说道,“我如果嫁给他,指不定哪天会被杀了。”陶南芳用手在茶几上重重地拍了下,“你有证据吗?如果拿不出证据,就不要信口雌黄,栽赃嫁祸。我之前就反对你当什么网红,整天招摇过市,能不引来狂蜂浪蝶吗?你赶紧嫁人,早点收心,嫁给小詹,全心全意当个贵太太。”从小到大,陶南芳对陶茹霜便是如此强硬,她甚至选择相信外人,也不相信自己。陶茹霜红着眼睛,反抗道:“你不要逼我。我不像姐那么好说话,她的人生在你的操控下,成为没有自我意识和丝毫自由的傀儡。我要活出自己的样子。”陶南芳冷笑:“你姐因为听我的安排,所以从小没走弯路,而你呢,处处跟我对着干,完全不让人省心。和小詹的婚事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会跟对方选酒店,你趁早腾出时间和他去拍婚纱照。”陶茹霜转身便走,“我不会去的!你就当没生我这个女儿吧。”“你”陶南芳捂着小腹位置,因为太过生气,手术的伤口隐隐作痛。乔智等母女俩的战争硝烟褪尽,才换鞋走入其中。陶南芳面色苍白,坐在沙发里言不发。客厅里的液晶电视机屏幕亮着,陶南芳双眼无神,憔悴而苍白。陶南芳的年龄还没到五十,加上保养极好,平时给人种精致c高贵的气质,向被同龄妇人所羡慕。如今容貌变化不大,但心态疲乏,股衰颓的气息便透体而出。乔智给陶南芳倒了杯水,陶南芳翻眼扫了乔治下,皱眉道:“都被你看见了?”“我在门外迟迟没进来,是担心大家会尴尬。”乔智颔首道:“为什么要逼小妹嫁给詹世坤,他的确是个混球。”乔智不相信陶南芳没调查过詹世坤,像她这么精明的女人,早就将詹世坤的性格c人品摸给底朝天。陶南芳冷声道:“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的决定?”陶南芳发现乔智现在越来越放肆,以前很多时候都保持沉默,但最近频繁地挑战自己的权威。看来乔智的本性终于浮出水面,早就看出他的性格里有刚硬的面。乔智望着陶南芳那张干净却凌厉的面容,终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罢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我给你下碗面条吧。”陶茹霜是陶南芳的女儿,她自己都不怕所托非人,自己又何必操那么多心。他现在的任务是,夹着尾巴做人,等到了适当时机,农奴翻身把歌唱。望着女婿识趣离开,陶南芳轻轻地叹了口气。未过多久,乔智端上热气腾腾的虾仁鸡丝面,陶南芳略微犹豫,便拿起筷子,浅尝口。乔智的手艺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虾仁口感鲜嫩,鸡丝配合葱花,足以刺激人的食欲,至于面条不硬不烂,口感正好。陶南芳并不是特别喜欢面食的人,却是感受到了这碗面的魅力。陶南芳哧溜哧溜地开始吃面,小心翼翼地咀嚼每个虾仁,让滑滑的口感顺着舌尖慢慢流淌。面条充分吸收汤汁,不仅充满劲道,穿过食道有股绵软的充盈感。陶南芳突然发现,碗面条竟然被自己风卷残云般吃完,不动声色地说道,“面条做的不错,刚才的确有点饿。”乔智偷看了眼陶南芳的表情,追问:“要不给你再下碗?”“不用!”陶南芳豁然站起身,拿起了放在皮沙发上的手提包,“我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晚点还得回医院继续观察治疗。”淮香集团董事会二号刚被清退,势必有很多事情需要陶南芳处理,所以她不顾医生劝阻,每天花费很多事情用来处理工作。她是特地回来找二女儿,谈谈她和詹世坤的事情。那起跟踪袭击案,已经被陶南芳取消追查。如果让媒体嗅到陶家和詹家关系不和,再整出篇新闻,会让两家的关系变得对立,至于之前取得合作的基础,将全部付之炬。“你那网红食堂做得怎么样了?”陶南芳站在门口,突然转回身问道。“还有半个月会正式营业。”乔智连忙道。“别忘了合同条款,三个月内营业额做不到三百万,我就会收回经营权,而你乖乖地按照我的吩咐,在淮香集团永远干下去,再也不能有二心。”陶南芳目光如电,在乔智的身上扫了扫,才转身离开。“早知道就不给你下面吃了,不如喂狗。”乔智等陶南芳离开之后,自言自语道。转过身,便看到陶茹霜从楼梯上走下,双目红肿,显然刚才是大哭了场。“那老巫婆终于走了。”陶茹霜愤愤说道。“唉,你怎么能这么喊你妈呢?被外人听到,会觉得你这个娃儿,太不懂事,没有教养。”乔智不怕事大,故意刺激陶茹霜。陶茹霜果然中计,大声咆哮,“我从来没将她当过妈。你见过当妈的,看到前面有火坑,还让她往里面跳吗?她竟然跟我说,婚礼酒席都已经定了。我真的难以想象,跟那个畜生结婚,你得帮我”陶茹霜仔细想,现在能帮自己的好像就只有乔智了。“怎么帮啊?你妈那性格脾气,谁也拦不住啊。要不你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劝劝你妈。虽说他俩分居这么久,但好歹夫妻场。”乔智出谋划策道。“我爸?他看到我妈就如同老鼠见了猫,蜈蚣见到大公鸡,小白兔见到大灰狼,竹笋见到大熊猫”陶茹霜失落地摇头。这是什么鬼比喻?乔智愣了半晌,才皱眉道:“那我也帮不了你。”“还钱!”陶茹霜冲过去拽住乔智。乔智哭笑不得,“还什么钱?那是十万元是我的辛苦费,早已笔勾销。要钱没有,要命条。”陶茹霜突然蹲下身体,捂着脸伤心地痛哭起来。孤独c无助c恐惧c失望负面情绪交织在起乔智觉得小姨子是整个家庭成员当中唯个还算正常的人,至少她知道争取自己的幸福,敢于和丈母娘对抗。詹世坤究竟是好是坏,乔智也无法下论断。但小姨子肯定是排斥反感詹世坤,结婚之后注定会是悲剧。联想起自己乱七八糟的婚姻,乔智对陶茹霜产生强烈的同情。“行吧,你说说看,我怎么帮你”话出口,乔智顿时后悔,因为他意识到被陶茹霜精湛的演技给骗了。陶茹霜抬起头,脸上哪里有半点泪痕,嘻嘻笑道:“我已经想好了,明天我主动约詹世坤见面,然后你陪我过去”陶茹霜隐隐抓住乔智的软肋,这家伙吃软不吃硬,如果你跟他硬来,他会跟你硬杠到底,如果你跟他示弱c讨好,他反而会心软。“不会是想让我扮演你的男朋友吧?”乔智警惕地望着陶茹霜,让姐夫扮演男朋友,未免太荒唐。“你就别白日做梦了,想得到挺美。我担心独自见面,他会对我做什么变态的事情,你到时候坐在隔壁桌,我会增加丢丢的安全感。”陶茹霜红着脸解释道。“行吧,我明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得提醒你,我现在还有伤在身,不适合跟别人动手。”乔智无奈答应。陶茹霜冲着乔治笑了笑,转身上了楼梯,情绪比之前好多了,乔智的脸上也浮现抹笑容,陶茹霜让自己过去给她压阵,也是将自己看成亲人。他内心默默发誓,如果詹世坤敢做出什么非分举动,自己定要让那家伙好看。陶茹霜躺在床上模拟明天如何跟詹世坤交涉c谈判,脑海中不时会闪过乔智的影子,下意识地给乔智加戏码,想到乔智那张尖酸刻薄的嘴巴,唾骂詹世坤的场景,嘴角忍不住浮现出笑容。房门被轻轻地敲响,打断陶茹霜的胡思乱想。“睡了没,想跟你聊聊。”陶茹雪站在门外,轻声说道。“没睡,但不想跟你聊,否则今晚肯定失眠。咱俩还是谁也不要管谁,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比较好。”陶茹霜阴阳怪气地讽刺道。她知道老姐肯定是帮妈来说项的,从小到大,没少被这两个女人联手压制过。“再怎么不满,也不能气妈,她的病还没有痊愈,你又不是不知道。”陶茹雪隔着门劝说道。“你俩母慈孝女,关我屁事。她的病能否痊愈,那也是医生的事情,跟我可没关系。”陶茹霜不耐地将被子盖在头上,充耳不闻,不再搭理陶茹雪。陶茹雪得不到回应,轻轻地叹了口气,朝房间走去。路过乔智房间的时候,好像听到门发出些微动静,暗忖这家伙不会猥琐地偷听吧?同在屋檐下,家里的矛盾c丑态,乔智想必清二楚。她也早已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