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22章 百倍回报率!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茹雪坐在轿车内,半晌才发动车子,想起妹妹对乔智百般顺从,气不打处来。陶茹雪没有理由指责妹妹,乔智在危难时刻救了她,而自己和乔智不过是表面夫妻。如果自己留在病房里,别提伺候乔智,恐怕三两句就得针锋相对,闹得不可开交。陶茹雪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在改变,她竟然萌生出照顾乔智的想法。放在几日之前,是根本不可能的。陶茹雪对自己现在的心态感到很害怕,她究竟还想不想离婚?既然最终两人会分道扬镳,还是要保持定的距离,等陶南芳的病彻底痊愈之后,再谈此事。陶茹雪害怕和乔智进步相处,她会慢慢丧失离婚的勇气。难道自己就这么将就着跟乔智过辈子吗?绝对不可以!陶茹雪的心情很纠结,她知道自己现在很扭曲,也痛恨当初自己没有原则,答应母亲接受了这场看不见未来的婚姻。手机铃声响起,陶茹雪叹了口气,接通电话,传来韩斌的声音,“我刚才跟同事打过招呼,会重点照顾乔智。”“又麻烦你了,让你很为难吧。”陶茹雪轻声道。“只要能让你开心,这点事算得了什么呢?”韩斌心情当然不悦,他是睚眦必报的人,乔智扇自己的耳光,他永远铭记于心,“茹雪,你实在太善良了,你那么讨厌那个家伙,还为他考虑。”陶茹雪觉得韩斌的话听了有些不舒服,面容有些僵硬地淡笑,“这件事跟茹霜有关”韩斌下意识地将桌面上的病例堆积在起,点头道:“你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我知道因为茹霜的缘故,你才会帮他。我知道你俩虽然结婚,但没有丝毫的感情。我会等你收拾好乱麻”韩斌话还没说完,听到手机传来忙音,皱了皱眉,再尝试回拨过去,发现遇到忙音,“信号不好吗?”韩斌郁闷地将手机丢到抽屉里,朝手术室方向走去。陶茹雪故意将韩斌的电话掐断,拉入黑名单。不知为何听到韩斌的声音,少了当初的心跳加速,有种难以言喻的厌恶会从心底涌出!难道自己真的走出那段感情了吗?庆幸,又怅然所失。乔智没想到陶茹霜和自己这么默契,演了出戏给陶茹雪欣赏。望着妹妹和自己丈夫亲密的样子,也不知陶茹雪是什么样的心情,肯定不会特别的高兴。当然,两人倒也没有做出过分亲密的行为,更多的是言语上的刺激和挑逗。“你为什么配合我,故意气你姐?”乔智好奇道。“因为你姐对你太糟糕,我以前就想打抱不平了。”陶茹霜啃起了半个苹果,“你是不是觉得她特别的傲娇?长了个好看的皮囊,就觉得全世界都是她的了。”乔智暗想,论傲娇,你姐妹俩谁也不输给谁,叹气道:“喜欢个人的理由千千万,爱上个人只要个理由就够了。”“庸俗!”陶茹霜不屑地瞪了乔智眼,“你听说过韩国选拔艺人的流程吗?”“不清楚,也不感兴趣。”乔智紧巴巴地说道。“韩国选拔艺人,流程类似考核特种兵,会规定各种严格的制度,大浪淘沙,选拔出来的艺人,长得好不好看,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足够的韧性,能扛住各种各样的压力。”陶茹霜耐心地解释,“因为只有足够的坚韧,才能成为当红明星,引领潮流。”乔智叹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好看的皮囊是可以用美容整形手术制造出来,但完美的人格却是万中无。但是,我就是喜欢你姐好看c纯天然的皮囊。”“跟你聊天实在太费劲。”陶茹霜翻了个白眼,摸出手机,选择自闭。乔智笑笑,有点累,闭上眼睛,很快发出轻微的鼾声。陶茹霜眯着狭长的眼眸,嘴巴紧紧的抿着,仔细观察沉睡的乔智,发现他其实长得挺好看的。张娃娃脸显得稚气未脱,充满朝阳的气息,方才救自己的那刻,举止若定,沉着冷静,散发着浓郁的男人味,形成强烈的反差。以前觉得乔智是个软饭男,但现在她认定乔智是个在危险时刻能够站出来遮风挡雨的人。从某种意义上,乔智比起父亲要有担当。陶茹霜以前始终将乔智和父亲做对比,觉得乔智的人生将和父亲样无比的悲惨。在家中永远被老婆压制,注定只是个妻管严,没有独立的担当,无法掌握经济权,辈子小心翼翼地生活,上了年纪,说不定还会被赶出家门。现在她不这么看,乔智让她颇为欣赏。能让她觉得不错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凤毛麟角。陶茹霜跟乔智说过,她患有厌男症,并不是胡言乱语杜撰。她曾经专门找过心理医生,在接受过很多检查之后,医生给她的结论,并告诉她病因,与复杂的家庭关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说的简单点,跟她父亲有关。父亲从小就畏惧母亲,在家里没有任何话语权,母亲对她种种冷落,父亲敢怒不敢言,每次都劝她不要对抗母亲。久而久之,陶茹霜对唯可以依靠的父亲也失去信心,继而对全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信任感。所以陶茹霜没有谈过恋爱,有男人故意接近自己c讨好自己,她就会绝对特别的恶心。乔智算是个例外。从乔智搬入陶家开始,陶茹霜就从来没有将他当成个男人看待,他是自己的姐夫,自己跟她不会有男女感情的交织。所以当乔智跟陶茹霜在起时,她不会产生特殊的感觉。但现在似乎有些波澜,陶茹霜将乔智当成恩人和亲人。即使有天乔智和姐姐分道扬镳,这份感情也不会褪色。“以前觉得你不怎么样,现在我改观了。我姐的运气真的很好,竟然会遇见你,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早就放弃她了。她点不感恩,永远都是那样不懂得珍惜。”陶茹霜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什么。“看来我没有白救你,嘴巴变甜,知道善恶真假c人心好坏。”乔智睁开眼,虽然伤口隐隐作痛,但脸上还是带着微笑,“警方现在调查得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凶手?”陶茹霜摇头,叹了口气,“对方很有经验,事先勘察过现场,损坏了现场的摄像头,现在警方估计也是头乱麻,毫无头绪。不过,我猜测,可能与詹世坤有关。”“你的爱慕者?”乔智眼神深沉。“他就是个变态。”陶茹霜眼神中透着股恐惧,“我认识他的第二天,被他骗到私人庄园。他有个房间,里面摆放着追求过女人的贴身衣物,他说那些都是回忆和珍藏。我当时吓得不行,只能虚以逶迤,让他失去警戒,才顺利逃出。从那以后就将他的联系方式拉黑,后来他有很多次在我工作时突然出现,脸上永远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阴森感。”乔智眼神变幻,“你早就猜到是他?”陶茹霜自嘲道:“猜到又如何?没有任何证据。他的家族势力很大,现在还是淮香集团的重要合作伙伴。”乔智明白陶茹霜的意思,如果曝出詹世坤对自己图谋不轨,影响到的不仅是他俩,甚至会影响两大企业的合作和股市。“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晚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乔智安慰道。陶茹霜冲着乔智笑笑,内心蒙着片阴霾。淮香集团与詹家形成战略合作,背后还有更多的牵扯,比如撮合詹世坤和陶茹霜结婚,将会让两家的合作更为紧密。只是陶茹霜低估詹世坤的凶狠,面对拒绝,他采取的方式是野蛮的进攻,采用威胁的方式,让陶茹霜不得不就犯。“对了,那十万你究竟打算做什么?”陶茹霜觉得好奇,乔智不是那种故意坑自己钱的性格。如今他俩已经是生死之交的关系,她也不在乎那身外之物了。乔智笑着解释,“我正在准备创业,比起预算要多花十万元,如果你不给我这笔钱,我就得想其他办法了。”“创业?”陶茹霜意外地望着乔智,“十个创业九个亏,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提醒你创业需谨慎。”父亲曾经尝试过创业,开始是投资商铺,后来是搞房地产,前几年甚至还做私募,结果每次都是亏得底朝天,都是陶南芳帮他擦屁股。最近次父亲又跟陶南芳提起要投资家电子商务公司,陶南芳彻底爆发,直接安排管家将他的行李整理c打包,赶出了家门。“我还年轻,即使跌倒,还有机会爬起来。”乔智叹气道,“如果你不看好我,钱就算了。但请你不要浇灭我血液中燃烧的火焰。”陶茹霜没好气地瞪了乔智眼,“我说话算话,既然答应就不会食言。他朝等你发达了,到时候别忘记我今日的十万之恩。”乔智爽快笑道:“必当百倍偿还。”“那就是千万,收益回报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