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10章 你不是观众,你得当演员!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们能坐在一起吗?

    即使坐下来,也会大打出手吧?

    如果和解了、妥协了,大家一团和气,还需要再卖楼吗?”

    胡展骄惊愕地望着乔智。

    “不要把人想得太善良,也不要把人想得过分邪恶。”乔智轻声解释,“无论是汪清、朱媛又或者居璨,在这段孽缘中都藏有自己的私欲。跟居璨聊了聊,你是不是觉得对她特别同情?其实如果你跟朱媛私下聊天,也会同情她的立场。”

    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胡展骄沉默,“没错,我耳根太软,对漂亮年轻的女孩,没有什么抵抗力。”

    乔智忍俊不已,笑道:“你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其实你也瞧出居璨这小姑娘不简单吧。”

    在分辨女人方面,胡展骄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他对居璨的判,不少都是反话正说。

    眼中露出一丝冷色,“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家境衰败可能是真的,但跟汪清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我却是不太相信。明明就是想着小三上位的戏码。我最讨厌以爱情作为借口,破坏别人的家庭。”

    **无休止,当嗅到了更多利益,便会铤而走险。

    在整个事件当中,乔智更偏向同情朱媛。

    她是最大的受害者。

    丈夫背叛,婚姻危机。

    她只能动用武器,让丈夫回心转意。

    结果丈夫决定破釜沉舟,将家庭推向深渊。

    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实属悲剧。

    乔智颔首感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又不是法官,不需要审判任何人。只是关系太复杂,需要我们帮助梳理一下,顺便获得我们需要的东西。”

    胡展骄笑着说道:“那我就等着看好戏吧。”

    乔智不出意外,已经有解决此事的方案。

    不是要劝和,而是要将那栋楼以巧妙的方式拿到手。

    价格公道,不留后患。

    “你不是观众,你得当演员。”乔智笑道。

    买楼的事情,得完全交给胡展骄来办。

    胡展骄连声叹气,“我怎么有种成为傀儡的感觉?”

    “别说的这么丧,还能不能当好兄弟了。准确来说,我是导演,你是演员。我会给你剧本,你到时候念台词就好了。”

    “……还有脸说,不是把我当成傀儡……”

    ……

    胡展骄返回酒店,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邮箱里收到乔智发来的文档。

    胡展骄点开一看,乔智分门别类,写了四段话术。

    模拟和汪元庚、汪清、朱媛以及居璨,对话时他们的反应,以及自己得对话策略。

    胡展骄哑然失笑。

    乔智这家伙做事情未免太细致了吧?

    难道真以为能料事如神,猜出对方的心理活动?

    看在乔智好不容易写出来份上,胡展骄耐心地看了两遍,掏出手机。

    先打给汪元庚,按照文档的提示。

    “汪老板,是我,胡展骄。想约你明天吃个便饭,不知是否赏光?”

    “吃饭就算了,价格不会变。”

    目瞪口呆,竟跟乔智写下来的文档,只差了几个字,意思完全一样。

    胡展骄沉默数秒,继续道:“

    我们还邀请了其他人,不仅你要出席,你的儿子、儿媳还有外孙,也将出席。”

    “胡说八道……我哪来的……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乔智的预测再次应验了。

    乔智在文档中写到,此处耐心等待几分钟。

    汪元庚会说:“你竟然敢调查我?”

    胡展骄没有继续说话,汪元庚也没有回答自己。

    如同乔智分析的,汪元庚开始考虑如何应对胡展骄!

    汪元庚一身冷汗,意识到儿子做的荒唐事还是被追查出来了。

    汪元庚和老伴儿是想早点抱孙子,儿子儿媳结婚多年,儿媳一直没法怀上小孩。

    老俩口被逼无奈之下,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媳。最终儿媳答应去做试管婴儿,并一度告知两人,实验很成功。

    结果没想到上个月,儿媳和儿子大打出手,原来两人竟然私下找了个女大学生代孕。

    面对这等荒唐事,老伴儿直接被气得住院。

    汪元庚原本觉得事情已经发生,就硬着头皮让孩子出生,反正是汪家的骨血,儿子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没想到朱媛随后暗中出手,将儿子从公司挤出去。

    因为前期各种信贷到期,儿子陷入了资金困境,如果自己不卖楼,儿子就会变成穷光蛋,甚至还会被债主告上法庭,有坐牢的风险。

    老伴儿得知此事,刚康复不久的身体顿时又垮了。

    汪元庚和妻子都不是那种很封建守旧的人。

    他能体谅年轻人为了事业,将家庭生活放在一边。

    即使儿子和儿媳真要当丁克,他们也不会横加阻拦。

    在婚姻之事上,汪元庚却是很传统和固执。

    汪元庚瞧出汪清竟然有离婚的念头,狠狠地抽了儿子几巴掌。

    甚至说出“如果你敢离婚,我会将你从汪家族谱删除这种狠话。”

    汪清见父亲如此态度,也就动摇了离婚的念头。

    这段时间,也没敢和居璨联络,琢磨着,等公司的情况稳定,再做打算。

    虽然对儿子恨其不争,但汪元庚还是护子心切。

    否则也就不会准备出售自己和老伴养老的唯一依仗。

    “你暗中调查我?”

    乔智再次神预判了。

    “汪先生,换做其他人想要买楼,难道不会做细致调查吗?比如,那栋楼有没有抵押给银行或者小额贷款公司,为什么急于出售那栋楼。”

    汪元庚冷笑,“自以为是。难道以为凭借这些谣言,就能扼住我的喉咙,逼我降价吗?没门!”

    对汪元庚的反应见怪不怪,因为乔智早就做过预判。

    “我相信你明天会到场的,晚点我会将地址发送到你的手机上。”胡展骄暗叹了口气。

    乔智精准地预测了汪元庚的反应,并给出了精准的话术应对。

    在整个事件当中,汪元庚和老伴存在很大的问题。

    如果不是他们一直表达抱孙子的愿望,儿子、儿媳也不会采取歪门邪道的办法敷衍。

    尽管汪元庚没有答应赴约,但他明天肯定会到场。

    他的心理活动,完全在掌控之中。

    ……

    胡展骄紧接着给汪清、朱媛及居璨,分别拨通电话。

    汪清的反应比较平静,似乎猜到胡展骄会顺藤摸瓜往下查出原因,“你们还真够卑鄙的。放心吧,我肯定会到场,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汪清现在担心胡展骄和乔智在暗中做手脚,将自己家中的私事到处传扬。

    到时候投资方会对自己失去信心,至于那栋楼也会被其他买家恶意压价。

    汪清只能投鼠忌器。

    ……

    “什么,让我跟那个狐狸精坐在一个桌子上,她也配?”

    朱媛的情绪比较激动,不愿跟居璨再次见面。

    “这只狐狸精可是你请上门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请神容易送神难,难道你怕了她?”

    胡展骄采纳乔智给出的激将法。

    故意用恶毒的语言刺激她。

    “我会怕她,只是觉得跟她见面,会降低我的身份,而且我会忍不住……动手。”

    “难道你想将老公拱手让给那个女大学生?你现在的婚姻一步步走向深渊,看似是你赢了,其实是你口中的狐狸精胜利了。她不仅将你的家庭生活搞得一团糟,而且还会鸠占鹊巢。”

    胡展骄暗叹了口气,乔智这段话术写得好狠毒。

    换做自己,肯定说不出这么残忍的话。

    “闭嘴!放心吧,我会去的。”

    朱媛逐步恢复理智,异常坚定。

    听着忙音,胡展骄松了口气。

    针对朱媛的这段话术,字字诛心。

    即使只是念出来,也觉得很无耻。

    ……

    至于跟居璨的对话,乔智给出的话术很简单。

    而居璨爽快地答应了这个饭局。

    按照乔智的分析,居璨看似处于弱势。

    但她反而是最迫切希望,大家能坐下来一起将事情聊个明明白白。

    跟汪家断绝了联络,她心里很慌。

    她害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不想成了单亲妈妈,什么也没有捞着,还多了个拖油瓶。

    ……

    乔智返回食堂,坐在办公室内,心中感慨良多。

    胡展骄发来消息,“你还真变态,竟然猜中了他们每个人心中的想法。乔智,你越来越恐怖了,你是有读心术吗?”

    “只要足够了解每个人的立场,猜中他们的想法和反应,其实并不难。前提是,要做足功课。”

    “唉,别解释了。你就是个老阴哔……”

    乔智忍不住笑出声,胡展骄对自己有这个评价,也不是一两次了。

    挂断胡展骄的电话,乔智开始分析明天的“和解宴”。

    作为组织者,必须要掌控剧情的发展。

    但,生活总比小说或者电视剧更加精彩,充满无数变数,哪能随意驾驭。

    乔智没空嘲笑或者评价汪家复杂的家庭关系。

    自己所处的家庭,比起汪家更加错综。

    乔智总觉得事情有蹊跷,儿媳妇朱媛表面来看,受到丈夫的背叛,不愿意生孩子。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事业?

    又或者存在其他的原因。

    想要让这家人能够化解矛盾,必须要梳理每个人身上隐藏的秘密或者破绽。

    夫妻关系出现裂痕,肯定还有其他需要弄清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