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05章 姐夫的长相,可以用来辟邪!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住院一天,陶茹霜烧便退了,不过依然选择住院观察。

    史家城给陶茹霜联系了国内有名的心理疏导专家。

    经过两天的心理治疗,陶茹霜的状态好了很多,不会每天做噩梦。

    史家城睡不了病房的单人折叠小床,当晚就搬到对面的五星级酒店开了一个套房。

    陶茹霜对父亲的这种生活态度,也是习以为常。

    更离谱的事,他又不是没干过?

    说是让史家城陪着自己,其实是反过来的。

    父女俩聊天,多半是陶茹霜在安慰史家城。

    从懂事起,便是如此。

    换个角度,陶茹霜是史家城的精神支柱。

    史家城每次失败或者心碎,都是在二女儿的鼓励与安抚下,重新振作,继续恢复那六亲不认的生活风格。

    这两天陶南芳主动找到史家城,两人通了电话,三句话没到,便开始唇枪舌战。

    说唇枪舌战,略有些欠妥。

    一如既往,以强欺弱。

    陶南芳咄咄逼人地进攻,史家城迫于无奈被动防守。

    被狠狠地虐了一把,史家城每天抓着陶茹霜都在抱怨和老妈的那点破事。

    陶茹霜实在听得不厌其烦,便让史家城赶紧离婚。

    这时史家城会抹着泪,沉声说道,我离不开你妈,这辈子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婚。

    见史家城伤心欲绝,陶茹霜只能叹气、闭眼,装作看不见。

    父母这畸形的感情,已经存续了很多年。

    从陶茹霜出生之后,便一直没有和睦过。

    两人冷战、争吵、红脸,却始终没有离婚,也是个怪事。

    “爸,我已经长大了,有能力养活你。只要你硬气一点,主动找到我妈,主动提起离婚,而且是净身出户,你的下半辈子,我会负责到底。”陶茹霜试图给史家城吃一颗定心丸。

    史家城脸色红白,似乎遭遇极大的羞辱,“死姑娘,你觉得你爸是想吃软饭吗?我不能提出离婚,因为怕你妈会伤心。尤其是她现在大病初愈,这件事提都不能提。”

    老爸果然是软饭硬吃的高手!

    “你不会觉得,你和她之间还有爱情吧?”陶茹霜愕然。

    “即使不是爱情,那也是亲情。你妈是世界上,我最想保护的人。她可以伤害我,但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史家城红着眼睛,似乎被自己感动了。

    陶茹霜被父亲弄得既好气又好笑,“罢了,你开心就好。”

    史家城握住二女儿的手掌,眼泪汪汪,“爸是不是特别没用?但是,请你相信,如果当你遇到危险,我绝对愿意替你去死。”

    陶茹霜被父亲的这番话惹得感动不已,鼻子发酸,“爸,我只是希望你能在妈的面前,偶尔挺一次脊梁。”

    史家城用纸巾擦掉眼泪鼻涕,“你妈那脾气,如果跟她对着干,她肯定会特别生气。她现在管着那么一大摊子的事情,如果做错了什么决定,损失可就大了。”

    “哦,你这算是忍辱负重吗?”陶茹霜嘲讽道。

    史家城知道女儿在讽刺自己,“你啊,还是太年轻,如果你跟心爱的人,过了半辈子就知道我现在的心境了。骂不走,打不散。你别见她对我这么狠。如果我真要是走了或者

    跑了,你妈会急眼。”

    陶茹霜灵机一动,挑唆道:“要不,你测试一下她的反应?”

    史家城板起面孔,“感情又不是做实验,哪能来测试呢?一次都不行。”

    陶茹霜被父亲的固执弄得哭笑不得。

    也能明白,父亲能跟着陶女王生活这么多年,若是没点“异类”,怎么可能呢?

    “对了,昨天我跟一个朋友要了几张照片,给你看看。”

    史家城从古驰包里取出一叠照片,都是一些男人的照片。

    陶茹霜脸色泛红,“你不会是要给我相亲吧?”

    史家城知道陶南芳不会对二女儿的婚事干涉,所以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任务。

    二女儿从小便跟自己亲,有义务帮他找个如意郎君。

    只是现在男孩子多半不靠谱,想要找个合适的,难如登天。

    史家城最近成了半个私家侦探,从朋友那边找到资料,便会亲自去调查。

    这些照片上的男主角们,都是史家城经过缜密地调查,保证人品、经济条件万无一失。

    史家城耐心劝说,“你年龄也不小了。早点结婚,生个小孩,恢复得快。我知道你打算进军娱乐圈,就算成名,变成大明星,那又如何?没有老公,没有孩子,注定孤独终老?”

    史家城的生存哲学,享受人生要趁早。

    他正在努力劝说陶茹霜跟自己一样,逍遥自在地生活。

    可惜两个女儿有很重的事业心,都传承自母亲。

    非要将自己的人生,折腾个天翻地覆才肯罢休。

    “我又不是嫁不出去,还用相亲?”陶茹霜用手臂一撸,照片全部洒在地上,史家城跺脚,连忙去捡照片。

    “相亲有啥不好的,知根知底!你爹当初和你妈是自由恋爱,结果呢,婚姻一团糟。”史家城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收在床头柜上,翻腕看了一眼时间,“我回酒店睡午觉了。照片慢慢看,没看中的,也没啥关系。爸,会给你继续物色着。”

    史家城提起小包,头也不回地离去。

    陶茹霜看都没看一眼,将照片全部扔进垃圾桶里。

    这些男人,多看一眼,会觉得长了针眼,

    房门被敲响,乔智辗转而来。

    “你爸怎么了?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我跟他打招呼,他都没发现我,直接钻进电梯了。”乔智一脸迷茫。

    “午睡时间到了。”陶茹霜不好意思说真相,笑道,“他不睡午觉,就得崩溃。”

    “呃,还真是个好习惯啊!”

    人生在世,想睡就睡,想吃就吃,何等的幸福。

    乔智坐在椅子上,打量着陶茹霜的气色。

    带了一点浅妆,嘴唇涂抹了樱粉色,穿蓝白条纹病号服,头发扎成马尾。

    气质、样貌,倾国倾城。

    “还会作噩梦?”乔智关心道。

    “没办法。我的胆子挺大,很爱看恐怖片。但,还是避免不了。”陶茹霜自嘲道。

    “时间会缓解一切。”乔智想了想,幽默地笑问,“对了,我很好奇,你做噩梦的时候,会不会有我的戏份?”

    “没有。”陶茹霜没好气道,“怎么?你还打算在我的梦里面加戏不成?”

    乔智失望道:“你出了这么多次状况,都是我帮

    你解决的。我难道不是你的幸运神吗?我建议你睡觉的时候,将我的照片贴在脑门上,应该就不会作噩梦了。”

    “有道理,你的长相,可以用来辟邪。”陶茹霜伶牙俐齿,迅速反击。

    “刚才沐晓给我打电话,跟我说,有个著名的编剧想采访我,将此次事件变成剧本,你觉得如何?”乔智问道。

    “我已经答应了啊!”陶茹霜笑着补充道,“沐姐跟我说这事儿,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按照沐姐的意思,还会在里面给我安排个角色。”

    乔智发现低估了小姨子强大的心脏,对着她比了个大拇指,“你可真行啊!”

    陶茹霜目光漂移,盯着墙壁上的电视机,液晶屏幕模糊地倒映着病房内的场景。

    “别把我想得太脆弱,我可不是花瓶。”

    “从来没觉得你是花瓶,只是没想到你是个值钱也实用的铜鼎。”乔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苹果,搁在床头柜上,“好好休息,我回病房了。”

    陶茹霜奇怪地望着苹果,乔智依然离去,将苹果转了面。

    另一面是张人脸,用刻刀雕成的脸型,乍看之下,跟乔智有**分神似。

    乔智在雕刻方面的造诣,不用太多赘述。

    陶茹霜遗憾的是,为什么雕刻在苹果上面,如果是木雕,保存个几年没毛病。

    但苹果不用几日,便会腐烂变质,不得不遗弃了吧?

    “让我抱着它睡吗?”

    撇嘴讥讽,满脸嫌弃不屑,内心安宁不少。

    芬姐打来的电话。

    “上次你提起的请求,删除激情戏的部分,导演已经同意。”

    “谢谢芬姐。”

    “你得谢谢沐晓。原本那部戏的角色,就是她帮你引荐。这次也是她帮你劝说了导演。”

    “嗯,我会再跟沐姐专门道谢。”

    芬姐笑道:“要演好这部戏,不仅为了你自己,还得为了沐晓。”

    “我会的。”陶茹霜感动不已。

    人情债难还,沐晓为了自己,欠了导演一个人情,以后肯定会在其他部分弥补。

    这不是用钱来衡量代价的。

    至于沐晓愿意为自己出面,那也是看在姐夫的面子上。

    陶茹霜心情很复杂,沐晓跟乔智究竟会是什么关系?

    单纯的朋友关系……她绝对不会帮自己这么多。

    难道如同绯闻中所言,两人真的存在男女私情?

    是否要提醒姐姐,稍微注意下?

    陶茹霜不愿意被姐姐误解为挑拨。

    还是找个机会问问乔智吧!

    ……

    胡展骄从汉州来到琼金,原本是为了谈买楼的事情。

    没想到乔智受伤,赶紧到医院探望。

    见乔智的伤势并不重,胡展骄松了口气,开玩笑道:“你好歹也是千万富翁,别把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如果你死了,老婆是别人的,至于钱可就是我的了。”

    乔智瞪了胡展骄一眼,“如果我真死了,钱留给我爸妈养老。”

    胡展骄皱眉道:“跟你开玩笑,你还跟我较真、来劲了!”

    乔智拍了拍胡展骄的胳膊,严肃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上次忘跟你说了。如果我哪天真没了,这便是我的遗嘱!——我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