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18章 塑料姐妹花?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丁婵在宿舍楼下买了一点小吃,有铁板烧、麻辣烫还有水煎包。

    以前觉得这些小吃特别美味,但在食堂呆久,只能用来填饱肚子。

    但舍友们喜欢吃这些,等她刚一出现,室友们便围了过来。

    “今天给咱们买了啥好吃的?”说话的名叫邓佳慧,东北人,说话带着一股浓郁的地方味道。

    有东北人的地方,很容易便被带歪,室友们说话都有股怪怪的味道。

    “搁在桌上,你们自己看吧。”丁婵将东西摆好,从室友萧景的桌上取了笔记本,“学霸,把你的课堂笔记借给我看一下。”

    萧景手里捏着水煎包,嘴上油乎乎的,笑着说道:“还有两周才考试,你怎么这么早就用功了?”

    丁婵冲着萧景微微一笑,她今天受到乔智的刺激,在迷茫中找到了光亮。

    她不能再浑浑噩噩地过下去。父亲在狱中没个十年八年出不来,母亲还在抢救当中,她曾经一度选择放弃自己的梦想,但乔智点醒了自己,她不能就这么自暴自弃。

    成为一名珠宝设计师,是丁婵很小的时候,便拥有的梦想。

    而现在已经不仅是梦想那么简单。

    珠宝设计师是一份收入不错的职业,而且社会地位也很高。

    能帮助自己改变现在的经济现状,也能获得别人的认可尊重。

    丁婵会下意识地将自己和陶茹霜或者陶茹雪进行比较,没有任何优势。

    即使一向引以为傲的容貌,都黯然失色。

    至于家庭条件,丁婵更无法与她们相比。

    因此,丁婵对乔智尽管有一份心,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来。

    她不想破坏乔智的家庭,将美好的情感,转化为一份守候。

    陪伴乔智,将网红食堂做得越来越好,亲眼目睹,乔智一步步迈向成功。

    和乔智的一番对话,对丁婵的触动很大。

    如果乔智功成名就,自己届时会在哪里呢?

    如果自己停步不前,她只会被无情地丢弃在角落里,甚至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也没有。

    丁婵现在每天和乔智都能见面,朝夕相处,比跟姑妈和母亲的时间还要长,但同事关系也是最容易破碎的。

    倘若乔智的事业有其他选项,她和乔智终将面临分别,两人慢慢疏远。

    而且,要回报乔智对自己的帮助,也必须要增强自己的实力。

    “丁婵,你也过来吃啊!”邓佳慧朝丁婵招手。

    “不用,我不饿。”丁婵冲着邓佳慧微笑,继续埋头抄写笔记。

    “唉,人比人气死人,她那么瘦,还能管住嘴。咱们都这么胖了,每天还暴饮暴食。”邓佳慧嘴上感慨,筷子一刻也不停歇。

    萧景捏着一根肉串,开玩笑道:“是啊,她最心机和残忍了,一步步将咱们养胖,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咱们找不到男朋友。”

    房门传来动静,杜兰从外面走入,空气很冷,她穿得很单薄,表情被冻僵,不断地搓着手。

    “兰,赶紧吃点东西,暖和一下。”邓佳慧热情地招呼道。

    “不用!”杜兰淡淡地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知道是丁婵又给室友们带东西吃了。

    杜兰觉得丁婵这样做,弄

    得自己挺尴尬,因为她俩都在食堂打工,丁婵总买东西回来,而自己从来没有表示,显得自己很小气。

    “丁婵,你也得省点儿。你妈还躺在病床上,你姑妈的情况也不大好,别每天整这些东西,浪费钱。”杜兰面无表情地“善意”提醒。

    邓佳慧和萧景顿时僵住,没想到杜兰会这么说话,直接朝丁婵的伤疤下手啊。

    丁婵放下手中的笔,她对杜兰其实挺感激,之前经常帮助自己,但最近似乎对自己有意见。

    “买这些东西,也花不了几个钱。”丁婵轻声道,“至于我家里的事情,我心中有数,谢谢你的关心。”

    杜兰见不得丁婵高高在上的模样,冷笑两声,“仗着自己长得不错,熬过了难关,又觉得自己是娇滴滴的公主了吗?”

    邓佳慧连忙拦住杜兰,“你疯了吧,怎么能这样说话。”

    丁婵的人缘很不错,跟大家相处得都很好,唯一让人嫉恨的是,她经常会收到各种各样的情书。

    杜兰见既然已经撕破脸皮,索性直言,“丁婵,别以为你在食堂混得不错,就可以到处炫耀。玩火**,你早晚会得到报应的。”

    丁婵霍然起身,“请你说清楚,我哪儿惹了你?”

    杜兰冷笑,“你口口声声说对周冲没有感觉,为什么蛊惑他帮你讨薪?那个钱,你还真有脸要,都是卖酒得来的脏钱。”

    丁婵难以置信地望着杜兰,一直以来将她当成自己的好朋友,甚至闺蜜。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看待自己。

    不过是塑料姐妹花!

    家里出大事后,丁婵便告诉自己,不要随便在别人面前落泪。

    但这一刻,泪水在眼眶转了几圈,还是没能控制住,潸然滚落。

    邓佳慧给萧景使眼色,萧景将杜兰直接推出寝室。

    邓佳慧安慰丁婵,“杜兰肯定受到什么打击,你别跟她一般计较。”

    丁婵默默站起身,开始收拾屋子里的东西。

    邓佳慧愕然,“你这是做什么?”

    丁婵冲着邓佳慧歉意一笑,“我帮姑妈在附近租了个房子,原本就打算搬过去住。既然跟杜兰彻底撕破脸皮,继续呆下去只会更加尴尬,所以不如今晚就搬走。”

    邓佳慧打抱不平,“错在杜兰,要走的话,也是她走才对!”

    丁婵摇头浅笑,将衣服塞入背包,又将行李箱取出,往里面塞一些必需品。

    杜兰在外面与萧景聊了会儿,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冲动.

    口不择言,说了很多伤害丁婵的话。

    但她并不后悔。

    她喜欢周冲,甚至愿意为他,不惜放下身段,到食堂打工。

    丁婵明明厌恶周冲,周冲却为了她讨薪,结果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这对杜兰而言,是伤害更是侮辱。

    复杂的三角恋情,使得丁婵和杜兰这对好友,目前仅剩下怨愤。

    丁婵背着双肩包,拖着粉色卡通行李箱,下巴微微抬着。

    与杜兰擦肩而过。

    丁婵定住,缓缓转过身,“爱情不是靠卑微就能得到的,祝你好运吧!”

    杜兰嘴唇颤抖。

    表面看似丁婵被自己羞辱,但在三角关系中,自己是最

    卑微的那一个。

    丁婵拖着行李箱,步行前往租住的小区,初冬的寒风,如同刀割。

    温热的泪水,涌出眼角,瞬间变得冰凉。

    漫无目的,情不自禁地来到食堂,灯光亮着,丁婵有点意外,带着不安的心情进入。

    原本以为闹贼,结果没想到乔智蹲在狗窝边,在给小米喂食物。

    乔智听到身后的动静,见是丁婵,有点意外,“你怎么来了?还拖着行李箱,一副离家出走的样子!”

    丁婵绷住表情,摇头道:“姑妈说有点孤单,我搬去跟她一起住。顺便想来看看小米。”

    乔智发现丁婵眼角有痕迹,摇头道:“撒谎精。”

    丁婵倔强道:“我没有。”

    乔智耸了耸肩,“如果想倾诉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听众。如果不想说,我什么都不会问。”

    丁婵不愿说,如果说出来,岂不是跟乔智打小报告,会影响到杜兰在食堂的工作。

    丁婵心底还是将杜兰当成朋友看待,毕竟自己最潦倒的时候,杜兰无微不至地照顾过自己。

    乔智没有继续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和**。

    打破沙锅问到底,固然可以满足好奇心,何尝不是在别人伤口撒盐,太过残忍。

    “明天早上十点,做一份职业生涯规划交给我,不得少于一万字。”

    “啊?”

    “人为什么会有烦恼?我觉得是闲得慌。如果生活压力足够大,哪还有什么心思,多愁善感,郁郁寡欢?如果你明天早上不能准时交给我,那就准备罚款吧。”

    “罚多少?”

    “罚一半!”

    “再见!”

    丁婵果然拖着行李箱,冲出了食堂。

    她得赶紧回去,写职业生涯规划。

    钱对她现在而言,特别重要。

    还真够单纯啊!

    这么容易便被自己影响了。

    即使丁婵现在的反应,是有心表演出来的,但给人的感觉也很不错。

    乔智觉得跟丁婵相处时,口中像似含了一片薄荷叶,冰冰凉凉。

    单薄却好看的身线消失。

    等了三分钟,乔智取来风衣披上,悄无声息地跟随。

    虽然现在琼金的治安环境不错,但像她这样如花似玉青春逼人的女孩,在深夜孤单而行,完全就是引发罪恶的来源。

    社会再文明,也无法断绝人心深处的恶念。

    尾随美少女的痴汉,从未消失过。

    丁婵疾走一路,路过一段特别黑的地方,尤其提心吊胆。

    终于搭乘电梯上楼,用钥匙打开门。

    姑妈从房间里走出,被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今晚住宿舍,过几天才搬过来吗?”

    “还不是怕你孤单啊!”

    丁婵将行李箱匆忙递给姑妈,转身朝阳台飞奔而去,留下姑妈一脸错愕。

    朦胧的灯光下,身材高挑的青年,已经转过身,沿着街道返回。

    丁婵捂着狂跳的胸口,喘息不已,嘴角浮出浅笑。

    他果然不放心我!

    放不下,那就是在乎。

    他的心中但凡有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地方,那便已经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