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79章 我的第六感一向都很准!

小说: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作者:沈欢欢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你感到幸福时,总有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当你以为头顶一片蓝天,有人却要给将蓝天染绿……陶亮将停车场的见闻告诉了胡展骄,胡展骄立即告诉了乔智。他其实挺心疼乔智,这么好看的媳妇,总被人惦记着……“要不,让你媳妇就别去上班了。整天在狼窝门口溜达,早晚得被一口吞下。”胡展骄建议道。“为了一个败类,放弃自己的事业?即使她答应,我也不会答应。”乔智皱眉道。“唉,那怎么办呢?他被你整过一次,都整得身败名裂了,而且咱们闷棍也打过,他就是死不悔改。要不,我找个亡命之徒,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弄没了?”胡展骄没辙道。乔智摇头,没好气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咱们可以做坏事,但底线不能碰。我们可以阴险狡诈,可以歪门邪道,但绝对不能涉及到人命。何况李东岳,就是个有贼心就没贼胆的伪君子,为了这种败类,没必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胡展骄摸了摸鼻子,“那怎么办啊?面对这样的无赖狗货,还真没招。”乔智冷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既然还敢在河边走,那咱们就制造一个机会,让他失足落水。”胡展骄叹了口气,“你之前让我联系的那个棋子,一直没有动静。”乔智想了想,“你说她上次去医院看了门诊?”胡展骄颔首道:“是啊,这女人也挺可怜,年纪轻轻,还没有结婚,没生小孩,就得了难以启齿的病,李东岳这家伙还真是个混蛋。”乔智道:“混蛋的下场,总会很惨!我们抛出了一根导火索,只要有火星,立马就会引爆炸药。我估计就在这几天!”胡展骄奇怪道:“为什么这么确信?”乔智笃定道:“第六感。我的第六感一向都很准。”……自从吃了一次大亏之后,李东岳从台前转到幕后,人变得低调了很多。返回办公室,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记耳光,“你这个人还真够犯贱,在一个地方跌倒了好几次,怎么还是爬不起来?”他知道陶茹雪是带刺的玫瑰,但还是忍不住靠近。乔智的性格,李东岳很清楚,在大众的眼里,他是一个亲切温和的成功青年。事实上,乔智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自己已经不是一次折在他的手上了。现在的乔智和一年之前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不仅拥有自己的事业,而且人脉资源广泛,有不少人跟自己说过,乔智在燕京抱到了大腿,跟赫赫有名的唐家沾上了关系。李东岳知道乔智不能惹,陶茹雪不能纠缠。但人性是贪婪的,尤其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放不下。陶茹雪今天前来上班,给巩晖组的工作人员带来了礼物,从台里的气氛来看,陶茹雪重新回归荧屏,甚至再次成为台柱子,只是时间的问题。巩晖组已经迈过了最艰难的时光,现在有赞助商资源,策划人员的实力不错,都是有经验的,至于主持人也是高薪聘请过来的大咖。如今再加上陶茹雪,实力肯定要暴涨。现在台里都盯着自己和巩晖,从一开始的领先,到现在的落后,李东岳心里很不服气,他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没有机会得创造机会,没有条件得制造条件。李东岳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数下,拨通了一个赞助商负责人的电话。“老庾,上次跟你发送的那个邮件看了吗?”李东岳压低声音道,“如果你点头,我愿意再退让一步。”老庾皱眉,“东岳,我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如果能追加,我早就跟上面申请了。如果你们现在的节目效果不错,口碑爆炸,使得我们公司品牌形象有了明显提升,我可以挺直腰杆打申请。但,前几期节目效果实在太差,各大卫视垫底,你让我还有什么脸跟上面汇报?”老庾是公司负责品宣的高级副总裁,上面还有总裁还董事长。李东岳却听出他有所动摇,“我们分析,之所以前期收视率不佳,跟内容没什么太大关系,主要还是宣传投入太少。其实不要太多,只要投入个百万,立竿见影,马上就能收到效果。晚上有空吗,我做东,请你吃饭,咱们详细聊。”老庾没好气道:“谁在乎一顿饭?”李东岳笑道:“我把江莱喊上,看得出来,你对她很满意。”老庾嘿嘿笑了两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挂断老庾的电话,李东岳面色变冷,暗骂了一句老狐狸。随后,李东岳给江莱打了个电话,吩咐她进来议事。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李东岳喊了一声“请进”,江莱从门外走入,她低头看了一眼李东岳,“李老师,我可以请假吗?我身体不舒服。”李东岳耐住性子,“上个月就听说你身体不舒服,还给你批了好几天假。怎么现在又有问题了?”江莱红着眼睛说道:“我的病情比较严重。”李东岳摆了摆手,“不管你今天身体状况如何,晚上必须要赴约。”江莱沉声道:“真的不行!”李东岳用力拍了一下桌面,“赞助商指名道姓要你出席,你如果不去的话,赞助费怎么到帐?最近这一档综艺节目,收视率跌到谷底,如果你不努力,如何能让金主追加投资,有了投资,增加宣传经费,收视率才有机会反弹。”江莱红着眼睛,轻声道:“我真的很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难道不行吗?”李东岳愤怒地摔掉了手边的无线鼠标,“我为了捧你,砸了那么多资源。你现在有点名气,就不听使唤了?我既然有办法让你成名,也有办法毁掉你,你信不信?”江莱紧张地望着李东岳,咬着红唇,一言不发。李东岳冷笑两声,“台阶给你了,既然你不肯下,那就修怪我无情。从今天起,你开始放长假吧,什么时候上班,等我的通知。”江莱没想到李东岳如此冷酷,眼角溢出泪水,“东岳老师,给我一次机会,我今晚跟你去参加饭局。”李东岳将椅子摇转,后背对着江莱,“不用!你的翅膀硬了,是腕儿了,我使唤不动……”江莱抹着眼泪,离开办公室。李东岳给另外一名女主持人,道:“小乐,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季乐是李东岳前段时间刚挖掘过来的一个新主持人,长得比不上江莱清秀,但身材很好,因为学过现代舞,身材曲线很好。在李东岳的朋友圈,像季乐这种擅长舞蹈的美女,很受欢迎,这也是李东岳为江莱准备的备案。李东岳这两个月来,发现江莱越发不听使唤,早就有所准备。在李东岳看来,江莱已经失去那个刚从大学进入工作单位的新鲜活力。她看向自己时,没有那种看待偶像的感觉。既然使唤不动,不如索性将之遗弃,至少要冷落一下,让她知道没有自己的支持,她什么都不是。季乐走入办公室,紧张地看着李东岳。李东岳上下打量他,目光与以往不一样,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东岳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晚上有一个饭局,我给你介绍一位赞助商在代表。他可能会对你有特别的要求,你能接受吗?”李东岳的表情一如既往温文尔雅,“如果你不接受,现在跟我说,我会找其他人替代你。但我可以提醒你,这是一次机会,只要你放得开,你可以取代江莱的位置。”季乐听到此话,眸光明显闪烁了一下,“我愿意试一试。”李东岳满意地笑了笑,“你比江莱懂事多了,未来的成就肯定会超越她。”季乐腼腆一笑,“我的要求不高,希望能有一个能稳定发展,展现自我才华的平台。”李东岳爽朗笑道:“我喜欢目标明确的晚辈。”江莱目送季乐进入李东岳的办公室,表情变得阴鸷。季乐从办公室里走出,目光落在江莱的身上,眼角明显向上一挑。江莱深深叹息,她不是为自己被抢去了位置感到失落,而是觉得季乐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当初刚进入时的样子。当年她也曾如此看过陶茹雪,觉得自己能够取代陶茹雪的位置。李东岳将自己掩饰的很好,如果不真心接触,根本不知道他内在烂到了骨子里。江莱甚至曾经误解,李东岳喜欢自己。江莱弄得一身狼狈,其实对李东岳存有好感。但在李东岳的眼中,自己只是一块在可有可无的抹布,如今抹布千疮百孔,他选择了另外一条新的抹布取代自己。自己还真是可笑又可悲!她咬牙起身,走到卫生间,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想明白了,愿意和你们站在一起,但你要满足我的条件。”手机里传来男人的声音,“什么条件?”“我要出国!”“可以!瑞士如何?”“要帮我安排一个好的医院,我生病了。”“……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