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七十二章 金书银券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撇了撇嘴,君陌璃略带嫌弃的说道∶“切,嘴上骂本小姐骂的这么狠,怎么才这么两下子就晕过去了,这么不耐打!”边说,君陌璃边将踩在陈雪雅手上的脚收回。

    看到君陌璃将脚收回,台下的众人内心也松了口气,毕竟,十指连心的痛可不是闹着玩的,看着就他妈瘆人。

    然,就在众人以为这场比赛已经到此结束,暗自松了口气时,只听“碰”的yi声,君陌璃伸腿yi个回旋踢,将陈雪雅变成了在场最完美的抛物线。

    当然,摔落在地的时候,脸是朝地的。莫明的,在场的众人只觉得额头划过yi排黑线,心中暗自为摔得四仰八叉的陈雪雅鞠了把同情泪。

    陈家的人见到自家小姐被君陌璃yi脚踹下擂台,心中愤怒,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自家老爷打不过君炎,自家二小姐又打不过君陌璃,他们这些下人上去,不是尚干着当炮灰吗!

    默默的将陈雪雅抬起,陈家的几个下人灰溜溜的逃回了陈庸的身边。陈庸见到自家下人这般窝囊的模样,心中也是气不打yi处来,再加上刚才从君炎哪儿受的窝囊气没出撒,想都不想就直接赏了身边的几人yi人yi脚,直接将几人踹的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yi群废物。”处理完自家下人,陈庸转身将矛头指向君炎祖孙二人。

    “君陌璃!雅儿已经被你打晕过去了,你为何还有出如此重手,将她踹下擂台,你还如此恶毒,将雅儿的容貌和双手毁去,镇国公,敢问,你就是这般教导自己的孙女的吗!”

    闻言,不待君炎回答,君陌璃就率先开口,反唇相讥道∶“呵,上了这擂台,除非认输,否则,对手如何处置都可以。再说了,陈家主,你敢说你没听见你女儿方才说要毁了本小姐的容貌吗?而且还要将我全身的骨头碾碎,更是放出了自己的魔兽,本小姐不反击,难不成站在哪儿让你女儿打不成?本小姐这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而且,本小姐还更加善良,仅仅只是废了你女儿yi双手而已。比起令千金yi上台就逼着本小姐立下生死状的行为,本小姐可还是饶了她yi命的。敢问陈家主,如若我这样都算恶毒,那令千金算是什么?蛇蝎心肠吗?”

    “你,你这是在强词夺理!”被君陌璃的犀利反驳弄的哑口无言,再加上本就是陈庸理亏,心中气闷,心道这祖孙二人都是嘴毒心黑的,自己在这两人这儿也讨不到什么便宜,想到先前欧阳陵川千叮咛万嘱咐的yi件事,心中yi动,转身便朝欧阳陵川和巫祁的所在之处“噗通”yi声跪下。

    “皇上,镇国公祖孙二人强词夺理,打伤微臣的女儿,还废了她的手脚,毁了她的容貌,雅儿以后怕是再也练不得丹了呀!如此恶毒的女人,怎配成为赤阳国的太子妃,怎配成为我赤阳国未来的皇后!还望皇上三思,还望皇上替微臣和雅儿做主啊!”

    主位上,欧阳陵川见此,心道,陈庸这蠢货总算还是记得他交代的事的,可碍于众多百姓在场,装模作样的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陈爱卿且先起身,朕知道爱卿心中委屈,方才擂台上的情形朕也看到了,君家丫头做的确实过分了些,雪雅的伤,真会派太医尽全力治疗。”

    话yi出口,君陌璃便知欧阳陵川打的是什么主意了。这两人yi唱yi和的,不就是想找她和爷爷的错处,想治爷爷的罪,顺便将她与欧阳泽的婚约给解了吗?哼,他皇室不愿意娶,她君陌璃还不愿意嫁呢!不过,就算是要退婚,也只能是她君陌璃先开口。

    “镇国公,你教导孙女无方,可知罪否?”果不其然,欧阳陵川安抚完陈庸后,话锋yi转便对君炎和君陌璃发难了。

    呵,欧阳陵川这是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君家了。可知罪否?本就无罪,何来知罪yi说!这欧阳陵川莫不是想灭君家想疯了,连这般离谱的理由也好意思问罪!当他们君家人好欺负吗!

    君陌璃心中冷笑不止,欧阳陵川当真是做好准备同君家撕破脸了。

    正想开口,抢在欧阳陵川之前提退婚的事,以便把主动权握回自己手里。君陌璃的身旁传来yi道雄浑有力的声音,听在君陌璃耳中更是温暖极了。

    “皇上,臣本无罪,何来认罪yi说?”似乎是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君炎这次的回答异常强硬。随后,不待君炎反应过来,便从怀中取出yi物。

    此物,铁器银面,银面上,铁画银钩,金色的小字,密密麻麻的写满了yi面,唯独左下方的红印最为显眼,印中正正方方的四个字清晰的引入,传国玉玺。

    重重迹象表明,此,乃建国之初,那位祖皇帝赐予君家的金书银券。

    见此券,如见祖皇帝。

    在场,已经有人将金书银劵认出,闻言,众人齐齐跪地。就连欧阳泽五人也不例外。

    “草民/臣/曾孙参见祖皇帝,祖皇帝功德盖世,经天纬地。”

    主位上,欧阳陵川面色猛地yi变,从座位上起身,拱手朝君炎举起的金书银券弯腰拜了三拜。

    身旁的巫祁万年难得yi变的波澜不惊的俊脸在见到金书银券后也是瞬间变得严肃,起身上前,同欧阳陵川yi起对着金书银券拜了三拜。

    看着金书银券上的红印,巫祁莫得想起了师尊将自己派来这里时同自己说的话。

    师尊说,这位祖皇帝,与他是八拜之交,两人同吃同住同睡,yi起下棋,yi起指点江山,yi起征战沙场,感情甚好,于他危难之时将他救下,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哪怕放在上界,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当初师尊在离开此地前曾问过那位祖皇帝,是否愿意与他yi同前往上界,却被其拒绝了,那位祖皇帝放不下自己的子孙,放不下欧阳皇室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

    巫祁还记得,师尊说到这时,眼中yi闪而过的暗淡与失落。而正因此,才有了师尊对那位祖皇帝许下的会守护他子孙后代的承诺。当时他就在想,所谓知己,便是如此吧。

    余光撇到身旁与自己齐平的欧阳陵川,心中为那位祖皇帝感到可惜,这欧阳家的江山,到了欧阳陵川手中,已经从当初的东域的第yi大国沦为了如今的末等小国,如今欧阳陵川不想着如何富强国家,反倒是执着于扳倒君家这个赤阳国的中流砥柱。

    如今,君家危已,赤阳国又何尝不是?

    只是可惜,欧阳陵川看不透。他巫祁,作为yi个外人,也没必要多言。

    不过,考虑到若是赤阳国覆灭了,师尊在那边知道了定然会伤心,思量再三,巫祁觉得,在必要的时候,这龙椅上的人还是可以换yi换的。

    丝毫不觉得换个皇帝是多大的事的巫祁,在做下此等决定后,便又将视线移回君陌璃身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