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十二章 把国师大人带回家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小姐,请留步。”

    君陌璃脚步微顿,转身看向巫祁。

    这个银发银眸的男子,在她最初进殿时,就被他那yi身谪仙般的气质所吸引,有所留意。后来又按照原主的记忆思索了片刻,觉得有这般出尘气质,又长的这般绝美的,也只能是赤阳国的国师巫祁了。

    说来,这巫祁与原主也算是有些许渊源的,若非十五年前巫祁的预言,原主或许可以不那么高调的活着,十三年后,也就可以不用面对从云端跌入泥底的绝望了。

    不过话对如此,却不能全怪巫祁,要怪也只能怪原主心性不够坚定,在过去的十多年里被保护的太好了。

    但君陌璃的心中却开始警惕起来,毕竟这国师虽说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往往就是这种人,心中总有yi肚子的坏水,这心中的鬼心思却不yi定比别人少。

    “国师叫住我,所谓何事?”君陌璃眼中闪过yi丝玩味,对于颜值高的男人她yi向都是格外宽容的。

    或许是君陌璃的神态取悦了巫祁,那平静无波的脸上露出yi抹极淡极淡的笑意,却犹如冰雪初融,百花齐放,如那极北之域雪山上绽放的雪莲,美的让人觉得多看yi眼都是亵渎,这种美与夙冥轩的美不同,夙冥轩的美如罂粟,充满危险。而巫祁的美却是那般的圣洁无暇。

    君陌璃的心中不由得闪过“yi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念头,只是似乎连君陌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似乎开始习惯性的,在看到别的男人时,联想到夙冥轩。

    “无事,只是想送yi送君小姐罢了。”

    说罢,便转身朝欧阳陵川说了声:“巫祁告退。”

    之后,迈步走到君陌璃面前,说道:“君小姐,我们走吧。”

    对于巫祁这般不给欧阳陵川面子,和对她这般友好的态度,两相对比之下,君陌璃心中是有些疑惑的,若不是她确定自己得到的原主的记忆是完整的,她都要怀疑原主与这个国师大人早就相识了。

    直到君陌璃和巫祁的身影消失在殿内许久,君炎才从愣怔中回过神来,方才他yi直在惊讶这国师大人对自家孙女的态度未免也太温和些了吧!如今回过神来倒是有些担忧了起来。

    不行,他得赶紧跟出去看看,他这孙女自打从魔幻森林回来后,就变得嘴毒心黑咳咳,不,是嘴快了些,可别yi个不小心把国师大人给得罪了。

    别看国师平时看起来冷冷清清什么都不在意,可却最是讨厌别人在耳旁聒噪,实力也是成迷,不过有人说国师是从上面来的人,这修为总归不会低就是了。

    再说君陌璃这边,巫祁从出殿后便yi直走在君陌璃的前方,似乎是要给君陌璃带路,可走的路线却不是君陌璃来时太监带她走的那条路线。

    又走了片刻,君陌璃已经可以确定巫祁带她走的不是出宫的路了,因为此时,她已经跟着巫祁来到了皇宫的御花园中。

    看着眼前的花团锦簇,君陌璃双眸微眯,声音冷沉道,“不知国师带我到此处是何意?”虽说美人值得欣赏,可若是触及她的底线,她可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呵呵,君小姐莫要生气,我带你来此,不过是有些话要对你说,却又不方便让旁人听去,仅此而已。”巫祁却只是淡笑着解释着。

    君陌璃心中越发疑惑,从第yi眼见到眼前这个男子,她便觉得这个男人很神秘,身上仿佛蒙着yi层迷雾,让人难以看透与他有关的yi切。这现在又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算了算了,以不变应万变吧。

    君陌璃就这么双手抱胸,静静等着巫祁的下文。

    巫祁则是看着眼前君陌璃那yi副,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于是,不知道憋笑为何物的巫祁,就这么“扑哧”yi声笑了出来。

    君陌璃用古怪的眼神将巫祁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今天她所见到的巫祁,除了最开始在大殿的那yi刻正常点,其他时候的样子,尤其是现在这个笑的yi脸莫名其妙的人。

    虽说笑起来的巫祁要比顶着张淡漠脸的巫祁好看许多,可这怎么都与清冷出尘的形象搭不上边啊。

    “看来这传言果真是不可信的,旁人都说国师大人清冷高贵,如同那九天下凡的谪仙yi般不染这世间的凡尘,可如今国师表现出来的种种,只可用yi个字来形容。”

    巫祁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嘴里又会说出些什么有趣的东西,于是认真等待着她的下文。

    “俗——”君陌璃特意将尾音拖得又重又长。

    巫祁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然后缓缓收敛,用手抹了抹鼻梁,似乎有些尴尬。可这尴尬只有yi瞬,巫祁的嘴角再次扬起yi抹笑,只是这抹笑比之刚才要清浅了些,却依旧能够让人沉溺其中。

    “谁说不是呢,世人都说君家大小姐是个花痴废柴,今日yi见,君小姐却与传言完全不同,可见传言确实不可信。”

    “不,传言确实不可尽信,可也有属实之处,就比如本小姐,有yi点还真如传闻中的那般,国师不妨猜猜,是哪yi点。”就在巫祁眼中闪过yi丝得意之时,君陌璃眸光微动,忽的倾身上前,凑在巫祁耳边说出了这么yi句话。

    巫祁耳根微微泛红,眸光闪了闪,假装淡定的说道:“不知。”

    “呵呵,自然是本小姐最喜欢美男,见到美男总要调戏yi番再抢回家去了。”

    “哦,那不知在下可入得了君小姐的眼,可要在下跟你回家?”巫祁似乎已经从方才君陌璃的调戏中缓过神来,心中轻笑,这小丫头倒是有意思,长这么大,还是第yi次遇见这么大胆的姑娘,她倒是yi点儿也不害臊。

    君陌璃愣了愣,似乎怎么也没料到巫祁会这般回答,于是倒也不好接话了,她总不能真的把堂堂国师带回镇国公府吧,要是那样,老爷子不得把她扒下yi层皮来。

    “好了,不逗你了,接下来,该讲讲我带你来此的正题了。”巫祁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君陌璃的鼻尖道,脸上浮现出yi抹自己都未曾察觉出的宠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