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二十一章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云七卫自幼便在yi起训练,配合十分默契,虽说每yi人的实力皆是不俗,但出云七卫的厉害之处却在于七人的配合天衣无缝,能够将自身的威力叠加。

    七人共同所布的七星阵,更是能灭杀灵宗强者。因此,七人中只要少yi人,七星阵便无法成形,整个出云七卫所发挥出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更何况,欧阳陵川要的还是出云七卫中排名第三的君青,君炎是决不可能答应的。而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

    唯yi的孙女被治罪,他,更做不到。

    手心手背都是肉,君炎心中yi阵悲凉。

    欧阳陵川这次是下定决心要从君家身上挽下yi块肉来啊!

    这就是他们君家忠心耿耿牺牲了无数嫡庶血脉效忠的欧阳皇室啊!

    想当年,君家那位天才老祖与当时的皇帝是至交好友,曾为欧阳皇室提供了数之不尽的符篆,也为君家培养了墨军和绮军这yi步兵yi铁骑的两支军队,并将其发展壮大。

    后又在其他六国围攻赤阳国时,以少胜多,将六国击退,守住了欧阳家的这来之不易的江山。

    而君家军也yi战成名,墨军和绮军这两支军队能以yi敌百的威名也传遍六国,这也是赤阳国虽是末等小国,却迟迟没有被其他国家吞并的原因。

    君家于赤阳国而言,是中流砥柱,君家军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无异于是yi种威慑,震慑着想要来犯的六国。

    而那位皇帝在自己退位以后也让自己的儿子要善待君家,并让其yi登基便赐予君家免死金牌,并赐镇国公府,而那位皇帝的儿子也就是先皇。

    可如今这欧阳陵川不知道是哪根筋坏掉了,竟然违背祖辈的意愿,明里暗里的打压着君家,想要收了君家的兵权,他也不想想,要是没有君家,没有君家军的威慑,这赤阳国还能这般太平吗,他那个皇位,还能坐的这般安稳吗?

    君陌璃心中冷哼,这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戏码上演的未免也太早了些吧,他这皇帝还想不想当了,若是当腻了,她不介意把这龙椅上的人换yi换。

    “皇上,臣女以为,那日之事,错不在臣女与君青。那日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是公主殿下强夺臣女的衣服不成,便出言侮辱在先,后又动手企图打伤臣女在后,而君青只不过是履行自己的职责所在,出手护主罢了,臣女更是未曾出手,更没有那个能力出手打伤公主殿下。敢问皇上,臣女与君青何错之有?皇上莫不是要臣女傻站在那里不躲不闪,让公主殿下将臣女打伤不成?这赤阳国的法律何时多了皇室之人动手,还不能躲,不能还击这yi条?”显然,君陌璃是打算直接选择性忘记自己给了欧阳苒两巴掌的事了。

    欧阳陵川被君陌璃这yi连串犀利的质问给问蒙了,这个废物何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了。

    而夜婉莹也开始重新打量起君陌璃来。

    先前,她那yi向对何事都漠不关心的侄儿来见过她,为那日白月阁内发生的事给个交代,在提到君陌璃时,赞赏之意毫不掩饰。

    yi开始她还在纳闷,自己那优秀淡漠的侄儿怎么会对君陌璃这么个废柴赞不绝口。现在看来,这君陌璃在生死间磨练yi回,性子倒是变了许多。

    原本还担心自己的儿子因为君陌璃不能修炼而对她有所冷淡,现如今,倒是不用她费这个心了。

    蓝玥之间关系很好,原先,夜婉莹与君陌璃的母亲这门婚事便也是她向欧阳陵川提的,只是当时刚好赶上巫祁占卜出了那样的预言,而欧阳陵川又得知蓝玥拥有那件东西,于是就顺势应下了。

    如今看来,这联姻,也不过是阴谋的产物罢了。

    至于巫祁,自从君陌璃进来后,那双银眸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君陌璃的身上。看着眼前眼前犀利,不见yi丝怯懦的女子,巫祁心中叹道:“这,便是师尊说的天命之人吗?”

    在最初的愣怔后,毕竟身居高位多年,欧阳陵川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被这个废物给摆了yi道,于是声音沉了沉,咬牙切齿道:“赤阳国内自然没有这条法律,赤阳国以武为尊,这次,是苒儿出手在先,受伤,也与君小姐和青卫无关。”最后几个字,欧阳陵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如今更是连称呼都变了。

    心中不由得暗骂欧阳苒无用,连yi个废物都治不了,被打伤竟然还有脸来这儿跟他告状,果然是下人生出的贱种,难成大器。

    欧阳苒是早年欧阳陵川醉酒时酒后乱性,同yi宫女所生,事后觉得愤怒,便将那宫女打入冷宫,在生下欧阳苒后将其赐死,又将欧阳苒过寄到皇后名下扶养。

    至于皇后与欧阳苒的关系,毕竟不是亲生的,虽说夜婉莹为人温和,这些年来,也不曾亏待过欧阳苒半分。可两人却也十分疏离,没有多少母女间的情份。

    只是欧阳苒自幼便会溜须拍马,见在夜婉莹这儿得不到喜爱,便开始想方设法的讨好欧阳陵川,而欧阳陵川还真就对她宠爱有家,只是就不知道,这宠爱中掺了几分真几分假了。

    毕竟这皇室之中,哪来的真情,更何况是本就自私冷血的欧阳陵川。

    君陌璃看着欧阳陵川这么yi副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偏生无法奈她何的模样,心中yi阵暗爽。哼,让着狗皇帝如此辜负他爷爷的yi片赤诚之心,活该气死你。

    “既然如此,不知皇上还有何事吩咐,若无事,臣女与爷爷便先退下了。”

    欧阳陵川yi口老血卡在喉咙,心中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当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啊。

    只是表面上却还是要装作yi副,我是明君,我绝不会徇私枉法的做作样子。

    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道:“嗯,朕不过是多日不见老镇国公和君小姐了,如今看也看了,君小姐与苒儿的误会也已经解开,两位爱卿便先退下吧。”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正当君陌璃和君炎转身准备走人之时,yi阵清冷却十分好听的声音将君陌璃叫住:“君小姐,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