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强者之心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来自己近期得去老宅那边看yi看了,不过,不是今天,自己还得制定计划,做些准备才行。

    上午,君陌璃先是制定这yi个月提升君家实力的计划。

    以君家子弟目前的实力,在短期内想要提升这些人的实力,难度确实很大,君陌璃也只是想着凭借着她手中的丹药,竟可能的改善yi下君家子弟的实力。

    至于天赋,从君家这yi辈的子弟中,实力最高的灵将期都是二十五岁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天赋大多都很yi般。

    可即便天赋在yi般,君家这些年的资源减少,却不曾少过供应给自己家子弟们的修炼物资。所以他们现在的这种普遍偏低的实力,实际上是yi种很不正常的反应。

    思量再三,君陌璃觉得,丹药还是其次,君家子弟早已没有了yi颗成为强者的心才是最可怕的!

    心中有了打算,君陌璃吃过午饭后,本是想着找个借口把夙冥轩支开,自己好进入槃龙空间内炼丹。可奈何夙冥轩死皮赖脸的始终不肯离开,君陌璃又想了想两人如今确认了关系,以夙冥轩随手就能送给她yi枚空间戒指的大手笔,应该也不会惦记着她的槃龙空间,便只是同夙冥轩说了声“闭上眼”,运力灵力,两人yi同消失在了房间。

    实力宠妻的夙冥轩自然是老婆说什么,自己做什么,乖乖的把眼睛闭上后,只感觉周身yi阵空间波动,听四周的声音,以及周围浓郁的灵力,虽然没有睁开眼,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房间里了。

    她的小璃儿,这是要给他个惊喜吗?

    “好了,睁眼吧!”

    早就等着君陌璃的这句话,夙冥轩马上睁开了眼,哪怕之前在心中百般猜测过,可映入眼帘的这yi切,还是让夙冥轩心中震惊。

    哪怕是他自诩在这几万年中见过无数宝物,却也无yi样比得上此物。

    这里是,空间!

    以夙冥轩的修为,自然不难察觉到这是yi个大型的空间。

    空间的面积如此之大就已经很难得了,四周遍布的灵花灵草灵果,以及灵力的浓郁程度,已经堪比yi个小型秘境。

    最难的的,是这空间,竟可以承载活物。

    yi般的空间只能装没有生命的物体,而如今他和君陌璃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那就已经说明了,这空间,是可以装人的。

    这可是逃命时的底牌啊!

    且,这里的yi切,都与书上记载着的yi样上古神器相吻合。

    古书上记载,槃龙空间,乃是龙族上古时期便诞生的神器,是龙族至高无上的宝物,只归历代龙族皇室所有,也只会人具有龙族皇室血脉的人为主。

    若这真的是槃龙空间,那,这小女人的身份

    夙冥轩打量四周的时候,君陌璃也在打量着他,不放过他面上yi丝yi毫的神情。

    这个男人的眼中,又震惊,又欣慰,又不解,却没有yi丝的贪念。

    君陌璃心中长吁了yi口气。

    今日此举,也有她yi部分试探的意思。槃龙空间是上古神器,是龙族至宝,她不知道,以这个男人的眼界,是否能够看得出来。可即便看不出来,这里的yi山yi水,yi草yi木,和能够带活人进入的功能,都足够让任何灵者为之疯狂。

    不过还好,夙冥轩的反应让她满意,也让她安心。

    “这是槃龙空间?”君陌璃眼中复杂中带着些欣慰的神色没有逃过夙冥轩的眼睛。

    君陌璃这般试探的做法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受伤。

    这个小女人,难道到现在都看不出他对她的真心吗?

    却是,像槃龙空间这样的上古空间神器,即便是他如今这般地位也会想要得到的宝物,只是,既然这是君陌璃的,他便只会为她好好守着,不会动yi分贪念。

    他担心别人会抢这宝物,好好的保护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跟她抢呢?

    跟自己心爱的女人抢东西这么掉价没品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这个女人,是想要气死他吗?

    “嗯。”轻点颔首,果然,以这男人的眼界,要看出来这是槃龙空间并不难。

    夙冥轩眼中闪过yi抹了然之色,他家小璃儿,还真是好运气呢!

    不过,随即,夙冥轩的眉间又紧蹙了下,这样的至宝意味着什么,他在清楚不过。

    “小璃儿,这槃龙空间,乃龙族至宝,切记莫要让太多人知晓,否则”

    剩下的话不用夙冥轩说,君陌璃也知晓。

    在这片大陆,神器已经有百年未曾显世了,槃龙空间非但是上古神器,而且还是罕见的空间神器。

    yi旦问世,造人觊觎是难免的。

    可不是每个人都像眼前这男人yi样,甘心将这至宝拱手让人的。

    夙冥轩这样说也是担心她会因此而惹上麻烦,而自己方才还在试探他。

    君陌璃的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愧疚之意来。

    “嗯,财不外露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更何况是槃龙空间这样的至宝。这空间的存在,只有你我知道。”

    闻言,方才觉得有些受伤的心微微得到了安慰。这小女人,到还是有点良心的,这样的秘密,他算是第yi个知道的。

    “小璃儿,那这也算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第yi个小秘密了。”

    夙冥轩突然靠近,促狭的看着君陌璃,桃花眼微微上挑,三分妖冶,七分邪气。

    看的君陌璃yi愣,心跳不由得加速了起来。

    “谁跟你是夫妻!”这个男人还要不要脸了?他们确认关系才多久,这八字还没yi撇的,这男人就已经把夫妻挂在嘴边了!

    反应过来后,君陌璃轻咬下唇,暗骂了声“犯规”。

    这个男人,每yi次都用美男计诱惑她,不行不行,她才不是那种花痴看脸的肤浅之人。

    “怎么不是了?不是小璃儿你亲口承认的喜欢为夫的吗?莫不是,为夫这才离开几月的时间,小璃儿你就移情别恋,始乱终弃了?”

    知道君陌璃这是又傲娇了,夙冥轩故作受伤的道,完全就是yi副委委屈屈的小媳妇模样,看的君陌璃心中无语不已。

    “我当时只是说确认男女朋友关系,可没答应嫁给你好吗?这段时间只是观察期,期间如果我对你有什么不满意,还是可以随时换人的好吧!”

    “随时换人?嗯?”夙冥轩的双眸有些危险的眯起。

    “对,对呀,怎么?谁规定本小姐只能嫁给你了?”

    见夙冥轩离自己越来越近,君陌璃的心中还是有些发虚没谱的。

    “我。小璃儿你,注定只能属于我。其他的男人,敢觊觎你者,死!至于小璃儿你要是看上了其他男人”

    男人说到这里时顿了yi下,看向君陌璃的目光却是越发的深邃危险。

    “怎,怎么样?你还能杀了我不成”君陌璃被男人盯猎物yi般的眼神盯着,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但却还是不怕死的继续挑衅着。

    然,话尚未说完,君陌璃就见男人附身凑了过来。妖孽般俊美的跌丽容颜在眼前瞬间放大,紧接着,君陌璃只感觉到两片冰冷的薄唇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男人强势热烈的气息充斥着口腔,将她剩下的话全部堵在了口中。

    君陌璃双目圆睁,不看相信这男人就这么yi言不合就强吻了自己。

    之后,就是yi阵剧烈的挣扎。半晌过后,君陌璃被吻的气喘吁吁,已然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只是软软的靠在男人宽大结实的胸膛中,夙冥轩见君陌璃似乎是真的给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嘴。

    两人的嘴巴还挂着暧昧的银丝,夙冥轩搂着君陌璃的纤腰,意犹未尽的在君陌璃有些红肿湿润的红唇上留恋了片刻,压低声音,在君陌璃耳边说道:“如果你在敢说喜欢上别的男人这种话,为夫就吻到你没有说不出来为止。”

    君陌璃闻言,狠狠的瞪了夙冥轩yi眼,只是君陌璃如今这副模样,那yi瞪,不说yi点威慑力也没有,反倒多了几分娇嗔的味道。

    看的夙冥轩眸中的神色又暗了暗。

    “啊啊啊!主人你怎么把这个大魔头带进来了?”

    蛋蛋原本不知道跑到哪儿偷懒去了,感受到君陌璃的气息,知道是君陌璃进来了,便顺着感应找了过来,却见到君陌璃的旁边还多了yi个男人。

    且那男人,还是他第yi眼见就觉得危险的男人。

    蛋蛋yi时太过惊吓,想也不想便将心中给夙冥轩取得外号喊了出来。

    话yi出口,蛋蛋便觉得不妙,脸面用胖嘟嘟的小手捂住嘴巴,瑟缩到yi旁的树丛中做鸵鸟状。

    尤其是感受到夙冥轩偷来的不善的目光时,蛋蛋又把自己的身体往里挪了挪。

    然,夙冥轩怎会这般轻易的放过他。

    男人只是轻抬了抬手臂,蛋蛋只感觉到有yi股强大的威压压的他不能动弹,之后,他便被yi股力量束缚住,在空中飞了起来

    飞的方向,正是夙冥轩所在的方向。

    蛋蛋的心中涌起yi股绝望,嘤嘤嘤,大魔头现在的表情好可怕啊!啊啊啊!他还没活够,他还不想死啊!

    在危急关头,蛋蛋果断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君陌璃。

    君陌璃可是他的主人,虽然平时对他小气了点,态度恶劣了点,还经常对他家暴。

    但,是关生死,她总不会不管他的吧!

    然,接触到蛋蛋求救的目光,君陌璃反倒是“噗嗤”yi声笑了出来。

    蛋蛋如今这副模样可是她以前用尽手段也看不到的呢?

    嗯,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天敌yi样。

    哈哈哈,让这颗臭蛋平日里好吃懒做,不服管。

    哼,就先让夙冥轩好好收拾他yi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来。

    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君陌璃选择了无视蛋蛋的求救,默默的将视线上移。

    “嗯,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啊啊啊啊!臭主人!坏主人!

    他都已经落在大魔头手里,生死未卜了,主人居然还有心思关心天气怎么样!

    主人真是太坏了!

    嘤嘤嘤,主人现在也不救他了,他,他今天真的完蛋了!

    蛋蛋心中yi阵翻江倒海,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落在男人的手中,被男人像拧小鸡仔yi样拧着,蛋蛋的心中气愤又绝望。

    “大魔头?是在叫我吗?嗯?”夙冥轩将蛋蛋圆滚滚的身体拧起,放在能与他双目对视的高度,语气平淡的听不出喜怒,却莫名的让蛋蛋心中发慌。

    近距离多上夙冥轩那双冷若寒潭的双眸,蛋蛋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激灵,干笑道,“哈,哈哈,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您如此的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俊美非凡,风流倜傥,怎么会是大魔头呢?yi定是您听错了,听错了,哈哈”

    蛋蛋为了少受点罪也是不要了节操,这马屁,像是不要钱的脱口就来。

    听的君陌璃在心中鄙视不已,她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的了,结果没想到碰到了夙冥轩。当她觉得夙冥轩已经将无耻这两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的时候,蛋蛋刚才的表现,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碰!”

    蛋蛋yi连串的马屁还未拍完,就被夙冥轩随手yi扔,在空中划过了yi条美丽的弧线。

    之后,碰的yi声被砸在了yi颗古树上。

    “聒噪。”

    轻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夙冥轩的面上闪过yi丝嫌弃。

    摸了摸头顶上肿起来的包,蛋蛋不敢停歇,从地上跳起来就是撒丫子狂奔。

    然,下yi刻,蛋蛋就又在夙冥轩的随手yi挥间回到了夙冥轩的脚边。

    这yi次,夙冥轩没有再把蛋蛋拎起来,而是在蛋蛋越来越颤抖的时候,忽然说道,“你便是槃龙空间的守护兽,不是传闻,紫金龙强大无比,你”

    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可夙冥轩那嫌弃鄙视的眼神已经说明了yi切。

    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蛋蛋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对着夙冥轩气愤的喊道,“你别看不起小爷!等小爷再泡几日天灵泉水,就可以破壳而出了!”

    激动之下,蛋蛋并未意识到自己口中说出了什么,可在yi旁看戏的君陌璃可没错过那几个字。

    “天灵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