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求订阅!妖孽归来!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舞长天沧海寒,yi人yi剑起波澜,风雷断,苍穹还,傲世九天破冥潭

    纵横天下yi生舞,yi舞yi生多痛苦,苦舞yi生情字谱,傲世九天世人睹

    极为情,极为剑,何为生,何为念,手中yi把九龙剑,傲世九天风云变

    人生如梦梦亦飘,仗剑江湖化天骄,鲜血流进随风飘,傲世九天冲云霄

    仗剑而立放光芒,yi聚风云便是皇,屠尽天下又何妨,傲世九天我为王

    斩断红尘多情客,对情对爱我软弱,三招齐出人头落,傲世九天凌云破

    颠覆众生破乾坤,鲜血助我成为尊,yi剑出,破黄昏,傲世九天情难分

    生亦从容死亦忠,算尽yi生却成空,任督二脉以打通,傲世九天五雷轰

    yi剑起,苍天逆,穷尽yi生不如意,傲天傲地傲成气,傲世九天又何必

    这yi曲,叹轮回,山穷水尽是为谁,不惜yi战夺花魁,傲世九天谁相陪

    纵观天下我狂傲,斗转星移苍穹笑,肝胆相照心相告,傲世九天剑出鞘

    为君yi醉了红尘,斩尽天下成战魂,yi人yi剑惊世人,傲世九天帝王门

    统御天下英雄梦,轮回转世生死共,君临天下心好痛,傲世九天谁最重

    逆者忘,顺者昌,屠变人间满身伤,成功之路再何方,傲世九天路沧桑

    千军难挡我风采,yi战惊天传万载,剑心断,天机改,傲世九天震四海

    前世今生起杀戮,难以阻挡的脚步,亡命天涯世人护,傲世九天江湖路

    逆转五行踏三界,蛟龙出海吞日月,前世缘,今生孽,傲世九天万物灭

    赴黄泉,谁相聚,逆转天地鬼神泣,颠覆之作万人记,傲世九天风云去

    云海间,yi线牵,道道寒光力无边,yi把神剑灭世间,唯我傲世九重天

    昔日如梦江山画,为谁夺得这天下,看这天下我叱咤,夺下皇城战旗挂

    恩师教诲非儿戏,赐我yi身这武艺,寒门破天创奇迹,剑指皇城世人记

    为你yi战灭皇城,血染苍天屠苍穹,踏五行,驾蛟龙,扭转乾坤谁不从

    轩辕剑,斩魔妖,为何吹起绝情萧,为寒门徒愿拨刀,再战天下血燃烧

    三年时光磨yi剑,柔情似水曾留恋,斩情丝,心不变,只求再见你yi面

    天地蹦,万物灭,为你此生犯下孽,黯然飘渺灭三界,只想回味那yi夜

    那yi夜你落下泪,花容月貌面憔悴,天之痕,已破碎,想起爱人心惭愧

    兄弟情,永不朽,三年情我在回首,帝王之命为我有,为此对饮这杯酒

    三年前我太年少,独站天下心狂傲,yi身霸气在环绕,五项横扫帝王道

    待到决战那yi日,三年出征为气质,年少立下英雄志,定要收复这乱世

    战场杀敌生死战,我若拔刀天下乱,回想三年在飘散,在披战甲就是干

    最后yi战走到此,为情为义不停止,早已淡忘生与死,定要死后把天指

    三年后,谁相陪,立下誓言谁敢违,三年征战是为谁,横扫天下何时回

    为气质,站巅峰,乱世少年把名争,在出征,天地蹦,辉煌续写这yi生

    yi生征战谁可挡,热血在我身流淌,刀剑拨,号角响,在助寒门战yi场

    扪心自问,多少敌人被我困,欺人太甚我毕再挥这刀刃,哪怕引起万人恨

    为何打下万古留名这江山,为何我还心不甘,我以成仙,成仙过后霸天翻

    你离我,进咫尺,称王之心以静止,这份恩情以到此,还有和脸做天子

    云飞过,冷风刮,巨龙摇摆天地踏,这语音,多伤疤,离别之后想起她

    曾经厮杀的兄弟,情字在我心牢记,这战袍我为谁弃,傲世九天无人替

    三年语音心疲惫,勾心斗角人心累,就算最后我隐退,无愧二字这另类

    气质陪我三年情,三年情我随风行,驰骋天下求太平,最后留我仁义名

    纵使身怀凌云志,何人伴我在展翅,隐退江湖那yi日,了却君王天下事

    寒风吹起樱花落,为何我会变冷漠,放手yi搏有何错,这首另类巅峰做

    风萧萧我亦水寒,天子之命不平凡,夺得天下又何难,为谁在闯龙虎潭”

    眼前,yi身红衣的女子侃侃而谈,娇艳欲滴的红唇吐出的,无论是歌曲还是诗词,字字句句皆扣动他的心弦。

    巫祁的心,前所未有的乱。

    宫宴君陌璃唱此曲只是不愿君家背负骂名,不愿让欧阳陵川和陈家得意。因此也并未将这诗词完全解释,她觉得,没有必要。

    而没了这诗词作为解释和升华,这首《傲世九重天》听在耳中,总会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看着巫祁银白色的瞳仁中近似震撼的神色,君陌璃不知怎么的,就将方才宴席上省去的诗词脱口而出。

    似乎,她并不愿意让眼前这个如同神仙下凡的男子留有遗憾。

    又或许,是因为巫祁今日替她出手教训林c胡两家的人,让她不想拒绝。

    总之,她说了。

    见巫祁还在发愣,君陌璃伸手在巫祁的衣袍上戳了戳,“歌yi听了,丹药你也收下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和爷爷就先回去了,巫祁你也早些回去吧,就这几步路,不必送了。”

    嫣然yi笑,君陌璃又朝巫祁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离开了,便拉着yi脸八卦相的君炎往宫门口快步走去。

    在不快些,等会儿宫门关了,她和爷爷可就得在这皇宫中待上yi晚了。

    她可不想把自己美好的晚上时光浪费在这个冷冰冰的皇宫里。

    上了马车,也许是因为在宫门口祖孙两人的那番话,君炎并未再问君陌璃什么,祖孙二人只是这么安静的坐着,yi路无话。

    半个时辰后,

    不赶时间,为了让车里的两位主子坐的舒适些,车夫也开的慢了些。

    马车缓缓停下,君炎先在小厮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君陌璃也紧跟着跳下了马车。

    张管家yi早就在府门口候着了,见两人回来了,急忙上前相迎。

    “老爷,小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老奴见其他家的马车早早的就驶出皇宫了,却迟迟不见老爷和小姐回来,是不是,是不是宫里那位又刁难老爷和小姐了。”

    张管家的面上的神色有些紧张,却又带着yi丝自己都未察觉的笃定。

    皇家在君家之人心中的形象,也就如此了。

    君陌璃闻言先是有yi瞬的诧异,之后便面露恍然之色。自己和爷爷回来的确实晚了些,地点又是在皇宫,难怪张管家会有此yi问。

    “这次还真跟那位没有关系,是璃儿这丫头在宫门口遇见了国师大人,聊的久了些,便回来的晚了。在门口等很久了吧,老张,你也辛苦了。”

    “是啊,张爷爷,这次是璃儿耽误了些时间,让您担心了。”

    对于这位曾经和自己爷爷yi起出生入死过的张管家,君陌璃还是很尊重的。再加上张管家膝下并无子女,对原主也是当成自己亲孙女yi般疼爱的,君陌璃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自然也会给予张管家相应的真心。

    “原来这样,那倒是我多想了。哎呦,瞧老奴这记性,门口风大,老爷小姐快些进府。”

    yi拍脑门儿,张管家才想起,自己是在门口吹了半天的冷风已经麻木了,可这如今九月天,夜晚已经是有些凉了,自己还站在门口和两人说了半天的话,实在是不该。

    “好,爷爷,我们快些进府吧,今晚爷爷应该也累了,早些沐浴睡下吧。”

    君陌璃挽着君炎的胳膊进了府,张管家跟在两人身后,将府门合上。

    先将君炎送回了主院中,又说了些体己的话,君陌璃才在君炎无奈又宠溺的眼神下,放心的回了自己的小院中。

    这小院的名字原本叫天仙院,没错,这么俗气的名字,自然是那个奇葩原主后来自己该的。

    原因自然是希望自己可以美若天仙了。

    君陌璃问过馨雨这院子最初的名字叫做什么,馨雨说叫璃芸苑,君陌璃便让人第二日就将那写着天仙阁的门匾取了下来,至于这璃芸苑的门匾是什么时候换上的,她记得,好像是夙冥轩给她当贴身护卫的那段时间换上的。

    平日来去匆忙,君陌璃并未怎么注意这块牌匾。今晚难得偷闲,细细看着门匾的字,君陌璃竟觉得有些惊艳。

    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铁画银钩,笔走龙蛇。

    yi笔yi划,苍劲有力,字里行间流露的,皆是狂狷霸气。

    看见这字,她的脑海中,莫名的出现了夙冥轩那妖孽邪魅的身影。

    距离上yi次和那妖孽视频聊天也有三四天了,也不知道他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企图不去再想那个男人,这样自己心里才不会那么担忧和思念。

    深吸了口气,夜晚的凉风灌入鼻腔,君陌璃忽然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馨雨道,“这牌匾上的字,是找哪位大师写的?”

    忽然被君陌璃点名,问的又是这门匾上的字出自谁手,馨雨的注意力本就不在这人,先的愣了yi会儿,才傻乎乎的说道,“是姑爷。”

    说完以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些什么,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她怎么就把自己心中对姑爷的称呼就这么喊了出来呢?完了完了,小姐和姑爷虽然已经确定了关系,可还未成婚就这样称呼,终归是不大好的。

    也不知道小姐会不会怪罪她。

    然,馨雨心中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君陌璃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姑爷’这个称呼,或者说,对于这个称呼已经是默认了的。

    难怪她会以见到这字就跟那妖孽联系起来。

    这字,本就是那妖孽亲自提上去的。

    字如其人,古人诚不欺我也。

    又在门口盯着那门匾看了片刻,馨雨并不知道君陌璃心中在想些什么,还沉浸在自己的忐忑中无法自拔。

    可躲在暗处的夙雨就不同了。

    啊啊啊啊啊!王妃终于想起主子了!

    不行,这件事情,他yi定要等王上回来的时候告诉王上。说不定,到时候王上yi开心,就免了他的责罚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渺茫。

    不过,希望总是要有的,万yi实现了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夙雨也感激起君陌璃来,觉得王妃真是自己的救星。全然已经忘记了,若不是君陌璃要求他打开子母石之间的联系,他也不会被夙冥轩责罚。

    不过,就是给夙雨yi万个胆子,夙雨也是不敢怪罪君陌璃的。

    王妃是谁?那可是王上的心头宝,是王上放在心尖尖儿上宠着的人。他拍马屁还来不及,哪儿敢埋怨王妃啊!

    是夜,陈家的事情暂时告了yi段落,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君陌璃就yi直在给原主收拾烂摊子,除了修炼就是炼丹,没有yi刻放松的,所以,今晚君陌璃觉得好好睡个觉,让自己放松yi下。

    yi夜无梦。

    翌日,清晨。

    窗外,阳光明媚。

    屋内,君陌璃仍在沉睡。

    床上的女子随意的躺着,yi节藕臂露在外头,白皙嫩滑的肌肤吹弹可破。

    几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少女散落在床边,五黑浓密的头发上。三千青丝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更加光泽。

    似乎是阳光有些刺眼,床上的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紫眸有些惺忪的半合着,君陌璃眯着眼看了眼外面灿烂到刺眼的阳光,蹙了蹙眉,心里估摸着,应该已经快到正午了。

    自己这yi觉睡得还真是沉。

    正准备起身下床,却忽的感受到自己的yi边手臂被人压着。君陌璃面上的神色猛得就是yi变,紫眸中的睡意也被凌厉的杀意取代。

    然,当君陌璃回头看到躺在自己身旁睡得安稳的男人的时候,周身的气势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来是这个妖孽回来了,难怪自己没有任何警觉,这个人的气息,已经自动被她归为了安全的yi类了吧。

    只是,他昨夜是何时回来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就算她对这妖孽的气息没有任何警觉,可也不会没有丝毫的反应。

    可君陌璃不知道的是,后半夜,夙冥轩偷偷从窗户中翻进来的时候,盯着她的睡颜看了好半天,那时候,她就有醒来的迹象了。

    只是夙冥轩眼疾手快的点了她的睡穴而已,否则,以君陌璃的警觉性,怎么可能在有人的情况下,yi觉睡到中午。

    至于夙冥轩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那自然是因为某人思妻心切,硬是将十天的工作量在三天内完成,然后就急急忙忙的从上界撕裂虚空赶了过来。

    这三四天没合过眼,就算是铁打的也守不住。

    昨夜又盯着君陌璃的睡颜看了半天,接近黎明才睡,车马劳顿加上美人在怀,夙冥轩睡的能不安稳吗!

    这些,君陌璃自然不知道。

    她只是奇怪,这妖孽上次不是说要十日之后才会到的吗?如今不过三四天的时间,他怎的就来了。

    将近小半年不见,要说不思念是骗人的。

    看着男子那如同鬼斧神工般精致邪魅的面容,君陌璃如同收了蛊惑般,葱白纤细的手指便不受控制的伸向了夙冥轩的脸,沿着男子好看的脸廓细细的描摹着。

    “嗯~”手指在脸上来回游走的感觉痒痒的,夙冥轩似乎给弄得有些不舒服,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同时,骨节分明的大手yi把捉住了在自家脸上作乱的小手。

    “怎么,许久未见,小璃儿到是变得热情了许多。”似乎是刚刚睡醒的缘故,夙冥轩的声音低沉和暗哑,却是该死的性感好听。

    闻言,君陌璃直接毫不掩饰的yi个白眼翻到了天际。

    这个男人,能不能刚yi见面就是调戏她。

    尝试着挣脱男子大手的钳制,君陌璃yi遍挣扎,yi边没好气的说道,“许久未见,妖孽,你的脸皮也变得更厚了。”

    “哦,我怎么不觉得,到是小璃儿的脸皮,yi直都是那么薄呢!”

    君陌璃那点儿力气,夙冥轩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直接握住君陌璃的手腕,顺势yi拉,君陌璃就倒在了夙冥轩宽厚的怀中。

    因此,这话,夙冥轩也是贴着君陌璃的耳朵说的。被男人的气息强势的笼罩着,yi呼yi吸间,男人的呼吸喷洒在颈间,让君陌璃yi阵颤栗。

    君陌璃的耳根微微有些泛红,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这妖孽的口中说出,就显得格外的暧昧了。

    “叩叩叩——”

    就在屋内的气温暧昧到极点的时候,门外响起yi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就被敲响。

    馨雨带这些试探的声音也传入了屋内两人的耳中。

    “小姐,您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