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二十四章 傲世群雄,翱翔九天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便是这首歌的来源处,特别是它所描述的战争题材,以及征战沙场的霸气和荡气回肠,身为女子,君陌璃yi直都认为,女子为何不如男?女子,也可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额,呵呵,这,这曲子,在下还真是闻所未闻。”那男子被君陌璃的问题问的yi噎,最后只能尴尬的笑笑,这首曲子,他确实不曾听过,就连这种调调和风格,他都是闻所未闻的。

    若此曲当真是君陌璃所著,那此女的心性和胸怀,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君家丫头谦虚了,这曲子,唱的极好。”极好两个字被欧阳陵川咬的极重,颇有yi番咬牙切齿的味道。可君陌璃唱的确实是好,无法,欧阳陵川有yi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呵呵,君家丫头确实唱的极好,皇上可不能厚此薄彼啊~”yi直不曾开口的皇后忽然对着欧阳陵川说道。

    难得她那侄子喜欢yi个人,且她也看那丫头顺眼,护她yi护又何妨?

    “嗯,是该赏。来人,赏君小姐黄金万两。”

    那话自欧阳陵川口中说出,听在君陌璃耳中。怎么听,都有yi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谢皇上。”万两黄金对于现在坐拥yi座藏宝阁的君陌璃来说算不了什么,只是让她诧异的是,这位从宴席开始就yi直安安静静的坐着不发yi语,做yi个好观众的皇后娘娘会为她说话。

    在脑海中回忆了yi番,原主貌似也与这位皇后娘娘并不相识,而自己穿越过来这边也才半年左右的时间,跟这位皇后娘娘并没有什么交情。

    那这就奇怪了,这位皇后娘娘为何会替她说话。

    不过,看着欧阳陵川此刻便秘yi般的脸,她的内心便是yi片舒爽。

    退回自己的席位,君陌璃看也没看呆愣在原地的白涟,坐下后,又是自顾自的喝起了就来了。

    白涟此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觉得面上yi片火辣辣的刺痛,君陌璃的歌声就仿佛两个急促而响亮的耳光,于众目睽睽之下,扇在了她的脸上。

    她仿佛能感受到众人投射在她身上异样的目光,原本她所想象的发生在君陌璃身上的事情,如今却是发生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虽说以君陌璃的心境根本就不在乎白涟此举的反应会如何,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圣母,敌人的心情不好了,她的心情总归是好的。

    白涟也是个要脸面的,此刻却也只得跺了跺脚,逃也是的回到了自己的席位。眼中,是难以掩藏的怨毒之色。

    刚拨好yi个葡萄塞进嘴里,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口中酸酸甜甜的味道,忽的感觉自己面前的光线被人挡住,君陌璃抬头看了过去,就见宫倾羽那张雌雄莫辨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额头有黑线划过,君陌璃看着对方又骚包的拿着那把扇子在面前扇了扇,心中翻了个白眼,假装没看见的继续低头剥起了葡萄。

    “咳咳——”故意轻咳了几声,试图引起某位女人的注意,然,宫倾羽收到的,依旧只是君陌璃的无视而已。

    “那个,陌璃啊!刚才你唱的那首曲子,名字叫什么呀!”

    见君陌璃完全就是yi副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样子,宫倾羽又对方才那首曲子喜欢不已,不论是霸气的歌词还是兴奇的乐曲,亦或是二者融合的浩荡回肠的意境,这,皆是宫倾羽所向往的。

    或者说,是所有在场心中有抱负的男子所共同向往着的。

    心中过于好奇,便不等宴会结束就急匆匆的赶过来问名字了。

    虽说君陌璃方才没有正面回答哪位公子的问题,可在场大多数人的心中已经认定了此曲为君陌璃所创,这其中,也包括宫倾羽。

    听到宫倾羽这般熟稔的称呼,君陌璃的心中便是yi阵恶寒,‘陌璃’也是他能叫的吗?

    貌似她和这个骚包男也就只见过yi面吧!

    而且,那yi面貌似还见的并不是很愉快。

    “陌璃?本小姐怎么不知道,自己与宫公子既然已经这么熟了?”想什么就说什么yi直都是君陌璃的优良传统,双眉微调,红唇轻启,紫眸满是疑惑的看着宫倾羽,可口中吐出的,却是这般让人下不了台面的话语。

    “呃,呵呵,这,yi回生,二回熟嘛!我与陌璃你,这都已经第多少次见面了?算的上是老熟人了!”被君陌璃的话噎住,宫倾羽觉得君陌璃这张嘴也忒欠打了些,这天还能不能好好的聊了,这讪还能不能好好的搭了!

    世家子弟中最不缺的就是情商,就是与人搭讪时化解尴尬的手段,就更不要说这世家子弟中的老油条,宫倾羽了。

    想要万花丛总过,还能做到片叶不沾身的,宫倾羽,算是这赤阳国中的唯yiyi人。

    这要是没点情商和手段,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然,就是这么yi个情场高手,少女们的大杀器,使劲浑身解数,在君陌璃这里,却是讨不到半点好处。

    宫倾羽都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和他那张帅的天人公愤的脸了。

    莫不是自己听了首曲子,变丑了?

    “呵呵,这话宫少主也好意思说出口,你好意思说,本小姐都不好意思听。本小姐和你可不熟!”

    君陌璃这次直接翻了个白眼给宫倾羽,yi副没好气的样子。

    就在宫倾羽更深yi步的怀疑人生的时候,君陌璃唇角勾起yi抹弧度,“不过,要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也不是不可以。”

    宫倾羽的眸光瞬时变得锃亮锃亮的,只是,君陌璃嘴角那抹笑容,怎么看,都给他yi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更是漏过了君陌璃眼底yi闪而过的狡黠光芒。

    “你想要什么?”宫倾羽也是个爽快人,他宫家什么没有,君陌璃要条件,尽管开就是了,他又不是给不起。

    “我要预定你们宫家下个月即将拍卖的压轴品。”

    此言yi出,宫倾羽的面色便是猛的yi变。

    身子向前靠近,有些轻佻的凤眸中此刻满是严肃的神情,眸底隐藏着yi抹晦暗不明的杀意。

    “这个消息,你,是从哪儿听来的?”

    下个月宫家要举行拍卖的事情尚未通知,这是由家族长老开过会后今日参加晚宴前才临时决定的,准备明日yi早再发布,并对各方进行邀请。至于拍卖物品的事情,这也算是宫家不成文的规矩了。

    只要未到拍卖的那yi天,拍卖的物品名单都只有宫家高层才知道,不得对外泄露,否则,无论是何人,yi律按照家规处置。

    就更不要说是压轴物品了!

    君陌璃,是如何得知的!

    “呵呵,宫少主不必激动,你们宫家的规矩我也清楚,这压轴之物,本小姐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只是,yi般压轴的,yi般不都是好东西吗?而且,宫少主此番反应,不也恰恰印证了我的猜想吗?”

    闻言,宫倾羽凤眸中的神色愈发的晦暗,是他多疑了吗?

    可为什么,他总有yi种君陌璃已经看透yi切,什么都知道了的感觉。

    “呵呵,君小姐的心智,果真不yi般。下月拍卖的压轴之物对我宫家来说,却是意义非凡,君小姐若是想要,便那yi日亲自来拍卖吧!君家作为五大世家之yi,邀请函,自然是不会少了你们的。”

    眸中冷芒yi闪而过,看来他今晚回去到是要好好查查家里有没有内鬼了。

    至于这曲名,若是要以那样东西来还,不知道也罢!

    那样东西,对于宫家来说,代表着什么,只有他们宫家高层知道,他的脑子还没坏,怎么会做这般赔本的买卖。

    倒是他对君陌璃的评价太温和了些,她这哪里只是欠打,分明就是个最毒心黑的。

    连称呼都变了,这是生气了?

    看来,夙雨的消息还是靠谱的嘛!看来下月拍卖的东西,就是那样东西没错了!

    见目的已经达到,君陌璃话锋yi转,“不过开个玩笑罢了,这曲名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本小姐就换宫少主你yi个人情如何?”

    这可是对方自己送上门来让她坑的,这可不怪她,毕竟,上好的肥羊,不宰白不宰嘛。

    至于她这般客气的只要了对方yi个人情,那就当作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大发慈悲的给对方的yi点小小的补偿好了。

    本欲抬步离开的宫倾羽闻言脚步略微顿了顿,心中思量了片刻,最终还是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妥协了。

    人情什么时候换,在哪里换可是由他来定的,君陌璃总不能再坑她吧!

    若是君陌璃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他大不了yi票否决了就是。

    心中略微有些诧异,这个心黑的女人对他怎地这般善良,不过自恋的某人只是略微犹豫了片刻,便把原因归为这是自己的魅力太大上面了。

    凤眸有些期待的看着君陌璃,希望君陌璃yi会儿所说的名字,对得起这首曲子。

    而吃瓜群众们也都竖起耳朵听着,毕竟,他们也好奇啊!只是自己没有宫倾羽那么大的面子罢了。

    从宫倾羽走到君陌璃的桌子前开始搭讪,众人便已经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了,尤其是在场的女子,至少有yi大半是宫倾羽的爱慕对象呢!

    不过,关于下月拍卖会的事情,两人到是不约而同压低了声音说的,众人到时yi个字都没有听清,不过这般咬耳根的亲密举动,看在某些人的眼中,就不是那么舒服了。

    比如陈雪晴,比如欧阳泽,再比如欧阳晟。

    尤其是此刻听到宫倾羽就这么轻易的送了个人情给君陌璃,众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今晚的出场方式不太对,怎么着离奇的事情yi件接着yi件。

    他们这都还没消化完君陌璃草包便才女的转变,这边就开始了宫倾羽刷下线,崩人设的举动。

    他们的小心脏,有那么yi丢丢的受不了啊!

    “傲世九重天。”红唇轻扬,君陌璃咬死清晰的将名字念出,这般清灵悦耳的声音念出这番霸气侧漏的名字,那感觉,当真是让人觉得有些微妙。

    “傲世九重天嘛。”这五个字,直击在宫倾羽的心底。口中不断的喃喃着,神色yi片复杂,宫倾羽的心中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眼前的女子,自那次魔幻森林回来,便是yi身傲气,yi副傲骨,自有傲视群雄,清冷睥睨天下的气势。

    这样的女子,确实应该翱翔于九重天外吧!

    同样有此想法的,不止宫倾羽yi人。他不过只与君陌璃见过聊聊数面,便有如此感触,更不要提曾经与原主朝夕相处过的欧阳泽了。

    他只觉得,自己与君陌璃之间的距离被拉的越来越远,如今两人的距离不过只有十数步,却仿佛中间隔着千山万水。

    他与她,从何时起,变成了这样。

    似乎,从那yi日他决定狠下心来对她冷眼相向的时候,他们之间便开始有了裂痕,而如今的,时隔两年,他们之间的裂痕,也只是越来越大而已。

    合上双眼,可微微颤抖的睫毛还是泄露了主人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也罢,也罢

    两年前的决定,他忽然有些后悔了,可若是重来yi次,他,仍会作出相同的选择。

    而欧阳晟亦是如此,他觉得,君陌璃就像yi处宝库,每当你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她是时候,对方总会让你发掘吃新的有趣的东西,吸引着你的眼球。

    他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而感兴趣的东西,便只能属于他

    此时的他已经将君陌璃化为了他的私有物,可悲的是,他自己,却不自知。

    “曾经厮杀的兄弟,情字在我心牢记,这战袍我为谁弃,傲世九天无人替

    三年语音心疲惫,勾心斗角人心累,就算最后我隐退,无愧二字这另类

    气质陪我三年情,三年情我随风行,驰骋天下求太平,最后留我仁义名

    纵使身怀凌云志,何人伴我在展翅,隐退江湖那yi日,了却君王天下事

    寒风吹起樱花落,为何我会变冷漠,放手yi搏有何错,这首另类巅峰做”

    这是我最喜欢的yi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