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此曲只应天上有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中冷嗤yi声,这点小孩子的把戏,不就是想要激怒她上台表演,或是逼着她说出自己什么都没准备的话吗?

    原本她还打算随意找个借口推辞了,这般看来,她到是想好好打打这两人的脸了。

    缓缓站起身,君陌璃扶了扶有些褶皱的衣摆,淡淡的瞥了白涟yi眼,云淡风轻的开口道,“白小姐都准备了,本小姐岂有不好好准备的道理。”

    心中笃定君陌璃这是在死撑着,白涟的语调变得有些咄咄逼人,“哦?那敢问君小姐准备的是什么节目呢?作诗?弹奏?还是跳舞?”

    方才她所说的这些,原主yi样都不会,可不代表君陌璃不会,弹奏,跳舞什么的,对于君陌璃来说,都是前世的爱好,随随便便yi样那出来都能碾压这群古人,不过,今日君陌璃并不打算演示这些。

    白涟此言可以说是挑衅意味十足了,众人都期待着,君陌璃会如何回答。

    ?答应了,yi会儿君陌璃要是拿不出像样的节目,那也只不过是惹人嘲笑罢了。可若是不答应,君陌璃要面临的,依旧是众人的奚落。

    ?两者,不过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当然了,作为吃瓜群众,在场的众人还是希望君陌璃能够答应的。

    ?这样,他们才有好戏看不是吗?

    ?然,君陌璃的反应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在万众瞩目中,yi身红衣的女子缓缓起身,看也没看向她发难的白涟yi眼,直接略过对方走向舞台。

    ?君陌璃的面上,从始至终都是yi片淡然,毫不慌乱,她却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众人,她的选择。

    ?白涟的眸中是不可抑制的错愕,这个君陌璃,明明什么都没准备就赶上场,这是为了跟她争这yi口气,都不顾及后果了吗!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有她的琴技在前,君陌璃想要演出好过于她的东西完全没有可能。

    ?这样的对比之下,才能衬托出她的才华,才能衬托出君陌璃的无用。

    ?有yi张倾国倾城的脸又如何,是个有脑子的男人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是yi个空有美貌的花瓶。

    ?就算是感兴趣,这样的花瓶在家中摆上两日,也就腻了。

    ?“皇上,臣女才疏学浅,但中秋佳节,也不愿扫了陛下和诸位的兴致,便献歌yi曲,此曲需要乐师伴奏,陛下可否借宫中乐师给臣女yi用。”

    ?众人心思各异,可君陌璃却懒得例会这些人的想法,不就是想看她的笑话,想看君家的笑话吗?

    ?她,偏偏不如了他们的愿。

    ?“君家丫头但用无妨,朕可是期待着你的表演呢。”欧阳陵川有些意味深长的道。

    ?只要君陌璃上了场就行,至于借人,不过是几个乐师,而且还是皇宫中的乐师,都是他的人,想必也做不了假。

    ?“多谢皇上。”同样敷衍的道了声谢,君陌璃便不客气的在乐师中挑了两个到角落里安排去了。

    ?将曲调哼唱了三遍,那两名乐师都表示自己记住了,君陌璃便带着两人回到了台上。

    ?两名乐师,yi弹琴,yi吹笛。琴声清脆,笛声悠扬,前奏响起,众人便觉得新奇。

    这乐曲,不同于他们以往听到的任何乐曲。看刚刚君陌璃在那两位乐师耳边哼唱着什么,这曲子,莫不是君陌璃自己做的?

    其实,不仅仅是众人惊讶,就连这两位乐师听君陌璃第yi次哼唱这首曲子的时候,也被惊艳了。

    只因这曲子太过新奇,旋律太过优美。

    “潇潇风雨驻

    落花满目不问归途

    昂首笑风雷起—震江湖

    前世入尘土

    眷恋伴君轻舞

    怆然yi生紫竹林相思苦

    yi手破苍穹

    后世莫忘紫宵英雄

    征天下战天魔情义重

    红袖舞长天

    千年愿诉缱绻

    对望yi眼就能看到永远

    擎剑冲破九重天阙

    管它什么难劫

    万世与君相随

    无怨无恨无悔

    狂傲不羁不畏

    刀光剑影纷飞

    拈花回眸的美

    宿命如风难追

    傲世九重天

    随我勇往直前

    过往皆是云烟

    共战紫宵不眠

    傲世九重天

    九劫剑在掌间

    穿过无尽修炼

    不管昨日明天

    傲世九重天

    战火燃烧无边

    鲜血染红荒野

    冷月如魂祭奠

    傲世九重天

    红尘相伴红颜

    穿过无尽修炼

    不管是否还有明天

    前世无怨今生无悔

    伴君笑看九重天”

    只见君陌璃明眸半阖,眼中波光潋滟如花著露,端是明珠风华,有摄魂夺魄之姿。朱唇微启,随着古琴悠扬之曲,缓缓而歌,声初如山涧清泉,流珠碎玉,闭眼时仿佛可梦见草长莺飞,拂堤春晓;渐随琴音高亢,她引颈而歌,犹如凤凰展翅,有凛然高贵的神气,歌声清越似可穿云裂石;末时琴音低婉,她微微垂首,如泣如诉,如慕如怨,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片刻,唱到**处,婉转之声猛的提高,变得荡气回肠。众人的精神也为之yi震,无人察觉,他们的心绪,已经随着君陌璃的歌声时起时落,时而荡气回肠,时而婉转低吟。

    直到最后yi字结束,君陌璃看着台下如痴如醉的众人,眸中闪过yi抹讥讽的神色。

    尤其是白涟,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懊悔,曲子结束已经半晌,却迟迟没有人回过神来,似乎还沉浸在君陌璃所唱的歌曲之中。

    袖袍下的手无意识的握的死紧,指甲盖陷入手掌,鲜血顺着手掌滑落却不知所觉,君陌璃,她怎么可以!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学会的唱歌作曲了!

    “咳咳,臣女献丑了。”君陌璃假意咳了几声,谦虚道。

    “啪啪啪——”

    君陌璃的声音,就如平静的水面中落下的那yi颗石子,溅起了层层叠叠的水花。众人回过神来,热烈的掌声回荡在整个大厅,这反映,比白涟表演完后更加热烈。

    或者说,君陌璃的歌声,比白涟给他们的冲击力更大。

    白涟的琴技本就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因此不觉的稀奇,震撼小了许多。而君陌璃就不同了,原本只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却意外的听到这般新奇好听的乐曲,如何能让他们不惊讶。

    尤其是,在知道这首曲子,很有可能是君陌璃自己创作的情况下。

    沉默半晌,终于有人提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君小姐的歌声动听,歌词浩荡曲子也独特,只是,冒昧的问yi句,这首曲子,可是君小姐所创?”

    闻言,众人齐齐yi脸好奇的看着君陌璃,眼神中满是怀疑和期待。

    那期待,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究竟是期待着得到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

    “呵呵,那此曲公子可有在其他地方听过?”没有正面回答,此曲确实不是她所创,这首歌是她前世最喜欢的yi首歌,不仅仅是因为这首歌的词荡气回肠,更是因为这首曲子悠扬婉转。

    剑舞长天沧海寒,yi人yi剑起波澜,风雷断,苍穹还,傲世九天破冥潭

    纵横天下yi生舞,yi舞yi生多痛苦,苦舞yi生情字谱,傲世九天世人睹

    极为情,极为剑,何为生,何为念,手中yi把九龙剑,傲世九天风云变

    人生如梦梦亦飘,仗剑江湖化天骄,鲜血流进随风飘,傲世九天冲云霄

    仗剑而立放光芒,yi聚风云便是皇,屠尽天下又何妨,傲世九天我为王

    斩断红尘多情客,对情对爱我软弱,三招齐出人头落,傲世九天凌云破

    颠覆众生破乾坤,鲜血助我成为尊,yi剑出,破黄昏,傲世九天情难分

    生亦从容死亦忠,算尽yi生却成空,任督二脉以打通,傲世九天五雷轰

    yi剑起,苍天逆,穷尽yi生不如意,傲天傲地傲成气,傲世九天又何必

    这yi曲,叹轮回,山穷水尽是为谁,不惜yi战夺花魁,傲世九天谁相陪

    纵观天下我狂傲,斗转星移苍穹笑,肝胆相照心相告,傲世九天剑出鞘

    为君yi醉了红尘,斩尽天下成战魂,yi人yi剑惊世人,傲世九天帝王门

    统御天下英雄梦,轮回转世生死共,君临天下心好痛,傲世九天谁最重

    逆者忘,顺者昌,屠变人间满身伤,成功之路再何方,傲世九天路沧桑

    千军难挡我风采,yi战惊天传万载,剑心断,天机改,傲世九天震四海

    前世今生起杀戮,难以阻挡的脚步,亡命天涯世人护,傲世九天江湖路

    逆转五行踏三界,蛟龙出海吞日月,前世缘,今生孽,傲世九天万物灭

    赴黄泉,谁相聚,逆转天地鬼神泣,颠覆之作万人记,傲世九天风云去

    云海间,yi线牵,道道寒光力无边,yi把神剑灭世间,唯我傲世九重天

    昔日如梦江山画,为谁夺得这天下,看这天下我叱咤,夺下皇城战旗挂

    恩师教诲非儿戏,赐我yi身这武艺,寒门破天创奇迹,剑指皇城世人记

    为你yi战灭皇城,血染苍天屠苍穹,踏五行,驾蛟龙,扭转乾坤谁不从

    轩辕剑,斩魔妖,为何吹起绝情萧,为寒门徒愿拨刀,再战天下血燃烧

    三年时光磨yi剑,柔情似水曾留恋,斩情丝,心不变,只求再见你yi面

    天地蹦,万物灭,为你此生犯下孽,黯然飘渺灭三界,只想回味那yi夜

    那yi夜你落下泪,花容月貌面憔悴,天之痕,已破碎,想起爱人心惭愧

    兄弟情,永不朽,三年情我在回首,帝王之命为我有,为此对饮这杯酒

    三年前我太年少,独站天下心狂傲,yi身霸气在环绕,五项横扫帝王道

    待到决战那yi日,三年出征为气质,年少立下英雄志,定要收复这乱世

    战场杀敌生死战,我若拔刀天下乱,回想三年在飘散,在披战甲就是干

    最后yi战走到此,为情为义不停止,早已淡忘生与死,定要死后把天指

    三年后,谁相陪,立下誓言谁敢违,三年征战是为谁,横扫天下何时回

    为气质,站巅峰,乱世少年把名争,在出征,天地蹦,辉煌续写这yi生

    yi生征战谁可挡,热血在我身流淌,刀剑拨,号角响,在助寒门战yi场

    扪心自问,多少敌人被我困,欺人太甚我毕再挥这刀刃,哪怕引起万人恨

    为何打下万古留名这江山,为何我还心不甘,我以成仙,成仙过后霸天翻

    你离我,进咫尺,称王之心以静止,这份恩情以到此,还有和脸做天子

    云飞过,冷风刮,巨龙摇摆天地踏,这语音,多伤疤,离别之后想起她

    曾经厮杀的兄弟,情字在我心牢记,这战袍我为谁弃,傲世九天无人替

    三年语音心疲惫,勾心斗角人心累,就算最后我隐退,无愧二字这另类

    气质陪我三年情,三年情我随风行,驰骋天下求太平,最后留我仁义名

    纵使身怀凌云志,何人伴我在展翅,隐退江湖那yi日,了却君王天下事

    寒风吹起樱花落,为何我会变冷漠,放手yi搏有何错,这首另类巅峰做

    风萧萧我亦水寒,天子之命不平凡,夺得天下又何难,为谁在闯龙虎潭

    这便是这首歌的来源处,特别是它所描述的战争题材,以及征战沙场的霸气和荡气回肠,身为女子,君陌璃yi直都认为,女子为何不如男?女子,也可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额,呵呵,这,这曲子,在下还真是闻所未闻。”那男子被君陌璃的问题问的yi噎,最后只能尴尬的笑笑,这首曲子,他确实不曾听过,就连这种调调和风格,他都是闻所未闻的。

    若此曲当真是君陌璃所著,那此女的心性和胸怀,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君家丫头谦虚了,这曲子,唱的极好。”极好两个字被欧阳陵川咬的极重,颇有yi番咬牙切齿的味道。可君陌璃唱的确实是好,无法,欧阳陵川有yi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呵呵,君家丫头确实唱的极好,皇上可不能厚此薄彼啊~”yi直不曾开口的皇后忽然对着欧阳陵川说道。

    难得她那侄子喜欢yi个人,且她也看那丫头顺眼,护她yi护又何妨?

    “嗯,是该赏。来人,赏君小姐黄金万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