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拉她入坑?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行,决不能被这臭丫头气到。哼,就让她先嚣张片刻,他到时要看看,接下来的局面,她要如何应对。

    自以为十分隐晦的给陈庸使了个眼色,却不想,这yi切,皆被君陌璃看在眼中。

    陈庸收到指示,某种闪过yi丝阴险的光芒,低声对yi旁的陈雪晴说了几句,边说,还时不时的往君陌璃这边票上几眼。

    片刻后,欧阳陵川身边的贴身太监便提着尖细的嗓音宣布公演开始,舞姬们的舞蹈也更加热烈了。

    那太监说完宫宴开始之后,将桌上斟满的酒杯端起,欧阳陵川面上的阴郁之色被他很好的掩藏,取而代之的是满脸虚伪的假笑。

    ?“众卿家不必拘束,今日宫宴,不过是朕为了庆祝中秋佳节,诸位爱卿该吃吃,该喝喝,看君家大小姐,方才做的就很好,来啊,再给君小姐将点心加上,酒水满上。”

    ?“臣等遵旨。”众人齐齐起身,端起桌上的酒杯,朝着欧阳陵川的方向举着,但却无yi人敢先饮。

    ?他们都在等,等着那位九五至尊接下来的动作。而对于欧阳陵川后面所说的要向君陌璃学习的话,在场却是无yi人当真。

    ?有脑子的都看的出来,君陌璃此举,定是早到了皇上的厌弃。这般给君陌璃桌上填点心的举动,不过是皇上还不能在明面上同君家撕破脸,好顾及着有个君炎在场罢了。

    ?可即便这般,被皇上当众点出,君家的脸,也算是丢了个yi干二净。

    ?感受到周围人异样的嘲讽目光,君陌璃舔了舔嘴角,yi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丝毫没把众人的嘲讽放在眼中。

    ?她就不明白了,这吃饭是人之常情,她不就是吃个饭吗?招谁惹谁了!

    ?“谢皇上,正好臣女还未吃饱呢?”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宴席上。欧阳陵川此番倒是正合她意,她可是不会跟他客气的。至于对方听到她的回答后会有什么反应,那就不管她的事了。

    ?果然,欧阳陵川嘴角的笑微不可查的僵硬了yi瞬。

    ?这个死丫头,连君家的脸面都不顾了吗?她现在同他道谢,是故意的吧!

    ?哼,这样才好,他倒要看看,yi个敢退了当朝太子的婚的女人,又这般的在公共场合不顾形象,往后,还有那个上流圈层的男子敢娶她!

    ?“呵呵,君小姐不必这般客气,这宫宴呢,本就是自由的,就当作是在自家即可。”

    ?见君陌璃的反应意外的达到了出乎他意料的效果,欧阳陵川面试的笑容也真诚了几分,场面话随口便来,如此,倒还正好能提现他这个当皇帝的大度。

    ?仰头将杯中之酒yi口饮尽,众大臣也可算是等到了,也将有些微僵的手从半空收回,仰头干了杯中的酒水后坐下。

    ?这般,也算是晚宴正式开始了。

    ?宫人的效率是极高的,不过片刻,yi排排宫女便在花团锦簇中翩翩而来,每位宫女的手中都端着yi个托盘,托盘中放着各色各样的美酒佳肴。

    ?yi叠叠佳肴被摆在桌上,乐师奏乐,舞姬起舞,大臣们也重新开始了攀谈。

    ?对于君陌璃的眼中只有美食众人也慢慢开始接受了,便也不再关注。

    ?吃了些点心垫肚子,君陌璃此刻已经不饿了,对于面前御膳房的美食的态度就显得有些随意了起来。

    ?随意的夹了yi块鱼肉,君陌璃微眯着双眸开始在四周随意乱看。

    ?事实上,从最开的到现在,都有两道视线yi直黏在她的身上,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

    ?只是yi道比较阴晦,另yi道就比较放肆了。

    ?君陌璃先是寻着那道有些放肆且带着掠夺意味的目光看去,当那yi头亚麻色长发,面色略有些苍白,五官俊朗的男子倒映在君陌璃的紫眸中时,君陌璃本该意外,意外为何这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会有那般犀利且侵略性十足的目光。

    ?然,心中又有yi个声音在否定着,似乎,眼前的男子,本该如此,有着这样yi双冷静深邃好看黑眸的人,就该如此。

    ?欧阳晟见君陌璃终于朝他这边看来,眼底的暗光轻微的闪动了yi下,面上却是挂起yi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冲着君陌璃友好yi笑。

    ?从这个女人进来的那yi刻,惊艳有之,心动亦有之。

    ?每yi次见面,他都能看到这个女人展现出不同的yi面。

    ?他似乎,对那个女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呢!

    ?两人视线相撞,欧阳晟倒是坦然,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对君陌璃的兴趣,即便是伪装了自己,也从未想过隐瞒的。

    ?看着男人这副坦然的样子,君陌璃反倒有些无话可说了。

    ?偷看人还能看的这么理直气壮,坦坦荡荡,且在被抓包之后还能露出yi副无辜表情的,两辈子,君陌璃还是头yi次遇到这样的人。

    心中有些无语,君陌璃有种自己如果继续看着那男人,那男人也会yi直看着她的错觉,默默的将视线收回,君陌璃端起桌上的茶盏,放在嘴边轻啄了yi口。

    至于另yi道视线,太过隐晦,如若不是盯着她的时间过长,又总是在她低头时扫过来,当她抬起头时又极快的收回。君陌璃还真的很难找到这道视线的主人。

    而十分凑巧的是,这道视线的主人,同样是她的熟人,而且,还是那种熟到不能再熟的那种。

    被君陌璃猝不及防的抬眸锁定,欧阳泽先是yi愣,眸中闪过yi抹慌张和窘迫之色,下意识的把头撇开。还掩盖意味十足的四处张望着,可偏偏就是不看向君陌璃这边。

    被欧阳泽这幅样子弄的嘴角直抽,她的眼神又不是能吃人,这位平日里yi向沉着冷静的太子殿下吓慌乱什么,yi开始她还只是怀疑,现在对方这个反应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晃晃的告诉她,先前在暗处的那道隐晦视线是来自于谁了吗?

    四处乱瞟了许久,欧阳泽直觉的自己整个人都有yi种被抓包的尴尬感觉,就连他面对欧阳陵川撒谎时都没有这么紧张,然,对上女子那双似笑非笑的紫眸,他只觉得尴尬异常,如果君陌璃观察的仔细些,会发现,欧阳泽的耳尖已经微微泛红。

    片刻后,理智终于清晰,欧阳泽也似乎开始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行为有多么的愚蠢,便马上停止了四处张望的动作,反而看向君陌璃,故作镇定的再次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紫眸,欧阳泽的心还是微不可查的剧烈跳动了起来,喉咙有些发紧,面上有yi丝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局促。

    见到欧阳泽这般故作镇定的模样,君陌璃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这位她曾经的未婚夫,似乎,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只是,他曾经对原主的冷漠,就注定了她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将视线重新收回,确定了两道视线都对自己无害,君陌璃也就不再理会,想看便看,她就权当是她长得美,让人免费欣赏好了。

    宴会进行到差不多yi半了,觥筹交错间,君陌璃本是在思量着君家未来的发展计划,至于今晚的丹比什么的,她压根儿就没放在眼中,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yi道略带熟悉的女声。

    “皇上,今日中秋佳节,按照往年的例子,臣女愿第yi个带头弹奏yi曲。”寻声望去,那出声之人便是白涟,白涟从位置上站起走到宴席中央,俯身对欧阳陵川行了yi礼。

    每年的中秋宫宴,也是才子才女们展现自己的时刻,因为在场的有皇亲贵族,男子展示才艺若是得到了皇帝的赏识那便是前途无量,女子则是为了寻得良人,若是偶然被有权有势之人相中,那便也是yi夜之间飞上枝头变凤凰,还能得到圣上亲自赐婚。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因此,每到宫宴,也就是变相的相亲会。

    “朕准了。”闻言,欧阳陵川面上露出yi个满意的笑容,只是眸底却是压抑着浓厚的杀意。

    yi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

    “谢皇上。”

    宫人们很快将桌椅全都搬了过来,白涟的侍女将白涟惯用的古琴摆放好,之后便退下。

    “铮铮铮——”清脆婉转的古琴声回荡在整个大殿中,玉手轻挑银弦,双手在古琴上拨动着,声音宛然动听,宛如天籁之音,众人皆是露出痴迷陶醉的表情。

    直到许久之后,白涟素手在琴弦上yi拨,结束了这首曲子的弹奏,缓缓站起身。

    热烈的掌声回荡在整个宴会场上,“好,好,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不愧是白家的嫡系小姐,白涟小姐的琴音堪称是赤阳国yi绝!”

    此起彼伏的赞叹声和掌声混成yi片,混乱中,君陌璃捕捉到了白涟低垂的眼眸中yi闪而过的得意。

    “臣女献丑了。”谦虚的样子总是要做做的,毕竟,越是谦虚,便越是会被人们所赞扬。

    “哈哈,哪里,白家丫头此曲弹得甚好,听得朕都陶醉不已,来人,赏!”

    爽朗的笑声从欧阳陵川口中泄出,愉悦之情不言而喻。

    如果抛开自己与白涟之间的矛盾,客观的评价方才的琴音,君陌璃认为,是极好的。白涟在这方面还是有下功夫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君陌璃看着欧阳陵川那yi副明显就心情很好的表情,便心觉不对。

    欧阳陵川听过的乐曲没有yi千也有八百,怎会因为白涟的yi首曲子而心生愉悦!

    尤其是看到欧阳陵川眼底的yi抹算计和阴毒,君陌璃的心中更是防备之心更甚。

    果然,yi切都按照君陌璃的第六感发展着,白涟的下yi句话便明显着是要拉她入坑了。

    “臣女不要奖励,陛下可否让臣女决定下yi个上台表演之人?”

    本就是计划之内,欧阳陵川自然没什么好拒绝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点头同意了,“好,朕允了!白家丫头,你说,下yi个想让谁上场。”

    闻言,在场众人皆面露出或紧张,或期待的表情,总之,没有个跟君陌璃这样面色如常,还淡定的吃着桌上葡萄的。

    “臣女希望下yi个上场的,是镇国公府嫡女,君陌璃。”

    于是,君陌璃第四次成为了焦点,被众人的视线盯得不爽至极,君陌璃剥葡萄的手yi顿,还好似不确定般四处看了看,最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

    “没错,就是你,君小姐,请上台吧!”白涟缓缓踱步到君陌璃的面前,用自以为优雅端庄的笑容看着君陌璃。

    呵,原来,这就是欧阳陵川的第yi步吗?

    宫宴的展示从来都是自愿而为,从未有过这种强制性上场的,本欲出口拒绝,白涟见君陌璃迟迟没有回答,作死的将君陌璃的话打断。

    “怎么,君小姐莫不是,什么都没准备吧!”yi边说,白涟还yi遍故作惊讶的用手掩着唇,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就好像,君陌璃没有准备节目,是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心中冷嗤yi声,这点小孩子的把戏,不就是想要激怒她上台表演,或是逼着她说出自己什么都没准备的话吗?

    原本她还打算随意找个借口推辞了,这般看来,她到是想好好打打这两人的脸了。

    缓缓站起身,君陌璃扶了扶有些褶皱的衣摆,淡淡的瞥了白涟yi眼,云淡风轻的开口道,“白小姐都准备了,本小姐岂有不好好准备的道理。”

    心中笃定君陌璃这是在死撑着,白涟的语调变得有些咄咄逼人,“哦?那敢问君小姐准备的是什么节目呢?作诗?弹奏?还是跳舞?”

    方才她所说的这些,原主yi样都不会,可不代表君陌璃不会,弹奏,跳舞什么的,对于君陌璃来说,都是前世的爱好,随随便便yi样那出来都能碾压这群古人,不过,今日君陌璃并不打算演示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