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的眼睛会说话

小说:影后诞生记 作者:余申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陌璃的目光很直接,毫不遮掩,欧阳晟自幼便天赋过人,而欧阳陵川也是将其当作未来储君培养,敢用这般直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放肆的眼神看着他的,君陌璃,是第yi个。

    欧阳晟原本的容貌算的上是上乘,再加上天赋和气质不凡,爱慕他的女子也是颇多。以往若是有女子敢用这般放肆的眼神如同打量货物般打量他,早就被他挖去双目,剥皮剔骨了。

    然,被眼前的女子看着,欧阳晟的心中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不悦,相反,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眸中上过了yi丝意味不明的玩味与兴趣。

    “君小姐过奖了,君小姐才是真正的,惊才绝艳,倾国倾城。第yi次见面,还未好好介绍过自己,本官姓何,单名yi个晟字。”

    欧阳晟撑着椅子的扶手,有些吃力的起身,双手抱拳,拱了拱手,嘴角勾起yi抹淳朴的笑,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也因着这yi笑微微弯起。

    “呵呵,何大人有眼光!名字也独特,晟,为那十二点钟的太阳,象征的是光明,兴盛。赤阳国能有大人在,想必,定会繁荣昌盛的。”

    与欧阳晟的所表现出的谦虚不同,君陌璃秀眉微挑,紫色双瞳熠熠生辉,红唇微勾,yi言yi笑间,尽是张扬自信。

    最后,还不忘了再试探欧阳晟yi把。

    十二点钟的太阳吗?

    呵呵,还真是大胆呢!

    那老东西当初起名的时候,便早已将yi切算计好了吧,连他的名都起得这般的刻意。哼,只是可惜,如今这yi切,还不是被他掌握在手中,那老东西,等处理完君家这颗拦路石后,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左手无意识的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翡翠玉戒,低垂的眉眼将眸中的嗜血杀意和势在必得遮掩。再抬头时,却是yi副似是被眼前女子那抹笑迷了眼的模样,黑眸中的满是惊艳,耳根也微微染着些红晕。

    “君小姐谬,谬赞了,本官长相平平,如何担得起俊雅温润这四个字。”欧阳晟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同君陌璃的目光对视。

    站起来都这般吃力,身形消瘦,面上也是不健康的毫无血色,这样的yi个连被夸赞两句都会不好意思的温润弱势的男子,真的会是她先去想象中的那种奸诈狡猾,心思险恶之人吗?

    从她第yi眼见到何晟,便将她在来时路上脑海中想象出的那个形象给粉碎了。

    如若是,那只能说,他伪装的太成功了,且城府极深。

    可他这般示弱的出现在镇国公府有是为什么呢?思索再三,君陌璃觉得,无非就是君家军和符师血脉。

    总之,何晟此人,她还是小心提防着为好。

    “就凭大人你有yi双,会说话的眼睛。”边说,君陌璃边意味深长的看着欧阳晟的眼睛。

    紫眸与黑眸对上,黑眸中的伪装似乎出现了yi丝细微的裂痕,可很快便恢复如初,快的让人难以捕捉。

    君陌璃只觉得那黑眸中有什么她看不懂的情绪闪过,可速度太快,快的让她几乎怀疑是她自己产生了幻觉。可她敏锐的第六感却告诉她,这不是错觉。

    他这算是被人调戏了吗?欧阳晟在心中自问。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

    不过,他喜欢。

    看来,他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出现还真是正确的,不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还有这般有趣的yi面。

    “呵呵,眼睛如何会说话。君小姐的马屁拍的未免也太过随意了些。”浓密的双眉微微蹙起,暗色的薄唇紧抿,似是在表示主人此刻不满的情绪。

    欧阳晟也知道,如今自己是欧阳陵川亲封的yi品大臣,适当示弱可以,可却不能过度,否则就显得太假了。

    “既然大人听着厌烦,那便谈谈正事吧。大人今日莅临镇国公府,究竟所为何事?总不会是特地来此陪本小姐唠嗑的吧!”懒得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君陌璃试探的也差不多了,今日何晟表现的太过无害,再聊下去,她也无法再知道太多,只能先提防着,之后再通过对方的yi言yi行辨别此人今日所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伪装,还是真实的自己。

    终于试探不下去了吗?欧阳晟心中轻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逐渐显现出yi种尴尬的僵硬。

    “咳咳,君小姐莫要多想,本官此次前来,是为了传达陛下的旨意。”说着,朝站在yi旁的小太监招了招手。

    那太监从宽大的袖袍中抽出yi卷明黄,君陌璃紫眸微眯,是圣旨无疑。

    “还请镇国公和君小姐接旨吧!”最后三个字被那太监尖细的嗓音拖得老长,听得君陌璃双眉微蹙。

    见二人没有丝毫跪拜的意思,也知道君家嫡系可不跪君王皇亲,那太监淡淡瞥了yi眼二人后,便将圣旨展开,提着嗓子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登大宝至今,河清海晏,物阜民康,中秋将至,朕特于宫中摆宴,君臣同乐,尔与朕共庆,以示与民同乐。钦此!”

    “臣君炎,接旨。”君炎从太监手中接过圣旨,心中没有多少惊讶,不论君家与皇室的暗斗如何激烈,明面上,镇国公府依旧是赤阳国的顶梁柱,这中秋宫宴,欧阳陵川自然是要邀请君炎的。

    起身,轻拍了拍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欧阳晟对君炎动手道,“陛下的旨意也传到了,本官便回宫复命去了,告辞。”

    “何大人慢走,本官便不送了。”有些敷衍的拱了拱手,君炎对何晟这种弱兮兮的文官没什么好感,尤其是此人还与欧阳陵川关系甚是密切。

    闻言,欧阳晟只是好脾气的冲君炎和君陌璃二人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到时yi旁的小太监面露不虞,冷哼了yi声才紧跟在欧阳晟身后离开。

    待两人离开,下人把府们关上,君陌璃才转头向张管家询问了今日下午的情况,包括欧阳晟为何会来此,何时到的,以及到了以后都做了些什么。张管家都yi五yi十的回答了,可君陌璃却并没有在其中提取到有价值的信息。

    既然没有线索,君陌璃就暂时将此事放在了yi旁,毕竟,这种东西也急不来,日久见人心。这时候到了,人心自然也就检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