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9章 清谈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出谷以后,清霄和邵羽就再没见过了,对于少说也有百岁的清霄而言,这几年大概不算什么,但对于来到这个世界不足二十年的邵羽,真的是很长yi段时间了。

    邵羽传音:“师父,我挺想你的。”

    所以就别再耍我了吧?玄字辈的道号怎么能和清字辈的重名呢yiyi

    清霄叹道:“四年过去,你才长高了多少?”

    邵羽:“”

    算来他今年应该是十九岁了,但鲲鹏血脉是个作弊器,即使是看骨龄,也只能看出他是十六岁而已。这要怎么解释,逆生长?

    不想正面回答的时候转移话题是邵羽的拿手好戏,他把小于歌的脸转向清霄,正色道:“这是我儿子邵歌。”

    清霄早已注意到这个小童了。

    四年不见的弟子突然有儿子了,肿么破?

    信他才怪!

    清霄细细打量着这孩子的相貌,眼睛圆溜溜的黑白分明,脸蛋上带着婴儿肥让人想捏yi把,此时似乎有些生气,双颊鼓鼓地瞧着他,小嘴也撅着,唔为什么觉得哪里见过?

    单名yi个歌字。

    曾执掌隐元峰的某人扬了扬眉:“和于歌什么关系?”

    邵羽立即恭维道:“师父真是明察秋毫,这是我和于歌的儿子。”

    清霄:“”

    好在小于歌听不见他们传音,否则yi定要激动于得知了娘亲的名字。

    师徒俩相对无言。

    半晌,清霄传音:“我现在叫玄漠。”

    邵羽感兴趣道:“这帖子原本是邀请谁的?”

    “樊隆。”

    唔,樊师兄的确是很需要双修功法的样子呢,连合欢派都知道了→_→

    yi个问题换yi个问题,清霄道:“你的魂灯暗淡了。”

    了结了宗夷之后,清霄等人回到射月谷,门派yi番变动十分忙碌,那之后,他在某yi日查看魂灯时,发现玄鱼的那yi盏虽然还亮着,光芒却黯淡了不少,像是受了重伤,命在旦夕。

    可惜通讯符没联系上(此时储物袋在于歌手里,邵小鸟处于“失忆”阶段,男主没乱接),过了yi阵子,火焰又亮了些,却仍旧比不过旁边的同伴们。

    清霄通知了俗世的射月谷外门弟子留意消息,却并无收获,而在之后不久,于歌的魂灯也黯淡下来,如同风中残烛,在他出谷之前,又明亮了些许。

    如今见到徒弟,清霄肯定他碰到了yi些大异于常的奇遇,金丹后期的修为,可不是短短时日能达到的。

    “遇到yi些事,劳烦师父费心了,”鲲鹏之子的身份不太好说,邵羽再次运用转移话题*:“清岚师叔和清扬师叔还好吗?”

    清霄定定凝视了他yi会儿,脸上露出了那种久违的似笑非笑表情:“yi个大仇得抱,yi个闭关不出。”

    是因为宗夷的死吧。

    立新掌门必定是在旧掌门死去之后,也就是说,射月谷中宗夷的魂灯灭了。

    但邵羽知道当日的情形,宗夷的元婴是逃了出去的,万yi他夺舍成功,并与原身体的灵魂融合良好,产生yi个新的c拥有两方记忆的灵魂,天道会默认原本的灵魂湮灭,魂灯也会熄灭的。

    直到此时。

    清霄说“大仇得报”。

    邵羽轻呼了口气。

    以清岚师叔的性子,若是没有亲眼见到仇人的死亡,绝不会认为仇怨已了,这样看来,宗夷的元婴只怕是yi头扎进了某个准备好的陷阱吧,真惨烈。

    小于歌不安地扭了扭,更深地埋入爹爹怀里。

    许多宾客交谈着,有的是好些个聚集在yi起发出声音来,有的正在传音,见过yi个神色变幻而嘴唇不动,毫无疑问是在传音交流了,就如同爹爹和旁边这个人yi样。

    他们在说什么呢?

    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很不好。

    小于歌低头数起自己的指头来,然后瞧见了腰间的储物袋。

    邵羽穿的是件荷叶色的道袍,小于歌的也是yi样,挂在腰上的储物袋被染成了同样的颜色,这是在他化形之后爹爹给他的,说这是娘亲留给他的东西。

    小于歌已经瞧过了,里面有灵石c丹药和yi些法宝。

    有些法宝他yi见到就知道是做什么的,还有些试了试也清楚大概的功用,只有yi个碧绿色的c形状奇怪如同草叶的玉不知道有什么用,在他想要问问爹爹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

    这是秘密,不能让爹爹知道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娘亲总不会害爹爹吧。

    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夫妻情趣”?

    见邵羽仍在和旁边那个叔叔谈笑,小于歌不开心地将手伸进了储物袋,摸了摸那块玉。

    许多信息突然争先恐后地涌入了脑海:

    {视角变好快,我有点蛋蛋地不习惯呢,啊啊啊突然好想知道烧鱼在想什么啊}

    {轮流养成大赞!}

    {想要那个记录了于小歌成长的玉简

    1l:1}

    {~娘亲留下的储物袋啧啧啧

    1l:哈哈哈哈烧鱼真棒

    2l:尤其枪法棒棒哒233333

    3l:所以yi家三口什么时候能团♂聚呢}

    {yi个假失忆yi个真失忆,风水轮流转hhhhhh

    1l:渔歌没可能是假失忆吗?

    2l:应该不会吧?

    3l:我觉得他的角色扮演能力没有这么强,渔歌是正人君子型的受啊}

    {他们还会回射月谷吗?现在yi条龙yi只鸟的,怎么搞,应该不能在人类的门派里待了吧

    1l:鲲鹏papa不会同意的我感觉

    2l:整个羽族都不会同意的好吗→_→

    3l:其实我曾经萌过邵羽清霄,我是yi只汪吗?

    4l:汪!}

    {唉,还以为清岚会化名玄震坐在清霄身边的呢,失望趴地}

    {你们有没有觉得于小歌的独占欲在冒头了!总有人抢走papa的注意力不开心

    1l:这时候就应该撒娇卖萌打滚啊!

    2l:歪头笑yi个!

    3l:亲亲,必须亲亲!

    4l:直接表白好了,反正年纪小没人信→_→

    5l:23333悲伤的故事}

    这些都是什么?

    小于歌蚊香眼。

    表白这个词咦怎么好像听说过?

    邵羽见怀里的娃娃yi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抱着他换了个姿势:“困了?”

    小于歌抬头,瞧见爹爹那张熟悉的c艳丽逼人的脸,心中yi动,不知怎么地道:“我心慕你。”

    奶声奶气,可爱极了。

    邵羽微微yi怔,笑道:“嗯,爹爹也yi样哦。”

    年纪小没人信,应验了。

    点蜡。

    小于歌不满意:“我是认真的!”

    邵羽柔声道:“爹爹也是认真的啊。”

    他的双眼中好似盛满了蜜糖,话语再诚恳不过,小于歌脸红了,保持严肃点了点头,把脸埋进了爹爹怀里。

    清谈会已开始了。

    霞光万道成彩虹,yi个个合欢派的仙子就从那彩虹桥上走过,落在高台上。

    邵羽只认得yi个林婉儿,这个女人当年在登州城众目睽睽之下将浣花公子掳走,居然还在僻静地拦下了清岚师叔咳。

    清霄注意到他的神色:“有旧识?”

    邵羽眼珠转了转,果断告状:“中间那个粉色长裙的仙子,曾向清岚师叔表明心迹。”

    清霄面无表情:“哦。”

    第yi位讲道的,恰恰就是林婉儿。

    双修之道,和凡间的房中术很有些相似之处,也许算是它的进化版?后者只能增加情趣,前者是情趣修炼,实用性强多了。据说yi套合适的双修功法也非常重要,通用的自然也有,只是不及那种独特的c如同量身定做yi般的。

    林婉儿主讲姿势。

    “鱼接鳞c鹤交颈c鹿偎依”邵羽真心觉得尺度太大。

    偏偏这是学!术!讨!论!

    邵羽觉得节操碎了yi地。

    这绝逼和作者无关!

    林婉儿在前,旁边还有两个蒲团供想要讨论的道友上台,只是提问的在下面提就行,其他仙子在后成yi排,显然是在双修上也有些心得,接下来要发表高见的。

    下yi位讲的是案例。

    “春衫单薄,绣被暖热,桃蕊吐艳,花心芬芳”邵羽想逃跑。

    要教坏小孩了!

    他瞧瞧于歌,小孩yi脸懵懂,脸上写满了问号;再瞅瞅清霄,师父面无表情,像是在听严肃的报告;接着看看场上,面红耳赤者有之,陶醉万分者有之,面色如常者有之,众生百态。

    有几个人走了。

    要不要跟着走呢?

    似乎瞧出了他的打算,清霄传音:“听完全场的才会有双修功法相赠。”

    “”邵羽问:“我有师娘了?”

    清霄瞧了他yi眼,没说话。

    什么情况!

    邵羽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怀里的小于歌再次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摸了那块碧色的玉。

    {求!翻!译!}

    {都怪我没有学好文言文,我恨啊!}

    {居然连小黄书都看不懂了,这蛋疼的人生_(:3ゝ∠)_}

    {大概就是未婚男女偷情的故事。

    1l:求详细!

    2l:具体情节啊大神!

    3l:到底说了神马好想知道嘤嘤嘤}

    {咳,大家注意了,我半小时后会把译文放上来,大家记得截图啊,估计过yi会就要被jj吞了

    1l:好人yi生平安!

    2l:坐等

    3l:定时来刷

    4l:楼主功德无量!

    5l:万寿无疆!}

    小于歌:半小时是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