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7章 小龙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于歌被孵出来之前,邵羽想过很多。

    关于人修得到龙的血脉赠与之后具体是个什么样子,连鲲鹏也不知道,这种事毕竟太少太隐秘,即使是龙族之中也称得上是核心机密了,以往的记载资料找寻不到不说,即使能找到,上古的人修和如今的尚且不能等同而视,从上古人类剑修结的是剑婴便可见yi斑了。

    作者普遍拥有的属性是脑洞清奇,邵羽想过这么大的蛋会孵出yi个婴儿/小龙/小蛇/小蚯蚓什么的,甚至连人首龙身和龙首人身都想好了,并在心中勾勒了yi下大概的模样,以防自己第yi次瞧见的时候脸色过于奇怪伤了于小歌的心,等等该不会有失忆什么的狗血梗出现吧?

    邵羽思量了yi下自己的尿性,觉得还是有这个可能性的。

    这种情况,适合发展的情节莫过于孵出来的娇小可爱方便携带的幼崽被yi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和男主不对付的c冷漠不近人情/刁蛮任性无理的妹子养育,男主从而知道这妹子羞涩美好的yi面,并且在相处中吃尽豆腐,最后恢复记忆,修为更上yi层楼,顺便收了妹子。

    不过没失忆的话,也许风味更佳?腹黑的装作失忆了也不错→_→

    如今,这条支线当然是没了的。

    邵羽的脸色不太好,他觉得自己好像代替了yi些妹子的作用?

    不,这不能代表什么。

    那么下yi个问题,孵出来的小家伙会说人话吗?

    龙语的话,真心不懂。

    通过这种方式出壳的男主,应该也算个半妖了,纯血如白星yi化形就是少女模样,邵羽是从孩童长起,但生长速度很快,已经是少年模样了,于小歌又会如何呢?

    鲲鹏属性风水,那么于小歌会变成火水?

    带着满脑袋疑问和期盼,蛋壳终于裂了。

    “娘!”

    “”

    恋人突然喊我娘

    龙这么小蛋为何这么大

    小龙说人话了

    小龙已经整个钻了出来,细细的yi条,目测可以绕几圈当个手镯,而且是很让人觊觎的那种,莹润的光芒和纯粹的颜色让人yi瞧便知不俗,可比他是只小鸟的时候要高调多了。

    它头上有两个小小的包,这便是角了,珊瑚礁yi样很是可爱,仔细去瞧,可以瞧见贴近地面的腹部有四只小爪子,小到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邵羽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它光滑的头部,又摸了摸它的角,惹得它扭了yi下身子,yi双小眼睛对上了yi旁的叶芳时。

    “爹?”

    叶芳时:“”

    邵羽:“”

    他伸出手去让小龙游上来,不爽地撇了叶芳时yi眼,走了。

    听说很多小动物出生的时候都会认第yi眼见到的人为父母,竟然被大鹏捡了个便宜!

    无辜的金翅鸟:“”

    叶芳时转头瞧了yi眼那只蛋,突然又开心了起来。

    蛋清应该是能吃的,对吧?

    邵羽把小龙藏了yi个月。

    他用这yi个月和小龙同寝同食,让对方只能瞧见yi个人,再加上孵蛋孵了这么久,小龙对邵羽身上的气味也很熟悉,于是很快接受邵羽是‘爹爹’这个设定,对他的依赖也逐日加深了。

    小龙:“那,娘呢?”

    邵羽笑得很温柔:“等你长大了,就会想起来的。”

    小龙似懂非懂点点头。

    它在还是yi颗蛋的时候,感受到了三个长久和强大的气息,yi个是鲲鹏,yi个是邵羽,yi个是金翅,由于邵羽的气息陪伴时间最长,即是孵蛋最久,它本以为是娘;鲲鹏的气息最强大,它本以为是爹;至于金翅也有可能是爹?

    小龙混乱了。

    唔,既然这个漂漂的是爹,那哪个是娘呢?

    等长大了,能想起来。

    所以要怎么长大?

    不知道是这种获取龙族血脉的方式不捆绑传承记忆还是目前的小龙还柔弱承受不住,它对于如何修炼完全不清楚,只是饿了渴了就喊,平时的爱好是盘在爹手上晒太阳。

    小龙如今的名字是邵歌。

    邵羽本来是按照它原本的名字喊于歌的,但发现姓和父亲不yi样的小龙不干了,它不停甩着尾巴表示抗议,在邵羽手腕上绕来绕去,终于成功地把自己打成了个死结。

    小龙懵了:“???”

    邵羽被逗笑了:“我感受到你的决心了。”

    兴趣爱好,多为广泛接触c偶然之间发现的。

    像是小龙这样,出壳没有yi个月就找到了爱好的,应该算幸运了吧。

    ——幸运个鬼啊!

    把自己打成各种结算什么兴趣爱好?

    竟然还自行领悟了蝴!蝶!结!

    又yi次在邵羽手腕上缠成yi个新的死结,被解开后小龙眼瞅着父亲消失在房里,不yi会儿又带着新鲜的食物回来了,吃东西的时候却不怎么开心。

    就没有yi个结是解不开的吗?

    这样,爹就能yi直带着小歌,再也不分开了呀yiyi

    确定刷满了小龙的亲密度后,邵羽终于愿意带它去院子里晒太阳了。

    yi样的聚灵阵,yi样的日月精华。

    小龙露出惬意的神情,微微昂起头,闭上了眼睛。

    叶芳时打量了yi会儿在阳光下鳞片闪耀的cyi条小蛇那么大的龙,在邵羽的瞪视下悻悻收回了准备戳yi戳的手指:“这就是于歌?还失忆了?”

    小龙不乐意了:“我叫邵歌,和爹爹yi个姓!”

    “咳咳咳!”

    刚出生的幼崽,声音自然是软软嫩嫩的,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它对邵羽的称呼。

    叶芳时不可置信道:“不是娘吗?”←重点是这个吗?

    邵羽作失望状:“你好歹也是个羽族,居然连雌雄都不分。”他示意小龙:“来,喊芳姨。”

    叶芳时跳脚:“不”

    小龙已乖乖道:“芳姨。”

    对上那双好奇的暗金色眸子,叶芳时败了。

    孔蔚然凝视着院子里这条在地上惬意“爬行”的动物:“这是龙?”

    邵羽介绍:“我儿子。”

    小龙挺胸。

    孔雀脸上是个大写的震惊:“你c你已经生儿子了?”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由此可以推断,凡是跟龙混血的了,生下什么来都不奇怪→_→

    邵羽继续把孔雀往沟里带:“是的,爹已经知道了。”

    孔雀麻木:“王知道了?”

    小龙昂头,奶声奶气的:“爹爹的爹爹?”

    “是啊,就是yi开始和我yi起陪着小歌的。”

    嗯,那个最厉害的!

    小龙get√

    孔蔚然觉得整只鸟都不好了,出门yi趟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

    某个角落里,负责养育信鸽的某仙鹤凝神细听,翅膀yi扇将某只激动的鸽子推到角落,然后将听到的情报和它分享了。

    灰鸽子:“咕——”

    心上鸟有孩子了,肿么破

    仙鹤同情地拍了拍它的头:“放弃吧,小灰。”

    灰鸽子泪奔而走。

    小龙的食谱是虾米c小鱼c小蟹等海产品,它乖乖吃饭的样子实在让人很有食欲,金翅鸟受不了也去觅食了,等小龙吃完,它挺着有些凸出的肚子,慢腾腾挪到邵羽脚边,从他的裤子脚缠绕着向上,熟练地在手臂停下,打了个结睡觉了。

    孔雀扶额。

    邵羽眯着眼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问:“蔚然,你知道素彩吗?”

    “你遇见他了?”

    “遇见好几次了。”

    孔雀皱了皱眉:“我对他不怎么了解,你知道的,他长得不好看。”

    理解。

    羽族当然不会觉得全身黑的豹子好看。

    孔雀想了想:“你知道王曾经和yi头雪狼是恋人吧?”见邵羽点头,理所当然认为是鲲鹏说过的孔雀如释重负,不屑道:“素彩是雪狼以前收养的yi头小黑豹,却更喜欢追着王跑,后来雪狼死了,他反正也成年很久了,王没再管过。”

    “素彩在羽族地位不高,走兽那边倒是很拥护他,却总有些无知之人以为他是下yi任妖王,也不想想,王岂会有退位的yi日?”

    “即使是在走兽之中,为尊的也是雪狼,根本没豹子什么事。”

    “雪狼的血脉断过,不过前些年,比翼重新找回了yi只血脉纯正的小雪狼,现在兽族正热闹着呢。”

    孔雀颇有些幸灾乐祸。

    邵羽道:“那他时不时出现在我的周围,会有什么目的?我的猫在他手上。”

    在拂晓城待了yi个月,邵羽找鸟儿们打听皮皮的消息,得到的信息是见到yi只黑色大喵和yi只黄白小喵形影不离,很亲昵的样子,大喵对小喵很照顾。

    所以说yi切都是伟大爱情的力量?

    呵呵。

    邵羽才不信呢。

    他写的又不是琼瑶文。

    孔雀也不知晓,提醒道:“多加小心,别信任他,你要知道,你在王心中的地位。”

    邵羽慎重点头。

    摸了摸小龙细滑的鳞片,他又询问了yi些感兴趣的妖族事物,打探了几条去往妖族地盘的路线,才随口问了yi句:“修真界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合欢派清谈会,”孔雀顿了顿,道:“听说受邀的有不少门派真传弟子,相貌资质都十分出众,给散客的请帖稀少得很,在市场的价格已经炒到了三千上品灵石。”

    “这么多?”

    邵羽吓了yi跳。

    孔雀意味深长地压低了声音:“每yi位宾客,合欢派都有独特的双修功法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