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5章 孵蛋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的爱人变成了yi颗蛋

    为什么突然觉得饿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味吗!很诱人很好吃的样子

    传承记忆是yi种很奇妙的东西。

    刚刚出生的小兔子,还不会打洞和觅食,需要大兔子来教,而高等的妖族,则可以将生存的本能和技巧在下yi代出生的时候c或能够承受的时候便赋予幼崽,增添其生存的智慧。

    换句话说,这些传承记忆都是妖族的长辈们在平日里yi点yi点攒下来的。

    所以我看到龙蛋为什么会觉得很好吃?

    邵羽瞧素吾。

    鉴于在自己之前这世上就yi只鲲鹏,所以这必须是素吾papa的经历→_→

    妖族都很重视幼崽,所以你是怎么吃到重重保护下的龙蛋的?

    鲲鹏想的却不是这yi点,他沉吟:“龙蛋要怎么孵?我倒是没有见过。”

    是的,你只注意了怎么吃→_→

    邵羽问:“羽族是怎么孵蛋的?”

    “用体温。”

    于是鲲鹏父子开始了愉快的孵蛋生涯【雾。

    铸剑的日子很长,邵五岁已经变成了邵十岁,孵蛋的日子更长,邵十岁变成了邵十六,瞧上去已经是个半大的少年郎了。

    唔,按人类的年龄算,他十九岁了,以后日子越过越少,这些年只会是个零头吧。

    素吾觉得很开心。

    某yi段时日,鲲鹏曾有丝隐隐的血脉感应,但太过飘渺虚无,没法顺着痕迹寻找,他也不认为自己会有子嗣,便歇了这份心思。可以想象,当孔雀通知他可能发现了yi只小鲲鹏的时候,素吾的心情是如何激动和不可置信。

    遗憾的是,在邵羽还未觉醒妖族血统,作为人类的日子里,陪伴他长大的并不是素吾;好在如今,在这不受打扰的深远裂谷之底,总算是陪着小崽长大了yi次!

    选择性遗忘了妖族事物的某个王想到。

    但邵羽提醒了他这yi点:“爹,你不用回去天荒广陆吗?”

    素吾表示:“我有三个很有能力的护卫。”

    邵羽捧起于歌变作的c有婴儿那么大的白蛋,道:“出去吧,yi直待在这地底,可没法结婴。”

    目前他的修为,处于刚刚突破到金丹后期,并不稳定的状态,如果是邵羽本人,估计只能到达金丹中期,可有鲲鹏在yi旁倾囊相授,可就大不yi样了。

    修为越高,越难更上yi层楼,越要靠自身的努力,元婴这样的分水岭,还需多历练才是。

    而历练,自然是不能有个遮风挡雨的长辈陪伴的。

    驮着儿子yi起飞出深渊裂谷的鲲·亿万岁·觉得幼崽还太肖鹏也知道这yi点,十分恋恋不舍,终究还是挥了挥爪,告别了他。

    临走之前,大鸟又给了邵羽yi根翅羽,引得对方不由自主地看向它的翅膀。

    鲲鹏张开翅膀让他看,温柔道:“这是爹爹以前换下来的羽毛,等你成年的时候,也会再换yi次毛的。”

    两鸟又互相蹭了蹭理了理毛,这才分开了。

    邵羽化为人形,往前走了两步。

    大鸟在后面瞧。

    邵羽继续走。

    大鸟还在专注地瞧着。

    那目光实在叫人无法忽略,邵羽走回来抱了抱它,大着胆子摸了摸它的头。

    大鸟啄了yi下他的手臂,似乎在惩罚他的逾越,动作却是轻柔的,如同冬日雪花落下的轻吻,还带着些痒。想到鲲鹏曾经因喙的锋利不小心啄掉了小崽的羽毛,如今却能以这般轻微的力道触碰,邵羽心下感动,又紧紧地抱了抱它:“我会去天荒广陆找你的,爹爹。”

    鲲鹏眼中漾起笑意:“爹爹等你。”

    它终是展翅飞走了。

    有些时候,分别是为了更好地重逢。

    过去了两年左右,老树旁的血和痕迹已被雨水和风洗去,瞧上去和悬崖旁其他的道路没什么区别了,而两年对于修真者来说,并不是什么长久的时间。

    四下无人无鸟,邵羽想了想,将银戒指里的大白蛋取出来,放进了系统给的储物手镯里。

    于歌变成蛋的时候,他的法衣c储物袋c戒指等等,都散落在yi旁,至于那些凡布所制的发带等等,则全都壮烈了。

    这些东西,自然是邵羽收着了。

    他很绅士地没有扒拉yi遍于歌储物袋里的东西,而是全放在了白星离去后,变成单纯储物戒指的银戒里,因此也错过了发现某块玉的机会。

    此时,小碧里已经很凄凉了:

    {作者大大你什么时候回来更新?}

    {两年啊两年qaq}

    {我都已经从少女变少妇了,大大还没更!哭晕在厕所}

    {有生之年系列}

    {坑爹作者填坑日,家祭无忘告乃娘}

    {连年更都指望不上了么?作者穿书了?原著坑,同人也坑,最后yi句还是“于歌陷入了yi片黑暗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啊啊啊啊啊啊!}

    {求同人的同人,求续写

    1l:那等作者回来填坑,不是会被打脸么

    2l:作者真的还会填?

    3l:呃

    4l:yi针见血。

    5l:血流成河。}

    yi篇文坑太久,而且还没有作者的任何消息,哪怕再好看,也不会有多少读者停留的。当然,还是会有yi些死忠坚持有事没事来刷yi刷,今天就有个来刷新的妹子,发现了惊喜。

    {我屮艸芔茻天下红雨了!末日要来了作者诈尸更新啦!}

    妹子激动地在微博读者群等地喊了几声,又有123的收藏夹更新提醒,渐渐涌入的新老读者越来越多:

    {~}

    {填坑大吉!}

    {奇迹发生了,作者大大,上次追文的时候我还是高yi,现在高三了!既然你都更新了,我yi定会考上喜欢的大学的!

    1l:妹子加油

    2l:加油,好好学习

    3l:我就想知道作者更新和考上大学有什么关系→_→

    4l:都是奇迹的关系233333}

    {不会更yi章又消失吧?

    1l:卧槽!

    2l:不至于吧}

    {求不断更!周更月更都行啊!}

    {警报!高能预警!众位好,本人神机子,江湖人称啪总,推测不会断更,原因且听我慢慢道来:各位父老乡亲,我刚刚有yi个大发现yitz,这章更新里,视角转到了烧鱼这边,因为于歌变成了yi个龙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于歌是yi个两年没孵出来的龙蛋!请注意这个奇妙的时间两!年!

    1l:次奥!

    2l:所以这两年没东西写么(笑cr

    3l:如此高能,我选择死亡

    4l:为何时间如此同步,心酸

    5l:我是新人,我只想说:哈哈哈哈哈哈哈作者好萌

    6l:殴打楼上!

    7l:只看到啪总俩字,我好方}

    邵羽到了拂晓城。

    作为长年的魔道宗门招生地点,即使不是拍卖会时期,城里来往的人也不少,而且多数不是什么君子,邵羽走了没多久,就被yi个人拦住了:“这位仙子,品鲜阁今日新出了yi种茶点,在下做东如何?”

    邵羽:“”

    重新长大yi遍带来的困扰就是,这张脸似乎更好看了,而且因为年龄不够的原因,属于男子的英气还没有显露出来,说yi句貌若好女并不算夸张。

    拦住他的是个瞧上去风流倜傥的男子,典型的脉脉含情桃花眼,样子很诚恳也很有风度,旁边则有好几个探头探脑在等着他被拒绝好自己上的男修,好像对他颇为忌惮。

    邵·颜控·羽道:“好啊。”

    品鲜阁地处清幽,瞧上去的确很有品位,走的是高端路线,每间包厢都是有主题的,桃花眼显然是熟客,侍女直接将其带到yi间江南水墨长廊画风的小院,称呼他“顾公子”。

    yi坐下来,邵羽便简单明了道:“我是男的。”

    桃花眼微微yi怔,道:“仙子真会开玩笑。在下顾裳,还未问过仙子芳名?”

    侍女来了。

    她端上来的茶点,呈现繁复的花朵形状,名为牡丹糕。

    待侍女退下,顾裳yi笑,托起yi个茶点递到他眼前,含情脉脉道:“正是鲜花赠美人。”

    邵羽:“”

    你叫不醒yi个装睡的人。

    不过,可以揍醒他。

    盏茶过后,邵羽惬意地喝茶吃点心,脸上还有个扇子印的顾裳忏悔道:“在下冒昧,实为无心,道友相貌脱俗,天姿国色,在下曾有幸目睹过《月下美人图》,依在下浅见,道友的容貌即使比起那百花羞还更胜yi筹”

    “啪!”

    扇子敲击了yi下桌面,顾裳识时务地闭嘴了。

    邵羽顺水推舟跟着他走,yi为了甩脱其他搭讪者,二为了知道这两年发生的事,桃花眼看起来就是那种很有女人缘的人,这种人即使是为了泡妞也会去关心各种消息的,否则怎么让妹子觉得他各种高大上?

    再者,这人的修为不过是金丹初期,揍翻无压力。

    从鲲鹏那里顺到了隐藏气息的方法,如今邵羽的修为在外人瞧起来都是金丹初期,yi点也不起眼。

    “我问你答。”

    “你叫何名?”

    “顾裳。”

    “何门何派?”

    “无门无派。”

    “外面的人为何怕你?”

    “他们怕的不是我,”顾裳苦笑:“是我娘。”

    关于顾裳他娘,并没有什么带传奇色彩的传说,只有yi点,她是合欢派的人。合欢派在修真界地位不低,这是个只收女弟子的门派,男人进去要么是做客,要么是做炉鼎,从来没有第三种情况。

    如果yi个女子想要嫁人相夫教子过yi辈子,那便要退出门派了。

    “那令尊?”

    “你知道近十年前天穹宗的‘浣花公子’吗?”

    “令尊也是这种情况?”

    邵羽yi点就通。

    顾裳再次苦笑:“正是如此。”

    邵羽并没有什么触动,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近两年有什么大事?”

    “风平浪静。呃碧殷城主招亲算不算?”

    “多谢你的消息,再见。”

    他抬脚便走。

    顾裳:“”

    为什么有yi种拔哗无情的即视感?

    勾搭妹子不力的某人沮丧了。

    数月之后,他又yi次遇见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