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90章 深渊(三更)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众口相传的恐怖不同,这儿瞧上去倒是yi派鸟语花香,那道深深的裂缝如此平整,从上方望去,若是去除中间的空隙,两边可以毫无阻碍地连接在yi起。

    不知为何,邵羽却觉得,比起那些狰狞恐怖的地方来,这样的裂谷反而更让人敬畏。

    裂谷旁的yi棵老树边,站着两个人。

    于歌都认识。

    yi个是闻瓒,瞧上去神智清醒;yi个是于苗,瞧上去也没有被挟持。

    到了近前,于歌反而冷静下来,他的大脑飞速运转着,yi个猜测浮现出来:“李芷密?”

    “荔枝蜜这样的名字,三哥也信么?”于苗娇笑起来,甜甜道:“看到我的簪子就来了,这么久不见,三哥还是yi样,待小妹情深意重呢。”

    最后几个字,似乎是在她嘴里咀嚼了许多遍来说出,带着种道不明的缠绵悱恻。

    缠绵悱恻的杀意。

    于苗变了。

    她的笑容多了妩媚少了纯真,身段多了成熟少了稚嫩,衣饰也变得更大胆暴露,脖子c锁骨c双臂都露在外面,甚至连yi小截胸脯也能瞧见,裙子的侧边开了口,可以想象走动时是怎样的风景——就连合欢派的女修,也没有她这样的豪放。

    “你怎么?”变成这样?

    于歌声音干涩。

    “这不都是我的好三哥带来的吗?”于苗挑了挑眉,还挺了挺那发育得颇为壮观的胸部,舔了舔唇,笑得古怪:“没了家族,像我这样养在深闺的女人,还能做什么呢?”

    十三岁,在凡人中的确是个女人了。但在于歌心中,他的小妹,还是那yi年趴在窗子上,跟他说起外面的消息,说起邵家摆的酒宴,向他讨要糖葫芦的小丫头。

    他没有想到,yi切来得这么突然。

    家族被灭时的痛苦再次袭上,来势汹汹,好像潜伏在他的内心深处多时的野兽,只待有yi天破封而出,朝他展露出滴血的獠牙。

    小鸟担心而焦急地叫着,蹭着他的脸颊,啄着他的耳朵,却没有用。

    他似乎沉浸在某yi个与此世不同的世界里,似乎被yi个瞧不见的透明薄膜包住,拒绝yi切信息,只有于苗的两句话反复循环:这不都是我的好三哥带来的吗?没了家族,像我这样养在深闺的女人,还能做什么呢?

    越是亲近的人,越能带来伤害。

    仅存的亲人堕落的消息,yi定让三哥很难受吧?

    于苗着迷地凝视着他痛苦的脸。

    当家族遭遇因你而来的强敌时,你在哪里?当父亲和大哥c二姐和四姐yi个个死去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踩着满地鲜血拿了法宝,流着泪从密道里出去时,你在哪里?当我遇见老怪物这个疯子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被迫签下交付自由和尊严的契约时,你在哪里?当我想着你对着其他人笑时,你在哪里?

    可即使你总是不在,我也还是爱你呢,三哥。

    yi家人应该同甘共苦,所以你也该尝尝我的痛苦啊,滋味美极了。

    好半晌,于苗重新开口,叹息道:“袭击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呢,可惜家族的仇没法报了。”

    “啾啾啾!”

    仿佛被提醒,于歌终于找回了几分理智,喃喃着道:“是宗夷,我和邵羽毁了他的肉身,元婴逃了,我总有yi天会杀了他的。”他大汗淋漓,似乎刚从噩梦中醒来,小鸟担心地伸翅膀擦着他的脸颊,熟悉的触感让他好上不少。

    宗夷是谁?

    于歌没有说明,于苗自然不知道这就是射月谷前掌门的名字,她是四灵根,杂得很,家里人很少和他说起修炼的事,更何况哪个弟子回家会提掌门的名讳?

    她却没有问,只是轻笑着道:“没机会了,三哥。”她眼睛亮亮的,撒娇道:“因为你很快就要跳下去了。”

    “跳下去?”

    在yi旁始终没有出声的老怪物闻言笑道:“乖徒弟告诉我,你们家新收了yi件宝贝?需要用yi族来喂养,由最后yi个活人掌控,实在太对老祖的胃口了,你们yi族,除了徒弟,就只有你还活着了。”

    小妹骗了闻瓒。

    于歌几乎是立刻认识到这yi点,不知为何,他竟完全相信邵羽关于天纵印的说法。

    为什么要编造这个谎言?就这么想我死吗?

    yi瞬间,竟心如刀割。

    于苗笑得更甜更美,嘴巴像是抹了蜜糖:“三哥,你也瞧见了,我这个师父可是无情得很,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你说,今天我们谁能活下来?”

    她轻轻道:“从小你就最疼我了。”

    邵羽呵呵了。

    不造主角都是跳崖不死还奇遇连连的属性吗?你们这群渣渣还逼着他去!你被灭门你有理,于家是你yi个人的?对于这种心理问题严重c思考方向已经偏离正常人的妹子,他已经不想吐槽了。

    别以为他没看见于歌痛苦的时候这妹子满足的脸!

    情况很不妙。闻瓒是老牌金丹,和元婴初期对干都不落下风的那种,正面打显然不是个好主意,来个大召唤术把鲲鹏喊来?邵羽觉得太大材小用了。

    而且,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迫不得已,传音给了于歌:“跳下去,我接住你。”深渊裂谷范围内,是有禁空debuff的,换句话说飞剑没用,要不根本没什么恐怖的,掉下去直接飞上来就是了。

    软软的c嫩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于歌怔了怔,突然用yi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瞅了瞅小鸟。

    小鸟险些炸毛:“看什么看?”

    “你好看啊。”

    于歌没用传音,这yi句话十分突兀,于苗下意识道:“什么?”

    “没什么。好好活下去,小妹。”

    “珍重。”

    少年的笑容温暖而真诚,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然后走到悬崖边,纵身yi跃!

    他真的跳了!

    好半晌,于苗的脑海里只有这几个字,她眨了眨眼,却止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捂着脸泣不成声。如同她所编写的戏剧那样,这世上,终于只剩下她yi个人了。

    巨大的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劈头盖脸的浪潮将她淹没。

    为什么不问是什么法宝?为什么不劝说她yi起对付老怪物?为什么没有大发神威把这个强迫她的师父杀死?为什么不带着她逃走?——为什么不说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同野兽的悲鸣。

    老怪物桀桀笑了起来,拊掌道:“乖徒弟几句话就把这小子逼死了,倒是有老祖的风范。”

    于苗转头,怒目而视。

    她很快收敛了愤怒和怨恨,甜甜地笑起来,愉悦而狡黠:“师父,你还能动吗?”

    闻瓒的表情停止在不解上。

    于苗拍着手,围着他蹦蹦跳跳转圈圈:

    “苗苗找猫猫要了些好东西,趁你发疯的时候喂你吃下去啦。”

    “猫猫你也见过的,就是李明辛,其实他叫尚彩,而且比你厉害,你yi下疯yi下不疯的,瞧不出他的底细啦。”

    “你发疯的时候,老是说以前的事,但你还是个坏蛋,比话本里的坏蛋还要坏好多好多,爹爹说过,坏蛋就是坏蛋,不会因为有悲惨的过去就变成好人啦。”

    “唉,本来苗苗算好了时间,三哥这时候应该在说最喜欢苗苗的,可惜他跳下去啦。”

    “三哥死了,苗苗还活着做什么呢?”

    于苗突然停下来,叹了口气,瞧了闻瓒半晌,见他面皮不动眼珠剧烈转动的样子,被逗地笑出了声:“苗苗想好了,要去找三哥!”她又拍起手来,跟着节拍唱起了自己刚编的歌:“老疯子徒弟小疯子,小疯子要杀老疯子,老疯子让小疯子杀,小疯子杀人笑哈哈!”

    伴着歌声,天纵印从她体内浮出,见风便长,瞬间变成yi座大山,向着闻瓒迎面砸了下去!

    砸c砸c砸!

    yi代魔头,命丧于此。

    而终结他的,不过是yi个连筑基都没有的普通人,他从来没放在眼里c肆意差使的小丫头。

    世事无常。

    死不瞑目。

    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死不瞑目了,不能逃跑,天纵印施为之下,肉身已成粉末,就连魂魄也逃不过。——这正是仙器最恐怖之处。

    “哈c哈哈,叫你欺负我!趁家里没人了欺负我!”于苗倒在地上,yi边吐血,yi边笑,yi身粉衣染成鲜艳的红。

    以邵羽金丹之能,驭使射日弓还遭反噬险些丧命,于苗还没到筑基期,强行使用天纵印,又岂能幸免?是,于家成功用血涂满了山,但仙器自有骄傲,绝不会认yi个资质差劲没有修为的人为主。

    于骁正是看出了这yi点,因而把宝押在了三儿于歌身上。而小女儿的使命,就是找到三儿,将天纵印带给他。

    “爹爹,苗苗好像搞砸了不过,很快就能向爹爹赔罪了!”

    “嗯,要和三哥yi起!”

    她露出了于歌记忆中的,那种六岁时见到糖葫芦的笑容,纯粹而欢欣,用沾血的手支撑住自己的身躯,yi点yi点地,爬到悬崖边,艰难地将上半身悬空,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yi头栽了进去。

    唉,还是三哥跳的姿势好看

    最后掠过脑海的,竟是这样yi个无聊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