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89章 拍卖(二更)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豹摸上船,说不是冲着他来的,邵羽才不信。

    可具体目的是什么呢?

    他曾经得到过系统奖励“观影”,并在其中观看了自开天辟地到鲲鹏诞生之后的许多情况,时间自然是加速了的,否则邵羽不确定亿万年下来他还能不能记得自己是谁,还能不能保留有个体的记忆和情感。

    对了,黑豹的名字叫素彩。

    邵羽觉得有点微妙,即使羽族都喜欢鲜艳的颜色没错,但给yi只通体漆黑的豹子取这样的名字,会让他想起“熊猫毕生的愿望是照yi张彩色照片”这个笑话啊。

    为了这事,鲲鹏和他的雪狼恋人还吵了yi架,为此小黑豹表示父亲喜欢什么名字我就叫什么,这样看来,小豹子有点恋父倾向?

    不,不能叫小豹子了,起码比自己大六百年了yiyi

    可惜后来雪狼死了,鲲鹏也不管他了。虽然那时候它已经是头成年豹子,但说不定很介意?还有个词叫心理年龄嘛。

    那么回到原点,假设yi下:yi只恋父的c缺爱的c六百岁的豹子,为什么会变成yi只黑喵企图潜伏在他身边?a:多见鲲鹏几面,求怜爱求摸头;b:和小鸟打好关系,进而重新进入鲲鹏的视野;c:因爱生恨,贯彻“得不到你就毁灭掉,毁不掉你就毁掉你重要的东西”理念,准备干掉小鸟;d:好奇,想看名义上的弟弟;e:保护小鸟的安全。

    邵羽觉得,应该加上yi项。

    f:以上都对。

    知道的条件太少,他判断不出来啊!

    只得静观其变。

    拂晓拍卖会开始前夕,奇异门的船“恰好”到了拂晓城。

    于歌又做了yi道豆腐鱼头,这也许是他这yi个月以前水平最高的yi道菜了。是的,奇异门的船在天上绕了yi个月,李家怎么想没人关心,反正yi人yi猫yi鸟组合是很开心的,包括专业试菜的暖喵皮皮,邵羽都不知道它在开心啥yivyi

    “嗯,滑而不腻,入口即化,鱼的鲜香中又带着豆腐的滑爽,使得”在乔安毫无波动的注视下,喻子炎讪讪地开始说人话:“挺好吃的,有乔师兄五分功力了。”

    “啾啾!”

    “喵喵!”

    小鸟抬起翅膀c灵猫弓起脊背,都炸毛了。对于分菜的c非己方人员,必须向秋风扫落叶yi样寒冷!——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啊喻少年?

    丝毫感觉不到自己的不受欢迎,喻子炎又夹了yi筷子,道:“我是来告诉你们的,我们已经到拂晓城了,拍卖会明天就开,入场请帖已经搞到了,还帮于鱼你多弄了yi份,不用太感谢我。哦,其实不是我搞到的,不过是我拜托焦师兄的。”

    正准备说谢谢的于歌:“”

    他怔了怔,还是笑道:“多谢你了,喻道友。还有乔道友,这么多天,麻烦你照顾了。”即使不是原来那张脸,真诚却是yi样的。

    乔安实事求是:“不麻烦。”他补充:“你花了灵石的。”

    船终于停下了。

    于歌挥别了恋恋不舍的喻子炎,和乔安焦蓝李家等人也告了别,揣上了喻子炎强行塞来的通讯符,终于得以飞剑下地了。临近拍卖会,来拂晓城的修士多得很,于歌在yi条热闹的街上转了几圈,绕来绕去,找了个僻静地方等了会没见有人跟来,这才放心些出去了。

    在那条街的yi角,于苗小姑娘顶着“李芷密”的模样,对怀里抱着的黑喵道:“能闻到他的气味么?”

    你以为我是狗吗?咬死你哦人类!

    尚彩回答:“气味有点杂,我试试。”

    六百年果然不是白活的,即使长相变了,尚彩还是顺利地带着于苗找到了于歌的落脚处,并在不惊扰到他的情况下,暗搓搓地住在了旁边。←闻气味和岁数到底有关系吗?

    翌日。

    于苗被拦在了拍卖会门外。

    yi个面带微笑的修士彬彬有礼地伸手摸摸她的头:“小道友,请出示请帖。”

    于苗:“”

    试图仗着身轻体小溜进去的某喵也被拦了下来,yi只面带微笑的狐狸犬彬彬有礼地抬爪摸摸它的头,说的是走兽通用语:“小黑猫,请出示请帖。”

    尚彩:“”yi听就知道是谁养的!

    于歌坐在请帖标明的靠边位置上。

    和大多数拍卖会除了包厢都随便坐不同,拂晓拍卖会在每张请贴上都标明了位置,大概是为了约束修士们的行为,或许出了事好歹有迹可循?

    于歌原本担心奇异门诸人的座位就在旁边,喻子炎会拉着他讲上整场拍卖会,但坐着的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而是另yi张眼熟的面孔,来自血炼宗。

    感受到身旁的注视,裴祈安点了点头,不欲多言:“道友你好。”

    于歌努力在面色不变的情况下藏灵猫,yi边道:“你好!”

    小鸟小幅度张开左翅,右翅把皮皮的头使劲往下摁,跟着打了个招呼:“啾!”

    然并卵。

    裴祈安yi怔,到底是养过yi段时间熟悉了,道:“皮皮?”

    叛徒猫开心地叫了起来:“喵~c▽c”

    于歌&邵羽:“”

    裴祈安的神情顿时变了,变得危险而锋锐:“不知道友是从何处,得到这只灵猫的?”他笑得很有血炼宗的大师兄风范,虽然礼貌,却莫名有种居高临下之感。

    于歌果断传音:“我是于歌。”

    “哦?”

    “我们第yi次见面是在秀江城,秀江大潮的时候有章鱼妖出现,我和邵羽被卷走了,还托你照顾过皮皮yi段时间,在望陇城才把它接回来的。”

    裴祈安神色回暖,然后道:“邵羽呢?”

    这就是于歌刚开始不想被他知道身份的原因了。是我太敏感吗,总觉得这个人对烧鱼有意思肿么破?

    好在这时,拍卖会开始了。

    yi般来说,第yi件拍卖品担当着炒热气氛的重任,因而质量是不错的,只见yi位明媚多姿的女修在拍卖台上娓娓道:“第yi件物品,是从射月谷流出的。”

    底下泛起yi阵轻微的吸气声。

    女修微微笑着道:“此物名为阴阳锅,也叫鸳鸯锅,是深受射月谷七峰欢迎的yi种法宝,有些人说这只是熬煮食物时用来区分口味的,”她有些不以为然,很快又恢复了专业的笑容:“还请各位道友自行判断。”

    于歌有种不祥的预感。

    如果他这时候去瞧小鸟,就会发现小鸟正在目瞪口呆中,可惜他也惊呆了,没瞧。

    掀开红布,静静摆放着的果然是yi个火锅。

    yi个火锅。

    个火锅。

    火锅。

    锅。

    邵羽&于歌:“”

    “底价五十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不要少于十上品灵石哦。”

    “我出yi百!”

    “yi百yi十yi!”

    “爽快点,三百我要了!”

    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旁边就有个射月谷真传,裴祈安自然不会浪费,他传音问:“这法宝有什么奥妙?”

    于歌梦呓般道:“煮东西的时候yi边放辣yi边不放。”

    裴祈安:“”传说中高深莫测不和大家yi起玩的射月谷,好像和想象中不太yi样。

    这次拍卖会,于歌是来长见识的。唔,因为他很穷。当然,小鸟有灵石存在他这里,如果遇到对邵羽也很有用的东西比如说双修功法,他也会买的yi(*////▽////*)q

    不过接下来卖的东西,多半是偏门些的c甚至是只有魔修能用的东西,于歌就听见了喻子炎喊价的声音,他买了雷击木c子母车河c据说用来促进农作物生长的灵雨诀cyi部残缺的功法cyi块不知名的石头等等,而且都是高价,让那台上的女修笑得合不拢嘴。

    至于喻子炎提过的双修功法,则是压根没出现过。

    本来就不该信的。

    在早知对方满嘴胡话的基础上,还以为对方是有什么内幕消息,自己是多天真?于歌反省中。

    参加拍卖会·什么也没买·贫穷·于歌瞧了yi场热闹,依然很开心地回去了。

    客栈房间的桌子上,放着yi张便笺:来深渊裂谷。纸张很轻,压着它的,是yi根簪子,还沾着血的簪子。

    于歌认得它的模样。

    他骤然夺门而出,直冲深渊裂谷而去。

    是小妹吗?的确没有找到她的遗体,小妹还活着吗?

    飞剑的速度很快,如同主人急切的心情,风在耳畔呼啸,于歌的脑中窜出许多纷杂的想法,yi个还没完,另yi个就涌了上来,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

    “啾c啾啾!”

    过了很久,他才听见小鸟的叫声,回过神来,发现衣襟里还有yi只鸟yi只猫。他抱歉地笑了笑:“啊,忘了先安排皮皮,邵羽,那是我小妹的簪子,和我yi起去吗?”

    小鸟点头:“啾!”

    于歌降落下来,将皮皮放下,不理会它的抗议,揉了揉它的小脑袋:“乖,在这里等我来接,如果我没有来,就沿着原路往回跑,去拂晓城找裴祈安或者喻子炎。”

    他恢复了本来面目,匆匆地飞走了,猫咪叫了两声,倔强地跑了起来,追着他飞去的方向。

    深远裂谷已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