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83章 教导

小说:韩娱之kpopstar 作者:静候轮回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歌又仔细打量小羽毛半晌,不确定道:“是我看错了吗?”

    小鸟坐下来,好像什么也没听懂的样子,开始梳理起没被包扎的那个翅膀。

    于歌目光柔和地瞧了yi会儿,许久后觉得身体有点麻了,才依依不舍地坐了起来。学飞的时候不让看,怨念。

    他这yi晚睡得不怎么好,还做了个毫无逻辑cyi团混乱的噩梦——对于修士来说,这是非常少见的。

    起身推开窗户,于歌:“”

    城主府是按照孔雀的审美建造的,墙瓦是晴朗天空yi样的灿烂蓝色,深浅不yi,在阳光下闪烁着紫铜色的光彩,转角c屋檐c廊柱这些地方都有小巧的装饰,许多都带着羽毛,总体瞧起来很是绚丽。

    但他如今却没办法好好欣赏这yi切。

    yi只大鸟栖息在屋外那颗老树上,yi双锐利的眸子划破清晨隐约浮动的迷雾,和他对上了。

    对上了。

    上了。

    了。

    摔!昨晚鲲鹏yi直守在窗外吗!

    于歌的内心是崩溃的。

    想也知道,不知活了几万亿年的鲲鹏终于有了只幼崽,肯定是捧在翅膀里怕摔了c含在嘴里怕化了,怎么瞧也瞧不够,yi刻都舍不得和它分开的,但于歌以为大家都住在城(孔)主(雀)府(窝)里,就足够了,却没想到鲲鹏的执着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不知道这种鲲鹏守夜的荣幸,还有没有第二个人经历过?

    他试图扯yi下嘴角露出个笑容来,却以失败告终。

    压力山大。

    于歌不知道的是,若不是邵羽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他连根小鸟毛都捞不着。

    坚实的树枝上,除了鲲鹏,还有百灵c夜莺c乌鸦c孔雀,在下方的树枝上排开站着,可在鲲鹏当面的情况下,它们瞬间成了背景里的鸟甲c乙c丙c丁,于歌好yi会儿才发现它们的存在。

    咦,金翅鸟呢?

    叶芳时热情的招呼声已传来:“于歌你醒了!”

    “喵~c▽c”

    “喵~yi(yinnyi)”

    叶芳时快步飞奔而来,邀功道:“我帮你把猫咪接过来了!”他怀中抱着两只猫,yi只黄白相间,正是皮皮,yi只全身漆黑,不认识。

    于歌出了屋,把皮皮拎过来,对另yi只不闻不问,黑猫优雅地yi个跳跃,落在了地上,朝他喵喵叫了两声,黄橙橙的大眼睛散发着猫猫光波,瞧上去可爱极了。

    然并卵。

    于歌专注地瞧着皮皮,思索着什么,完全没分yi个眼神给黑喵。虽然的确是提过要去望陇城接猫咪,但没想到‘众生自在’在登州城也有连锁分店,孔蔚然打了个招呼,那边核实了登记玉简后,迅速地飞剑特快专递过来了,反而让于歌陷入了为难之中:小羽毛还不会飞,如果把皮皮放进屋,真的不要紧吗?

    黑喵扒拉着他的鞋子试图引起注意,叶芳时疑惑道:“这只小黑你不认识吗?”

    于歌摇头。

    叶芳时回忆道:“可是在它在店门口就开始跟着我了,还yi副和皮皮很熟的样子,我就yi起捡了难道是yi见钟情!”他兴致勃勃地蹲下来,推倒,把黑色的灵猫翻了个面露出肚皮,伸手在它的下腹探索着。

    “”

    “喵嗷——”

    yi番惨烈的猫鸟大战后,叶芳时煞有介事道:“是公猫。”

    于歌瞧着yi副被□□了还反应不过来,表情茫然无助的黑喵,不由得有几分同情:“放生吧。”

    “喵呜喵!”被拎着脖子的黑猫四爪扑腾着挣扎,却没能打动在场之人的心,被叶芳时干脆利落地跳上院墙抬手yi扔,划出个完美的抛物线。

    作为yi只鸟,他当然不会多喜欢猫。

    屋内,鲲鹏收拢翅膀,立在床上,仔细观察了yi番小崽的窝,半晌,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羽族的窝,都是用树干c羽毛等等编织而成,柔软且精致,如同于歌这样用棉花和软布搭成的,在羽族瞧来未免太过粗糙。

    “啾!”

    “素羽,”鲲鹏慈爱地呼唤,蹭了蹭绒绒的小鸟,yi扇翅膀,门窗立刻紧紧关上,杜绝了所有窥探的视线:“爹给你准备了yi件礼物,瞧瞧这是什么?”

    呈现在小鸟眼前的,是yi根羽毛。

    yi根漂亮的c雅致的c完美的墨绿色羽毛。

    重点在于,和昨天它被啄掉的那根大小长短完全yi样!

    “啾!”

    鲲鹏展开羽翼,让它瞧自己的翅膀内侧,那儿有根短小了yi些的羽毛,是拼接上去的。它伸爪推了推被子上的那根,道:“这羽毛我已连夜炼成了法宝,你带在身上,也让爹放心些。”

    大鸟小心翼翼地用锋利的喙啄开包扎,露出缺失明显的小翅膀,叼起这根羽毛安上去。

    邵羽惊奇地瞧着这yi幕。

    羽毛散发出淡淡的微光,契合在它的翅膀上,如同本来就生长在上面yi般,小鸟试着扇扇翅膀,不知是不是错觉,竟找到了yi丝御风的感觉。

    鲲鹏爱怜地给它理了理毛,温柔地叼起小鸟,让它趴在自己背上:“来,爹带你飞yi圈。”

    门开了。

    大鸟呼啸而过。

    站在门外c被糊了yi脸风的于歌:“”

    大鸟载着小鸟,展开羽翼,在蔚蓝的天空下,碧绿的海水上飞翔。

    是的,它们已经到了海上。

    鲲鹏的速度,非等闲可衡量。

    没有法宝依托,高空的风景却是第yi次如此美妙,邵羽感觉得到风的流动,不似平日猛烈而寒冷,而是如同臣服般,温暖而柔顺地贴合着,露出了脆弱的内部。

    “啾!”小鸟开心地展开翅膀,稳稳地立在大鸟背上。

    风灵根?

    不,那是人类的说法,羽族天生就便是风的王者!

    小鸟抬起头来,双眼中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斗志。回想起大鸟优雅的姿态,它迈开了脚步。

    天空下,yi个小小的黑点呈倒栽葱掉落下来,鲲鹏如利箭般俯冲而下,动作诠释着力与美,它yi个漂亮的回旋,接住了心急的幼崽,重新用宽阔的脊背接纳了它。

    “再来!”

    还差yi点点了,小鸟神情倔强,并不服输。

    父子俩仿佛有了种默契,小鸟yi次次地尝试,但和真正的飞翔总是有yi层隔膜,找不到关键的那个点,邵羽深吸yi口气,沉静下来。它想起自己为了作画,观察到的鸟类种种姿态,又想起在系统奖励的观影中所见到的,鲲鹏的每yi次飞翔。

    小鸟重整羽翼,再次踏了出去。

    它飞得并不好。

    跌跌撞撞c磕磕绊绊,有时能够顺风,有时又逆了,直到离海面近了,可以瞧见捕鱼船,鲲鹏在yi旁盘旋着,却没有接住它,只是用鼓励的眼神瞧着。

    这是觉得它进步了吗?

    邵羽yi时间信心倍增,不再用力拍打翅膀,它闭上眼,感受着风的轨迹,仿佛有青色的色彩将它包围,顺服的c甚至是讨好的,将它托了起来——

    它划出个奇异的轨迹,成功飞了起来。

    鲲鹏注视着空中自由飞翔的小鸟,眼中盛满了骄傲的色彩。

    那之后,它们回去跟于歌和孔雀等人报了yi次平安,便长久地在海上练习飞行,鲲鹏yi点yi点地教导它如何随心所欲地在空中做出各种动作,如何在水中游泳,识别其他的羽族和水族还有海底的诸多生物,如何捕捉食物和攻击敌人,还有如何化形。

    青蒙蒙的光环绕着小鸟周身,光芒消失后,出现在无人海岸边的,是yi个豆丁。

    邵羽瞧了瞧近在咫尺的大鸟,又眺望了yi下显得格外庞大的礁石,他默默地低下头,凝了yi面水镜。

    “”

    这婴儿肥的脸蛋是谁的?

    最多三岁吧?

    摔!

    鲲鹏也变成了人形,毫不费力地单手将小崽抱起来,夸奖:“小羽毛长得真好看!”

    你长得更好看。

    即使在影像中见过鲲鹏的人形,如今近距离接触,邵羽依然震撼得不要不要的。

    这是被岁月眷顾的yi张脸。

    眉如远山,眼有流波,唇色浅淡,俊美非凡。他的轮廓清丽,并非如时下英武男子刀刻般的线条,但神情间的锋芒却予人隐隐的压力,长久的时光赋予他种特别的魅力,说不清道不明,却真实地存在。

    这张脸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啵!

    邵羽懵了。

    见幼崽在发呆,忍不住在他滑嫩的脸蛋上亲了yi口的父亲大人心情好极了,又yi次提到:“跟我回去吧,儿子?”

    邵羽顶着强大的诱惑,艰难地摇了摇头。

    “所以,”孔蔚然道:“王让你带着少主过去。”

    重新恢复了小鸟模样的邵羽眨了眨眼睛,坐在于歌怀中,瞧上去yi派天真单纯:“啾!”

    他已经决定继续保持失忆了,嗯,按照素吾的说法,半妖长得快,过几个月应该会好点吧?_(:3ゝ∠)_

    于歌瞧了瞧树上停着的鲲鹏,又想起如今名存实亡的于家,那个严厉c冷漠c不近人情的父亲,心中突然yi痛。他思考了很久,太阳光已消失,皎洁的月光洒下,才抬起头来,看向yi直等待着的孔雀,承诺道:“我会去的。”